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1)      完本感言(04-01)     

隨身英雄殺663 擎天柱

  鄭鳴點了點頭道:“一件武器,畢竟自己鍛煉的才順手。”
    咂巴了一下舌頭的金堅,心中暗道您要什么銘器長劍,直接給我說,我幫您煉制就成,您自己動什么手。
    倒不是金堅舍不得那些材料,實在是他怕鄭鳴一次次的煉器失敗,然后遷怒于他們天羅一脈。
    那已經被達成了碎粉的萬象峰,就是見證,現在江遠帶著萬象一脈的弟子,正在一座靈氣很差,根本就不在萬象百峰的小山峰上艱難度日。
    雖然不能說凄慘,卻也是有一種落毛鳳凰不如雞的感覺。
    “宗主,您要自己煉器,我們自然不阻止,不過還請宗主將您需要的條件告訴金某,我好給您參詳一下。”金堅在稍微沉吟之后,鄭重的道。
    對于金堅的話,鄭鳴倒也沒有想多少,他之所以選擇煉制飛劍,實際上還是想要御劍飛行。
    他手中的長劍,那六棱重劍他雖然一直感到此劍不一般,但是卻難以催動出任何的威力,就算是用真元,也因為此劍沒有任何銘文,飛都飛不起來。
    至于那一柄從鎮星宗黑過來的劍,實在是太好了,以他現在的修為,根本就御使不動。
    庚金葫蘆,鎮星寶劍,以及那青色蓮臺,說起來都是日升域之中,一等一的至寶,可惜他一件也用不了。
    金堅將鄭鳴送入了天羅一脈最好的煉器室,更讓弟子將提煉好的材料,十倍的送給鄭鳴,這才將天羅一脈所有的長老級別的存在,全部召集了過來。
    “諸位,今日召集諸位過來,就是想要煉制一柄長劍銘器。”金堅在他們一脈之中,有著說一不二的威信,他鄭重的道:“所有的人,立即將自己手中的活計放下,全力將這柄長劍練好。”
    “首座,我那件坎水玄鼎,還有半個月就可以成型,此時放下,絕對是大損失!”
    “是啊,首座,我們幾個正在研究困龍柱崩潰的原因,已經有點眉目了,不能放棄啊!”
    “大師兄,你知道我這些天,忙的什么比的事情都顧不上,那個你有事情,直接找其他人吧!”
    這些提出反對意見的人,在天羅一脈,都是有頭有臉的存在,如果是以往,金堅絕對給他們面子。
    但是現在,金堅是誰的面子都不給,他手在桌子上重重的一拍道:“你們給我聽好了,現在無論你們手中有什么活計,都給我放下,咱們這柄銘器長劍,是給宗主煉制的。”
    金堅這句話一出口,本來還反對的人,一個個都不做聲了。其中一個面容蒼老的老者輕輕咳嗽了一聲道:“既然是宗主的安排,那咱們煉制就是。”
    “首座,不知道宗主有什么要求?”
    “諸位長老,并不是我強行打斷各位手中的事情,實在是這件事情,對我們天羅一脈關系重大。”金堅雖然臉冷,但是也分對什么人。
    他作為一脈的首座,還需要這些長老的支持,自然不愿意將所有的長老都給得罪了 。
    “今日宗主來到咱們天羅峰,要煉制一柄銘器長劍,而且他要求自己煉制。”
    金堅這句話,頓時讓那些天羅峰的的長老臉色大變,他們一個個都好像被踩了尾巴的貓一般,其中更有人道:“宗主他不是開玩笑吧!”
    “宗主雖然得到了祖師的傳承,能夠御使我們宗門那鎮宗至寶擎天柱,但是煉器嗎……”
    煉器怎么樣,那人沒有說出來,但是她的意思,在場的人卻都明白。
    金堅也明白,他剛剛準備開口,心中突然一動道:“擎天柱,我怎么沒有聽說過,咱們宗門之中,還有這鎮宗至寶來著?”
    “首座,宗主催動那根巨柱,經過有人查閱宗門的資料,好像和祖師當年曾經用過的一件至寶擎天柱想象。”
    “本來,這擎天柱因為在宗門之中多少年沒有出現過,都已經將它給忘了,卻沒有想到,宗主他竟然會催動此物。”那說話的長老道。
    擎天柱,金堅怎么想,怎么不記得萬象祖師當年有用過這種寶物,但是想到那威勢沖天的巨柱,擎天柱這三個字,還真的是有點想想啊!
    “宗主他要煉器,我能夠說不行嗎?我著急大家過來,就是想要大家一起動手,煉制一柄銘器長劍,一柄符合宗主要求的銘器長劍。”
    金堅壓低了聲音道:“宗主的脾氣并不是太好,這個你們都知道,我怕宗主煉器不成……”
    金堅的話沒有說完,但是所有的人都懂了,要是這位宗主一時氣憤,狂性大發,然后再用擎天柱,那他們一脈,真的就不用再存在了。
    看著一個個秒懂的長老,金堅的眼眸中露出了笑容。于是整個萬象一脈,就開始忙碌了起來。
    “師兄,三個銘文法陣,最少需要刻錄十幾萬銘文,這長劍最少要有三尺多長!”
    “首座,我覺得最好用星辰金,這種星辰金吸納靈氣快速,而且硬度也高。”
    “首座,變化銘器的大小,我們并不是沒有做過,但是一般都是用在以力壓人的銘器上,這種長劍,變換大小實在是沒有太大的用處啊!”
    “我看是不是能夠將這一條去掉,畢竟這需要的銘文,實在是長多了。”
    “而這些銘文,只要是可刻錯一點,整個銘器,就會直接爆炸啊!”
    作為給鄭鳴制作銘器長劍的金堅,忙的腳不沾地。雖然他們制作銘器不少,但是鄭鳴要求的銘器長劍,對他們而言,還真的有不少的困難。
    最主要的是,他們的材料,難以承擔那么多的銘文。
    煉制一柄銘器,對于普通的天羅弟子而言,是真的很難,但是對于那些長老們而言,并不是太困難。
    但是要煉制一柄上品銘器,而且還是滿足鄭鳴要求的上品銘器,則是非常的不容易。
    廢了一個月的時間,練壞了十倍的材料,金堅的手中,終于多出了一柄三尺長的銘器長劍。
    長劍色呈淡青,遙遙看去,就好像一汪清水。而催動這銘器長劍,則急哦變化成一丈大小,四周百丈的靈氣,更猶如潮水般涌入長劍之中。
    “絕品好劍啊!”一個長老看著金堅手中的長劍,臉上帶著一絲的感觸的道:“首座,這絕對是我們天羅一脈的絕品銘器,哈哈,我相信以后,也難以有超越它的銘器出世。”
    金堅輕輕的點頭,對于這一件銘器,他的心中也無比的滿意 。就在他準備說話的時候,就聽有人幽幽的道:“拿著鍛煉地級銘器的材料,怎么堆砌不出絕品的人級銘器呢?”
    這人的話,讓不少人的臉色一僵,不過卻沒有人說話,因為此人說的是事實。
    銘器按照其威力和刻錄銘陣的情形,一般分為天地人三個等級。而每一個等級,又分為上中下三品。
    超越上品的絕品,實際上并不是一個等級,只不過是煉器師的一個稱謂而已。
    這位說的是大實話,如果放在平時,絕對不會有人拿著地級銘器的的材料鍛煉人級銘器。
    “宗主有需要,我們天羅一脈自然要滿足。”金堅輕輕的咳嗽了一聲,然后將責任推到了鄭鳴的身上。
    那些長老也都不再開口,雖然他們對于這種浪費腹誹不已,卻也知道金堅說得對。
    宗主這個人,絕對不能得罪。
    “宗主收取十大記名弟子的事情,現在已經落幕,我真是不明白,他為什么收集的,都是那種資質一般,修為一般,而且還是死腦筋的人。”
    一個長老撫摸了一下胡子,有點不甘心的道:“嘿嘿,馴獸營的一個雜役,竟然成為了十大記名弟子,這……這不是瞎胡鬧嗎?”
    鄭鳴在閉關練劍,而對于整個萬象門而言,最轟動一時的消息,就是這位宗主收納弟子的事情。
    從普通弟子,雜役之中,收取十個記名弟子,讓十數萬弟子瘋狂不已,他們天羅一脈,更是有不少人報名。
    對于這些弟子的報名,金堅等人也沒有攔著,畢竟鄭鳴已經一言九鼎,如果他的弟子中,有自己一脈的人,那對于自己一脈而言,也是一個好消息。
    可是,他們天羅一脈的人,全部被刷了下來。
    不但他們的人,甚至他們的一些優秀的子侄,在他們的允許下保命參加選拔,也給刷了下來。
    如果那些將他們弟子刷下來的人,是一代天驕,是一方天才,他們也不會心中生氣,主要是,那些人,實在是有些拿不出臺面。
    有廚子,有馴獸雜役,最夸張的,還是一個在宗門之中,負責掃地的老頭子!
    這等被宗門弟子從來都看不上眼的存在,一下子躍居十大記名弟子,實在是讓不少人的心中難受不已。
    金堅沒有吭聲,他這些天雖然將主要精力,都放在給鄭鳴練劍上,但是對于鄭鳴收取弟子的事情,他也是很關注。
    十關試煉,最后走過去的,并不是修為最高的弟子,也不是最聰慧的弟子,而是一些出身悲寒,而且一個個都沒有什么地位,聽說還是腦子僵硬的家伙。
    在逐走了開陽老祖之后,鄭鳴第一時間收取十大弟子,金堅并不覺得鄭鳴在開玩笑,這十大記名弟子,對于鄭鳴而言,應該是無比的重要。
    但是這些弟子,又能幫助鄭鳴干什么呢?
    金堅不理解,但是他又不能問,只能朝著那些議論紛紛的長老道:“這件事情,宗主自有安排,我們只要聽從宗主的安排就是了。”
    就在一些長老還要說話的時候,一個弟子快速的跑過來稟報道:“首座,宗主要出關。”
    聽了這個消息,金堅趕忙站起來道:“那咱們快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