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3-3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3-31)      完本感言(03-31)     

隨身英雄殺665 眾生如螻蟻

  靈藥,對于一個宗門來說,同樣是無比基礎的東西之一,沒有了靈藥的宗門,在弟子的修煉上,就難以起到關鍵的作用。
    作為龍虎一脈首座的矮胖子,再聽到這消息的瞬間,身體上的肥肉瘋狂的哆嗦了起來。
    “那藥園的靈藥,乃是我們龍虎一脈歷代祖師耗盡心力移植采集而來,要是毀于一旦,讓我等如何去見列祖列宗,如何……”
    矮胖子哆嗦,其他人也不好受,雖然煉藥的只有龍虎一脈,但是實際上,整個宗門的丹藥都是龍虎一脈供應的。
    如果那些靈藥出了問題,龍虎一脈就沒有辦法煉制丹藥,沒有了丹藥,整個宗門,都要受到巨大的影響。
    “開啟咱們宗門內的法陣,將萬象山本身的靈氣朝著藥園匯聚!”金堅這個時候,聲音中帶著無比堅決的道。
    那弟子答應一聲,快速的跑了,但是金堅的神色,卻無比的黯然。
    萬象山本身也產生靈氣,而且靈氣不少,但是隨著那三道主脈靈氣的隔斷,萬象山本身所產生的靈氣,根本就難以供應整個萬象門的使用。
    甚至可以說,杯水車薪也不為過。
    保住了藥園,但是其他弟子的修煉呢,在沒有絲毫靈氣的情況下,躍凡境的武者,想要提升修為,就會變得無比的艱難。
    普通的弟更不要說,他們修煉的速度,更會比以往下降不知道多少。
    “這是誰,他這般做,簡直就是斷了咱們萬象門的根基啊!”一個目光剛烈的首座,拳頭重重的擊打在桌子上。
    根基兩個字,說到了所有人的心頭,他們一個個神色都黯淡之際,可就在此時,卻聽有人大聲的道:“師尊,不好了,咱們萬象山的靈氣,在外泄!”
    說話的,是金堅最心愛的弟子,這個年紀也只有二十多歲的年輕人,不但在煉器上有不錯的天賦,在銘文法陣上,同樣有著不俗的的造詣。
    “師尊,因為靈脈的斷裂,本來朝著咱們萬象山供應的靈氣,現在卻形成了反吸,咱們萬象門的靈氣,將會越來越稀薄,到了最后,甚至整座萬象山,都會形成一塊死地!”
    那弟子站在金堅的面前,聲音之中,充斥著痛心疾首的味道。
    靈脈反吸,這四個字,就是很多首座都難以理解,但是金堅的神色,卻是越加的難看。
    他在宗門的書籍之中,倒也見過靈氣反吸,只不過他從來都沒有想到,靈氣反吸這種事情,竟然出現在了萬象門。
    “可有什么辦法阻止靈氣反吸?”金堅深深地吸了一口氣之后,沉聲的問道。
    “師尊,為今之計,就是斷絕萬象山和其他區域的聯系,但是一旦隔斷,整個萬象山將會成為一片靈氣孤島,以后再想溝通地脈,將會難上加難。”
    那弟子說到此處,昂頭看向金堅道:“更何況,要隔絕萬象山和其他區域的聯系,最少需要五十年。”
    五十年,這個時間讓金堅的眼中升起了一絲的黯然,按照現在靈氣四溢的速度,五十年之后,整個萬象山還不知道會變成一個什么樣子。
    “報告各位首座,剛剛接到鎮靈谷傳來的消息,該谷七座震靈塔崩潰,斷波靈脈被截斷!”
    “各位首座,石龍靈脈……”
    雖然心中早就有準備,但是聽到天云靈脈、斷波靈脈、石龍靈脈這萬象門的三大靈脈崩潰,還是讓金堅等人的臉色難看至極。
    怎么辦?
    不少人的目光,這一次都朝著蕭無回等人看了過去,蕭無回雖然已經辭去了裂天一脈首座的地位,但是在這關鍵的時候,他還是被拉了過來。
    “這里面一定有人在作梗,我們要找出這個人,將那些斷裂的靈脈,重新接上。”蕭無回抬頭,聲音中充滿了堅決的道。
    可是就在他說話之際,就聽又有人道:“要是我預料不錯的話,這件事情和開陽門脫不了干系。”
    蕭無回回頭,發現說話的人,正是他最好的臂助丁墨耕,此時的丁墨耕,臉色很是難看。
    “那開陽老祖從咱們萬象門敗走,難道他就不怕咱們找他算賬嗎?”說話的是坐在張云天身邊的一個中年人,他的聲音中,帶著無窮的恨意。
    開陽老祖雖然修為通天,但是現在萬象門并不怕他們開陽門。
    丁墨耕苦笑了一聲道:“那擎天柱的威力,開陽老祖自然抵擋不了,可是……可是催動擎天柱,需要的是大量的靈氣。”
    大量的靈氣五個字,讓不少人的心都是一顫。
    雖然他們都見識過了那跟被他們稱為擎天柱的威力,雖然那時候,施展這擎天柱的,就是鄭鳴。
    但是,在場的人呢,都不相信鄭鳴能夠催動那擎天柱,更不要說提供那擎天柱所需要的大量靈氣。
    他們都懷疑,在這萬象山之中,有一座萬象門祖師留下的巨大法陣,只要掌握了這個法陣,就能夠掌握那根被他們稱為擎天柱的巨柱。
    而現在,沒有了靈氣,那法陣自然也就難以運行。自然,威力無窮的擎天柱,也就難以施展。
    一時間,所有的首座因為擎天柱所帶來的自信,瞬間崩潰,他們想到開陽門的逼迫,想到即將面對的后果,一個個臉色都有一些發白。
    “報,元朱國傳來消息,說大海之濱,升起了十九根巨柱,那些巨柱,一根根高聳入云,頂天立地,好像一種無形的陣法,讓海濱的水勢,不斷的上漲。”
    前來回稟的弟子,這一刻的臉色,變得無比驚恐的道:“那個……那個水勢,半天時間,已經漲了三尺。”
    三尺水,對于武者算不了什么,但是整個海濱,一下子漲了三尺水,卻讓人感到恐懼。
    御劍九天上,除魔天地間!
    鄭鳴御使著腳下剛剛鍛煉而成的飛劍,迎風翱翔在虛空之中,此時他腳下被他煉制而成的,應該還算是飛劍的銘器,雖然只是中品級別,但是御使飛行,卻是快捷無比。
    長風在我身后,大地在我腳下,莽莽群山,只是扶手之間!
    這種翱翔的感覺,讓鄭鳴感到無比的欣喜,他看著遠處大片山川,一時間有一種豪情在胸的感覺。
    十里,百里,千里……
    一座大城,已經在鄭鳴的眼中,那來來往往,密密麻麻的行人,就好像一只只螞蟻,在大地上來回走動。
    這些,都是聲望值,等自己將這片大地上的聲望值統統納入手中,就是自己為鄭驚人復仇之時。
    那十個記名弟子,應該能夠幫助自己完成這些事情,畢竟他們將代表自己,在數十個屬國之中伸張正義。只要能夠將那些作惡多端的家族殺上一批,聲望自然就豎立起來。
    凡人在武者的世界,沒有人在意,但是他們卻能夠給自己提供源源不絕的聲望值。
    就在鄭鳴思索著是不是落向這座他不知道名字的大城時,鄭鳴就覺得自己四周的空氣一顫。
    這一顫很輕,但是這一顫給鄭鳴的感覺,卻是這片天地,給人翻了一頁書一般。
    也就是剎那,四周的天地雖然依舊,但是鄭鳴感到四周的靈氣,卻一下子降低了數倍。
    三個青螺,被鄭鳴派去主持給自己挑選即名弟子的事情,所以這一刻,他的身邊并沒有任何人可以商議。
    靈氣的降低,讓本來催動飛劍無比輕松的鄭鳴,剎那間變的有點吃力。他朝著手鐲中一招手,一大塊元石瞬間出現在了他的手中。
    這元石瘋狂的給鄭鳴補充著靈氣,讓鄭鳴體內的真元,變的越加的充沛。
    回去看看究竟發生了什么事情,這個念頭剛剛在鄭鳴的心頭升起,他就看到自己面前的那座城,竟然在無聲無息的晃動中,開始解體。
    不錯,就是解體!
    瘋狂的人群,在這突然到來的災難面前瘋狂的奔走,但是他們的實力實在是太差,那快速崩潰的建筑物,只是剎那,就將他們直接埋在了地下。
    有宗師級別的武者,催動體內的真氣,從那即將倒塌的城市之中飛奔而出,但是更多的,卻是凄厲的,充滿了哭喊的聲音。
    眾生如螻蟻!
    這一刻,鄭鳴真的感到了終生如螻蟻,他在沖向那座即將滅亡的城市的剎那,他的母港落在了一個穿著紅色衣衫的小女孩身上。
    之所以落在這個小女孩的身上,最主要的原因,自然是小女孩身上艷紅的衣衫,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只有三四歲的小女孩,蹣跚的在充滿了奔走人群的街道上走動,只是剎那,就被擠在了人群中,也只是剎那,就有無數的腳,朝著她踩了過去。
    小女孩的臉,很是白凈,而就在這些腳要踩在女孩身上的剎那,一個看上去二十多歲的年輕女子,好像小女孩的母親,一下子樸在了小女孩的身上。
    她將小女孩擋在了身下,然后那些腳步從她的身上踩過。
    小女孩昂頭,看到的是自己母親那痛苦,但是卻帶著一絲笑容的臉。
    只不過這張臉的嘴角,由一滴血,一滴忍不住落下的血,小女孩想要說話,可是那滴血,剎那間落在了她白凈的臉上。
    年輕的女子,依舊用力的拱著身子,想要給自己的女兒一點空間,可是奔跑的人群實在是太快,他們的力量實在是太大,所以年輕的女子根本就做不到。
    而就在此刻,大地塌陷,無數奔走的人,直接被那塌陷的大地吞噬。裂從大地上突然裂口的口子,更是要將小女孩直接吞噬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