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2)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2)      完本感言(04-02)     

隨身英雄殺650 就要等到你

“諸位師弟,你們要是想出去尋找那鎮天王,我自然不會攔著,但是話要說清楚,鄭鳴和鎮天王之間究竟是什么關系,誰也不清楚,而且真正的苦主,是那位二長老褚天鷹。”
    江遠皺了一下眉頭,聲音低沉的說道:“要是下一步褚天鷹再次滅殺前山的話,那……”
    接下來的話,江遠并沒有說出來,但是他的意思,卻已經很明顯:如果褚天鷹真的滅殺,那就回不來了。
    作為武者,特別是躍凡境的武者,他們活的時間越是長久,對于自己的性命,越是無比的看重。
    所以大多數剛剛還意動不已的武者,這一刻都靜了下來,在互相對視之間,他們都將那一絲意動壓了下去。
    張云天很想自己過去,可是看著自己身邊的弟子,最終他還是停下了腳步。他是偏袒鄭鳴不假,但是在處理鄭鳴事情的同時,他更要兼顧自己一脈。
    畢竟,他是一脈之主。
    “有什么消息,鄭鳴和那位談完了沒有?”在一刻鐘過去之后,張云天就忍不住朝著站在一邊的姬元真問道。
    姬元真的手中,此時已經多了一個剛剛得到的消息,他朝著自己的師尊看了一眼,就快速的將手中的消息打開。
    “那……那個鎮天王他還在等著,鄭鳴并沒有出來迎接,也沒有讓鎮天王進入長天峰。”
    將這個消息說出來的時候,姬元真就覺得自己的嘴巴有點發干,這一刻,他甚至覺得自己有點胡說八道。
    鄭鳴,這個讓自己刻骨銘心的家伙,這個將自己的驕傲折騰的一敗涂地的家伙,他竟然……他竟然……
    那可是鎮天王,任誰見到鎮天王,第一個想法,就是要迎接,更不要說人家這般客氣的到來。
    可是,這該殺的鄭鳴不但沒有迎接,反而還將人家鎮天王給撂在了一邊,這也太……
    “你說什么?鄭鳴他竟然沒有去迎接鎮天王,他這是作死,他這是將我們萬象門唯一的機會,就這么若無其事的扔了出去,他是萬象門的罪人!”江遠的臉上,帶著一絲猙獰,他大聲的咆哮,好像自己受到了莫大的傷害。
    江遠的咆哮,實際上并沒有任何的理由,畢竟鄭鳴和他們,已經沒有任何的關系。
    但是在場的人,并不覺得江遠此舉是多管閑事,甚至他們還覺得,江遠發怒實在是情理之中。
    鄭鳴,這個叫鄭鳴的小子,真是他娘的太不知輕重,這唯一的,可以說他現在唯一的靠山,就是鎮天王,他怎么能夠讓堂堂鎮天王在送上拜帖之后,在外面等呢?
    他以為他是誰啊!
    “鎮天王是不是生氣了?”張云天此時,倒是真的關心的問道。
    姬元真朝著手中的消息看了一眼,然后呆呆的道:“鎮天王還在等待,就好像……就好像根本就沒有在意鄭鳴的失禮一般。”
    鎮天王還在等!
    天之驕子,就算是日升域最頂尖的存在無缺戰皇都要禮遇的鎮天王,在鄭鳴這里,居然還在若無其事的等,絲毫沒有惱怒的意思,這他娘的實在是太邪了……
    他們彼此對視著,簡直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半個時辰過去了,那邊的消息再次傳了過來,傳達消息的姬元真,此時雖然已經有些準備,但是在把消息宣布出來的時候,他的手顫抖的很是厲害。
    消息就一行字,那就是鎮天王還在等待!
    褚天鷹的臉色和江遠他們的臉色是一樣的,他原本以為,結果很快就會出來,如果不是鎮天王的故人,自己就可以殺進去。而一旦是鎮天王的故人……
    這個想法褚天鷹不愿意想,因為他的心中,只有一個期待,那就是此人和鎮天王無關。
    可是,鎮天王在等待,這個事實,讓他有點難以接受。作為宗門之中,從那天恒神境之中唯一走出來,被譽為整個開陽門未來中流砥柱的鎮天王,可以說是無數人敬慕的對象。
    就算是宗門的老祖,要召見她,也要看一下她是不是有時間,而她求見老祖,也頂多就是發一個符咒問詢一下,何曾出現過現在這種等待的情形。
    更何況,她等的,還是在自己的眼中,猶如螻蟻一般的人。
    鎮天王,她實在是丟了整個開陽門的臉,難道她不知道,她鎮天王代表的,不只是她自己,她在大多數的時候,代表的是整個開陽門么?
    蕭無回同樣無法平靜,他的修為同樣是化蓮巔峰,但是面對姬純然,他的心中,卻有一種不知不覺的畏懼。
    劍乃天下利,所有不平,當一劍斬之!
    這是蕭無回教導弟子的話語,但是現在,這種話語在他的心中不斷的回蕩,他卻做不到。
    雖然是同樣級別的人,但是他面對鎮天王,卻覺得自己根本就沒有出劍的勇氣。
    是自己的心不夠堅定,正是因為沒有一顆無比堅定的心,所以自己才沒有出劍的勇氣。
    武道無窮,自己這次的選擇,是對的!
    但是蕭無回同樣也有些埋怨鄭鳴,為什么他要晾著鎮天王,為什么他還不來迎接這位看上去對他很有好感,甚至是有些尊敬的鎮天王。
    雖然蕭無回選擇了來到長天峰,雖然他義無反顧的來到了這里,但是這并不代表他蕭無回準備死。
    鄭鳴,他究竟想干什么,難道他不知道,自己現在干系的,不是一個人嗎?
    慕容南等人,一個個干巴巴的看著姬純然,他們生怕這位鎮天王等不下去,然后怒氣沖沖的離去。
    宗主大人,你是大爺,你別鬧了好不好,咱們先將現在的事情了結了,然后咱們再裝。
    站在姬純然身邊的小茗,就好像一個被大力鼓風的氣球,此時覺得自己快要爆炸了。
    那個給小姐送信的家伙,他竟敢將小姐晾在這里,他瘋了,他一定是瘋了,他實在是太可惡了,他簡直就是罪無可恕,他實在是該死!
    等我見到他,不管他是誰,一定要先將他的臉打破,不,要讓他悔不該現在。
    裝什么裝,你既然讓小姐過來,怎么就不出面,你真覺得自己吃定了我們小姐不成嗎?
    雖然口上沒有行動,但是小茗已經用自己的動作,向自己最敬慕的小姐請示了九次。
    不錯,就是九次,第一次是房勻柏將信送上去半刻鐘的時候,在估量好了時間,覺得那個家伙有時間來迎接自家小姐,卻沒有來的時候,她就忍不住了。
    可惜,自家小姐卻用嚴厲的眼神制止了自己。
    第二次,第三次……
    可惜,姬純然用目光對她的回答,是一次比一次嚴厲,甚至她有一種預感,如果自己要鬧的話,那么此刻,小姐一定會毫不客氣的將自己逐走。
    所以,小茗只有忍著,但是她那氣鼓鼓的臉,已經開始有點發青。
    著急的人不少,但是現在真正著急的,只有一個,那就是房勻柏,他站在三顆巨大松皇形成的綠茵外面,無比著急的走來走去,而他手中的那份拜帖,就好像滾燙的熱碳一般。
    頓悟,自己的師尊,這位不著調的師尊,竟然在這個時候,進入了頓悟的境界。
    看著站在自己面前,猶如小母雞一般的木婉兒,房勻柏真的不知道該怎么辦。頓悟這東西,真的是誰也想不到它就來了,可是,師尊大人您能不能不這個時候頓悟呢?
    鎮天王,可是在外面等了一個多時辰了!
    鄭鳴并不是有意讓鎮天王等待的,他在讓房勻柏送信之后,就一邊看銘文書籍,一邊等待著鎮天王的到來。
    而就在鎮天王出現,將褚天鷹的人馬喝退之后,鄭鳴就放下自己手中的銘文,準備迎接這位不知名的同伴。
    可是就在這個時候,他的心動了一下。嗚嗚,真的只是動了一下,告訴他了一件事情。
    青色聲望值,再次增長到一千。
    青色聲望值抽取人物,會是一種什么情形,這是鄭鳴一直在好奇的問題。
    于是,忍不住的鄭鳴覺得這也耗費不了多長的時間,所以就直接點開了自己的英雄牌系統。
    唔,用青色聲望值抽取武將牌,則可以隨意選擇,基本上就是說,想誰是誰。
    雖然這個功能聽起來不錯,也就是一千聲望值,就能夠完成百萬紅色聲望值不能夠達到的事情,但是這個好處,在鄭鳴看來真的有點像雞肋。
    青色聲望值,那可是躍凡境的武者,整個萬象山上,躍凡境的武者也就是上萬人而已。
    而紅色聲望值的凡人,在萬象山占據的這片萬象大陸上,卻有幾十億,鄭鳴又怎么舍得,用青色的聲望值,抽取一張普通的武將呢?
    唔,用青色聲望值抽取的英雄牌,可以獲取該英雄牌的一項技能。
    唔,這個好像很厲害,比十分之一強太多了,他直接就是一項,如果能夠用青色的聲望值抽取到通天教主或者太上,那,那就讓人爆了。
    最后,是抽取的機率,青色聲望值抽取武將牌,可以隨意選取,武俠牌則是百分之百的機率,而仙俠牌的機率,則只有十分之一,至于封神牌,則提升為百分之一……
    百分之幾,機率很不錯,但是鄭鳴手中的聲望值,實在是太少了。一千青色的聲望值,還是他攢了不少時候,要是抽千次機率的洪荒牌,真的有點舍不得。
    抽一把,抽一把,抽一把!
    就好像有一只貓,在鄭鳴的心里不斷的撓動,他猶豫了剎那,最終還是選擇抽一把。
    反正抽一把,也用不了多長的時間,唔,抽什么牌呢?武將牌,想都不用想,用青色的聲望值去抽武將牌,那絕對是腦袋被驢給踢了。
    唔,自己在天恒神境的時候,可是青色聲望值滿千的時候,直接創造了林雷,可是現在,這青色聲望值,怎么就不讓自己創造了呢?
    莫非這里面,還有什么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