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1)      完本感言(04-01)     

隨身英雄殺664 斷靈脈絕江河困萬象

  當金堅他們走到鄭鳴閉關的靜室時,就看到神色有點僵硬的鄭鳴從靜室之中走了出來。
    這般模樣的鄭鳴,讓金堅他們瞬間就猜出了點什么,在和自己身后的一位長老對視了一眼之后,金堅就笑著對鄭鳴道:“宗主,煉器這事情,并不是一蹶而就可以完成的。”
    鄭鳴疑惑的朝著金堅看了一眼,就見金堅快速的從自己的儲物手鐲之中,取出了一柄長劍。
    看著那猶如一汪秋水般的長劍,鄭鳴的眼中,頓時露出了一絲異樣的目光。
    “宗主,這件青云劍,乃是幾位長老最近的作品,正好適合宗主您使用。”金堅在拍馬屁這件事情難過上,并沒有太深的造詣,所以他的臉笑的有點僵硬。
    鄭鳴接過青天劍,隨意的舞動了幾下,隨意的在自己的儲物手鐲中一裝道:“既然是各位長老的好意,那就有勞了。”
    幾個跟在金堅身后的長老,一個個神色都有些不好看,本來,他們以為這位年輕的宗主,在看到自己等人費盡心力幫他鍛煉出來的銘器長劍,一定會欣喜不已。
    可是,他怎么這般的模樣。
    “金首座,多謝貴脈的爐鼎,說不得下一次,還要借用。”鄭鳴臉上掛著感激的朝著金堅說道。
    金堅輕笑道:“都是小事情,宗主什么時候想要用,只管吩咐一聲。”
    鄭鳴和金堅又說了幾句閑話之后,就告辭離去。而金堅看著朝著洞府外走去的鄭鳴,張了幾回嘴,卻沒有將自己想要說的話說出來。
    他本來想要再送鄭鳴一劍銘器車架,但是此時,讓他主動說出口,這種話實在是有一些難度。
    畢竟,他是一個很好顏面的人,讓他自己將一些話說出口,實在是有一點的困難。
    走到山頂,金堅最終還是決定說出來,可是就在他張口的瞬間,卻見鄭鳴一抖手,一柄長有兩寸的小劍,瞬間化成了一丈方圓,而在鄭鳴踏上長劍的剎那,載著鄭鳴猶如一道長虹,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
    快,實在是太快了。
    比之飛舟,足足要快了十倍,就算是他們一脈最快的,用劍型銘器做成的羽翼,也比不過這飛劍。
    “師兄,剛才那小劍,究竟是什么寶物,我……我怎么感覺,它……它只是中品銘器啊!”
    一個長老的眼眸中,閃爍著不敢相信的神彩。金堅送給鄭鳴的那柄飛劍,主要就是出自他的手筆,他乃是整個天羅一脈公認的煉器狂。
    因為心中只有煉器,所以他在煉器上的功力,更不是一般人可以比擬的。雖然鄭鳴給那剛剛只是將那小劍拿出來用了一次,他已經看透了小劍的本源。
    “聚靈陣,還是中級的聚靈陣,這怎么可能,這種材料,怎么能夠經得起高等的聚靈陣。”
    “大小變化法陣,這……這也不對,一個大小變化法陣,足足可以占據整個銘器可以刻錄的地域,他怎么能夠將這種法陣融合在一起。”
    “還有,那鋒利法陣,這不應該管啊!”
    這位長老的疑問,只是轉瞬間,就成為了在場所有天羅峰長老共同的疑問。
    雖然他們的水平比不上那位專心煉器的長老,但是他們畢竟天天和煉制銘器接觸,對于銘器的煉制,對于法陣的融合,他們一個個清楚的很。
    現在,鄭鳴一柄飛劍,竟然打破了他們不少的認知,這怎不讓他們驚駭不已。
    “看來,咱們宗主這一次的煉器,絕對是成功了!”一位身穿黑衣的長老,話語中幽幽的道:“而且不得不承認,他煉制的銘器,比咱們的強。”
    “依我之見,宗主煉器的手法,一定不同于咱們的煉器手法,甚至從某些方面,更是超越了咱們的煉器手法。”
    “咱們天羅一脈,作為萬象門最精通于煉器的宗門,一定要從宗主哪里,將這種煉器手段學到手。”
    這位長老的話,瞬間引起了其他長老們的餓共鳴,更有人大聲的道:“不錯,咱們天羅一脈,絕對不能喪失這次機會。”
    “只要能夠抓住這次機會,咱們天羅一脈,說不定就能夠更上一層樓。”
    “首座,我們應該盡快找到宗主,請他老人家將這種手段傳授下來。”
    金堅聽著這些議論,重重的點了一下頭,他作為天羅一脈的首座,自然知道新的煉器手段的重要性。
    煉器的銘器師難以培養,但是新的煉器手法,更難以得到,鄭鳴那一柄長劍,融合了三種煉器手法的手段,對他們天羅一脈的吸引,實在是太大了。
    本來,對于投靠鄭鳴,金堅還有點猶豫,但是現在,他覺得自己實在是不能在顧忌什么掩面了。
    就在他準備立即跟隨鄭鳴去長天峰的時候,卻陡然感到,四周的大地,無聲的顫抖了一下。
    這一下,非常的輕微,可以說一般人,根本就感應不到。
    就算是有人能夠感應到這種輕微的震動,恐怕也不會放在心上,但是金堅等人的神色,卻是在改變。
    “有靈脈斷了!”
    這句話剛剛從金堅的口中說出,又是一聲震動響起,緊接著,整個萬象山,一下子震動了十八次。
    十八次輕微的震動之后,整個萬象山的空氣,一下子發生了不小的改變,那本來郁郁蔥蔥的草木,更是瞬間蔫了下來。
    “靈脈斷了!”
    靈脈,乃是一個修行宗門的基礎,雖然元石能夠增強修煉的速度,但是對于一個普通宗門而言,靈脈才是真正的根基。
    作為當年的日升域是名門之一,萬象門的祖師運用改天換地的手段,將整個大陸的三條主龍脈,全部扭轉走向,匯聚于萬象山下,從而有了萬象山比之外界濃厚百倍的靈氣。
    足夠的靈氣,可以讓一個資質一般的武者,達到宗師境界,可以讓那些資質稍好,但是在外面屬國之中,也就是修煉到四五品境界的武者,在萬象山,就有突破一品的可能。
    所以,萬象山的根基,并不是那些功法寶典,而是無所不在的靈氣。
    只不過,因為萬象門的靈氣好像取之不盡,用之不竭,一如生活之中的水源,在他娟娟流動的時候,沒有人會注意他的重要,但是一旦水源枯竭,那么依靠水生的人,就會明白沒有了水的痛苦。
    現在,萬象山的靈脈被截斷,本來濃厚的靈氣,瞬間降到了一個萬象門立宗以來的最低點。
    這般的情形,讓無數正在修煉的萬象門弟子恐懼不已,更有不少人瘋狂的探查是什么消息。
    “鎮靈大陣沒有問題!”
    “封靈大陣沒有問題!”
    “聚靈大陣沒有問題!”
    弟子們的匯報,快速的在長天峰下匯聚。作為宗主主事者的十五位各脈首座,此時一個個臉色變的無比的難看。
    如果是大陣出了問題,他們可以立即讓人修理大陣,可是大陣沒有問題,那說明問題大了。
    “報,諸位首座,剛剛得到從元朱國傳來的消息,說天云靈脈斷了!”一個弟子,慌張地跑了過來,話語中帶著驚慌失措的道。
    作為占據了一片陸地的宗門,萬象門在這片陸地中擁有絕對的權利,所以對于整片大陸上幾十個國家,萬象門的一般弟子基本上都記不太清。
    但是,對于元朱國,卻幾乎沒有不知道的人,不但因為元朱國是萬象門麾下的第一大國,更因為元朱國的入海之地,就是萬象門第一靈脈天云靈脈的源頭。
    天云靈脈斷了!
    這怎么可能,一道靈脈,不但孕育萬物,它本身所擁有的房與之力,也不是普通寶物可以比擬的。
    曾經有強者因為和死敵慪氣,想要強力轟斷死敵所在宗門的靈脈,但是當這位強者催動他的最強武技和銘器轟擊靈脈的時候,卻受到了靈脈的反噬。
    不但沒有將靈脈轟斷,反而自己被靈脈的反噬打的吐血而亡。這等血淋淋的教訓,也讓斷人靈脈的事情,越發少了起來。
    可是現在,自己宗門的第一靈脈被斷,這是一個什么情況!
    “金首座,天云靈脈乃是我萬象山第一靈脈,它怎么可能被人給斷掉!”張云天有點著急的看著金堅道。
    金堅此時無疑是眾人的中心,鄭鳴這個宗主,在他們慌里慌張的跑到長天峰的時候,并沒有回來。
    這不由得讓不少首座心生不滿,但是此時對所有人而言,最主要的就是萬象山的靈脈問題。
    “靈脈強行攻擊雖然打不斷,但是有一些大能之士,卻可以施展逆天的手段,強行讓靈脈改道!”金堅苦著臉,聲音中帶著一絲猶豫的說道。
    昨天天羅一脈的首座,金堅不但精通煉器,而且在陣法上,更是在做眾人首屈一指的存在,也正是因為這個愿意,才讓他感到事情的嚴重性。
    能夠改變靈脈走向的,無一不是在銘文陣法上,有著巨大的成就的大能之輩。
    當年他們天羅一脈的祖師,也不過是小小的改動了一下天云靈脈的走向,而現在這位出手的存在,竟然直接將天云靈脈從萬象山斷開。
    這出手的究竟是誰?
    “諸位首座不好了,咱們藥園的靈藥,已經有三分之一,開始枯萎,剩下的雖然還活著,但是也支撐不了太長的時間。”又有弟子飛速的跑來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