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3-30)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3-30)      完本感言(03-30)     

隨身英雄殺681 妖皇九目風浪自興


    “此地乃是萬象門,九目妖皇,立即退回深海,我可以饒你一條性命,不然,今日讓你來得去不得。 ”
    鄭鳴的話,是用真元說出的,一時間,滾滾的真元之力,傳出了上千丈。
    在鄭鳴的聲音下,馮三快的掐動自己手中的玉符,在上面飛的寫道:“海水近,鄭鳴宗主已經在碧翎峰上。”
    這消息,傳播的無比的快,也就是一個剎那,就已經傳到了元朱國的國都寶殿。
    元朱國的權貴,此時一個個都面如死灰的看著馮三剛剛傳來的消息,他們的心已經絕望,但是此時這一道信息,卻讓他們一下子沸騰了起來。
    鄭鳴,那個被他們寄托了最后一絲希望的萬象門的年輕宗主,終于還是去了!
    他能不能阻止海水,他能不能將那九目妖皇趕出萬象門的勢力范圍,他能不能保住所有人的性命,這一切,都被他們直接放在了一邊。
    至少有一點,鄭鳴去了!
    這位萬象門的宗主,并沒有像某些人說的,他之所以答應出手,只是在騙他們。
    他出手了,他就在碧翎峰下,他們這些人,還有希望!
    “鄭宗主呵斥九目妖皇,讓他離去!”
    “鄭宗主呵斥九目妖皇,這說明鄭宗主不懼九目妖皇,我等有救了!”一個面目疏朗的重臣,絲毫不顧儀態的喊道。
    元朱國的國君已經去了萬象門,所以此時主持大局的,乃是元朱國的一位親王。
    本來,這位親王也想要逃到萬象門,畢竟和萬里江山相比,自己的性命才是最為重要的。
    但是以往并不是太受重視的親王大人,這個時候想要離開,都是一個問題,萬般無奈的情況下,他只能成為此地最高位置的留守者。
    他聽著那重臣的咆哮,臉上露出了一絲笑容,畢竟,能夠活下去,對他而言才是最重要的。
    鄭宗主,一定要將那些妖孽趕走啊!
    九目妖皇,無盡的海水,這些東西,統統不要出現在他們元朱國的地盤上,不,應該說,統統只要不過碧翎山的界限,他就沒有任何的意見。
    “也有可能,是鄭宗主色厲內荏!”同樣是一個重臣,此時說出了自己心中所想。
    這位重臣的話,引起了不少人的共鳴,在他們看來,鄭鳴要是真的能夠家庭那九目妖皇誅殺,那么他絕對不會就這么呵斥一句就算了。
    這個重臣的話,頓時給興奮之中的所有人,當頭潑了一瓢涼水。
    那親王厲聲的喝斥道:“鄭宗主天命所歸,執掌神器擎天柱,擊殺九目妖皇,那是輕而易舉。”
    “他之所以呵斥妖皇,只不過是不愿意多造殺孽,有傷天和而已,誰再敢多言,殺無赦。”
    說到此處,那親王沉聲的道:“現在立即透過傳音法陣,將這個消息傳播到四方,安定民心。”
    “還有,不惜元石,讓銘文師啟動銘文大陣,將碧翎山的情況,給我傳過來!”
    親王的話,這個時候,已經變成了圣旨,那些雖然有懷疑的重臣,一個個也馬不停蹄的行動起來。
    他們現在別無選擇,唯有相信鄭鳴,因為只有這樣,他們的心中才有希望。
    更有不少人,迫切的看著那大殿之中的巨鏡。他們都清楚,只要啟動銘文陣,就能夠將碧翎山的上的情形,快的映入他們的眼中。
    京城之內,最大的神廟之中,無數的人默默地跪在地上,用最為虔誠的心,向這號稱唯一可以救他們的鄭鳴宗主祈禱著。
    他們希望這位鄭宗主,真的猶如傳說中的那樣,能夠救他們于水火之中,能夠讓他們從那兇險之中生存下來。
    “海水已經接近了碧翎山的頂峰,鄭鳴宗主已經駕臨碧翎山!”一個廟祝打扮的老年男子,晃悠悠的走出來,話語中帶著顫抖的喊道。
    他的喊聲,頓時讓四周變得一片靜寂,不過隨即,這靜寂,就變成了歡呼聲。
    歡呼!瘋狂的歡呼,就仿佛絕望中遇到了救星一般的歡呼。
    最終,所有的歡呼,都化成了虔誠,這一刻,無論是什么人,都在祈禱,祈禱鄭鳴能夠挽救他們的性命。
    “十個呼吸之后,銘文大陣就要開啟,到時候,我們就可以透過皇宮之大陣,得到碧翎山的影像。”
    那廟祝般的老者,聲音中帶著顫抖的道:“我們就可以看到,無所不能的,執掌者神器擎天柱的鄭鳴宗主,將會如何的擊殺那九目妖皇,挽救我們!”
    本來虔誠祈禱的眾人,一下子瘋狂了,他們的目光,幾乎同時看向了那神廟的頂端。
    在這頂端處,一個圓形的珠子,就在廟祝說話之際,開始大放光明,就仿佛一道光幕,出現在虛空之中。
    看著這光幕,不少人的心開始顫抖。
    銀幕依舊和天一般的顏色,但是不少人卻從這銀幕之中,聽到了嘩嘩的水聲。
    這水聲,是波濤敲打水面的聲音,雖然這光幕傳過的聲音有些模糊,但是聽在在場眾人的耳中,依舊是那么的震撼人心。
    他們之中,也不是沒有人見過洪水,但是此時,那驚濤駭浪的聲音,讓這些見過洪水的人,都覺得不可思議。
    更不要說那些對洪水絲毫沒有見識過的人。
    一片片水,終于出現在了眾人的面前,初始的時候,看到那波濤轉動的水面,不少人的神情,還能夠保持平靜。
    因為這水面,離他們是那樣的遠。但是,當那只有一點點的碧翎山映入眾人眼中的時候,不少人的臉色都變了。
    “天啊,那是碧翎山!”
    “當年我曾經從碧翎山過過,千丈多高的碧翎山,現在竟然只剩下這么低,啊,這海水要是漫過碧翎山的話,我們這里!”
    “好大的水啊,如此大的水,鄭鳴宗主他老人家能擋得住嗎?”
    各種各樣的聲音,讓那偌大的神廟亂成了一片,更有些本來就膽子小的人,躲在一邊瑟瑟的抖。
    也就是這時,那猶如山岳一般的,通體墨綠的巨大蛤蟆卷集著千丈的巨浪,朝著碧翎山沖了過來。
    巨浪卷起千丈,波濤帶起無盡的水汽,那浮沉的巨大蛤蟆,更仿佛天地之間的一頭巨魔。
    這樣的情形,讓不少人的心底寒,他們在那海水,在那巨大蛤蟆的面前,就覺得自己仿佛螻蟻一般。
    要是那蛤蟆對著自己等人出手,自己等人就是死路一條!
    甚至不用那巨大的蛤蟆動嘴,恐怕他們這些人,就要淹沒在海水之中。
    “快看,那是什么?”有人大聲的喊道,他手所指的地方,自然是碧翎峰的頂端。
    碧翎峰的頂端,站著一個人,一個和那巨大的波浪相比,就仿佛一個灰塵一般的人影。
    但是這個人站在碧翎山頂,卻仿佛一棵挺拔無比的大樹,傲立在天地之間,任他風浪狂暴,依舊傲然不動。
    這是一個年輕的身影,這是一個讓在場的所有人看著都眼熟的身影。
    “這是……這應該是鄭鳴宗主,嗚嗚,鄭鳴宗主就在碧翎山,鄭鳴宗主沒有騙我們!”
    “鄭鳴宗主一定能夠降服那水怪,哈哈哈,我們不用擔心,我們真的不用擔心的,我們一定能夠好好的活下去。”
    “是鄭鳴宗主,他并沒有拋棄我們!”
    在瘋狂的話語中,所有的人都在大聲的贊揚者鄭鳴,他們更自我麻醉一般的,說著鄭鳴可以將那巨大的蛤蟆,也就是九目妖皇斬殺。
    “小子,我知道你應該有一點手段,但是你現在,根本就不是我的對手,我給你一個機會,投靠我,你一就可以當你的萬象門宗主如何?”
    沙啞之中,卻帶著一種異樣壓力的聲音,透過光幕,傳到了所有人的耳中,再聽到這聲音的瞬間,在場的人,一個個都感到自己的耳朵在轟鳴。
    此時對于普通人而言,最好的選擇,就是離開此地,只有這樣,才能夠讓自己的耳朵好受一點。
    “既然你不聽良言相勸,那就怪不得我了。”巨大的蛤蟆冷冷的道:“我知道,你依仗的,應該是哪所謂的擎天柱,但是你要知道,你現在,已經揮不出那擎天柱的力量了。”
    “你……你那擎天柱,沒有萬象門銘陣的支持,沒有足夠靈氣的支撐,你那擎天柱,根本奈何不了我。”蛤蟆仰天大笑,聲音之中,更帶著洶涌的殺意。
    “雖然你來了,但是你就是一個外強中干,我知道你不得不來,呵呵,因為你不來的話,同樣是死路一條。”
    “現在,我給你一個機會,你可以保住你的性命,保住你的地位,你還在猶豫什么呢?”
    九目妖皇的九個眼眸,在這笑聲中,散著各種的光芒,一時間讓這巨大的蛤蟆,越加顯得陰森詭異!
    鄭鳴的神色平靜,但是九目妖皇的話語,卻讓元朱國觀看的重臣,所有在光幕之中看到這一幕的平民,一個個都覺得自己的心都跳了出來。
    英雄,他們期待的英雄,竟然可能是外強中干,竟然可能要投靠這九目妖皇。
    如果鄭鳴一旦投靠,那么他們該怎么辦?
    就在他們之中,有人顫抖,有人恐懼的時候,鄭鳴已經淡淡的道:“我之所以來此,倒也不是被逼的。”
    “一來是你這孽障實在是作惡太多,不能讓你繼續下去,這二來,是我坐下缺少一個坐騎。”
    說話間,鄭鳴朝著自己身邊的青銅馬車一指道:“這是我新搶來的,雖然度不錯,但是卻不是太好用,你來做我的坐騎,很是不錯。”8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