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12-06)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12-06)      完本感言(12-06)     

隨身英雄殺658 那一棍的風情

雖然從看到那金色的巨棍開始,開陽老祖第一個想法,就是躲避,就是逃走,但是在他的心中,同樣有一種叫做驕傲的東西。
    這種驕傲,讓他很想嘗試一下,那巨棍究竟有什么樣的威力,雖然他明知,這種嘗試對他沒有絲毫的好處,但是他還是忍不住,想要嘗試一下。
    現在,已經逼到了這個時候,他的心中,還升起了一絲興奮。
    他的精神融入元陽神斧成就法身,神念自然掌控四方,所以在將和那金色的巨柱碰撞的剎那,他的目光,還是忍不住朝著鄭鳴的方向看了過去。
    他要好好的看一下這個小子,這個將他逼到如此狼狽不堪境界的小子!
    這個小子催動如此厲害的銘器,他該是累的氣喘吁吁吧,或者累的半死。
    而在自己元陽神斧朝著那巨棍劈下去的時候,他是不是無比的緊張,是不是……
    這些沒有什么用處的想法,這些聽起來就讓人難受的想法,竟然全部出現在了他的心頭。
    但是,出現在他眼眸中的,卻是和他的想象完全相反的畫面,那個人淡然無比的站著,嘴角此刻,更是帶著一絲淡淡的笑意。
    這是一種勝券在握的笑意,這是一種天地皆在我掌中的笑意,這是一種自信無比的笑意。
    這種笑意,讓開陽老祖很是憤怒,他甚至有一種想要將那張笑臉直接給打破的沖動。
    憑什么,他憑什么如此的自信!
    可是此時,他根本就沒有心思做這個,巨斧和那金色的巨棍,在虛空之中,重重的撞擊在一起。
    開陽老祖就覺得自己,在這碰撞之中,就好像用自己的肉身,直接撞在了一座巨山上。而且這肉身,還不是他現在的肉身,是他剛剛修煉之時的肉體凡胎。
    他的腦袋,嗡了一下,差點沒有讓他直接暈過去,而那倒飛出去的元陽神斧,更是猶如被重錘敲擊的美玉,出現了一道道細密無比的裂痕。
    裂痕如絲網!
    生出了無數裂痕的元陽神斧,就好像一塊勉強支撐的破碎玻璃,只要被人輕輕的一吹,這玻璃就會化成碎粉。
    而精神和元陽神斧融為一體的開陽老祖,心中雖然知道這元陽神斧依舊比要破碎的美玉堅固,但是他卻能夠感到,這元陽神斧,實在是虛弱異常。
    一旦自己催動這元陽神斧對敵,那么這元陽神斧說不定就會立即崩潰。
    元陽神斧乃是開陽門的鎮宗至寶,落入開陽老祖的手中,已經足足五百年的時間,他這些年對于元陽神斧不斷的溫養,不斷的祭煉,但是他自己卻清楚,自己對于這元陽神斧的掌握,只不過一知半解而已。
    元陽神斧真正的威力,自己根本就發揮不出來。
    一直以來,他的心中都有一個想法,那就是這個天下,真的有什么東西,可以傷得了這元陽神斧嗎?
    這個問題,他覺得自己難以找到答案,但是今天,和那驚天巨棍的一次碰撞,才讓他感到,自己的想法,是多么的幼稚可笑。
    他能夠感到,這一次元陽神斧所發揮的威力,并不只是自己催動的威力。
    在碰撞的剎那,這元陽神斧好像被即將到來的危險激活了一般,滾滾的威勢,比之他平時御使的時候,何止是強了百倍。
    但是,這般的元陽神斧,依舊是敗了。
    敗在了那橫砸而下的巨柱之下!敗的是那樣的凄慘,那樣的讓人心驚!
    金色的巨棍,已經飛到了遠處的天際,但是它的威勢,依舊耀眼無比。在這巨棍的催動下,四周的天際,無數的靈氣,開始朝著那金色的巨棍洶涌而來。
    逃逃逃!
    已經沒有任何報仇念頭的開陽老祖,現在唯一的想法,就是自己能夠逃出一條命去。
    可惜現在,就算是劃破虛空的力量,元陽神斧都已經欠奉,而他自己的心神,更感到難以催動任何的力量。
    他只有用最普通的辦法,朝著虛空之中飛行,而這種飛行的速度,實在是太慢了。
    慢的讓他根本就沒有信心能夠逃命。
    但是無論再慢,他也要逃,畢竟他現在,好像也只有這么一條路可走。但是就在他逃出百里左右的剎那,那金色的巨柱,再次砸了下來。
    這一砸,比之剛才,好像更加的兇猛,也更加的快速。
    剛才那一棍,差不多已經將元陽神斧砸成碎粉,這一次,絕對是擋不住。而在金色巨柱的籠罩之下,他所藏身的元陽神斧,更是連躲避的地方都沒有。
    死路一條,自己現在是死路一條。
    這個念頭,讓開陽老祖無比的黯然,雖然元陽神斧中的心神被打碎之后,他的本體還在,但是那時候,他的修為不但會大降,而且性命也不久。
    但是和這些相比,他心中更加黯然的,是元陽神斧,如果沒有元陽神斧,那么開陽門絕對沒有辦法保住七大勢力的地位,說不定還要被人給滅了門。
    不甘心哪!
    就在他心中黯然的朝著那好像隱含著無窮威勢的巨柱看去的時候,他陡然發現,那金光閃爍的巨柱,在這一刻,卻陡然停頓了下來。
    難道他不準備殺我了嗎?開陽老祖在吃驚的瞬間,才看到在自己的不遠處,竟然多出了一個身影。
    一個看上去小小的,并不是那么顯眼的身影,和千丈長短的金色巨柱,以及自己催動的足足有千丈左右的元陽神斧相比,小的太多的身影。
    紫色的身影,在巨棍和神斧之間,是那樣的渺小,但是她卻擋住了那朝著他落下的巨斧。
    是姬純然!
    “鳴少,你就放了老祖這一次吧!”姬純然望著虛空下的少年,聲音之中帶著哀求的說道。她雖然知道,這次的事情,離不開開陽門,但是她還是站了出來,擋在了鄭鳴的金箍棒前。
    雖然她的心,是向著鄭鳴,但是她不能看著開陽老祖死,甚至說,她不能眼睜睜的看著開陽門走向末路,所以,她在那金箍棒砸下的瞬間,毅然決然的站了出來!
    棍掃天下的感覺,無比的爽利!
    雖然此刻,鄭鳴并沒有一如那只猴子,瘋狂的舞動著金箍棒,但是那金箍棒,卻在他的掌握之中。
    無堅不摧,無物不破!
    鄭鳴覺得,此時,如果他催動那金箍棒去捅天,也能夠將這老天,給捅出一個窟窿來。
    如意金箍棒,一萬三千斤。鄭鳴的力氣,雖然足夠將這棒子舞起來,但是最終鄭鳴還是沒有用這種危險的嘗試。
    他運用自己的心神,催動這好像和自己心神相連,又不用自己運用法力的金箍棒。
    本來,第一棍,以金箍棒的威力,就能夠將那狗屁元陽神斧直接打成碎粉,但是因為鄭鳴還是第一次操縱金箍棒,并不算是得心應手,所以并沒有將那元陽神斧給掃成碎粉。
    而第二次,鄭鳴已經不準備讓開陽老祖逃掉,既然已經下了死手,哪里還有手下留情這一說?對待這種東西,就得********,斬草除根!
    但是就在那如意金箍棒要落下的剎那,鄭鳴看到了擋在前方的姬純然,猶豫了一下,鄭鳴還是將那就要橫掃過去,將元陽老祖打成碎粉的金箍棒停了下來。
    “鳴少,求您饒了老祖一次,我知道站在您的立場上,殺了老祖也不為過。”姬純然立于虛空之中,平靜而堅決的道:“可是我畢竟是開陽門的弟子。”
    這就是姬純然的理由,她求鄭鳴放過開陽老祖的理由,她畢竟是開陽門的弟子,她不能看著自己宗門的老祖,就這樣死掉。
    她不能看著自己的宗門,因為老祖的死掉,走向墜落,甚至走向滅亡。
    鄭鳴遲疑了剎那,最終還是一笑道:“既然你開了口,那就讓他走吧。”說話間,鄭鳴的目光落在了開陽老祖的身上道:“不過你給我記住,你只有這一次機會。”
    “如果再有下一次,休要怪我手下無情!”
    說話間,鄭鳴朝著那巨大的金箍棒一指,本來停滯在天際的金箍棒,朝著千里之外的一座大山直落下去。
    “轟!”
    大地震顫,偌大的山峰,瞬間化成了碎粉。一些站在長天峰上的普通弟子,雖然看不到究竟發生了什么,但是大地瘋狂的震顫,卻讓他們感到了不好。
    元陽老祖看著依舊站在長天峰上的鄭鳴,心中越發的顫抖,那大棍橫擊山岳的感覺,讓他的心震顫不已。
    怎么可能!
    這一棍之力,怎么能夠如此的強大,他催動元陽神斧,雖然能夠一斧頭將山劈開,但是他絕對無法做到,一下子將一座山打成碎粉。
    朝著擋在自己前方的姬純然看了一眼,元陽老祖想要開口說話,但是最終,卻是什么都沒有說出來。
    他作為一方老祖,歷來講的都是輸人不輸陣,但是現在,他實在是沒有心思說出那些山高路長的話來。
    剛剛那一棍,已經抹去了他心頭所有的斗志,他心中清楚,自己根本就擋不住鄭鳴那一棍。
    化作一道紫光,開陽老祖就這樣走了,而那金色的巨棍,此時也從遠方倒飛了過來。
    段云崖,這位萬象門的老祖,目瞪口呆的看著眼前突然發生的一切,這個時候的他,根本就不知道該如何和鄭鳴說話。
    他卑躬屈膝、刻意巴結的人,已經灰溜溜的走了,而被他準備丟棄的人,卻一如天神,傲立于天地之間。那散發著滾滾金光的棍子,此時更是在天地間耀眼生輝。
    這種諷刺,讓他的臉開始發燒,而此時他心中想的最多的,則是該如何面對鄭鳴。
    臉上努力擠出一絲笑臉,他準備向鄭鳴走去,但是可惜,鄭鳴此時根本就沒有時間理會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