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1)      完本感言(04-01)     

隨身英雄殺679 混元天刑

  一來就誅殺萬象門的弟子,更引爆了山峰,不知道因此死了多少凡人,現在,太玄春秋,更是大言不慚的要撤換萬象門的宗主。
    這一刻,不少擁有熱血的萬象門弟子,一個個都憤怒不已。盡管他們懼怕死亡,但是這等羞辱,還是讓他們覺得義憤填膺!
    宗門,就仿佛是他們自己的家!
    被別人欺負到了家門口,誰又能夠忍得下!
    “你害死我娘,我和你拼了!”一個怒喝,在這一刻打破了虛空的安靜,伴隨著這喝聲,一個四十多歲的中年人,從地下直沖而起,劍光化成十數道,朝著太玄春秋直接刺來。
    躍凡境,裂天訣!
    這是裂天一脈的躍凡境武者,他在裂天一脈,資質也只是一般,但是此時,目眥盡裂的他,刺出了他最強的一劍。
    只可惜,依舊只是躍凡級別的一劍。
    太玄春秋根本就沒有動,他身邊的童子,卻在這一刻,直接發動了他腳下古樸戰車的防御。
    一道光矛,從戰車上飛出,瞬間破碎了劍光,沖到了那躍凡境中年武者的近前。
    這一矛,就要穿破中年人的身體,讓這充滿了憤怒的中年人,在這一刻死無葬身之地。
    無數在下方的萬象門弟子,都緊緊的攥著拳頭,他們的牙齒緊緊的咬著。他們的心,滿是憤怒!
    這一腔的火焰,讓他們憋得無比的難受!
    可是,他們誰也來不及,挽救那矛光下的身影!
    光矛如電,劃破虛空,而在那光矛下,等待死亡的,卻是自己的同伴。
    所有的萬象門弟子,都滿是憤怒的看著那光矛,雖然他們在面對這光矛無能為力,但是他們的心,卻在不斷的抽搐。
    更難以讓他們忍受的,還是太上長老的卑躬屈膝,如此一來,這個死去的師兄,也將是白死。
    為了自己的母親,最終卻白死在別人的手中,所有的弟子,眼眸中閃過的,都是一種黯然。
    光矛瞬間接近,那中年人緩緩的閉上了眼睛,但是他的臉頰上,卻留下了兩滴的淚痕。
    男兒有淚不輕彈,只是未到傷心時!
    不能為母報仇,這是這男子的恨,毫無招架之力的死在對手的手中,這是男子的恨。
    他閉上了眼眸,他不愿意看到自己的身軀被光矛穿過,但是他心中的屈辱和怨念,卻越加的瘋狂……
    光矛怎么還沒有到,難道等待死亡的情況下,時間會變得無比的長嗎?
    一個個念頭,在中年男子的心頭閃過,也就在這時候,他的耳邊響起了一陣歡呼聲。
    聽到這歡呼的剎那,他的心中劃過了一絲感應,猛然張開眼睛,男子看到的,是一朵斬破了光芒的青蓮。
    青蓮如斗,殺氣沖霄!
    看到這青蓮,中年男子的眼眸中,多出了一絲希望,是宗主,宗主來了!
    一朵青蓮,搖曳虛空,熾烈的光矛在和這青蓮碰撞的剎那,就直接被這青蓮斬斷。
    看到那突然出現的青蓮,太玄春秋的眼眸頓時一亮,他的心中閃過了一道信息。
    這是青蓮劍歌,被姐姐稱為日升域少有的三十九種絕學之中的青蓮劍歌!
    看來,這次來萬象門,真的是來對了,不但可以得到一個宗門的力量,而且還可以得到一門之力,更能夠獲得一門絕學。
    什么二十四神將,三十二煞星,他們都統統應該臣服在自己的腳下。
    就在他興奮不已的剎那,就見虛空之中,出現了一個巴掌大小的孩童,這孩童穿著紅色的肚兜,看上去是十分可愛。可是就在他看到孩童的瞬間,那孩童已經來到了他的近前。
    他身后的童子,根本就沒有來得及催動古銅戰車上的防御,就被那雪白的孩童一嘴吞了下去。
    真的是吞了下去!孩童那小小,肉嘟嘟的嘴巴,一張嘴就將他那個躍凡境的侍童給吞了下去。
    這種讓人瞠目結舌的情形,讓他難以相信,但是那個跟隨他多年的童子,卻是瞬間就沒有了。
    還沒有收復萬象門,就丟了自己最為看重的童子,這……這讓他無法忍受。
    可是,就在他準備催動龍虎御靈刀直接擊殺那孩童的瞬間,一道蓮花朝著它直沖而來。
    青色的蓮花,無盡的銳氣!
    在這青色蓮花沖來的瞬間,太玄春秋的臉色一變,越是接近這青色的蓮花,他越能夠感到這其中隱含的銳利之氣。
    雖然不是神通,但是里面所隱含的威勢,卻是絲毫不次于剛才段云崖施展的神通指力。
    破!
    來不及施展手段的太玄春秋,手中龍虎御靈刀一揮,一道刀芒,朝著那青色的蓮花狠狠的斬落。
    這一刀和青色蓮花碰撞的瞬間,從那青色蓮花的上空,竟然出現了一道沒有任何顏色,仿佛是虛無的蓮花。
    在脫離了青色蓮花的瞬間,這道蓮花,一如電光,沖入了太玄春秋的身前。
    死亡,太玄春秋感應到的,是死亡,這些年來,太玄春秋還是第一次,感應到了死亡。
    無色蓮花之中隱含的力量并不是太強大,但是無色蓮花的速度,還有那無比的鋒利,以及那無色蓮花之中,隱含的一種毀滅的殺意,都讓他感到深深的恐懼。
    青銅戰車之中,飛出了一道道光影,有真龍,有彩鳳,有麒麟,有金龜!
    這些光影,在虛空之中化成一個光幕,和無色的蓮花,在虛空之中碰撞在了一起。
    那無色的蓮花旋轉,龍鳳虛影,在這旋轉之中,就仿佛被無數的光線所刺中,消散在虛空之中。
    躍凡境的攻擊,竟然讓自己兩大至寶齊出,實在是可惡至極!
    這一刻的太玄春秋,就覺得自己心頭的火氣,猶如蓬勃的火焰,想要一股腦的發泄出去。
    他要殺了這個讓他丟臉的家伙,他要殺了這個以躍凡境修為,弄得自己如此狼狽的人,他要……
    一個個瘋狂的念頭,在他的心頭不斷的閃動,也就是這個時候,一個身影出現在了他的近前。
    這是一個看上去很年輕,還帶著一絲溫和笑容的年輕人,而就在太玄春秋看到這個年輕人的剎那,他感到一種叫做危險的東西,出現在了自己的心頭。
    就在他心中驚駭的剎那,那年輕人已經一拳朝著他轟了過來。
    因為兩個人的距離,實在是太近了,所以真元并不外漏。不過看著那打來的拳頭,太玄春秋的嘴角浮起了一絲冷笑。
    他乃是化蓮境的存在,雖然化蓮境的強大,主要是自身真元的提升,但是實際上化蓮境的強大,在**上同樣表現了出來。
    雖然他不敢說,自己可以無懼躍凡境的攻擊,但是躍凡境的攻擊力,基本上難以破開他真元的防御。
    這一次,這個突然出現的年輕人,竟然用最直接的拳頭攻擊自己,他難道不知道躍凡境和化蓮境的區別嗎?
    兩個拳頭,在虛空之中碰撞,太玄春秋就覺得一股巨大的力量,勢不可擋的沖到了自己的體內。
    這股力量,竟然直接破開了他體內的真元!
    不可能,太玄春秋的第一感覺,就是不可能,他怎么會敗在一個躍凡境的人手中呢?
    但是飛出去的身軀,以及自己手臂上傳來的錐心蝕骨的疼痛,卻讓太玄春秋意識到,這一切都是真的。
    自己的手臂碎了,自己的拳頭,更是已經沒有了任何的知覺,自己在這次碰撞之中,可以說是完敗。
    他覺得不可能,站在下方的段云崖,也有點目瞪口呆,。他簡直不敢相信這是真的,對于那個出手的年輕人,段云崖并不陌生,鄭鳴,那個出手的人,就是鄭鳴!
    鄭鳴的**,怎么會如此的強悍,竟然能夠破開一個化蓮境的防御,而且將那化蓮境的手臂打碎。
    他自然不知道,這一刻,鄭鳴催動的,是自己剛剛激活出來的混元天刑體的力量。
    雖然現而今,鄭鳴的混元天刑體,只是得到了金箍棒的小部分的技能,但是卻成功的構建了一條寶脈,使這混元天刑體可以直接使用。
    無堅不摧,無物不破的金箍棒的特性,更是有一部分,灌入了混元天刑體之中。
    雖然不能說鄭鳴的筋骨堅固一如金剛,但是這種特性,卻讓鄭鳴本身,成為了一種人形的開山斧,基本上在**的碰撞中,都難以奈何的了他。
    太玄春秋雖然修為高于他,但并不是修煉的**,所以在碰撞的初期,就悲劇了。
    就在太玄春秋倒飛出去的剎那,那鄭鳴竟然得理不饒人,跨步向前,又是一拳朝著太玄春秋砸了過去。
    太玄春秋已經有點被打暈了,面對鄭鳴打過來的拳頭,他第一個想法,竟然是揮手阻攔。
    可惜,他那條習慣性使用的手臂,在和鄭鳴的拳頭碰撞的瞬間,就已經折斷,哪里還使用得了?
    而就在此時,鄭鳴的拳頭,已經來到了他的頭頂。
    只要被這一拳砸中,太玄春秋的下場可想而知,心中恐懼的太玄春秋剛剛準備大嚷,一道潔白的符文,已經從他的身上沖起。
    這符文閃動的瞬間,就已經將太玄春秋籠罩在中間,本來有些萎靡不振的太玄春秋,在這光芒之內,重新恢復了應有的生機和活力。
    他雙眸緊緊的盯著鄭鳴,就仿佛看著自己的殺父仇人一般。
    “萬象門,今天的事情,我太玄春秋給你記下了,過不了幾天,我就讓你們全部魂飛魄散!”
    帶著無比怨毒的聲音,在虛空之中飄蕩,而太玄春秋的身體,卻仿佛一道流星,劃破了虛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