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3-30)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3-30)      完本感言(03-30)     

隨身英雄殺676 宗門大誓


    鄭鳴看著低頭的段云崖,臉上的冷笑更多了一分,他輕輕的揮手道:“段太上長老不用多禮了。”
    段云崖緊緊的攥著拳頭,他覺得自己的臉火辣辣的,因為,他可能是第一個向宗主行禮的太上長老!
    一座用宛金木雕刻而成的七尺靈牌,被高高的供奉在九層高臺之上,那上面的七個字,就仿佛七個活著的兇獸,讓人一見,就有一種畏懼之感!
    萬象祖師之靈位!
    這七個字,據說乃是有一位銘文大師所書,每一個字,都是一個銘文法陣,七個字組合起來,更是一個頂級的銘文法陣,就算化蓮境的武者,也難以擊碎這令牌的防御。
    自從萬象祖師身死道消之后,這塊靈牌就代表著萬象祖師,屹立在萬象門的祖師堂。
    可以說,這塊靈牌,在萬象門的弟子之中,有著極其重要的地位,一般躍凡境弟子在晉級躍凡之后,才能夠在這塊靈牌之下,祭祀祖師,成為宗門的中堅力量。
    當這塊靈牌被七十二個躍凡境弟子請出來的時候,不少普通弟子都愣了。
    只有一年一度的祖師壽辰,他們才能夠遠遠的在祖師堂看到這塊令牌,現在,在這如此多的弟子聚集之地,竟然看到了這塊靈牌,這讓他們感到了一種風雨欲來的感覺。
    一定有大事情要發生!
    只不過,究竟是什么樣的大事,并不是他們能夠揣測的。
    一個個萬象門的弟子,都眼睜睜的看著那祖師靈牌,等待著他們掌控不了的事情發生。
    在祖師靈牌立起之后,就見段云崖跨步來到祖師靈牌下,然后恭敬的跪倒。
    作為萬象門輩分最尊的那個人,段云崖有資格第一個祭拜祖師,但是此時,他這突然出來向著祖師靈牌磕頭,還是讓不少人的心中一動。
    “弟子段云崖,向祖師稟報,現在三大靈脈斷絕,開陽門咄咄逼人,九目妖皇脫困在即,海水一日上升十丈,我萬象門已經到了生死存亡的關鍵時候!”
    “在此時機,需要我們萬象門的所有弟子同心協力,才能夠消除大難,保我萬象門不至于毀于一旦!”
    “為同保萬象門基業,弟子在此向列祖列宗發誓,一定輔佐鄭宗主,盡心盡力,死而無悔,如有違背,當天誅地滅,永世不得超生!”
    作為萬象門唯一的生神境老祖,段云崖的修為是最高的,雖然他沒有特意使用自己的修為,但是那隱含著他精純真元的聲音,依舊讓人震顫不已。
    表忠心嗎?
    鄭鳴并不覺得自己有讓段云崖表忠心的能力,而段云崖他越是這樣,鄭鳴越是能感受到一股陰謀的氣息。
    “有些人,看到你答應出手,覺得找到了你的弱點,他們在用這種方式,逼迫你將那擎天柱交出來。”神性青螺的聲音,在鄭鳴的耳邊響起。
    擎天柱,他們還真是取了一個不錯的名字,但是可惜的是,自己的手中,現在已經沒有了金箍棒。
    就算有,交出來,段云崖也沒有辦法用啊!
    段云崖的話剛剛說完,就見江遠已經迫不及待的緊跟著跪了下來,而在江遠之后,各脈的首座一呼百應,直接跪下了上百人!
    這上百人的動作,幾乎是整齊劃一,如果說他們沒有經過演練,實在是讓人無法相信。
    隨著這上百人的跪下,其他各脈的首座,也緊跟著跪了下來,他們幾乎同時道:“我等在此立誓,當盡心盡力輔助鄭鳴宗主,為萬象門不惜一死,如有違背,天誅地滅!”
    本來還在觀望的各個首座,也就是在瞬間的功夫,也都跟著跪了下來,他們一個個看著江遠,嘴中重復著剛才江遠他們所說的話語。
    張云天是最后一個跪下的,他本來還有些猶豫,但是最終,他還是跟著眾人跪了下來。
    當最后一個首座跪下的時候,那些本來站在四周的萬象門弟子,也跟著跪了下來,在一個萬象一脈弟子的帶領下,他們同樣慷慨激昂的重復了一遍剛才眾位首座所說的話。
    “宗主,老祖已經發下了誓言,我等也都對這宗門老祖的靈牌,發下了誓言。”
    一個顫巍巍的長老,一步三搖的晃到鄭鳴的近前,他鄭重的道:“還請宗主帶領我們,萬眾一心,守住祖師的基業,守住祖先的榮耀!”
    鄭鳴看著這位幾乎風一吹,都要吹散的老者,他能夠感到,這個老者的生命力,在飛速的發散。
    雖然這老者應該是被人安排好的,但是鄭鳴還是沉聲的道:“在這危急關頭,我自當帶領整個萬象門走出危機,請祖師和各位弟子放心,我們萬象門,一定會安然無恙。”
    “宗主,您雖然年輕,但是深得祖師眷顧,乃是我們萬象門當之無愧的宗主。”那長老說到此處,聲音有些哽咽道:“我相信,宗主一定會帶領我們萬象門,走向輝煌。”
    “而,在這危急關頭,弟子以為,我們應當將自己最強的力量聚集在一起,只有這樣,我們才能夠在各種危機之中,生存下去。”
    “不,應該說讓萬象門重新崛起,重新進入十八名門之列,讓這日升域,沒有人再敢小視我們萬象門!”
    這老者的話,一時間惹得不少萬象門弟子熱血沸騰,當下就有人大聲的喊道:“不錯,我們萬象門要崛起!”
    “我們要重新進入十八名門,我們要恢復祖師的榮耀,我們要成為天下第一!”
    “我們要收復丟失的領地,我們要洗刷我們多年的恥辱!”
    一時間,十數萬弟子的心,一下子被鼓動了起來,滾滾的熱血,更是在無數人的心中沸騰。
    他們一個個緊緊的攥著拳頭,仿佛已經看到了整個萬象門的崛起之日。
    “老朽雖然不一定能夠看到萬象門崛起那一日,但是老朽會將自己最后一絲的力氣獻給萬象門。”
    “老朽在宗門之中,有一座洞府,希望宗主能夠賞給那些為宗門立下大功的弟子!”
    那顫巍巍的長老說到此處,聲音之中帶著一絲瘋狂的道:“我手中還有當年得到的,可以延續壽命一甲子壽命的靈藥,也獻給宗門,賞賜給那些有功的弟子。”
    這位長老一副風吹就要倒的樣子,但是卻將自己救命的靈藥獻出來,一時間不少人看向這位長老的眼神,都變得無比的敬佩,無比的欽服。
    “李長老,您不用這樣做,那靈藥還可以讓您多活一些時日!”
    “李長老,那靈藥您自己放著吧,我們這些人,不需要您的靈藥。”
    “都是為了宗門,李長老,您的心意,我們都領了!”
    各種各樣的喊聲之中,那李長老鄭重其事道:“我多活幾天,并沒有什么價值,因為我精血匱竭,就算是躍凡級別的武功,都難以發揮出來。”
    “還是將這些靈藥,送給那些可以殺敵的弟子吧,我相信,這些靈藥,一定能夠發揮它們的作用。”
    說到此處,那李長老猛的跪在鄭鳴的身前,沉聲道:“宗主,弟子的請求,雖然有點冒昧,但是弟子的一片心,卻是完全都是為了我萬象門。”
    “擎天柱乃是宗門至寶,現在整個宗門的存亡和興盛,全都寄托在擎天柱之上。”
    “現在開陽門斷我靈脈,為的就是我們萬象門的擎天柱,還請宗主,現在將擎天柱交予段師兄施展,以他生神境的修為,一定能夠將擎天柱發揮最大的威力。”
    “也只有這樣,才能夠讓我們萬象門,有一個最為重要的保障!”
    李長老說話間,一頭磕在了地上!
    李長老的話,一下子說到了不少人的心尖上,他們雖然對于鄭鳴催動擎天柱的情況已經看到,但是他們覺得,以段云崖的修為催動擎天柱更加的厲害。
    所以,不管是那些已經準備好的,還是那些并沒有被商量好的人,幾乎同時喊道:“鄭鳴宗主,還請您為了整個萬象門,將擎天柱授予段老祖使用。”
    “鄭鳴宗主,一切為了萬象門啊!”
    段云崖的神色,越加的恭謹,但是他的眼眸中,卻閃動著一抹難以察覺的喜色。現在,經過他們這一番表演,已經將鄭鳴逼到了墻角,這個可惡的家伙已經是退無可退!
    擎天柱,馬上就是他段云崖的囊中之物了!
    要說處在懵懂狀態的,應該是那些屬國的國君權貴,但是他們一個個精于權斗,剛才的這一番情形,都已經明了是什么情況。
    所以,不少人看向鄭鳴的目光,都變的有些異樣。更有人心里,不由自主的冒出來一個畫面:一個叫禪讓的儀式。
    雖然鄭鳴還是宗主,雖然這些宗門的長老,都已經開始發誓,要忠于鄭鳴,但是一旦鄭鳴將他們口中的那根神柱交出來,他在宗門的地位,就沒有了。
    而自己等人,同樣不用再投靠這么一個即將沒落的宗主。
    就在不少人心思開始活泛的時候,鄭鳴卻面無表情的道:“將擎天柱交給太上長老,實際上在那開陽老祖就要來之前,我就已經有了這種打算。”u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