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8)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8)      完本感言(04-08)     

隨身英雄殺655 開陽神斧

  至于神性青螺,則沒有說話,但是鄭鳴從她靜默的情緒之中,能夠感覺到這個青螺究竟是一種什么樣的態度。
    而在長天峰,看到剛才那一幕的眾人,這一刻簡直目瞪口呆,甚至有人驚呼一聲道:“我他娘的沒有聽錯吧,宗主他……他竟然如此的搶手!”
    “厲害,真是太讓人佩服了,什么時候,會有一個猶如女戰神一般的女子為我而戰啊!”
    “嗚嗚,要是有這樣一個人如此對我,我死而無憾!”
    “宗主不愧是宗主啊,別的不說,就憑這一點,我也只能夠說一個服字!”
    蕭無回則昂視著虛空中鄭鳴的身影,這一刻,他真的有點不理解鄭鳴究竟是什么情況。
    鎮天王,那可是開陽門猶如心尖一般的存在,為了自家的宗主,不惜和開陽門的二長老一戰。
    而且還堂而皇之的放出話來,為你而戰!
    褚天鷹覺得自己整個人都要炸了,這實在是太丟人了,姬純然剛才的話,簡直將開陽門的臉,直接給丟盡了。
    實在是……實在是讓人難以忍受,實在是讓人……
    就在他整個人都要暴怒的時候,一個淡淡的聲音在虛空之中響起:“好一個為你而戰,純然,你知道你這是在干什么嗎?”
    淡淡的聲音平靜無比,但是這淡淡的聲音,卻好像蘊含著無窮的威勢,剎那間籠罩天地虛空。
    聽到這聲音的人,在瞬間的功夫,就覺得自己的心神顫抖,一股臣服的感覺,更是不由自主的升起在他們的心頭。
    而當他們朝著虛空中看去的時候,卻發現虛空之中,并沒有人影,就好像那聲音,從星空深處發出的一般。
    聽到這聲音的姬純然,在聽到這聲音的剎那,本來平靜無比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的驚駭。他驀然回頭,看著百丈外,一片平靜的虛空。
    鄭鳴的神色雖然平靜,但是他的身上,卻好像有萬鈞巨力壓下來一般,這磅礴的力量,如天如日,竟然要想將他直接壓跪在地上。
    幾乎沒有任何的猶豫,鄭鳴快速的運轉自己的混元青劍體,雖然寶體有缺,但是他整個人,卻鋒利如劍。
    那鋒利的劍光,只是須臾,就將壓在鄭鳴身上的壓力,直接破開,鄭鳴在這一刻,才大松了一口氣。
    也就在這時候,鄭鳴看到了,他看到了一點紫光,這一點紫光很小,但是耀眼如日。
    紫光在虛空之中出現,瞬間功夫,紫光就已經變化成了千丈大小,也就在這時候,整個萬象山的人才算是看清,原來紫光之中,竟然存在著一柄斧頭。
    一柄長有百丈,吞吐天地的巨大斧頭。這斧頭看上去無比古樸,沒有任何的花紋,但是看到這柄斧頭的瞬間,不少人都一個感覺,那就是這柄斧頭,是道,是天!
    只要是對開陽門有一點了解的,在看到這柄斧頭的瞬間,就明白這斧頭的名字。
    元陽神斧!
    這就是開陽門的鎮宗至寶,傳說之中的神器級別寶物的元陽神斧,開陽門之所以有現在的威勢,都是因為這元陽神斧。
    “拜見老祖!”姬純然猶豫了剎那,還是恭恭敬敬的朝著那巨斧抱拳行禮道。
    而褚天鷹,則是用敬畏羨慕的目光看著這柄神斧,最終他也恭敬的道:“弟子拜見老祖。”
    “拜見老祖!”
    一時間,掠空飛舟上的無數弟子,都恭敬的朝著那巨斧行禮,本來他們還有些萎頓的聲勢,一下子豪壯如天。
    “也就是一種后天神器而已,哼,當年在我手中,也只有被折斷的份兒!”魔性青螺的嘴中滿是不屑。
    而神性青螺在這個時候,則輕聲的對鄭鳴說道:“神器之中寶物,乃是超越了銘寶的東西,它本身隱含著天地規則,所以威力強大。”
    “現在,這元陽神斧的持有者,以元陽神斧作為基礎,將自己的心神和元陽神斧合二為一,也就將他和元陽神斧合二為一,達到了法身境。”
    “遇到法身境的存在,你就算是想要躲避,都躲避不了,還是小心點,萬萬不可魯莽。”
    法身境,鄭鳴這些天,對于現而今的修行境界,已經有了一些了解。在日升域,化蓮境可以說已經是高級存在,而生神境就是巨孽。
    但是真正能夠主宰天下興亡的,卻是法身境。
    只不過法身境難以達到,這日升域中,究竟有沒有真正的法身境強者,萬象門之中并沒有明確的記載。
    而像開陽老祖這般,運用一柄神器,以練就第二化身的形式,讓自己勉強擁有法身境修為的情況,被稱為偽法身。
    一個偽字,就已經說明了這種法身境和真正的法身境的區別。兩者之間的威勢,更是不能同日而語,但是不論如何,偽法身境,同樣遠遠超越生神境。
    “萬象門段云崖,拜見老祖!”一個身影,從后山騰空而出,來到那紫色巨斧千丈之外,畢恭畢敬的朝著那紫色的巨斧行禮道。
    段云崖,鄭鳴還真的沒有聽到過這個人的名字,但是蕭無回在看到那恭敬行禮的身影,手卻顫抖了起來。
    他知道段云崖是什么人,更知道此人乃是萬象門最后的中流砥柱。雖然他和江遠兩個人前些時候,爭得不可開交,但是只要這個人一開口,他們所有的爭奪,都是一場兒戲。
    萬象門唯一的生神境存在!
    那紫色的巨斧朝著正在跪拜行禮的段云崖哼了一聲道:“你先站在一邊。”
    就好像一個受氣的小媳婦一般,段云崖恭敬的躲在一邊,而他看向鄭鳴的目光,卻是越加的嚴厲。
    “我要是不來,你是不是真的要和你師叔比一比高低?”紫色巨斧中,再次傳來了開陽老祖的聲音,這聲音并不嚴厲,但是卻隱含著一種巨大的威嚴。
    姬純然緊緊的咬著嘴唇,但是她并沒有任何的猶豫,同樣沒有任何的回避,直截了當的回應道:“是!”
    一個簡簡單單的字,在那開陽老祖的威懾下,能夠無懼的說出這個字,同樣需要巨大的勇氣。
    開陽老祖哼了一聲道:“你可知道,為了一個外人,違反宗門的命令,忤逆宗門的長輩,是一種什么罪過?你覺得,在開陽門中,無人能夠治得了你么?”
    褚天鷹的心中,此時無比的快意,剛才姬純然說的那些話,讓他覺得顏面盡失,難以下臺。雖然他已經制訂了計劃,但是這計劃要付出的代價,同樣讓他很肉痛。
    現在好了,老祖來了,這件事情,自己終于不用擔當太大的責任了。更何況老祖一開口,這態度明顯就是向著自己,想來這件事情,絕對不會朝著對自己不利的方向發展。
    “弟子死而無悔!”姬純然在這個時候,再次開口,她的聲音依舊不大,但是那一份堅決,卻是在場所有人都能夠聽得到的。
    段云崖此時的頭上,卻開始冒汗,他知道這個姬純然對于開陽門的重要性,更明白現在姬純然因為鄭鳴和開陽老祖鬧翻的話,很容易讓開陽老祖將責怪的目標對準萬象門。
    那法身級別的元陽神斧,只要一擊,絕對能夠將萬象山直接化成碎粉。
    早知鄭鳴和鎮天王有這樣的糾纏,自己就不應該讓鄭鳴進入萬象山,甚至直接將他給扼殺。
    元陽神斧中的元陽老祖,并沒有立即開口,但是巨斧之中所散發出來的威勢,比之剛才,卻一下強橫了數倍。
    在這股強橫的威勢下,不少人都感到自己的身軀在顫抖,甚至有人都感覺到了自己的心跳。
    因為一個鄭鳴,竟然讓開陽老祖親自降臨,不少人甚至覺得,鄭鳴這家伙實在是能夠惹事。
    “你死而無悔?宗門培養你這么多年,你的父母養育你這么多年,一個死字,你怎能隨意說出口!”開陽老祖的聲音再次響起,這次說話的開陽老祖,比之剛才,更加的平和。
    但是在這平和之中,卻帶著七分關心,三分責備。
    姬純然沉默了,她的沉默,給人的感覺,卻給人一種,巨大風云將要席卷四方的感覺。
    “九十年前,弟子為了宗門,違背了自己的初心!”姬純然緩緩的抬起頭,注視著那在虛空之中盤旋的巨斧,聲音之中帶著一絲顫抖的道。
    九十年前,什么情況?
    慕容南等人雖然在萬象門之中,也屬于驕子一類的人物,但是九十年前的事情,他們真的不知道啊,所以一個個都不明白,姬純然準備說什么。
    至于其他萬象門的人,好像模模糊糊意識到了什么,但是并不敢確定,只有不少開陽門的躍凡境武者,皺起了眉頭。
    他們都明白,姬純然說的,究竟是什么意思。但是這種話,他們覺得,姬純然并不應該在這里說。
    “現在,弟子不能夠,再這樣渾渾噩噩的,裝作什么也不知道的走下去,求老祖原諒。”
    說是原諒,但是姬純然卻已經完全平靜了下來,她立于虛空之中,整個人就好像一塊風中的石頭。
    那開陽老祖并沒有沉吟太久,就聽他淡淡的道:“今日,你覺得你能夠戰勝得了我嗎?”
    “弟子自然不能,但是弟子不懼一死!”姬純然的聲音,依舊平靜,但是那隱含在平靜之中的,是一種堅決。
    是一種真正的,不懼生死的堅決!
    木婉兒聽著虛空之中的話語,眼眸中流出來一絲淚痕,她朝著身邊的李秋歌道:“秋歌姐姐,我聽得出,這個姐姐是真的為了師兄不惜一死!”
    “我該怎么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