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12-07)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12-07)      完本感言(12-07)     

隨身英雄殺662 金箍兒——跟猴子杠上了

鄭鳴使用了一個劍圣的英雄牌,讓自己那混元青蓮體,一下子多了一條寶脈,為了這件事情,神性青螺圍著鄭鳴不依不饒的問了好多遍。
    這帝釋天的英雄牌,是不是可以讓自己多一些好處呢?
    如果是以往,鄭鳴絕對不舍得將帝釋天的英雄牌來練功,但是現在,帝釋天對他的作用,已經是越來越少。
    沉吟了剎那,鄭鳴就下定了決心,不管了,先將這個帝釋天的英雄牌用了再說!
    點開英雄牌的瞬間,鄭鳴就覺得一股力量充斥在了他的身上,在這股力量進入身體的剎那,鄭鳴非常明顯的感到,這一刻的自己,好像比以往弱了不少。
    一點都沒有錯,就是弱了不少。
    帝釋天的修為,在躍凡境之下,絕對是最無敵的人之一,但是現在,鄭鳴不但是躍凡境,而且還是擁有十三種寶體的躍凡境。
    帝釋天的武技,都是融合各家之所長,然后自己創造出來的,可是鄭鳴呢?鄭鳴的十三寶體,乃是上古諸子,在觀看開天印記,從而參悟留下的神符。
    每一道神符,都對應一種天地至理,這種對應,絕對不是帝釋天的武技可以比擬的。
    圣心四劫,圣心訣,鳳凰神血!
    在體悟著帝釋天身上的修為之時,鄭鳴的目光變得越來越亮,慢慢的,他整個人,都變的明亮了起來。
    圣心決是一個大雜燴,但是這種大雜燴,卻被帝釋天用他多年的智慧穿插在了一起。
    特別是圣心四劫,更是已經達到了一種武技的巔峰,甚至可以說已經超越了武技。
    要是自己能夠得到這帝釋天的全部技能,說不定還能夠多出一條寶脈,但是黃色的聲望值,讓鄭鳴只能夠得到各種技能的十分之一,實在是太可惜了。
    在沉吟了剎那,鄭鳴就將主要精力放在了圣心四劫上,希望自己能夠對這圣心四劫有所參悟。
    特別是驚目劫和天心劫,更是鄭鳴所關注的重點,他覺得這兩劫和自己的一念魔生揉合,那威力一定會翻倍。
    一念魔生,天心神目!
    二十分鐘的時間,實在是太短了,鄭鳴只是對圣心四劫有了一個粗淺的體悟,帝釋天的英雄牌,就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
    不過用一張帝釋天的英雄牌,讓自己獲得天心四劫這般特意的武技,也很不錯。鄭鳴嘆了一口氣,隨即開始查看自己體內的情形。
    唔,又多了一條寶脈,而且還是和那紅日照大千神符相融合的寶脈,這怎么可能,徐福這家伙的圣心決,主要是冰冷之氣,他怎么形成了紅日照大千的寶脈。
    鄭鳴在吃驚之余,趕忙朝著那條寶脈觀察了過去,這一刻,他才發現,這一條貫通在紅日神符上的寶脈,色呈金紅,比之鄭鳴參悟紅日照大千真意而形成的寶脈,品相更加的耀眼。
    而且吞吐天地之力的速度,比之那條鄭鳴自己參悟的寶脈,也更加的快速。
    眼下最重要的,也就是代表著自己所修煉功法的神符,也達到了躍凡第二境。
    而且這個躍凡第二境形成的原因,是因為鳳凰之血中隱含的鳳凰真火道紋。
    雖然自己得到的徐福的鳳凰之血只有十分之一,但是作為天地之間排名靠前的神獸,鳳凰之血中隱含的天地真意,依舊能夠形成一條寶脈。
    滾滾的火焰,在鄭鳴的雙手之中成型,它們最終形成兩道細細的,卻分別閃動著橘紅和金紅的長針。
    太陽神針!
    這是鄭鳴前些時候一直參悟,但是一直沒有太大進步的太陽神針。并不是說鄭鳴對太陽神針的參悟不夠,而是鄭鳴的修為差了點,所以一直沒有修成太陽神針。
    現在,他的修為達到了躍凡第二境,這太陽神針,自然也就水到渠成。
    輕輕彈動手中的兩根神針,鄭鳴就感到這兩根神針,只是一個須臾的功夫,就已經穿破了無數的巨石,沒入了大地深處的熔巖之中。
    再抽道一個擁有火焰的修士,自己是不是就能夠達到躍凡第三境,鄭鳴被自己心中這個想法,弄得無比的激動,躍凡每一境,對很多人而言,都無比的艱難,但是現在,一條光明的大道,就在他的腳下。
    抽,仙俠牌!
    鄭鳴在稍微沉吟,就決定從仙俠牌下手,雖然十分之一少了點,但是說不定只要抽中,那就能夠讓自己的寶體,再次提升一個等級。
    想做就做!
    鄭鳴翻開青色的仙俠牌,直接開始抽取,一張,沒有,這很正常,兩張,還是沒有,更正常,三張沒有,依舊是正常!
    畢竟,十分之一的幾率嗎?可是就在鄭鳴心中這樣安慰自己的時候,他發現自己抽不動了。
    青色的聲望值,木有了。只有三次抽取機會,只有三次抽取機會啊!
    看著自己心頭,只剩下十位數的青色聲望值,鄭鳴有一種想要哭的感覺,他的心,一下子想到了段云崖。
    那個老王八蛋,青色的聲望值,竟然達到了十五萬多,實在是該死啊!他要那么多青色的聲望值干什么,他要那么多的青色聲望值有毛用,他有毛用!
    三十多萬黃色的聲望值,看著鄭鳴都要流口水,可惜的是,鄭鳴難以掠奪他的聲望值。
    還有兩千多黃色聲望值,抽什么牌來者,閉著眼睛隨便抽,好像有點太隨意,嗚嗚嗚,抽一下武器牌吧,那個金箍棒沒有了,說不定還能夠抽一個不錯的武器牌。
    更何況武器法寶牌,不論是怎么抽,好像都能夠抽的到。
    第一張,青龍偃月刀,他大爺的!
    不知道是不是關二哥是武圣的關系,他的青龍偃月刀在英雄牌中特別的多,鄭鳴剛剛銷毀了二十多張青龍偃月刀,現在又抽到了一柄。
    削鐵如泥!
    你大爺的,我現在還用得著削鐵么?心中充滿了不滿的鄭鳴,直接將青龍偃月刀,直接扔到了一邊。
    就在他準備動手再抽的時候,他突然感到,自己的聲望值,此時只能夠抽取一次。
    一次,竟然只能夠抽取一次,嗚嗚,實在是不好下手啊,雖然武器法寶牌,那絕對是不會落空,但是鄭鳴可不希望在抽取一柄青龍偃月刀。
    唔,擂鼓嗡金錘也不行!
    在沉吟了剎那,鄭鳴求神拜佛了幾句之后,終于還是再次抽取了一張武器法寶牌。因為是最后一次,所以這一刻的鄭鳴,就好像一個賭了最后一把的賭徒,顯得無比的緊張,而就在他緩緩的翻開那張英雄牌的時候,卻愣了。
    一個圈子,一個閃動著金光的圈子!
    不,應該是一個金箍兒,閃動著金光的金箍兒,看的鄭鳴一愣,隨即他的目光,就落在了那金箍兒后面的背景上。
    金色,和金箍棒一樣是金色,這……這是千分之一機率的寶物,而看到這金色的背景,鄭鳴終于可以確定,這東西是什么了。
    金箍兒,這就是那金箍兒!那只猴子頭上帶的金箍兒,讓那只本來能夠驚天動地的猴子,最后變得溫馴無比。
    嗚嗚,金箍兒,這一次竟然抽到了它,實在是太好了!心中念頭閃動的鄭鳴,目光朝著英雄牌的技能看去,就見這金箍的技能只有一個,頭疼不止!
    念動緊箍咒,可以讓對手頭疼不止。這和鄭鳴心中所想的,并沒有任何的區別。
    好東西,真是好東西啊,不過就在鄭鳴心中感慨的時候,他木然想到,這緊箍咒的使用時間,好像也只有二十分鐘。
    二十分鐘啊!
    要是用來收復一個高手,二十分鐘雖然夠了,但是二十分鐘之后,金箍兒就會消失,那個時候,自己該如何束縛被收復的屬下呢?
    鄭鳴看著金箍兒,心中的歡喜,一下子消失了大半,但是想到這金箍兒也算是一件寶物,總比那青龍偃月刀強,就小心的將那金箍,收進了自己的心頭。
    沒有聲望值,就難以抽取英雄牌,而沒有英雄牌,鄭鳴發現自己想要修煉就很慢。
    至于選取十大記名弟子的事情,也不用他操心,所以鄭鳴就決定完成自己的飛劍大計。
    出關的他,在和木婉兒說笑了一陣之后,就直接來到了天羅峰,找到了金堅。
    金堅此時看鄭鳴的目光,更加的不一樣。如果說鄭鳴在刀山火海的時候,他還想將鄭鳴收為弟子。鄭鳴在處理完靈石的事情之后,金堅對鄭鳴則表現出了他對江遠的態度。
    但是現在,面對鄭鳴,金堅表現的恭敬無比。
    雖然他們天羅一脈在宗門之中,有著不一般的地位,但是她同樣清楚,要是熱鬧了鄭鳴,說不定他一棒子下去,就能夠將自己天羅峰給平了。
    好茶好水恭恭敬敬的擺上之后,金堅這才問鄭鳴的來意,鄭鳴自然不客氣,他是為了煉器而來。當鄭鳴提到銘器的時候,金堅就明白了。
    已經將鄭鳴放在了段云崖一樣高度的金堅,立即向鄭鳴表示,要送給宗主一套代步工具。并直接讓人去取了十數件飛舟戰車之類的銘器讓鄭鳴挑選。
    作為天羅峰給鄭鳴供奉的東西,這些東西都是銘器之中的上品,甚至有一艘紫色的飛舟,速度能夠達到轉瞬百里的程度。
    對于金堅奉上的這些東西,鄭鳴很感興趣,但是他現在,更希望能夠自己煉制一柄飛劍。
    “你想要自己動手煉制銘器長劍?”金堅聽了鄭鳴的話,嘴巴長的大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