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10)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10)      完本感言(04-10)     

隨身英雄殺648 殺殺殺

萬象山,有護山大陣,有幾十萬甚至上百萬的弟子,是震懾一片陸地的實力,但是此時,它就像一個不設防的女子,面對著洶涌的群狼。
    “出發,給我將所有人都抓起來,我要在萬象峰頂,血祭我的揚兒!”二長老怒喝一聲,從飛舟之中率先飛出,與此同時,長千上萬的武者,都離開了飛舟。
    森森的殺機,從這些武者的身上彌漫而出。特別是已經達到了生神境的二長老,此刻更猶如一道紫色的烈陽,照耀在萬象山的上空。
    萬象山在這二長老的殺機下震顫,萬象山的樹木花草,在這殺機的籠罩下,幾乎瞬間枯萎。一些平時自由的奔走在萬象山的動物,在這殺機的籠罩下,不是瘋狂的奔跑,就是快速的躲在自己的洞穴之中。
    開陽門這次派來的躍凡境的武者足足有上萬人,他們聚集在虛空之中,雖然并沒有動手,但是那森然的殺機,已經讓天地為之震蕩。
    青色的戰車,在銘文的催動下,橫行虛空,鎮壓四方。施展著自身銘器,漂浮在虛空之中的躍凡境武者,一個個更是殺意如潮水,煞氣漫天地!
    他們一個兩個上百個,也許萬象門能夠抵擋得住,但是如此大的陣仗,誰能給抵擋。
    后山,當掠空飛舟出現的剎那,所有人都昂起了頭。他們看著如神凌空般的褚天鷹等人,一個個臉上升起的,是憤怒,是畏懼,是……
    各種各樣的神情,充斥在這些萬象門強者的臉上,他們所有的神情,最終都變成了黯淡。
    “都怨那鄭鳴,要不是他殺了褚鷹揚,怎么會有現在這種大軍壓境的情形,嗚嗚,我萬象門萬年基業,就這樣毀于一旦,這讓我等死后,如何去見列為祖師。”
    “那小子死不足惜,但是這一次,不知道多少弟子將要遭受解難,嗚嗚嗚嗚!”
    各種的罵聲,一時間響成了一片,但是和這些一般人的叫罵相比,作為萬象門核心的江遠等人,則是靜靜的望著那猶如泰山壓頂般的褚天鷹等人。
    他們能夠看到猶如紫色太陽般的褚天鷹,更能夠感到,褚天鷹四周所散發出的殺機。
    這等的殺機一旦彌漫,不知道多少人,將要死在這些人的手中,甚至……
    “我聽說,那小子派人給鎮天王送了一封信!”江遠開口了,他的聲音很平靜。不過在這平靜之中,他還帶著一絲的嘲諷,不屑的嘲諷。
    那小子三個字,已經成為了鄭鳴在這些人之中,最通用的稱謂,只要提起那小子三個字,基本上就代表著鄭鳴。
    雖然宋舒云死掉了,但是江遠的身邊,依舊不缺乏為他所用的人,當下就有人道:“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就憑他,也配對鎮天王寫信。”
    “我猜他寫的是求饒信,畢竟傳說中,鎮天王在開陽門之中,是比較仁慈的。他這般卑躬屈膝,說不定還能夠保住他的一條狗命!”
    “是啊,為了他自己的性命著想,他這封信寫的,一定是無比的……”
    本來要攻擊鄭鳴的人,無恥兩個字,卻是怎么都吐不出口,并不是他對鄭鳴還有什么好感,而是他想到了自己等人,和鄭鳴相比,他們更加的無恥。
    雖然這個人沒有說出的意思,在場的人都懂,但是沒有人說出來,卻有人笑著道:“看來咱們那位宗主的信,是被人家鎮天王扔到了垃圾桶了。”
    “嘿嘿,這個時候想到求饒了,這個時候知道后悔了,想想他的模樣,我就想要吐!”
    “我建議,等咱們萬象門重建的時候,一定要修建一個此人的石像,讓所有的弟子,唾棄他,讓他遺臭萬年,讓他死了,靈魂也要受到煎熬。”
    這惡狠狠的,充滿了詛咒的話語,一下子受到了不少人的相應,更有人大聲的道:“不錯,讓他不得好死,讓他的魂魄,****被宗門唾棄。”
    就在這詛咒聲中,虛空中傳來了褚天鷹的命令:“殺,殺,殺,殺!”
    長天峰外,蕭無回依舊盤坐,他的四周十丈,并沒有任何人敢于挨近,倒不是說蕭無回禁止有人挨近他,而是他的氣勢,讓所有人都難以挨近。
    雖然蕭無回已經宣布自己退出了裂天一脈,但是作為弟子的慕容南等人,依舊在一邊恭敬的服侍著。
    這段時間來,他們就在長天峰外靜靜的等待著。
    在他們來到長天峰下的時候,他們覺得,作為長天峰主人的那個人,一定會立即將他們收納進門下,雖然人多并不見得能夠做成什么事情,但是總比人少強。
    可是那個人,在這段時間內,根本就沒有出現。而那氣勢沖天的掠天飛舟,卻已經到了。
    猶如紫色太陽的褚天鷹,就好像一個天神,一個可以審批他們生死的天神,在褚天鷹散發出的滾滾殺機下,他們很多人都難以站起身來。
    至于褚天鷹四周的那些開陽門弟子,雖然并沒有散發出自己的氣勢,但是他們的氣息,同樣讓人恐懼。
    烏云壓城!
    他們等待的,可以說這兩天為之煎熬的東西,終于到了,而伴隨著這些人的降臨,他們可能就要解脫。
    “首座,那……那人就是生神境的強者嗎?”最終慕容南仗著膽子,向蕭無****出了這個問題。
    蕭無回的神色平靜,他淡淡的道:“不錯,這個人就是生神境的存在,我……我應該能夠對他攻擊一劍!”
    攻擊一劍,而不是擋他一擊,這之中的差距,慕容南懂。在慕容南的心中,蕭無回就是神一般的存在,可是現在,這個神一般的男子,竟然說自己僅能出劍。
    死亡就要來臨了嗎?這個念頭在慕容南的心頭閃動,他想到這些年自己走過的路,心中充滿了不舍。
    雖然不舍,但是無悔!
    一個個念頭之間,慕容南再次抬起了頭,他朝著四周看去,就見大部分同伴,都昂首看著那猶如烏云壓城一般的開陽門弟子。
    “殺殺殺殺!”
    四個殺字,猶如驚雷,在所有人的耳邊響起,再聽到這四個殺字的瞬間,他們都明白,死亡已經臨近。
    但是他們不會后悔,他們不后悔自己所做的事情,他們不后悔自己留在長天峰下。
    “就算是死,怎么也要留下兩個墊背的,省的讓人說,我們萬象門的人,沒有血性!”蕭無回站起,神色平靜,但是目光之中,卻充斥著堅定。
    “蕭首座說得對,和他們拼了,就算是殺不了他們,也要從他們的身上咬下一塊肉!”
    “嘿嘿,我就不信了,我們連一個人也留不下他們的。”
    “拼了!”
    各種各樣的呼喝聲中,不少人忍不住昂頭朝著那座山峰看去,那山峰的中間,有三顆高高的松樹。
    三皇坪,那里是三皇坪!那個他們過來,本來要拜見的宗主,就在那里。這一段時間以來,他除了排自己的弟子去送了一封信以外,就沒有任何的動作。
    聽說,這位宗主大人正在看書!
    這時候,已經有人對這位宗主不滿,就算是你領著大家去死,怎么也要和大家見上一面,讓大家覺得自己死得其所才是。
    可是,他就是在看書!
    就在不少人的心頭念頭翻動的時候,成千上萬的開陽門弟子,已經猶如遮天的烏云,直撲而下。
    森然的殺機,已經開始密布,所有的一切,都預示著一場巨大的風雨,將要出現在這片古老的山脈之間。
    “住手!”冰冷的聲音,隱含著無窮的威勢,那些本來要沖擊而下的開陽門武者,在這一瞬間,一個個停了下來,他們的目光,更是充滿了詫異的看向了出聲的位置。
    從掠天飛舟之中,出現了一個紫衣女子,就聽她冷漠的說道:“所有人,立即返回飛舟,不然,死!”
    淡淡的聲音中,殺人直沖云霄。而在這女子冰冷的面容上,更有不少人看到了一絲的激動。
    “你要干什么……姬師侄,你知不知道,你現在究竟是在干什么?”正在掠天飛舟下方亮陣的褚天鷹,眼眸中充斥著憤怒的火焰。
    他就要慢慢的為自己的兒子報仇,他心中的火焰,要一點點的發泄,卻沒有想到,就在這一切將要發生的時候,那本來應該是自己住手的鎮天王竟然阻攔了。
    而且是毫不客氣,根本就沒有和他半分商量的阻止,這讓他的面子往哪里放。
    這簡直就是沒有將他放在眼中!
    紫衣女子并沒有理會褚天鷹,而是冷冷的看著那些停留在半空之中的開陽門弟子。本來就已經有些不知道該聽誰命令的開陽門弟子,這一刻好像反應了過來。
    有幾個弟子,在沉吟了剎那,就朝著掠天飛舟上飛去。在有了帶頭的人之后,只是轉瞬間,飛向掠天飛舟的弟子,就已經占據了大半。
    留在虛空之中的,都是褚天鷹的嫡系弟子。
    “姬師侄,你莫非要根我這個師叔作對嗎?”褚天鷹緊緊的攥著拳頭,如果不給自己面子的,是一般的人,他絕對會立即將那個人碎尸萬段。
    但是這個人是鎮天王,是從天恒神境之中,擁有地煞傳承,被宗門譽為最大希望的鎮天王。
    他在宗門之中,雖然是生神境強者,但是論起地位,卻是比不過這位紫衣女子。
    紫衣女子神色平靜的道:“褚師叔,今日之事,恐怕難以讓師叔如愿了!”
    “如果師叔覺得難以接受,那就讓純然領教一下您的神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