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12-16)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12-16)      完本感言(12-16)     

隨身英雄殺646 山河依舊故人可好

  開陽門的二長老,那位死去的褚鷹揚的父親,已經放出口風,所有的,和自己的兒子死亡有關的萬象山的人都得死。
    老祖已經和那位二長老進行了溝通,后山之內,是開陽門不得進入的禁區。
    開陽門的鎮天王等人,已經跨過了十三國,他們的戰車,在半個時辰之后,就要降臨萬象山。
    萬象山的防御陣法,萬象山的所有防護手段,都已經被老祖停止,此刻的萬象山,已經沒有什么防御力量。
    雖然知道自己是安全的,但是在后山之中的萬象山弟子,還是一個個緊張不已,他們都明白,開陽門鎮天王等人的降臨,對于萬象山而言,就是一個劫難。
    一個大大的劫難!
    他們不只是要殺死鄭鳴,他們還要將萬象山的基業打碎,他們這些人雖然能夠保存下來,但是已經屹立在天地間多年的萬象山,將不知道會變成什么樣子。
    而且,避入后山的人,畢竟只是精英弟子,大多數人的外門弟子,甚至仆役弟子,根本就不知道什么事情,他們都還在自己的地域,拼命的修煉,想著有朝一日,自己能夠進入萬象山的山門,渾然不覺,自己等人,已經成為了人家發泄怒氣的東西。
    “師尊,剛剛接到一個師兄傳來的消息,說……說開陽門的大軍,已經離萬象山三百里。”房勻柏說到三百這個數字的時候,嘴唇就有點顫抖。
    他看著一臉平靜,依舊拿著手中銘文書籍翻動的鄭鳴,實在是有點頭大。
    鎮天王是誰,他現在已經知道了,想到如此人物被開陽門派來,他的心中就覺得有無數的旗幡在招展。
    當然,這些招展的旗幡,都是給他自己招魂的旗幡。
    作為長天一脈鄭鳴唯一的傳人,他近不了后山,所以能做的,就只能是跟著自己的師尊找死。
    “唔,鎮天王要來了,那個你幫我辦一件事情。”鄭鳴抬起頭,朝著房勻柏看了一眼道:“我寫個字條,你送給那個鎮天王,讓他過來見我!”
    寫個字條給鎮天王,然后讓鎮天王來見他,他瘋了嗎?都說自己的師尊是瘋子,在房勻柏的心中,這家伙絕對瘋了一半,但是此刻,他覺得,自己這個師尊,是真的瘋了。
    鎮天王應該回過來,只不過這次過來的鎮天王,卻是要取您的性命。
    “師尊,那個是開陽門的鎮天王,他……他是來找您麻煩的,他絕對不會聽您的,您……您是不是……”房勻柏最后想要說清醒清醒,但是最終,他沒敢說出口。
    倒不是他尊師重道,實在是這個師尊太過于霸道,自己這老胳膊老腿,絕對不夠他折騰的。
    鄭鳴沒有理會房勻柏,直接拿起筆,在一張白紙上寫了幾個字,折疊了一下,就扔給了房勻柏道:“去吧,等事情解決了,為師對你重重有賞。”
    房勻柏都有點想哭了,他看著手中的白紙,不知道該如何和自己的這位師尊說話。
    瘋了,絕對是瘋了!
    看著正端著一盤水果走出來的木婉兒,他張了張嘴,最終還是將要說的話咽在了肚子里。反正左右都是一個死,自己早死早脫生就是。
    拿起那張紙,房勻柏吹了一個口哨,就有一只灰色的蒼鷹朝著他飛來。騎上蒼鷹的他,直朝著山口的方向沖了過去。
    “師兄,你讓房勻柏干什么去了?”木婉兒放下手中的東西,輕聲地說道。
    “我讓他給那個鎮天王送個信,讓鎮天王那家伙過來見我。”鄭鳴隨手拿起一個靈果,咬了一口道:“這家伙是爛泥扶不上墻,早知如此,就不收他做弟子了。”
    木婉兒撲哧笑了,他怎么也忘記不了,房勻柏這個弟子,是怎么被鄭鳴收復的。
    鄭鳴的目光,卻沒有看向木婉兒,此時他的心中,想的是八個字——山河依舊,故人可好!
    ……
    掠空飛舟,長有千丈,橫掠虛空快如閃電,只是轉瞬功夫,就能夠形式近百里。
    這掠空飛舟,不只是能夠用來趕路,更是攻防一體的利器,九千九百八十六道銘文禁止,讓這掠空飛舟,擁有者強悍的攻擊力和防守之力。
    在開陽門,這般的掠空飛舟,也只有三艘而已。而且這三艘掠空飛舟,對于開陽門而言,也是寶貝的不得了。
    一般的時候,開陽門基本上是不會動用這種掠空飛舟的,因為掠空飛舟不但要消耗大量的元石,而且還難以修補,就算是一些頂級的銘文大師,在這掠空飛舟的修補上,也無能為力。
    畢竟,這乃是上古之物,是開陽門從上古遺址之中,偶然發現的寶物。
    要不是這次二長老的兒子被殺,要不是這次二長老急眼趕路,要不是這次萬象門并沒有任何的危險,他們絕對不會將這掠空飛舟拿出來。
    千丈的掠空飛舟,就好像一個巨大的移動城堡,里面有各種各樣的房間,小的只有一偶,大的則有百丈方圓!
    一座足足有百丈方圓的空間內,擺放的東西,都猶如凡間皇家的園林,不但有亭臺樓閣,更有十幾畝大小的方塘,可見游戲的金鱗,可見搖曳的荷花。
    而在一葉扁舟上,坐著的是一個身披紫袍的女子。女子容顏雖然稱不上絕美,但是卻給人一種奇異的魅力。
    她伸出白嫩的手指,在虛空之中輕輕的一點,那本來已經游到他身邊的金色鯉魚,就憑空定在了水中。
    并不是那魚被點動,魚依舊在動,只不過是魚所處的那一點時間,在這一刻突然被靜止了下來。
    這種靜止過得很快,也就是一眨眼的功夫,那金色的鯉魚就已經恢復了自由,搖搖擺擺的沖向遠處。
    “小姐,二長老派人前來傳訊,說再過半刻鐘,就能夠到達萬象山。”一個穿著紅色衣裙,整個人看上去就好像一團火般的侍女,快速沖出來道。
    女子點了點頭,淡淡的道:“萬象山的事情,和咱們沒有什么關系,我只是過路而已。”
    “小姐,二長老對您,一向有不小的意見,現在而長老的兒子死在萬象山,他心中一定充滿了怨恨。萬象山那邊,基本上沒有什么可以出手的,小姐去幫著助威,說不定能夠緩和一下和二長老的關系呢?”
    紅衣侍女說完,一臉期待的看著紫袍女子。
    紫袍女子從扁舟上站起,修長的身軀,讓她整個人給人的感覺,是仰視。
    這樣的人,給人的感覺,是必須仰視,是只有仰視!
    “二長老翻不起什么波浪。”紫衣女子淡淡的道:“你呀,還是將心思多用在修煉上。”
    “在宗門,什么都是虛假的,唯有你自己的本事,才是真正屬于自己的。”
    說到此處,她遙望遠方,輕聲的道:“你想一想萬象山的事情,他們要是有足夠的實力,用得著如此的卑躬屈膝,他們那位宗主倒是有一些骨氣,但是最后的結局是什么。”
    女子的話,讓紅衣侍女的神色一變,她輕聲的道:“茗兒知道了,以后再也不給小姐您出這種餿主意了。”
    “你這丫頭,是為了我著想,這一點,我還是知道的,不過你要記住,你有實力,就不需要討好任何人,而你沒有實力,就算是討好人,也沒有任何用處。”
    紫衣女子的聲音鏗鏘有力,別有一番的味道。
    “小姐說的是,在咱們宗門之中,只有別人討好您,沒有您討好別人的事情。”
    “您是誰,您是鎮天王,就是咱們宗門的老祖,都要讓您三分的鎮天王!”
    揚起小拳頭的紅衣侍女,一副感慨不已的模樣。兩個人的對話,此時只有兩人聽到,如果讓萬象門的那些人知道,他們一直恐懼的鎮天王,竟然是一個女子,不知道會有什么想法。
    “小姐,等一下,咱們還在萬象山停留嗎?”
    “不了,咱們要盡快趕到峽谷十三國,我希望能夠在那一日,趕到那里。”紫衣女子說出峽谷十三國這幾個字的時候,眼眸中生出了一種別樣的情緒。
    紅衣侍女跟隨紫衣女子只有十年,在這十年之中,她一直是忠心耿耿,但是她真的不明白,自己家小姐,為什么一定要趕到那個叫做峽谷十三國的地方。
    那里有什么東西吸引著小姐,讓他一定要趕過去呢?
    紫衣女子很快從那種詭異的情緒之中掙脫了出來,她輕聲的道:“我這兩天心情不是太好,要是二長老他們有什么事情,你推了就是。”
    說話間,重新盤坐在小舟上的紫衣女子,整個人再次融入了猶如畫卷一般的美景之中。
    對于紫衣女子這般的表現,紅衣侍女輕輕的搖搖頭,然后恭敬的退了出去。
    巨舟掠空,飛速前進!當紅衣侍女就要走進二長老他們所處的艙室時,就聽到有人在下面沉聲的喊道:“在下萬象門房勻柏,奉命前來給鎮天王送信!”
    這聲音很是響亮,可以說一瞬間,就已經傳遍了整個掠空飛舟之中。紅衣侍女的嘴角,升起了一絲譏諷的微笑,萬象門的人,竟然給自己家小姐下書,他覺得他是誰。
    本來交代一下事情,就準備離去的紅衣侍女,此時突然有了興趣,不管怎么說,這畢竟是給自己家小姐的信,如果自己不把關一下,又怎么行。
    所以,她就靜靜的站在艙門外,等待著那個自稱是房勻柏的萬象門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