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3)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3)      完本感言(04-03)     

隨身英雄殺656 撒野的代價

  李秋歌能理解木婉兒的心情,對于婉兒來說,師兄是她心里的一棵樹,一旦有別的女人靠近,可能就意味著她的情感世界崩塌。可是她現在沒有心思安慰木婉兒,面對威勢沖天的元陽老祖,她心愛的師兄哪里有心思想這些兒女情長?他現在最應該想的,是如何保住性命。
    但是讓李秋歌如此細致入微的和木婉兒說這些,她又說不出口,所以只能胡亂敷衍道:“婉兒,你師兄他和鎮天王年齡差距太大,我覺得他還是會留在你身邊的。”
    “唔,要是那位姐姐愿意,我此后天天守在他們兩個人身邊也行。”好像想通了什么的木婉兒,輕聲地說道。
    李秋歌這個時候,已經不知道該說什么,好在這時,那巨大的元陽神斧中,再次傳來了開陽老祖的聲音:“我可以將你們,統統抹殺。”
    “老祖,您不能殺他,您要是殺了他的話……”姬純然的神色,一下子變的緊張起來。
    可是還沒有等她將話說完,就聽那偌大的元陽神斧中繼續道:“我可以不殺他,甚至不計較他殺了褚鷹揚的事情,但是我需要你一個承諾!”
    “無論老祖吩咐弟子怎么做,弟子都愿意!”目光閃動之間的姬純然,無比堅決的說道。
    在姬純然的心中,她已經想到開陽老祖要吩咐自己的事情是什么,但是她還是義無反顧的答應了下來。
    “好,那咱們現在就回去吧!”開陽老祖說話間,朝著褚天鷹道:“此地的事情,就此結束。”
    就此結束,自己的兒子也就是白死了,這種事情,讓褚天鷹如何能夠接受?雖然他對于老祖心存畏懼,但是他的兒子,此刻也不能白死吧?
    “老祖,鷹揚他,難道,就這樣白死了嗎?”
    那偌大的元陽神斧,在虛空之中頓了一下,就用一種不容置疑的口氣朝著褚天鷹道:“你想如何?”
    “血債血償,老祖,弟子想要血債血償!”褚鷹揚緊緊的攥著拳頭,他的聲音中,帶著一絲咆哮的味道:“我的孩兒,他不能就這樣白死!”
    “褚鷹揚死了,那就死了吧!”元陽神斧之中再次傳來那老祖的聲音,而這一次,他的聲音不容置疑道:“讓那個叫鄭鳴的小子給你磕一個頭,這件事情,就這樣吧!”
    褚天鷹非常的不服,他的兒子,只是值一個頭么,這讓他如何心服。可是他無可奈何,開陽老祖雖然不是一個弒殺之人,但是他一旦做出決斷,絕不容許任何人質疑。
    就算他褚天鷹是開陽門的二長老,就算他褚天鷹的兒子死了,但是這些,都不是他能夠質疑開陽老祖的理由。
    因此,稍微猶豫了剎那,他還是重重的點了點頭。而后,他就用仇視的目光看向鄭鳴。
    鄭鳴靜靜的看著那元陽神斧,感受著從那元陽神斧中散發出來的蓬勃氣息。
    在和金蓮大圣一場大戰之后,他就已經清楚,這個世界,同樣充滿了兇險,他雖然有英雄牌作為倚仗,但是在自己的羽翼完全豐滿之前,最好不要將天捅一個窟窿。
    這元陽神斧,雖然和金蓮大圣那等的級別相比,差的很多,但是同樣,它也映現出了鄭鳴所處的,究竟是一個什么樣的世界。
    至于這位開陽老祖所說的話,鄭鳴并沒有理會的想法,他更不會讓剛剛見面的姬純然,為自己承擔自己的責任。
    “小子,給老子跪下磕頭!”褚天鷹惡狠狠的看著鄭鳴,一副不情不愿的模樣。
    站在一邊的姬純然,在聽到開陽老祖說出自己要求的剎那,心中就有一種不好的感覺。
    在她的心中,鄭鳴是一個寧折不彎的英雄,就算面對姜無缺這般的絕代人物的圍攻,也只會以力抗之。
    現在,鄭鳴的修為雖然和她已經有了不小的差距,但是在她的感覺之中,鄭鳴依舊是鄭鳴。
    他絕對不會低頭,絕對不會因為自己的生存,而低頭求饒,更不要說當眾下跪。
    “老祖,此事不妥!”
    而就在她準備再說話的時候,那偌大的元陽神斧,已經發出一股瘆人的氣息,在這股氣息下,姬純然就覺得自己開口,都變的無比的艱難。
    她是可以越級挑戰生神境的強者,但是這并不代表,她就可以挑戰法身境。
    法身天地,在法身境的籠罩下,任何的神通,基本上都難以施展,她得自燭龍殘血的神通,在這一刻,自然是半點都施展不出來。
    拼命的催動自己的真元,姬純然猛然向前一步,這一步,讓她的嘴角,流出了一絲鮮血。
    她的氣息,比之剛才,一下子強大了數倍,那本來難以動彈的身軀,現在開始晃動。
    “你這丫頭,竟然燃燒精血,你不想活了!”元陽神斧之中,那威嚴的聲音中,無比心痛的嗔怪道。
    伴隨著這聲音,一股股紫光,瘋狂的將正在走動的姬純然籠罩在中間。
    紫光下,紫色身影的姬純然,看上去只剩下一張臉,一張昂著頭,帶著倔強的臉。
    “純然,這是我的事情,你不用擔心!”鄭鳴大聲的道:“就憑他們幾塊料,還奈何不得我。”
    說話間,鄭鳴昂視著那巨大的元陽神斧,冷冰冰的道:“這里是萬象門,我不管你是誰,你敢在萬象門撒野,今日我就讓你知道在萬象門撒野的代價!”
    元陽神斧盤旋天際,而鄭鳴站在地下,他的話,惹得在場所有開陽門的弟子大笑不止。
    而段云崖此時,臉上卻是通紅無比,他現在雖然覺得鄭鳴有點本事,但是這個時候,已經靠一個女人來求饒了,你還裝什么大瓣蒜!
    要是那位元陽老祖真的生氣的話,只要元陽神斧下落,那么等待他們萬象門的,就是滅頂之災。
    至于慕容南等人,則低下了頭,他們承認,今天和鄭鳴的見聞,已經刷新了他們對鄭鳴的認識。
    但是,都到了這個關鍵時候,你……你說出這樣的話來,這已經不是在爭顏面,簡直就是弱智。
    弱智的弱,弱智的智啊!
    房勻柏掩蓋著自己的臉,他發現自己真是低估了師尊的面皮了,嗚嗚,師尊大人的面皮,已經到了銅墻鐵壁,針扎不透的地步了!
    給這樣的人當弟子,自己真是燒了八輩子的高香。
    就在房勻柏羞愧得面紅耳赤的時候,木婉兒的聲音傳到了他的耳中:“師兄真是好樣的!”
    開陽老祖雖然本體沒有來,但是此時法身之中附著的心神,讓他有一種哭笑不得的感覺。
    這個只是躍凡二境的人物,這個靠著一個女子的庇護,才能夠活下來的人,居然恬不知恥的給自己說什么尊嚴!
    他怎么會成為一宗之主?這萬象門,怎么找到了這樣一個宗主,他難道真的不知道現在是一種什么樣的形勢嗎?
    一個個念頭,在開陽老祖的心頭閃過,他沒有理會鄭鳴,在他的眼中,鄭鳴就是一個螻蟻一般的存在,自己對他的理會,簡直就是有失自己的身份,就是對自己的一種侮辱。
    他的注意力,從姬純然的身上轉移到了段云崖的身上:“段云崖,這就是你們宗門的宗主?”
    這句話,問的段云崖幾乎想找個地洞鉆進去,鄭鳴這個宗主,他雖然已經準備好放棄,但是現在,鄭鳴的身份,畢竟是他們宗門的宗主。
    可是,這個家伙,丟人這一次真的是丟到了家。
    如果說此時能夠信任鄭鳴的人,在場的只有兩個,一個是木婉兒。
    不明白實情的木婉兒,一直都相信,自己的師兄是最強的,鄭鳴決定的事情,絕對不會有任何的錯誤。
    至于第二個,則是已經被開陽老祖困住的姬純然,她真真切切的見過,這個男子立威四方的情形。
    他橫推四方,力戰日升域各大天驕,可以說正是因為這個男子,她姬純然才能夠在天恒神境那樣危險的環境之中生存下來,也正是因為這個男子的橫推八方,她才能夠成為今日的她。
    要不然,她進入天恒神境,只不過是開陽門一個普通的存在,是給天才弟子隨時可以用來犧牲的下屬。
    而最終,整個開陽門,只有她一個人從天恒神境之中走出來。
    無論是橫推八方,現在和崔瑩聯手差不多已經所向無敵的姜無缺,還是那睿智無比,和姜無缺并立的琉璃圣皇姚樂清舒,他們兩個,恐怕都不能不重視這個男子。
    他的話,絕對不是笑談。
    雖然他并沒有說出,雖然不知道這些年他究竟是怎么過來的,但是姬純然相信,只要這個男子說出的話,那就絕對不能夠當作什么都沒有。
    這一刻,她甚至有點為開陽老祖擔心。
    但是她說不出口,更不能有任何的行動,所以她只能在心中,默默的祈禱。
    開陽老祖雖然這次逼迫了她,但是一直以來,開陽老祖對她還算是不錯的。
    “老祖,是我們萬象門選人不當,這才鬧出了今日的笑話,您放心,以后不如會如此了!”
    段云崖恭敬的朝著開陽老祖一抱拳,臉上帶著三分羞澀,七分慚愧的說道。
    開陽老祖并沒有開口,但是褚天鷹絕對不會放過這個羞辱鄭鳴的機會,他哼了一聲道:“段云崖,你好歹也是一門的老祖,以后做事一定要靠譜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