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1)      完本感言(04-01)     

隨身英雄殺651 劍二十三

  雖然鄭鳴心中隱隱約約已經感到了是什么緣故,但是最終,他還是沒有再多想。
    抽武俠牌,這倒不是不可以,畢竟成功率百分之百,但是用一千青色聲望值抽取到一張令狐沖,那就賠大發了。
    令狐大哥很厲害,但是現在對自己沒有絲毫的用處。
    抽仙俠牌,十分之一的機率,好像不錯,但是十分之一的機率聽起來不錯,實際上很少。
    更何況要是抽取到仙俠牌之中,一些垃圾的角色,比如炮灰等級的家伙,那可就慘了。
    還有可能,很大的可能,抽不到。
    要不來一個大的,干脆弄一張封神牌出來算了,呵呵,百分之一的機率,也不是不能賭。而一旦自己抽取到了厲害的封神牌,比如鴻鈞老祖,那絕對是一步登天啊!
    百分之一的機率,就算抽一個哼哈二將,好像也可以啊!
    糾結,實在是太糾結了,洪荒牌的機率是千分之一,要是好運氣,也能夠抽的到。
    一個個念頭,在鄭鳴的心頭閃動,最終鄭鳴判定了一件事情,那就是自己得了選擇困難癥。
    自己什么也不想,讓各種牌在自己的心頭閃,自己也不知道是哪種牌,選擇一張得了。
    這個念頭,在鄭鳴的心頭閃過的剎那,鄭鳴就決定用它,并不是他很好,而是對于鄭鳴這種犯了選擇困難癥的情況,這好像是唯一的正解。
    無數張牌,在鄭鳴的心頭閃動,各種各樣的英雄牌成群結隊的閃過,鄭鳴沒有想,也沒有用自己的心神看究竟閃過的是什么英雄牌。
    他在腦袋一片空靈的情況下,選擇了一個停。
    這個停,讓一切靜止,更讓那一張英雄牌,停在他的心頭,鄭鳴在深深的吸了兩口氣之后,這才朝著那英雄牌仔細的看了過去。
    英雄牌還沒有翻開,但是外面的顏色,卻已經清晰的出現在鄭鳴的眼前。看著這個顏色,鄭鳴覺得有點郁悶。
    黃色的英雄牌!
    武俠牌,自己抽到了一張武俠牌,他奶奶的,這是該高興呢,還是該不高興呢!
    高興的是,自己這一次青色的聲望值,絕對不會浪費,但是用青色的聲望值,自己就抽到了一個武俠人物。
    虧了,實在是太虧了,嗚嗚,武俠人物的用處,基本上已經不大了,自己需要的,是仙俠人物啊!
    翻開,看看是什么,不好的話,隨便扔了就是!
    這一次,因為心中并沒有任何的期待,所以鄭鳴直接就將那張英雄牌給翻開了。
    唔,一個老頭子,好像很不錯的樣子,披散的頭發,雪白的衣衫,還有就是那猶如劍一般的眸子。
    雖然鄭鳴已經得到了混元青劍體,更修煉了青蓮劍歌,但是在這張英雄牌的眸子下,他還是感到自己的心神一顫。
    這是一對絕情絕性,殺戮萬物的眸子!
    在這對雙眸之下,好像天地萬物,無物不可殺,無人不可殺!
    鄭鳴的心頭,這個時候充滿了懷疑,這是誰啊,為什么會有如此大的氣場?
    劍圣獨孤劍,竟然是風云之中的劍圣!那個決戰雄霸,悟出劍二十三,但是卻耗盡生命的劍圣。
    雖然他的劍二十三最終還是沒有用處,沒有將雄霸斬殺,但是幾乎看到風云的所有人都知道,只要給劍圣時間,劍圣一定能夠殺了雄霸。
    以心御劍!
    要是在自己沒有突破躍凡的時候,就讓自己得到劍圣,就讓自己獲得劍圣的劍二十三,那么自己的路,就平坦的多。
    可是現在,自己獲得劍圣,實在是沒有太大的用處。嘆了一口氣,鄭鳴還是朝著劍圣的技能一欄看了過去。
    無雙劍法,圣靈劍法,屠戮劍意,劍二十三!
    四項技能,劍圣獨孤劍是四項技能,而且那本應該屬于圣靈劍法的劍二十三,卻被單獨列了出來。
    看著單獨列出的劍二十三,鄭鳴幾乎沒有猶豫,直接就選擇了劍二十三。
    雖然劍二十三只是一招劍法,但是想來對于自己,也是不無小補。可是就在鄭鳴做出選擇的剎那,他就覺得一種奇特的感覺,沒入他的心頭。
    獨孤劍的附身,鄭鳴并沒有太大的感覺,但是那劍二十三的內容,卻快速的在他的心頭旋轉。
    本來平靜無比的青色小劍,此時閃動的更加的快速,也就是一剎那的功夫,那青色的小劍,就脫離了他本來所在的穴位,出現在了鄭鳴的丹田之中。
    一柄劍,以人為劍,殺盡萬物!
    鄭鳴此時,就覺得自己整個人都要飛出去,不,是自己的心神,從自己的身體之中飛出,殺人于無形之中。
    躍凡,這劍二十三,絕對已經達到了躍凡的境界,甚至鄭鳴有一種感覺,作為劍二十三的創出者,獨孤劍圣只是剛剛入門,這劍二十三,還有很長的路要求索。
    心劍,以心神為劍!
    一絲絲感悟,不斷的出現在鄭鳴的心頭,他一時間忘記了時間,更忘記了一切,甚至連獨孤劍圣的英雄牌,什么時候從自己的身上消失,都已經忘記。
    而就在此時,那通往青色小劍符文的寶脈,又有一條在緩緩的形成,只不過這條寶脈所擁有的靈氣,比之青蓮劍歌的飄逸,卻多了一絲殺意。
    虛無殺意!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鄭鳴從這種瘋狂殺戮的感覺之中清醒了過來,這一刻的他,立即就發現了自己身上的變化。
    第二道寶脈,青色劍符的第二道寶脈,這道寶脈,讓鄭鳴吞吐靈氣形成真元的速度,一下子增加了一倍,更重要的是,鄭鳴感到那青色的劍符,變的更加的清晰。
    神性青螺告訴自己,在十三個神符同時形成第一條寶脈之前,自己是不可能形成第二條寶脈的,可是現在,得到了劍圣的劍二十三,自己的青色劍符卻有了第二道寶脈。
    這是一個什么情況!
    鄭鳴凝眸,朝著十丈之外看去,此時在他的十丈之外,有一只正在攀爬的小蟲。而當鄭鳴的目光閃過的剎那,一道劍光,直接將那小蟲斬成兩段。
    劍二十三,心意成劍,好像比獨孤劍圣的劍二十三,更進了一步。一個個疑惑,在鄭鳴的心頭不斷的閃動,但是還沒有等他將這一切想清楚,就聽有人哀嚎道:“師傅,您可算醒了!”
    鄭鳴扭頭一看,就見房勻柏用一種看救星一般的目光看著自己,這個老頭子的頭發,好像比之自己收他當徒弟的時候,更加白了三分。
    唔,他怎么如此激動的看著自己?莫非是自己的魅力大漲,讓這個弟子對自己越發佩服的五體投地么?
    “師傅,您可算醒了,嗚嗚,人家鎮天王,已經等了您一天一夜了,嗚嗚,師傅您再不清醒的話,弟子就……弟子就真的崩潰了。”
    一天一夜,鄭鳴看著剛剛升起的朝陽,明白了過來。
    度日如年!
    這四個字對于房勻柏,對于整個長天峰上的所有人而言,這四個字如此貼切的表達著他們的心情。
    他們現在,幾乎所有的人,都是度日如年。那一點點過去的時間,讓他們覺得無比煎熬,這種滋味實在是太難受了。
    日升日落,這只不過是最普通的情形,但是在他們的眼中,卻讓他們無比的心焦。
    房勻柏說,鄭鳴在頓悟,嗚嗚,這種借口,真是滑稽可笑,什么時候不能頓悟,他此舉分明就是故意晾人家鎮天王!
    雖然他們這些人,都已經下定了決心,要加入長天峰,但是此時,他們的心中,卻多了一絲疑慮。
    一個好像真的不是太靠譜的家伙,真的值得自己等人投入到他的麾下嗎?此刻,他們心里實在是有點拿不準啊!
    那小侍女的目光,更是讓他們覺得難受,如果目光可以殺人的話,那個小侍女的目光,絕對能夠將他們這些人,一個個全部都化成飛灰。
    他們著急,后山的江遠已經不止一次的對鄭鳴進行了責罵。而責罵的內容,自然是鄭鳴不識抬舉,不知進退,怎么可以如此的怠慢鎮天王,怎么可以如此的不識好歹。
    可惜,他的這些話,卻是難以傳到鄭鳴的耳中,畢竟他不敢離開后山。
    此時,在這萬象山之中,最為平靜的,無疑是姬純然,她淡淡的站在一塊山石上,靜靜的沉思著。
    沒有人知道此刻她在想什么,但是她的一顰一笑,卻是吸引了無數人的目光,可以說,她是在場的所有人矚目的焦點。
    褚天鷹派人已經傳訊三次,甚至最后一次,他還親自開了口,他告訴姬純然,那個她心中的故人,要么是并不在這里,要么就是故意在晾她。
    而這等不識趣的行為,是對整個開陽門的挑釁,他要鎮天王不要再沉迷下去,要盡早做出決斷。
    這些話,說的慕容南等人,一個個心跳不已,但是好在那位鎮天王,卻絲毫不為所動。
    甚至,這位鎮天王,就好像根本就沒有聽到一般,依舊靜靜的立在那里。
    以至于,有人在猜測,說鄭鳴是不是趁著這個時候,逃竄了,要不然他怎么還不出來,也不請人家鎮天王上去呢。
    日升月落,又是一天,看著那剛剛露出光芒的太陽,幾乎所有人都變得更加的焦躁。
    又是一天的開始,如果鄭鳴再不見那鎮天王的話,那鎮天王真的會等下去嗎?
    就在這擔憂和期待之中,一個身影,在那陽光下,緩緩的走了下來。淡淡的金光,讓這個人看上有些神圣,無數的目光,這一刻更盯緊了來人!
    蕭無回的眼睛,閃過了一絲詫異,鄭鳴雖然還是那個鄭鳴,但是鄭鳴的修為,卻有了提升。
    躍凡二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