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2)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2)      完本感言(04-02)     

隨身英雄殺678 太玄春秋

  
    “有敵闖山,有敵人闖山!”在這慌亂之中,其他值守的萬象門弟子,大聲的喊道。
    更有人直接發出傳訊靈符,一時間虛空之中,出現了無數道閃耀的光芒。
    一層薄薄的濃霧,此刻更是從萬象山升起,這濃霧乃是萬象山的防御大陣。如果不是靈脈被斷,此時濃霧升起的時候,應該是有百丈煙霧,遮擋虛空。
    可惜,現在只有薄薄的一層濃霧,威力比之以往,最少下降了九成。
    沒有靈脈的支撐,光靠萬象山本身所具有的靈氣,實在是難以給萬象山的防護大陣,提供更多的力量。
    “哈哈哈,萬象門也不過如此,太玄春秋在此,讓你們修為最高的人出來見我。”
    俊朗男子背手站在戰車上,清風吹動衣袂,一如天神降臨,而那四匹青銅駿馬,此刻更是同時吐出了一道潔白的,足足有十丈長的光矛。
    “轟轟轟!”
    光芒碰撞之間,薄薄的濃霧瞬間崩碎,那如雨一般的光芒照耀夜空,越發襯托得男子如神如魔!
    太玄春秋很是受用這種感覺,從小他就喜歡這種感覺,只不過多少年來,他一直都難以享受這種快感。
    因為在他的上面,有人壓的他無比的難受。
    開始,是他的那個姐姐,有這一代神女之稱的那個女子,繼承了太玄神骨的那個女子。
    接下來,是那個清冷如雪的男子,那個雖然看似文弱,但是戰力卻是天下少有的男子。
    然后是,這兩個人麾下的戰將,這兩個人麾下的那些英豪,他們各有各的長處,然后一個個將他超過。
    不甘心,正是因為這種不甘心,所以他將自己的姓氏,從蘇改成了太玄。也就在那一刻,他不再是蘇春秋,而是太玄春秋,他要讓所有人都知道,他太玄春秋,才是能夠代表太玄神骨一脈的傳人!
    一直以來,太玄春秋的心中就有一種巨大的,想要表現的沖動,他要證明自己,他要讓所有人都知道,他太玄春秋的威名。
    這一次,好不容易爭取到了一個任務,他太玄春秋不但要完成的漂亮,而且要完成的無比完美。
    他看著那茫茫的萬象山,心中同時冒出了一種想法,要是將萬象山弄成自己的地盤,也不用再看別人的臉色了。
    這種想法,就仿佛一個魔鬼,在他的心中不斷的蔓延,讓他難以自已。
    “閣下來我萬象山撒野,不覺得太過了嗎?”一個淡淡的聲音之中,臉色發冷的段云崖飛身而出。
    段云崖雖然遭受了不小的打擊,但是作為萬象門的太上長老,此時被別人打到他的洞府,他不得不出面。
    男子看到段云崖,眼神傲慢的瞥了一下,有些輕狂的問道:“假生神?”
    這三個字,雖然很短,但是卻猶如一個巴掌,重重的搧在了段云崖的臉上。
    段云崖一直都將自己當成生神境的高手,而且在萬象門之中,幾乎所有的人,都將段老祖當成生神境的存在,但是段云崖自己實際上很清楚,他的修為,離真正的生神境還差一點。
    而這種情況,被成為假生神或者是偽生神。
    只不過,在大多數的時候,根本就沒有將這種情況說出來,現在這個人一開口,就一語中的,毫不客氣的戳中了段云崖的傷疤。
    段云崖的臉很冷,段云崖整個人這個時候,都有一種狂暴的感覺,就在前兩日,他剛剛在整個宗門之中丟了一次臉,被人當成傻子耍了一把。
    現在,正是找回自己顏面的時候。
    男子的修為,也就是化蓮境中期,他斬殺一個化蓮境中期的人,并不是什么難事。
    “小輩,你找死!”厲喝一聲的段云崖,左手輕屈,隨即朝著那男子彈出了一指。
    這一指彈出的瞬間,就化成一道銀色的指芒,隱含著一種天地之威,朝著那太玄春秋直接轟了過去。
    神通,這就是段云崖步入生神境的時候,所悟出的神通,他為這種神通命名為破虛指,意思是破除一切阻礙。
    這破虛指別的不說,單單可以將段云崖的攻擊力強度提升十倍這一點,就不是各種法訣可以比擬的。
    要知道,修為越是高深之輩,越難以將自己的力量成倍的提升。
    太玄春秋看著那破虛指的銀光,不但沒有慌張,嘴角反而露出了一絲冷笑。
    從看到段云崖的剎那,他就對這人有了一個判斷,靠著丹藥強行提升到了生神境的武者,雖然也生出了神通,但卻是最低級的神通。
    這種神通,和自己姐姐的神通差距實在是十萬八千里,甚至他都覺得,這種神通,簡直是侮辱了神通兩個字。
    “雕蟲小技!”
    說話之間,太玄春秋手指凝結一如黑墨,隨手在虛空之中接連點了十三下。這十三指,都沒有超越法訣的范疇,但是這十三指出現在虛空之中的剎那,竟然連接成了一個手掌。
    一個漆黑如墨的手掌!
    這手掌在虛空之中,和那破虛指硬生生的碰撞在一起。一時間銀光黑芒交匯,虛空卷起了一陣風暴。
    段云崖本來傲氣如云,但是這一刻,臉色卻陰暗了下來,他的身體,不由自主的朝后退了三丈。
    雖然那墨玉手掌難以傷到他,但是他同樣能感受到,自己的破虛指被擋下了!
    平分秋色,這對于對戰的兩個人來說,應該是可以接受的,但是段云崖接受不了。
    并不是說此時的段云崖,是如何的心高氣傲,而是因為眼前的人,只是一個化蓮境的武者而已。
    化蓮境,一個化蓮中期的武者,和自己的最強攻擊打的平分秋色,這是他無論如何,都不愿意接受的。
    就在他的臉色變幻之時,那太玄春秋一伸手,從自己的儲物手鐲之中拿出了一柄墨綠色的刀。
    這刀只有半尺多長,但是上面卻滿是各種各樣的銘文,在他將拿刀揮動的剎那,一只高有一丈,肋下生著雙翼的白色巨虎,朝著段云崖直沖而來。
    在這巨虎沖擊的剎那,洶涌的煞氣直沖云霄,段云崖第一個感覺,就是這只老虎,自己絕對不能硬抗。
    躲閃,自己只能夠選擇躲閃!
    段云崖躲避的很是快速,可是就在他躲避的瞬間,那墨綠色的小刀上,又出現了一頭長著獨角的巨蛟,朝著段云崖直接沖了過來。
    巨蛟翻騰,一條長長的巨尾,劃破虛空,轟響了段云崖。
    這一刻的段云崖,真的有一種想要瘋的沖動,這叫做天玄春秋的年輕人,雖然修為不如自己,但是他手中的寶物,竟然有兩頭靈獸的魂魄。
    而且,還是生神境的靈獸。
    生神境的靈獸,本來就不遜色于他這個偽生神,現在雖然是魂魄,只能夠發揮一半的威力,但是這里的兩只靈獸魂魄,卻有一種壓著他打的感覺。
    再這樣下去,說不定就要死在這個年輕人的手中了!
    這種念頭一升起,段云崖的腦門開始冒汗,他快速的催動真元,讓自己的身形遠遠的躲在一座山峰上,然后沉聲的道:“閣下究竟是何方神圣,來我萬象門,究竟有什么指教!”
    白虎咆哮,巨蛟擺尾,兩個巨獸的兇魂,將太玄春秋籠罩在中間,越發顯得他威勢不凡。
    太玄春秋也沒有想著將段云崖斬殺,他剛剛的出手,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立威。
    他要將自己無敵的姿態,深深的烙印在整個萬象門的人心中,也就是因為這個,所以他才不惜催動自己千辛萬苦,才從自己姐姐那里求來的至寶。
    龍虎御靈刀!
    “我乃琉璃圣皇坐下太玄春秋,這次來萬象門,乃是給你們萬象門一個機會。”
    太玄春秋冷冷的注視著段云崖等人,驕傲的抬頭望天道:“你們將有滅頂之災,現在我給你們一條生路。”
    “投靠在我的麾下,我可以保你們平安!”
    琉璃圣皇,太玄春秋!
    這八個字,對段云崖等人的震撼實在是太大了,他們沒有想到,遠在東方的琉璃圣皇,竟然也關注了他們萬象門。
    一時間,萬象門的弟子鴉雀無聲,四周留下的,只有那些被流石砸中的普通人的哭泣之聲。
    “你如何保我們平安,那……那九目妖皇就要出世,莫非琉璃圣皇要對付九目妖皇?”
    一個萬象門的首座,聲音中帶著顫抖的問道。
    太玄春秋哈哈一笑道:“一個小小的九目妖皇,怎么用得著圣皇陛下出手?我此次帶了一個陣圖,只要在這萬象山布下,就能夠將九目妖皇擒拿!”
    在萬象山布下陣圖,那些人看向太玄春秋的臉色就是大變,他們清楚,一旦這樣做的話,那么萬象山之外的土地,都要被滾滾的海浪所淹沒。
    “既然太玄公子有如此誠意,我萬象門感激不盡。”段云崖猶豫了剎那,就做出了決斷。
    他哈哈一笑,就拱手道:“不過這件事情,還需要我們宗主來決定。”
    “你們宗主在哪里,讓他即刻過來!”太玄春秋目視遠方,冷漠的道:“十個呼吸來不了的話,那么我就給你們萬象門換一個宗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