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8)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8)      完本感言(04-08)     

隨身英雄殺677 爾等駑鈍

  
    段云崖挑了一下嘴角,心說鬼才信你個王八蛋,像你這種人,不把你逼到今天這等地步,你會舍得將自己保命的東西交出來?簡直是滑天下之大稽!
    心里雖然腹誹不已,但是表面上,對鄭鳴卻是沒有絲毫的惡意,當下快速的抱拳道:“宗主一心為了宗門,實在是我等楷模!”
    “可是……可是正當我準備執行的時候,附在那擎天柱之上的祖師元靈卻說……卻說段云崖資質愚鈍,和擎天神柱屬性不合,將擎天柱給他,不但難以御使,而且……還會……引得擎天柱反噬,最終死于柱下。”
    說到此處,鄭鳴的目光朝著四周的眾人掃了兩眼,不好意思的道:“我又說了幾位首座,祖師元靈說余輩碌碌,更是難以承受擎天柱之靈!”
    “這個我也沒有辦法!”
    不是我不想給你們,是你們太笨!
    如果說這世上最傷人的話是什么,鄭鳴現在所說的這句,絕對能夠排到前十。
    他一下子,將幾乎所有的萬象門弟子的玻璃心,統統碾壓了一遍,這之中,以段云崖被碾壓的最狠。
    他放下臉面,大張旗鼓的請出祖師靈牌,為的是什么?還不是想要將那神器擎天柱弄到自己的手中嗎!
    他覺得,自己已經將鄭鳴逼到了墻角,以熱血年輕人的思維,就算他一萬個不情愿,也只能將擎天柱給自己。
    可是,他自以為順理成章的計劃,竟然被鄭鳴輕飄飄的一句話,直接給擊打的潰不成軍。
    并不是我不想給你們,而是因為你們太笨了!
    這個說法,傷人心肺,而且還不止一般的傷,是直接從皮肉傷在了骨子里。
    江遠的嘴唇在哆嗦,他怎么也沒有想到,竟然會是這樣的情況!這怎么可能,這……這……
    好在,他畢竟做了多年的宗主,應對復雜局面的能力,江遠還是有的,他朝著鄭鳴看了兩眼,努力讓自己平靜下來道:“宗主,您這不是推脫之言吧,要真的是,就請祖師的真靈出來,讓我等見上一面。”
    “江首座,祖師的真靈,已經在幫我能夠驅使擎天柱的時候,消散了。”
    鄭鳴看著江遠,淡淡的道:“其實,大家都知道,這擎天柱就在咱們萬象門,你們更是天天守著,這么長的時間,他為什么不選擇你們,這不是明擺著的事情嗎?”
    雖然鄭鳴的話,有點強詞奪理,但是在場的人,卻是無言以對。
    因為他們根本就反駁不了。
    “嘻嘻,你小子臉皮真是夠厚的,嗚嗚,這樣我就放心了,你不會被這些家伙坑死!”妖性青螺說到此處,聲音變得充滿了誘惑道:“我發現,我越來越喜歡你了,我該怎么辦呢?”
    雖然此時,鄭鳴的全部心思,都已經放在了段云崖等人的身上,但是此時聽到妖性青螺的話,他還是不由得一陣激動。
    奶奶的,這妖女實在是讓人受不了啊!
    “太上長老,諸位首座今日的所作作為,讓本宗主無比的感動,以后大家同心協力,我相信我們萬象門,一定能夠走出困境,重現以后的輝煌。”
    鄭鳴說完這句話,一揮衣袖,拉著站在一側的木婉兒飄然而去,留下了一地的玻璃心。
    “宗主天降神人,不同一般啊,有些事情,我看還是不要再動心思了。”張云天哈哈一笑,也帶著自己的弟子走了。
    至于其他的首座,各自相視之后,也快速的離去,他們在這一刻,對于鄭鳴的認識,更上了一層樓。
    不管這個宗主說的是到底真是假,有一個事實卻是毋庸置疑的,那就是他絕對不會放棄擎天柱。而剛才那番的逼宮,在鄭鳴這猶如兒戲一般的反擊之中,竟然成為了一個笑話。
    當然,這個笑話之中最可悲的人,是段云崖。
    段云崖剛才一本正經的磕頭,一本正經的宣誓,然后一本正經的逼宮,最后竟然弄了這么一個尷尬的結果。
    賠了夫人又折兵,這絕對是賠了夫人又折兵。他狠狠地朝著江遠看了一眼,然后騰空而去。
    他走了,其他人也都走了,唯有江遠,呆呆的站在那片空地上,有點不敢相信,這個時間,竟然有如此恬不知恥之人!
    按照以往他的性格,他絕對會去追段云崖,但是現在,他只是想要跳崖。
    但是他強大的神經,還是讓他將跳崖這種想法壓在了心中,緊緊攥著拳頭的他,惡狠狠的道:“鄭鳴,我看你面對九目妖皇的時候,該怎么辦!”
    ……
    離萬象山千里之遙的一座荒山內,一只剛剛吃飽的老虎,正悠閑的躺在冰冷的山洞中,慵懶的打盹。
    這座山洞,冬暖夏涼,對這老虎而言,幾乎已經成了福地,而老虎在占據了這山洞之后,個頭不斷的增大,更帶有一種特有的妖氣。
    老虎的眼睛,陡然睜開,仿佛感應到了什么的他,突然朝著山洞的深處看去。
    它的眼睛越來越大,它看到了一道炙熱的亮光,那光暈實在是太亮,讓它無比的難受。
    但是,讓它更加難以接受的是,它看到了兩個人從那黑暗之中走了出來。而且在這兩個人的身上,老虎感到了一種威脅,一種生死的威脅。
    就在這頭要成妖的老虎要有所動彈的時候,那來人已經一揮衣袖,老虎的身軀就直接從洞中飛了出去。
    “哼哼,一個小小的妖孽,竟然玷污了這般清幽的傳送陣,實在是該死!”
    來人的聲音中,帶著一種居高臨下的味道,此時,他身后的童子,手中已經多出了一顆寶珠,瞬間將整個洞府,照耀的如同白晝一般。
    “公子所言極是,那老虎能死在您的手下,不知道是它幾輩子修來的福分。”
    男子的臉,在那白色的珠光下,越加顯得圓潤如玉,風華絕世,他修長的眉毛,挺挺的鼻梁,無不給人一種美的感覺。
    但是,他那有些薄薄的嘴唇,卻給人一種感覺,那就是此人實在是有點刻薄。
    “好了,不說那老虎了,我們現在離萬象山還有千里,走吧,現在就將那些土鱉收復了。”
    男子傲然的說道:“這一次機會,是神后給我爭取來的,我們一定要做的漂漂亮亮,讓那些家伙,都給我睜大眼睛看看,沒有他們三百星宿,我也能將九目妖皇擒住。”
    提到三百星宿,男子英俊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猙獰,顯然,他的心中,已經恨極了這三百星宿。
    “公子,這一次您擒到了九目妖皇之后,那三百星宿就會臉面丟盡,哼哼,到那時候,咱們再將這些家伙里的一些刺頭殺掉,這星宿衛,就是你的掌中之物。”
    童子雖然看上去面容很是潔凈,但是說起殺人放火之事,卻是沒有半點的掩飾。
    男子并沒有表態,但是他眼中的猙獰,卻已經說明了一切。
    “走吧,咱們先去萬象山,給那些土鱉一點機會,讓他們直接歸附我們!”
    說話間,男子一揮衣袖,一輛古銅色的馬車,就出現在了他的身前,這古銅色的馬車,車身斑駁,有一股深深的銅臭味,特別是四匹拉著馬車的銅馬,更是有一匹已經缺少了半邊腦袋。
    但是這古銅馬車出現的剎那,一種鎮壓四方的暴虐之氣,卻從馬車上直傳而出。
    站在馬車色旁邊,就給人一種殺戮沖天的感覺。
    當男子和童子進入馬車的瞬間,那四匹馬這才緩緩的走動,它們的動作看似緩慢,但是實際上,卻是無比的快速,也就是眨眼功夫,就已經出去了百里之外。
    七個彈指,男子就已經來到了萬象山外。
    看著偌大的萬象山,男子神色變化之間,就朝著段云崖的位置一指道:“這里住著萬象山之中修為最高深的人,咱們直接過去。”
    那童子點頭,直接催動馬車,朝著段云崖所居的洞府直沖而去。可是就在他們沖入百丈的瞬間,就聽有人大聲的喝斥道:“什么人,竟然擅闖萬象門,快快下來。”
    那童子根本就不等那英俊男子吩咐,二話不說,直接一催馬車,一道白色的光矛,徑直朝著那說話的男子刺了過去。
    這一刺,快如閃電。
    伴隨著這白色的矛光,那剛剛說話的男子,根本就沒來得及反應,就被矛光穿透了身體。而那白色的矛光更是去勢不減,直接轟在了一座山峰上。
    有百丈高的山峰,瞬間崩碎了一半,無數的石塊,就仿佛洪流一般,朝著山下直落下去。
    如果是平時,倒也沒有太大的傷亡,但是現而今,整個萬象山的外圍,都住滿了那些前來求鄭鳴出手的人。
    而且,他們大多都是不會武技的人。
    斗大的山石從天而降,剎那間,簡單的營地就是一片哭聲,無數的人慌忙跑了出來,更有不少人還沒來得及跑出,就已經砸死在了山石之下。
    男子目視著那些在落石下瘋狂奔走的凡人,眼眸中露出了一絲淡淡的厭惡。
    “看來萬象門真的是墮落了,好好的宗門,竟然有如此多的凡人在此地!”
    聽著男子的感慨,那童子笑了笑,討好道:“等公子接掌了此地,好好整治一下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