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1)      完本感言(04-01)     

隨身英雄殺653 掠空神光

  褚天鷹看著這個表面平靜,恐怕內心早已經翻江倒海般的弟子,哪里會不明白這個弟子此時的心情?
    當初,他心愛的小兒子死了的時候,這個弟子雖然也是一副忠心耿耿,甘愿為自己效勞的模樣,但是褚天鷹絲毫不能從這個弟子的眼中,看出絲毫的憤怒。他過來為自己效力,無非是因為他是自己的弟子。
    可是現在,他如此的怒火中燒,為的自然是姬純然。
    “滅了萬象門,自然不是什么大事情,但是如何解決鎮天王,你要知道,我的修為,不一定能夠擊敗她。”
    雖然褚天鷹很好面子,但是此刻在自己弟子的面前,他卻說了大實話。
    他是生神境的存在,不但真元是化蓮境的十倍,而且還演化出了神通。只不過他所演化的神通破空箭,只是最普通的一境神通而已。
    這種神通,對付比自己境界低的人,自然是無往而不利,但是對付同樣擁有神通的人,就不占任何便宜。
    雖然姬純然的修為不如他,但是姬純然的神通,那可是五境神通,兩人決戰,生死無人可知。
    他雖然很在乎自己的兒子,但是此時要和姬純然生死對決,他還有點下不了決心。
    那三弟子陰森森的道:“師尊,您也不一定非要擊敗鎮天王,只要師尊能夠纏住鎮天王,弟子就有把握,讓這長天峰,直接化成飛灰。”
    看著弟子陰冷的目光,褚天鷹的臉色一變,他看著自己腳下的掠空飛舟,聲音中帶著一絲驚訝道:“你想要使用掠空神光!”
    掠空神光四個字,褚天鷹在說出來的時候,聲音都有點顫抖,很顯然,他知道這掠空神光的威力,更清楚一旦使用掠天神光的代價。
    掠天飛舟,珍貴無比。而珍貴的掠空飛舟能攻能守,作為掠空飛舟最強的攻擊手段,掠空神光能夠將百里天地,直接化成虛無。
    只不過,一艘掠天飛舟,只能使用一次掠空神光,當這掠空神光使用完了之后,這掠空飛舟就會直接報廢。
    雖然褚天鷹是二長老,在宗門之中也算是位高權重,但是他還沒有使用這掠空神光的權利。
    除非,在他遇到生死存亡的關鍵時刻,才能夠使用掠空飛舟,這種幾乎是自損式的襲擊。
    “師尊,要為師弟報仇,要殺了這突然蹦出來的鄭鳴小子,只有使用掠空神光!”
    褚天鷹的三弟子,聲音之中帶著一絲陰森道:“掠空飛舟雖然重要,但是師尊,對于咱們宗門而言,鎮天王更加的重要,如果她成為萬象門的人,那么對咱們開陽門而言,就是一個巨大的打擊。”
    “我相信,老祖絕對不會因為這件事情而怪罪師尊,相反,他老人家,一定會獎勵您。”
    褚天鷹的心頭,閃過了各種各樣的念頭,特別是剛剛,鄭鳴手牽著姬純然的畫面。
    這讓他那本來還有一絲猶豫的心,在剎那間,變得堅定了起來。而那股殺意,更從他的身上,直接彌漫了出來。
    ……
    后山,江遠等人同樣在看著一段用銘文記錄的音像,當鄭鳴牽著那鎮天王,緩緩的走向三棵松樹之中的畫面消失的瞬間,所有的人都目瞪口呆。
    他們怎么也不敢相信,這一切都是真的。
    這個鄭鳴,不但認識鎮天王,而且還和鎮天王,有著如此深厚的交情!一些對于感情問題有著深入研究的人,更是看到了兩人挽手上山之時,鎮天王眼眸中,閃過的那一絲嬌羞。
    癩蛤蟆竟然吃上了天鵝肉!
    不,要是他們看到了吃天鵝肉的癩蛤蟆,頂多會微微一笑,并不放在心上,現在鄭鳴的所作所為,已經超越了癩蛤蟆,已經讓他們升起了不知道該如何形容的感覺。
    “鄭鳴真的認識鎮天王,看他們兩個人親昵的模樣,咱們萬象門說不定就要有一個好媳婦了!”一個感慨的聲音,直接將這平靜的震驚打破。
    聽到這個聲音的人,一個個都抬起了頭,他們一邊朝著那發出聲音的人看去,一個個心中,還掠過了一個念頭。
    要是這鎮天王果真嫁給了鄭鳴,那么他們萬象門的地位,就會進一步的穩固。
    那實在是太好了!
    “哈哈哈,你這個提議不錯,奶奶的,看來那小子還真是能夠將壞事變成好事。”張云天哈哈大笑的道:“要不咱們和那小子說一說,讓他加把勁!”
    “你這死老頭,胡說八道什么,鄭鳴要是娶了那個鎮天王,我們的婉兒該怎么辦?”藍衣女子朝著張云天的肩膀上掐了一把,急聲的說道。
    “師妹,這你就錯了,婉兒的事情,只是他自己,但是有鎮天王下嫁,嘿嘿,你可以想一下!”
    說話的,是一個干瘦的老者,他笑吟吟的道:“只要鎮天王能下嫁給咱們萬象門,那……那咱們萬象門的地位,就會水漲船高,不在乎其他宗門的挑戰。”
    “別說困龍柱,就算再大的事情,也難不倒咱們。”
    “對,為了宗門,那小子最好還是能夠娶了鎮天王,要是他能夠娶到鎮天王,這天大的禍事,也能夠化解。”
    “我看那鎮天王的模樣,絕對是一幅千肯萬肯的模樣,說不定她就等鄭鳴那小子點頭了。”
    “你說鄭鳴那小子,他何德何能,竟然認識鎮天王,而且,這家伙居然和鎮天王,還有這么好的交情。”
    “唔,真是沒有想到,鄭鳴竟然能夠和鎮天王牽上線,嘿嘿,說不定咱們萬象門的好日子就要來了。”
    江遠的臉色,越來越黑,他知道如果讓鄭鳴在那鎮天王的支持下,度過這次危機的話,那么他在宗門之中的地位,就會受到巨大的挑戰。
    怎么辦?
    就在他心中念頭閃動的時候,一個聲音淡淡的響起,這聲音很平靜,但是這聲音,卻充滿了不容置疑的味道。
    “鎮天王是一個不錯的靠山,但是和鎮天王聯姻的事情,爾等不許再提。”
    “因為,鎮天王乃是軒太皇內定的妃子!”
    在聽到這個聲音的剎那,所有的話語都沉默了,不少人更是愣在了當場。
    軒太皇!
    這三個字,給他們的震懾之力,實在是太大了,他們怎么也沒有想到,這位鎮天王的身后,竟然還有這么一個存在。
    被無缺戰皇稱為兄弟,號稱太皇真血的傳承者軒太皇,他竟然看中了鎮天王!
    三皇坪上,清風徐徐,一壺清茗,兩個故人!
    “……我得到了傳承之后,就被天恒神境直接送回了宗門,然后穩固傳承修煉了三年……”
    “姜無缺對峽谷十三國出手的時候,我得到消息的時間比較晚,當我趕去的時候,一切都已經結束了。”
    “鄭大哥不知道去了何處,而大多數的同伴,都追隨清舒公子而去,可是最終還是沒有去成。”
    “這開陽門乃是我家根基之所在,因為我的原因,家族父母在宗門之中的地位扶搖直上。”
    “他們需要我,開陽門也不讓我離去,我發現我自己,還是有一些懦弱。”
    “最起碼,比起那些敢于跟隨清舒公子,敢于直面姚樂清舒的同伴而言,要懦弱的多。”
    坐在石桌前,姬純然的話語,就好像江水般,滔滔不絕,她并沒有等鄭鳴開口,就說了好大一堆。
    從姬純然的表現上,鄭鳴意識到了一點,那就是這個女子,心中承受著不小的壓力,而這些壓力之所以造成,最主要的原因,還是因為他鄭鳴。
    沒錯,就是因為自己,她覺得她虧欠自己,但是她更是有家室的拖累。斬不斷親情的她,只能將自己心中的想法壓制,然后讓自己的一切都為了家族。
    “你實際上沒有做錯什么,何必讓自己活的這么累!”鄭鳴端起小小的茶杯,笑著安慰道。
    姬純然充滿了激動的眸子,慢慢的平靜了下來,她端起自己近前的水壺,就給鄭鳴添滿茶杯。
    不過,就在她想續水的剎那,好像想到了什么一般的她,輕輕的催動自身的真元,讓那本來已經有點快要涼了的水,瞬間變的燙熱起來。
    “我也不止一次的這樣安慰過自己,但是我知道,我欠別人的東西,永遠忘不掉。”
    “而且我也不希望自己忘掉,我更愿意,用自己的一輩子去還!”將這最后一句話說出,姬純然就用一種無比炙熱的目光,看著鄭鳴。
    “小子,這丫頭真的看上你了,嗚嗚,真是沒有想到,你小子竟然如此的招人喜歡。”
    妖性青螺一副唯恐天下不亂的道:“如此美女,又對你一往情深,你怎么能讓人家失望加傷心呢!”
    “收了吧,趕緊收了,老娘今天就替你們準備洞房花燭,哈哈哈!”
    雖然鄭鳴相信姬純然聽不到妖性青螺的調侃,但是他還是不由的頭腦發暈,這個妖女,這個時候說這些做啥呢。
    不過此時,在他的心中,也真的有一種猶豫,那就是他真的有一種不知道該如何面對直接大膽的姬純然。
    輕笑了一下之后,鄭鳴淡淡道:“你想不想知道,我這些天,是如何過來的?”
    面對鄭鳴沒有正面的回應,姬純然的心里涌過一種深深的失望。但是同樣,她對鄭鳴充滿了好奇。
    雖然鄭鳴這么多年沒有出現,但是她的心中,卻一直都有一種感覺,那就是鄭鳴并沒有死,而且鄭鳴只要一出現,那么他立刻就能夠壓制四方,舉世獨尊。
    一年一年,這都百年過去了,但是她心中這個念頭,卻從來都沒有改變過。
    但是今日,當她看到鄭鳴之后,才發現鄭鳴的修為,竟然只有躍凡二境。
    這怎么可能!鄭鳴的天資遠遠高于自己,他更是獲得了至尊傳承,按說他的修為,應該是他們這一代之中最高的。
    不能說舉世無敵,但是絕對應該比姜無缺等人要強的多,這些年,鄭鳴的身上,究竟發生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