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12-10)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12-10)      完本感言(12-10)     

隨身英雄殺657 朝天一棍


    “哼,如果你們萬象門不靠譜的話,我覺得很多宗門,比如天殘教,他們是很愿意幫助你們管理這一方土地的。[?([網”
    段云崖的臉色,頓時變得無比的難看,他們宗門和天殘教,可以說是千年的老冤家,這些年來,天殘教對于萬象門所占據的地盤一直是虎視眈眈。
    現在褚天鷹雖然說的是威脅的話,但是他能夠想到,這些話慢慢的就會變成現實。
    一時間,他對鄭鳴的埋怨,更多了幾分。只是此時,他根本就沒有時間理會鄭鳴,他朝著褚天鷹一抱拳道:“褚兄,以后絕對不會這樣了。”
    褚天鷹哼了一聲,目光落在鄭鳴的身上道:“小子,這一次算是你走運。”
    “你們倒是不太走運,既然爾等冥頑不靈,那也怪不得我出手了!”鄭鳴看著那盤旋在空中的元陽神斧,看著那掠空飛舟,心中非常的不爽。
    所以,這一次,他決定出手!
    “小子,別裝模作樣,那元陽神斧威力無窮,就算我出手,也是白搭無用,你還是老老實實的將這件事情拖過去為好!”魔性青螺的聲音,突然在鄭鳴的心頭響起。
    而神性青螺則輕聲的道:“我們要是不離開天恒神境,還可以擊敗這老家伙,但是離開了天恒神境,我們的力量,真的并不比你強大多少。”
    “你可千萬不要以為,有我們在你身邊,什么事都能夠給你解決。”
    鄭鳴一陣無語,他干脆不再理會這三個說話的青螺,而是直接點開了自己心頭的一張英雄牌。
    金箍棒,一直以來,他的心中,都有一股火焰,他想要試一下金箍棒的威力,但是一直都沒有這個機會。
    所以這金箍棒,就好像一個蟲子,在他的心中不斷的戳動,讓他蠢蠢欲動。
    開陽門褚天鷹等人到來的時候,鄭鳴就已經有了使用金箍棒的想法。更何況此刻,那開陽老祖,讓他很不舒服。
    他不喜歡被人主宰生死的感覺,他更不愿意被人猶如螻蟻一般的對待,所以,他要使用那根武器牌。
    在鄭鳴將那武器牌點開的瞬間,一道金光,就出現在了鄭鳴的手中,不過出現在他手中的并不是一根棍子,而是一根細細的金針。
    金箍棒,只有針一般大小的金箍棒。
    在這金箍棒入手的剎那,鄭鳴沒有感到偌大的威力,同樣也沒有感到,自己身上,有什么強大的力量附體,他能夠感到的,是這金箍棒和自己的心神,好像連到了一起。
    淡淡的金光出現,并沒有引起太多人的注意,開陽門的弟子,更是用一種鄙夷的目光看著鄭鳴。
    “二長老,讓我等下去,將他摁在地上磕頭吧!”
    “這小子嘴硬的緊,不過就是不知道他的骨頭,是不是和他的嘴一般的硬。”
    “哈哈,他的骨頭最好硬一點,這樣敲碎來,才能成就感十足,二長老,就讓屬下去吧!”
    褚天鷹聽著四周求戰的聲音,心中也升起了期待,但是他并沒有下命令,而是將目光看向了開陽老祖附體的元陽神斧。
    “去吧,將他摁在地上,只要不死不殘,可以隨意施為。”淡淡的聲音,從那元陽神斧之中傳了過來。
    雖然開陽老祖自己,并沒有將鄭鳴說的瘋話放在眼中,但是這并不代表,他就可以容忍鄭鳴。
    在他的眼中,鄭鳴這種螻蟻,就應該打入十八層地獄,誰讓他糾纏姬純然,誰讓他惹得姬純然差一點和自己翻臉。
    更讓他不能忍受的,是這個家伙,竟敢如此放肆的和自己說話!
    得到了開陽老祖的點頭,褚天鷹嘿嘿一笑,朝著自己兩個化蓮境的弟子一點頭。
    那兩個弟子,本來就是褚天鷹的心腹,此時哪里不知道自己師尊的意思,他們兩個對視一笑,就從掠空飛舟上,朝著鄭鳴直飛而下。
    他們這一次,一定要將鄭鳴的兩條腿弄斷。
    讓你嘴硬,讓你不知道好歹,讓你……
    可是就在他們下落的瞬間,耀眼的金光,陡然在他們的眼中亮起,在這滾滾的金光下,他們就覺得自己的眼睛熱,他們就覺得自己已經感應不到任何的東西。
    金光燦爛,無邊的威勢,猶如天地。在這滾滾的威勢下,他們就覺得自己是那樣的渺小。
    領悟的真意,體內的真元,還有那藏在儲物手鐲之中的銘器,這一刻統統的使用不出來。
    什么情況,這究竟是什么情況,為什么,為什么自己什么都感覺不到了!
    他們睜著眼睛,用力的往前看,就見耀眼的金光之中,一個身影傲然而立。
    這個身影,就好像天地之中的王者,充滿了倔強之意,充滿了不屈之心,充滿了森然的霸道之意。
    為什么,這究竟是一個什么情況!他們的心中在咆哮,可是他們卻感到自己的軀體,在這金光之下,化成了飛灰,然后他們什么都感覺不到了。
    掠空神舟上,褚天鷹驚恐的道:“那是什么?老祖,那是什么?”
    他在說出這句話的瞬間,第一個想法就是騰空而去,可是他的度雖然快,但是還是快不過那滾滾的金光,在他騰空而起的剎那,那金色的巨棍,已經掃過。
    金色的巨棍,并不是朝著他直接掃過來的,應該說,那金色的巨棍,掃的并不是他。
    金色的巨棍,足足有千丈多長,掃動的瞬間,更是給人一種頂天立地,一如天柱的感覺。
    那金色的巨柱,掃向的是元陽神斧,是開陽老祖驅使著元陽神斧所化成的法身。
    在那金色的巨棍光影下,他還有十多丈遠,但是他的身軀,卻已經動彈不得。
    他的神通,這一刻根本就施展不出,他現在的力量,在這金色的巨柱下,簡直就和浮游和大樹一般。
    他的心中,這個時候升起了一絲懊悔,他看著那立于大棍之下,神色淡然的身體,哪里還不明白,這金色的大棍,究竟是誰出的。
    自己竟然將一頭猛虎當成螻蟻,不,應該是一頭巨龍,一頭吃人不吐骨頭的巨龍,他哪里是螻蟻,他簡直就是一個吞噬星空的怪物!
    老祖能夠擋得住嗎?元陽神斧能夠擋得住嗎?
    就在他這個念頭升起的剎那,他的身軀就在虛空之中炸開,他看到這個世上的最后一眼,就是那大棍,無比兇猛的,朝著元陽神斧,重重的掃了過去。
    金色的巨棍,一棍朝天!
    開陽老祖一直用一種俯視的目光矚目著眼前的這方天地,不論是天地之中的人,還是這一切的一切,在他的眼中,都是螻蟻,都是棋子。
    就連被他看重的姬純然,在他的眼中,也只不過是一個比較有用的棋子而已。
    至于鄭鳴,無論他的生死,還是他的一切,開陽老祖都沒有放在心中。鄭鳴對他的驅逐之語,他的第一個感覺,就是好笑,無比的好笑。
    沒有生氣,開陽老祖并沒有半分生氣,并不是說開陽老祖如何的心胸開闊,頗有風度,而是開陽老祖根本就沒有將鄭鳴放在眼中。
    一個螻蟻,一個小小的螻蟻,一個不知道輕重,在自己面前,口出狂言的螻蟻。
    對待這樣的螻蟻,自己怎么會和他一般見識?可以說,如果自己和他一般見識,那就是對于這個螻蟻,最大的肯定。
    就是自己降低身份,就是自己不知所謂,所以,他對于鄭鳴,是半分都不準備理會。
    但是,當鄭鳴手中那根金光出現的剎那,開陽老祖才感到,自己太小看他了!
    當那金光閃爍的瞬間,他的心頭,有的只是恐懼,這是一種巨大的恐懼,一種自內心,讓他整個身軀都顫栗的恐懼。
    元陽神斧,雖然不能說是日升域最頂尖的神級銘器,卻也是處在日升域頂端的寶物。
    而他以元陽神斧匯聚而成的法身,更是有著滄海桑田,移山倒海的力量。
    在日升域,除了幾個少數的人物之外,他開陽從來沒有怕過誰,更不要說對任何人心存恐懼。
    可是,那道耀眼的金光,在升起的剎那,給他的就是死亡的威脅。
    這是一根金色的棍子,不,應該說是一根金色的柱子,一根頂天立地的柱子,在這柱子出現的瞬間,處在柱子四周的一切,都灰飛煙滅。
    褚天鷹,根本就來不及逃走,直接化成了碎粉。那掠空神舟,號稱可以抵擋生神境巔峰一擊的掠空神舟,在那滾滾的金光下,剛剛升起了防御的法陣,就被直接搗成了碎粉。
    不過此時,他已經沒有時間,對這掠空神舟的破碎而可惜,他沒有這個時間,也沒有這個心思。
    這一刻,他想到的,只有一個,逃逃逃!
    快點逃走,快點離開此地,要不然自己整個人,就要身死道消,就要灰飛煙滅。
    元陽神斧所形成的法身,有破開虛空的力量,他來的時候,就是通過這元陽神斧破開虛空來的。
    現在,這也是最快的離開辦法。
    可是,就在他就要劃破虛空的剎那,那金色的棍子已經劈頭蓋臉的朝著他砸了下來。
    開陽老祖作為一方之,自然也有他越一般人之處,在看到那巨棍籠罩的威勢,他已經感到自己難以逃走。
    怎么辦?只能拼了!
    稍微猶豫的瞬間,他那元陽神符所凝的法身,剎那間綻放出耀眼的光芒,在那神斧的最中心,一道紫色的光,耀眼如日,照耀天地。
    巨斧劈山,現在的開陽老祖,直接催動了神斧上的銘文法陣,朝著那金色的巨棍撞了過去。
    無論如何,先擋了這一擊再說!8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