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12-1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12-11)      完本感言(12-11)     

隨身英雄殺680 碧翎山巔一夫當關

  太玄春秋來去匆匆,那本來被太玄春秋乘坐的古銅戰車,此時因為沒有主人,靜靜的立在虛空之中。
    鄭鳴的目光在朝著古銅戰車掃了一眼之后,直接來到青銅戰車近前,一揮手將青銅戰車收納進了自己的儲物手鐲之中。
    “宗主,剛才那人,乃是琉璃圣皇的使者,您……您傷了他,就等于得罪了琉璃圣皇!”段云崖的臉抽搐了一下,嘴里大聲的道:“您這么做固然是一時痛快,但是……但是這讓我們萬象門,在日升域沒有立足之地啊!”
    一副痛心棘手摸樣的段云崖,給人的感覺,是那樣的難受,那樣的擔憂。
    鄭鳴冷漠的朝著段云崖掃了一眼,冷漠的道:“生存是打出來的,靠別人的施舍,就是像狗一般的活著,我寧愿萬象門不存在,我相信,就算是祖師,也是這個想法。”
    這句話,鄭鳴說的聲音并不是太高,但是卻傳遍了在場所有的萬象門弟子耳中。
    他們看著那些正在哭泣的人,看著那被轟成了兩截的同伴的尸體,一時間都昂起了額頭。
    “無尊嚴,吾寧死!”
    有人高喝,也就是剎那,這樣的高喝聲,已經開始震動云霄,在這高喝聲下,段云崖的臉,變的通紅無比。
    “鄭鳴,你會后悔的!”
    對于大多數生活在萬象門實力之下的凡人而言,萬象門內的權力之爭,和他們的關系真的很小。
    他們關注的,是那不斷漲起的大水,是那已經被淹了一般的碧翎山,是他們在碧翎山被淹沒之后,自己等人該如何的生存。
    “昨日水漲百丈,碧翎山主峰已經被淹到了大半!”
    “水越漲越快,今日碧翎山,可能就要被淹沒!”
    “鄭鳴宗主,還沒有蹤跡!”
    各種各樣的匯報,被快馬加鞭的傳達四方,那些普通的群眾,此刻除了聽著這些讓他們膽戰心驚的消息之外,就只有在新近修建的,屬于鄭鳴的神廟之中祈禱。
    祈禱這位大宗主,能夠擋得住那無盡的洪水,以及那個傳說之中,兇猛無比的九目妖皇。
    “鄭鳴宗主,能夠擋得住那越來越兇猛的洪水嗎?”
    “鄭鳴這個才出任萬象宗宗主不到兩月的年輕人,能夠擊敗得了那卷起無盡海浪的九目妖皇嗎?”
    這種懷疑,雖然在平民百姓之中,很少有人說出來的,但是卻時時在人的心頭環繞。
    碧翎山的最高峰碧翎峰上,馮三滿臉恐懼的望著那用目光就可以看到上漲的海水。
    此時他的心,已經跳成了一團,就在早晨吃飯的時候,這海水離頂峰還有百丈,可是現在,無盡的海水,已經到了自己十丈的地方。
    本來崇山峻嶺,生機勃勃的碧翎山,現在已經被淹沒了大半,唯有這碧翎峰,還聳立在無盡的海水之間。
    而一旦碧翎峰淹沒,海水將沒有任何的抵擋,會形成巨大的洪流,淹沒一切。
    到時候,自己會死,家里的人會死,所有的……
    馮三不敢再想,他看著那快速生長的海水,從自己的衣袖之中拿出了一面玉符,快速的寫道:“海水再漲百丈,撐不到中午了 。”
    傳訊玉符,本不是他這等戍卒可以擁有的,但是為了傳送最新的消息,國君陛下親自將這傳訊玉符賜下,讓他隨時傳遞信息,更告訴他等大難結束之后,這玉符就是他的。
    一個玉符,最少價值萬兩黃金。
    馮三一直很寶貴,但是現在,他望著腳下洶涌的水流,卻覺得這玉符,什么也不是。
    萬兩黃金,哈哈,萬兩黃金還有何用?
    他一揚手,就準備將那玉符扔進無盡的海水之中,因為他基本上不用再傳遞消息了。
    頂多半個時辰,那海水就要漫過來。
    就在馮三心情黯然的時候,他的眼眸中,映現出了一種驚人的景象,就見那本來就洶涌的海水,此時竟然卷起了上千丈高的巨浪,從遠處鋪天蓋地而來。
    鋪天蓋地,這是真正的鋪天蓋地!
    馮三的心中,一片茫然,他已經忘記了恐懼,忘記了一切,因為他知道,在這巨大的水浪下,不但自己,就算是這碧翎山,也要湮沒無蹤。
    鄭鳴宗主,這個鄭鳴宗主怎么還沒有到。
    他不是說,就在水淹碧翎山的時候,他就會出現,他不是說,大水絕對淹沒不了碧翎山嗎?
    難道,一切都如老徐那個賊書生說的,這個宗主只不過是在信口開河嗎?
    馮三的眼睛并沒有看到,在那洶涌的洪水之上,一個巨大的,呈現出碧綠色的蛤蟆正處在滾滾洪水的頂端。它的身體雖然并不動彈,但是那不斷涌動的水流,推動的它卻一如飛劍一般的快速。
    蛤蟆九只眼眸,不斷的閃爍,各種各樣的顏色的光芒,在蛤蟆九個眼眸中不斷的閃動。
    特別是蛤蟆最中間的那個眼眸,跟仿佛海碗一般的大小,遙遙望去,一如一道神珠。
    它遙望那碧翎山,眼眸淡然,看不到絲毫的異樣。
    那座山,對它而言,也就是一座小山而已,他這一次過來,就是要將此地,全部化成大海,成為自己屬地的一部分。
    “轟轟轟”
    波浪洶涌,敲擊天地。
    碧翎山的最高峰,就仿佛狂風之中的最后一絲火焰,隨時都能夠被狂暴的風浪打滅!
    萬念俱灰的馮三,就覺得自己的腦袋一片混沌,當那洶涌的大水過來之際,一切都會化為虛無。
    他的親人,他的朋友,甚至是他的仇敵……
    已經沒有了任何想法的他,不知道怎么身子一軟,然后整個人就朝著那山下摔了下去。
    一旦摔落,雖然馮三還算是一個武者,但是等待他的,只有死亡一條路。
    如果是平時,就算是死,馮三也要垂死掙扎一下,但是現而今,他根本就沒有掙扎的心思。
    死了死了,一死百了。
    無盡的大水就要出現在他的面前,也就是這一刻,他突然覺得自己的手臂被人拉住。
    這山嶺之上,除了他自己,還有幾個和他身負同樣使命的人,莫非是這些兄弟救了自己?
    哎,他們也真是的,讓自己死了就是,救了自己,只不過是讓自己多死一次而已 。
    抬頭,睜眼,馮三還是朝著那人看了過去,他看到的,是一個年輕,臉上帶著一絲笑容的年輕人。
    年輕人并不是太過俊美,但是整個人,卻有一種普通人少有的魅力,這種魅力是什么,馮三說不出來,但是看著這年輕人,馮三的心中,還是有一種信任的感覺。
    “你這人活的好好的,何必求死?”年輕人看到馮三睜眼,笑著問道。
    馮三要告訴年輕人,他早晚都要死于海水之中,可是就在他張口的時候,他才發現,自己竟然在虛空之中。
    而且,他不只是在虛空之中,還在一架凌空立于虛空的青銅馬車之上。
    馬車行于虛空,這……這就是神仙手段?就在馮三的心中激蕩的時候,卻聽那年輕人道:“你不用緊張,這洪水,一定漫不過碧翎山。”
    說話間,古銅色的馬車降落在虛空之中,這一刻,馮三才發現,就連那拖動馬車的馬匹,竟然都是古銅做成的。
    “您……您是……”一個名字,驀然出現在馮三的心頭,但是他卻怎么都說不出來。
    鄭鳴一笑道:“你在我這車上多休息一下,至于其他的事情,無需太過擔心,等我退了這洪水,再帶你回去。
    海水一望無際,波浪起伏,而這少年,青衣飄動,卻已經來到了滾滾的海水之前。
    他能夠擋得住這無盡的海水嗎?他就是那個擁有著擎天柱的萬象門的宗主么?
    千里之外的虛空之中,一座被法陣遮擋的巨舟內,開陽老祖透過圓鏡,看著那個正背著手,立于無盡懸崖之上的男子,他的牙齒緊緊的咬著。
    就是這個人,讓他丟盡了顏面。
    今日,所有的一切顏面,他都要找回來,不但如此,他更要讓這個年輕人,死無葬身之地。
    擎天柱,沒有了三大靈脈的支撐,沒有了萬象山的法陣,我看你還能夠施展幾擊。
    與此同時,在碧翎山后方百里的一座洞府之中,已經恢復了過來的,但是臉色依舊蒼白的太玄春秋,正滿是憤恨的看著那個立于懸崖之前的少年。
    他緊緊的攥著拳頭,恨不得現在就將少年的頭顱給狠狠的扭下來。
    “少爺,星辰衛已經準備好了,只等少爺發令,他們就發動星辰之力,擊殺此人!”一個和被九子天魔吞下的,年歲差不多的童子,帶著一絲畏懼的道。
    “好好好,你告訴那些星辰衛,萬萬不可要了那個家伙的性命,我要讓他知道,得罪我太玄春秋的下場!”
    童子猶豫了剎那,似乎有話想說,但是最終,還是將那要說的話,憋到了肚子里。
    鄭鳴看著無盡的海水,看著那滾滾的波濤,眼眸中閃過了一絲冷光,這幾天,因為沒有再威脅到凡人的性命,所以鄭鳴為了聲望值,故意沒有立即將那水患消除,但是他面對無盡海水的瞬間,也明白這海水淹過去,會給普通的凡人造成什么樣的災難。
    雖不能說寸草不生,但是鄭鳴知道,除了萬象山有一點防御力外,整片的陸地,都要淹沒。
    普通的凡人,更是一個都難以存活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