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12-06)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12-06)      完本感言(12-06)     

隨身英雄殺668 鄭鳴不出奈蒼生何


    萬象山東南三萬里,一座大城繁華如錦,來來往往的行人雖然不能說揮汗如雨,卻也是摩肩接踵,舉袖遮云。
    星云城,南北百里,東西縱橫一眼望不到邊。在這星云城的中心線上,一座高有五層的酒樓人聲鼎沸,熱鬧非凡。
    雖然并不是飯點,但是酒樓內,卻已經聚集了不少人,其中在一個不起眼的角落,一個年輕人靜靜的坐在那里。
    他端著一杯清茶,一邊抿,一邊悠閑的捏著面前小碟子里的清水煮茴香豆,一副怡然自得的模樣,但是他的耳朵,卻敏感的捕捉著四周的議論。
    “聽說那九目妖皇,天生異種,一目一神通!三百年前,就已經是生神境的大妖了。和咱們這里相距萬里的一座大島,足足有元朱國那般的大,就被這妖王引動無盡之水,直接淹沒在了汪洋之中啊!”
    說話的,是一個白衣文士,他四十多歲,一副英俊的面容,給人一種不覺為之信服的感覺。
    就聽他大聲的道:“為了鎮壓這九目妖皇,當年聚集了十八位生神境的強者,更有一名天級銘文師,以心頭精血刻錄了三十六道銘文法陣,才算勉強將那九目妖皇鎮壓在了無盡海底!”
    “啊,為什么那些強者不將九目妖皇殺死,殺了九目妖皇,不是一了百了嗎?”一個坐在白衣文士旁邊,看上去很是有點家資的人疑惑的問道。
    這人的話,幾乎說出了所有人的心聲,而那個白衣文士則搖頭道:“當年的諸位強者,并不是不想殺了九目妖皇,而是他們殺不了九目妖皇。”
    “九目妖皇一目一神通,當年的九目妖皇,雖然沒有將九目神通全部練成,卻也遠超普通的生神境強者!”
    “能夠將九目妖皇鎮壓三百年,已經是當年那些強者的極限了!”
    白衣文士說到此處,聲音低沉的道:“諸位可曾聽說了,琴海的水,還在上漲,已經淹沒了四五個府的土地,如果再這樣下去,等九目妖皇出世,咱們所在的陸地,恐怕就只能剩下萬象山了!”
    他的聲音低沉,仿佛災難馬上就要來臨一般。
    本來還議論紛紛的眾人,聞言瞬間就平靜了下來,幾乎所有人的目光,在這一刻,都看向了那白衣文士。
    “莫先生,你說的是真的?”胖乎乎的酒店掌柜也有點坐不住了,肥肉亂顫,小心翼翼的問道。
    如果說在場的人之中,誰最怕死,那這個酒店的掌柜絕對是一個,他還有大把的家產沒有享受夠,他新近剛納的第九房小妾,還在柔情似水的等著他寵幸,那讓人**的滋味他還沒有盡興,他的……
    那白衣文士用低沉的語氣道:“海水上漲,聽說沿海的地域,都已經不能捕魚了。”
    “金掌柜,聽說海面千里之外,都已經出現了千丈的水浪,這是要淹沒咱們這片地域的預兆啊!”
    “那開陽老祖,那……那當年的那些強者,怎么不出來鎮壓那九目妖皇啊!”
    金掌柜聞聽此言,只覺得胸悶氣短,連連撫著自己的胸口,仿佛那些強者不趕緊出來鎮壓九目妖皇,他就能一口氣憋過去似的。
    “那些強者,首先要保住的是自己的宗門!”白衣文士嘆了一口氣道:“更何況九目妖皇的實力愈發的強橫,已經沒有人愿意和他拼命了。”
    “將咱們塊地方犧牲出來,從而安撫九目妖皇,是他們最好的選擇。”
    這句話一出口,頓時讓所有人大驚失色,更有人怒聲的道:“那些強者也太不夠意思了,這不是不把咱們當人看嗎!”
    “我們怎么辦?要是整片陸地都給淹了,莫非咱們要成為魚蝦的食物不成?”
    “我不要死,我不能死啊!我還要娶表妹,我還要和表妹生孩子!”
    各種各樣的抱怨聲,此起彼伏,而那靜靜的吃著茴香豆呷著茶的男子,神色則是更加的悠然。
    他覺得,這一刻,一切盡在自己的掌握之中。
    “咱們是萬象門的屬地,難道萬象門就不顧及咱們的死活嗎?”終于,有人大聲的問了出來。
    雖然他們對于萬象門發自內心的覺得畏懼,但是死亡的威脅,讓這些畏懼,統統消失的無影無蹤。
    “對,找萬象門,萬象門應該想辦法救我們的!”
    “我們供奉萬象門這么多年,在這種生死攸關的時候,他們絕對不能將我們放棄!”
    “嗚嗚,萬象門一定會救我們的!”
    因為萬象門在眾人心目中的地位根深蒂固,再經過有人引導,一時間無數人的心思,都落在了萬象門的身上。
    那白衣文士眼眸中,閃過了一抹喜色,他沉聲的道:“諸位,萬象門之中,確實有辦法救我等。”
    “那為什么萬象門到現在還不出手,我聽說那些被淹沒的州府,大部分百姓都成了流民啊!”一個看上去是武者打扮的男子,氣憤不已的指責道。
    白衣文士沉重的道:“我的親戚在萬象門之中,也算是有點地位,他說萬象門之中,有一件至寶名為擎天柱,乃是萬象老祖留下的鎮山之寶。”
    “現在這件寶物,掌握在他們宗門的宗主鄭鳴手中。”
    白衣文士的話一出口,頓時就有人道:“莫先生,你是不是胡說八道,我雖然只是一個普通武者,但是我也知道,萬象門的宗主,是江宗主他老人家。”
    拱手的,是剛才那說話的武者,他的神色之中,帶著萬分的崇敬,可見他對于將于江遠的態度。
    “老兄,你這消息有點遲了,一個月之前,鄭鳴宗主已經接替了江遠宗主,成為了萬象門的宗主。”
    白衣文士淡淡一笑,一副敬佩的摸樣道:“鄭鳴宗主雖然年紀輕輕,修為卻是不凡,他不但修成了萬象門最高絕學青蓮劍歌,更得到了萬象老祖留下的至寶擎天柱的認可。”
    “前些時候,有妖人進犯萬象門,他催動擎天柱,金光照耀千里,一柱之下,那妖人竟灰飛煙滅!”
    “聽說妖人之中,修為最為高深的,是一個生神境的存在,要不是鄭宗主,萬象門這一次就危險了。”
    對于大多數的凡人而言,生神境他們根本就不理解什么,但是那武者的神色卻是一動道:“你說那擎天柱,真的能夠誅殺生神境的存在嗎?”
    “可不是嘛,這可是我親戚親眼見到的。”白衣文士不容置疑的道:“要不然,江遠宗主為什么會心甘情愿的將宗主之位讓出來呢?”
    就在這時,有人突然道:“既然那擎天柱如此厲害,一定能夠對付得了九目妖皇,咱們請鄭宗主攜帶擎天柱誅殺九目妖皇,豈不是咱們就安全了?”
    這個人的提議,一下子引起了更多人的共鳴。
    他們知道了海水漫天,他們知道了九目妖皇,所以他們在聽到自己還有救星的時候,第一個想法就是一定要讓這個救星,將那個威脅到他們生存的九目妖皇殺死。
    這樣,他們就能平安了,這樣,他們就不用再受威脅了。
    “對呀,殺了九目妖皇,我們就不用再擔驚受怕,再往山上躲避了……”一臉激動的金掌柜,用力的揮舞著他胖胖的手臂,仿佛那手臂之中,隱含著無窮的力量。
    但是,在這些眾說紛紜的聲音之中,那白衣文士卻搖頭道:“不行啊!”
    “怎么了,怎么不行啊!”金掌柜一把抓住那白衣文士,幾近憤怒的質問道:“為什么不行?鄭鳴宗主為什么不救我們,我們可是萬象門下的子民啊!”
    “對啊,現在九目妖皇就要出世,大地就要成為沼澤,我們這些人都快難以活命了,為什么不救我們。”
    “難道那鄭宗主,就沒有半點憐憫之心?難道他就能眼睜睜的看著我們等死,視而不見?”
    在這一聲聲逼問下,就聽那白衣文士道:“聽說擎天柱在萬象山上,利用靈陣催動,才會發揮最大的威力,而一旦被帶出,鄭鳴宗主雖然能夠使用,卻也會元氣大傷啊!”
    元氣大傷這四個字,對于修煉者來說,是一種禁忌,但是對于這些已經感到死亡威脅的人而言,他們并不覺得有什么大不了得。
    元氣大傷,可以補元氣啊!
    “鄭宗主怎么可以這樣,一個元氣大傷,難道就能夠抵得過我們所有人的性命嗎?”有人站出來指責道。
    但是更多的人,卻是議論著該怎么辦?
    要是普通人,他們自然有的是辦法去逼迫,但是面對高高在上的萬象門宗主,他們雖然心急火燎,卻不敢霸王硬上弓的前去逼迫。就在眾人發表自己的見解之時,他們才發現,那萬象門的宗主,離他們是那樣的遠。
    “鄭鳴不出,奈蒼生何啊!”
    那白衣文士,在這議論之中,聲帶哭腔的喊道。
    他的喊聲,讓四周聽到消息,聚集在酒樓四周的人,一個個都引起了共鳴。
    一時間,不少人的口中,都發出了鄭鳴不出,奈蒼生何的悲嘆之聲。
    在這悲嘆之中,更有人開始嗚咽,也就在這時候,有人大聲的道:“現在我們已經到了存亡的關鍵時候,我們越是不能放棄啊!”
    “我們一個人的力量雖小,但是我們全體匯聚的力量就大,我們要找人去萬象山面見鄭宗主,請求他以蒼生為重啊!”
    “我出一萬兩銀子,咱們借助州里的傳送陣,將咱們的哀求,盡快傳達到萬象山。”
    “為了讓鄭宗主感受到咱們的誠意,我們要給鄭宗主修廟拜祭,我相信,只要我們****哀求,心誠則靈,他老人家一定會感到我們的誠意。”
    “現在就去修廟,我將自己家的院子貢獻出來!”
    那吃著茴香豆的男子輕輕的放下了筷子,臉上露出了得意的的笑容,他相信自己通過白衣文士說的那兩句話,一定會迅速的傳遍四方!u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