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3-3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3-31)      完本感言(03-31)     

隨身英雄殺645 弟子蕭無回

  一道道的目光,都好像利劍,看向了凌云,可是此刻的凌云,也將自己要低下的頭,抬了起來。
    他正聲的道:“師妹,跟我一起去后山吧,你自己應該清楚,留在這里,只有死路一條。”
    “我們沒有違抗師門的命令,我們會有錦繡的前程,而且江遠宗主說了,這件事情,怨不得你!”
    “甚至他老人家說,你在這件事情商,還是一個受害者,宗門還會給你一補償。”
    “留在這里,真的是死路一條,你知道這次來的是什么人嗎?是鎮天王,開陽門已經派出了鎮天王和五名生神境的強者,鄭鳴他們,沒有活路的!”
    “師妹,你不要因為愧疚,就和一些人一起送死,真的,在這件事情上,我們不應該有任何的愧疚,你沒有任何的錯,也不欠任何人的!”
    一句句話語,就好像一柄柄的尖刀,刺在了溪清的身上,她看著那個自己曾經覺得是最親近的人,感覺這個人是那樣的陌生,那樣的可怕!
    慕容南、左云童和李秋歌等人,同樣用一種驚異的目光看著說話的男子,他們有一種不敢相信自己耳朵的感覺。
    但是事實告訴他們,剛才的話,就是這個男子說出的!
    不過這一刻,他們都沒有說話,只是靜靜的看著溪清,等待著接下來的發展。
    “你走吧!”在靜靜的朝著凌云看了兩眼之后,阮溪清淡淡的說道,她的聲音無比的平淡,就好像在和一個無關的人,說一件無關的事情一般。
    但是她這話,卻讓凌云的臉色一變,他是一個聰明人,從阮溪清的話語之中,已經感到了阮溪清的意思。
    可是,他不愿意這樣的放棄,所以他接著道:“師妹,你要想清楚,你留下來,不但什么事情也解決不了,還會將自己的性命葬送在這里。”
    “在宗門之中,師妹你有光明的前途,何苦一條路走到黑!”
    “凌云師兄,讓我最后一次稱呼你師兄,在我的心中,能夠在為危難的時候,給我提供幫助,能夠在我危機的時候,將我從火坑之中拉出來,才是我阮溪清的宗門!”
    阮溪清說到此時,靜靜地道:“道不同不相為謀,咱們就此別過。”
    就此別過,只有四個淡淡的字,但是在這四個字之中,卻好像蘊藏著無窮的決絕之意。
    凌云的臉色,不斷的變幻著,從剛絕變到了猙獰,最終又變成了羞怒。他緊緊的盯著阮溪清那無限美好的身姿,嘴里冷冷的說道:“師妹,你這是攀上高枝,所以才這般的決絕。”
    “怪不得這些日子,你沒事就往這長天峰跑,怪不得那個瘋子,會殺了褚鷹揚,原來你們之間,嘿嘿有著不可告人的關系。”
    “師妹你告訴我,是不是……是不是你早就決定將我蹬了,要不是發生褚鷹揚的事情,嘿嘿,師妹你早就給我攤牌了!”
    “想我凌云對你一片真心,卻沒有想到,你竟然是一個這樣的女人!”
    凌云的話,讓阮溪清的身子忍不住搖動了一下,她怎么也沒有想到,在她的眼中,一直都是溫爾文雅的師兄,竟然是這般一個模樣。
    這讓她無比的痛苦,甚至可以說,讓她整個人,都無比的難受,她就覺得自己胸肺之間,有一股憤怒火焰在壓抑,但是這股火焰,讓她難以自己。
    她張了張嘴,最終什么也沒有說,轉身朝著慕容南等人的方向走了過去。
    “賤人,你就是一個賤人,哈哈哈,虧得我差點為了你,將我的大好前程給葬送了,你這個賤人!”凌云雙眼通紅,他手指著阮溪清道:“你,還有你那個奸夫,你們都不得好死,你們的都不得好死!”
    慕容南等人,一個個怒視著凌云,他們這一刻都恨不得將這個家伙直接掐死。
    在褚鷹揚死了之后,他們已經知道褚鷹揚對付凌云的計劃,卻沒有想到,被救下,本應該感恩戴德的凌云,竟然是這副德行。
    “滾,你立即給我滾,不然我殺了你!”慕容南手指凌云,聲音冷厲。
    凌云哈哈一笑道:“慕容南,你英雄什么,你……你已經是一個死人,哈哈哈,我知道你活不了幾天。”
    這一刻的慕容南,肺幾乎都炸了,他此刻,就想將這個恬不知恥的家伙,狠狠的揍上一頓。
    可是,就在他要動手的時候,卻被李秋歌拉住,李秋歌朝著已經扭過頭去的阮溪清方向看了一眼,示意慕容南此刻,最好不要亂動。
    阮溪清雖然背對著慕容南等人,但是他們依舊能夠感到阮溪清身軀的顫抖,最終,怒氣沖沖的慕容南,還是將自己的憤怒,壓在了心頭。
    凌云這一刻,覺得自己罵的很是過癮,他哈哈一笑道:“怎么,你們覺得你們還能活,我告訴你們,鎮天王不會放過你們的,絕對不會!”
    “你們都要死在鎮天王的手下!”
    “滾,立即給我有多遠滾多遠。”淡淡的聲音,陡然在凌云的耳邊響起。
    這聲音,讓凌云感到心底發寒。剛剛的嫉妒加丟了面子的心理,讓他比較瘋狂,但是此時,聽到這冰冷的聲音,卻讓他從心底升起一絲的寒意。
    他扭頭朝著說話的方向看去,就見一個猶如青松般的身影,正站在他的不遠處。
    這個身影,他并不陌生,甚至很多時候,他對這個人,還充滿了崇拜,因為這個人,是蕭無回。
    “蕭首座!”
    “拜見蕭首座!”
    “蕭師伯好,蕭師伯您是不是有事情,我這就讓人去通報!”
    那些看到蕭無回的人,同樣一個個恭敬的朝著蕭無回行禮,在他們的眼中,蕭無回,依舊是讓他們可以仰視的存在。
    面對這些行禮的晚輩,蕭無回只是淡淡的點了點頭,他看著那遠處高高的三棵松樹,沉聲的道:“弟子蕭無回,按照約定,前來拜師!”
    蕭無回只是說了三句話,但是這一嗓子出去,卻讓在場的人,一個個都驚呆在了哪里。
    他們懷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聽錯了,他們懷疑自己的神經,是不是已經錯亂。
    好一會,他們才反應了過來,他們在互相的對視之中,才感到自己沒有聽錯,才感到,自己聽到的一切都是真的。
    弟子蕭無回!以往,在整座萬象門之中,能夠讓蕭無回如此稱呼的,只有一個人,那就是那位生神境老祖,可是現在,蕭無回竟然在鄭鳴的面子自稱弟子。
    這怎么可能?
    慕容南、葛丹楓等人,都好像呆了一般的盯著蕭無回,他們都是裂天一脈的弟子,蕭無回在他們心中的地位,就好像神一般。
    蕭無回向鄭鳴求教劍法的時候,鄭鳴說讓蕭無回拜他為師,幾乎所有的人,都覺得鄭鳴在癡人說夢。
    可是現在,鐵一般的事實,卻告訴他們,這一切都是真的,蕭無回在這個時候,竟然真的要拜他為師。
    就在他們吃驚的時候,從那三皇坪上,傳來了一個懶洋洋的聲音:“等著吧!”
    等著吧,這是三個字,而且還是非常常用的三個字,但是這三個字此時產生的效果,卻讓人振動不已。
    鄭鳴他怎么能夠這樣對待蕭無回,在所有人的眼中,再聽到蕭無回要拜自己為師的時候,鄭鳴應該激動不已,鄭鳴應該立即下來親自迎接蕭無回。
    甚至,鄭鳴應該謙虛的說,自己沒有什么本事,蕭無回拜自己為師,那就是明珠暗投,兩個人應該互相切磋,這樣才是他們想要的畫風。
    可惜,這一切期待,最終變成的,只有三個字,那就是等著吧!
    凌云走了,灰溜溜的,就好像一個打了敗仗的癩皮狗,悄悄的溜走了,他知道,自己在留下去,只能是丟人現眼,只能是讓人踩上一兩腳。
    伴隨著蕭無回在一旁的落座,本來還搞團闊論的慕容南等人,一個個恭敬的站在一邊,連大氣都不敢哈一聲。
    而在后山,已經聚集了整個萬象山所有精英的后山,卻好像炸了鍋一般。
    蕭無回在萬象山之中,乃是出了名的不會做人,但是他們每一個人,對于蕭無回,都有一種敬重,這是一種發自內心的,對于蕭無回修為的敬重。
    他們都相信,未來的蕭無回,應該是宗門的最強者。鄭鳴在不少人的眼中,落得一個瘋子的稱呼,大部分的原因,就是因為他要蕭無回拜他為師。
    他要不是說出如此狂妄的話,也不會落得一個瘋子的稱號,可是現在,讓所有人都沒有想到的是,蕭無回竟然要主動的拜鄭鳴為師。
    這怎么可能!
    江遠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只是冷笑,而不少人更對已經轉移到了后山的丁墨耕問東問西,雖然他們的問題提出的技巧并不一樣,但是他們的內容,卻沒有任何的變化。
    那就是,蕭師兄,是不是已經瘋了!
    蕭師兄瘋了嗎,要不是瘋了,怎么可能要拜一個小輩為師,要不然,怎么會說出這樣的瘋話。不過這種討論,很快就被開陽門的消息所取代。
    鎮天王和開陽門的諸位宿老,已經運用跨域的陣法,來到了萬象門的地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