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12-16)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12-16)      完本感言(12-16)     

隨身英雄殺643 天恒境鎮天王

  長天峰,張云天提著酒罐子,正在給鄭鳴倒酒,而在他的不遠處,他的夫人正在和木婉兒輕聲的說著什么。
    “鄭鳴小子,你來到萬象山之后,我就怎么看你,怎么不順眼,我覺得一定會給長天一脈,惹下大大的麻煩,沒有想到,你比我想的還厲害。”
    “哈哈哈,你來到萬象山,有一個月沒有?”
    鄭鳴看著眼前猶如琥珀色的酒水,輕輕的端起喝了一口道:“差不多不有二十天吧!”
    “哈哈哈,才二十多天,你就當了宗主,殺了幾個首座,更誅殺了開陽門的來使,和你比起來,我這輩子,好像都在萬象山白呆了。”
    張云天說到此處,眼眸中露出了一絲悲然的道:“雖然你小子行事有些不經過腦子,但是有一點,我還是要說,那就是對于你小子這般的行為,老子除了一個服字,沒有什么好說的了。”
    “當年的小木,要是有你一半的膽量,也不至于落得被人逼迫出山門的地步。”
    小木,鄭鳴一愣,一時間他還沒有將誰是小木這個關鍵的問題搞清楚,但是隨著張云天鄭重的神情,鄭鳴明白了過來,原來這個小木,是自己的師傅。
    唔,應該是名義上的師傅。
    是不是該給自己這個師尊客套兩句呢?可是自己對于這個師尊,實在是沒有什么了解啊!
    就在鄭鳴猶豫的時候,就見張云天舉起酒杯道:“你小子也是運氣好,要不是走了****運,掌握了那萬象印,哼哼,早不知道死到哪里了。”
    “那位雖然能夠破得了你的萬象印,但是不愿意浪費力氣,所以才沒有收拾你,要是你一直老實呆著,說不定你這個名義的宗主,還能夠當著。”
    “但是你小子,是一條漢子,我……我很少服人,對于你們這些年輕的小輩而言,更是沒有幾個能夠讓我看上眼的,但是你小子,呵呵!”
    說話間,張云天雙手舉起酒杯,鄭重的道:“我再敬你一杯。”
    對云張云天這個脾氣不好,但是一直都幫著自己說話的人,鄭鳴還是有好感的,雖然他覺得,自己實際上,半點都不需要張云天的幫助。
    和張云天碰了一碗酒,就聽張云天道:“你小子……哎,如果我能夠年輕五十歲,我一定留下來陪你,但是我不能留下,一旦我留下,我們一脈恐怕很快就被打壓下去。”
    “張師叔,實際上你……”
    鄭鳴剛剛要說,你留下也沒有什么事情,卻聽張云天已經擺手道:“我知道,你要寬慰我,說我為了自己一脈,你絕對不會怪我,但是我心中還是不舒服。”
    “哈哈,小子,算是我欠你的!”
    這家伙,還真是夠自多的,鄭鳴輕輕的搖了搖頭,但是對于張云天,他卻是又增加了一分的好感。
    “這是今天接到的消息,是江遠代老祖傳法旨,開陽門對于你擊殺褚鷹揚的事情很憤怒,不但褚鷹揚的父親,那位二長老親自帶隊而來,而且他們還派出了鎮天王!”
    張云天說道鎮天王三個字的時候,眼眸中生出的,是一種深深地懼意,好像鎮天王三個字,就好像他眼中的洪水野獸,讓他恐懼不已。
    張云天老來成精,對于鄭鳴臉上不經意間露出的淡淡的笑容,瞬間就明白了過來。
    他自己也感到,自己對于一個人怕成這樣,實在是丟人現眼,但是此刻鄭鳴已經看在了眼力,他就算是瘋狂抵賴,好像也沒有太大的用處。
    所以在猶豫了剎那,他就大聲的道:“小子,你不要覺得我老張危言聳聽,我告訴你,鎮天王不是你小子可以對付的。呵呵,如果說蕭無回在咱們宗門之中,只能算是半個鎮天王的話,那么那鎮天王在開陽門,就是真正的鎮天王。”
    “你還別不信,我再告訴你,那鎮天王雖然只是有化蓮巔峰的修為,但是讓咱們的老祖和那鎮天王比斗,輸的一定是咱們的老祖。”
    “好奇了吧,知道為什么嗎?來,將這杯酒喝了,我就告訴你!”
    看著一副張太公在此,愿者上鉤模樣的張云天,鄭鳴淡淡一笑道:“沒興趣。”
    “小子你就是嘴硬,你一定很好奇這個將是你最大對手的鎮天王,究竟是一個什么樣的人物,只不過你小子面皮比較薄,所以一直在硬撐著。”
    張云天得意的一笑道:“來來來,這杯酒喝下,我就好好的給你講一下,省的你小子到時候,不知道怎么死的!”
    雖然經過了百年參悟,但是從被本質上而言,鄭鳴心頭依舊有一顆爭勝之心,他淡淡的道:“那鎮天王就算是再厲害,也不能拿我怎么樣。”
    “你是覺得他沒有到生神境,而你小子手中執掌者萬象印,才這樣說,我告訴你吧,你小子依仗的萬象印,在鎮天王的手中,根本就不算什么。”
    “他雖然只是化蓮境的修為,但是其本身,已經擁有了神通,而且還是強于一般人的神通。”
    張云天說到此處,聲音之中帶著低沉的道:“有些人,是我們一生拍馬追趕,都追不上的。”
    鄭鳴看門著消沉的張云天,忍不住安慰他道:“那個鎮天王就算是厲害,他也不能在我面前囂張,不然的話,我就讓他豎著進來,躺著出去。”
    “吹吹牛,好像對你來說也不錯,但是你絕對不能小看那鎮天王,他本來在開陽門之中,就資質不俗,百年之前,更是進入天恒神境,取得了地煞傳承!”
    “嘿嘿,三十年前,更是因為一言不合,和七大真血之中的太皇真血傳人比斗,雖然最后還是輸了,但是卻也全身而退。”
    “聽說就連那位無缺戰皇,對于這位鎮天王,也是看重異常,甚至他已經多次邀請鎮天王出任他坐下第一戰將的職位,只不過被這位鎮天王給否了!”
    天恒神境!
    這四個字讓鄭鳴一愣,他沒有想到,開陽門之中,竟然還有天恒神境得到傳承的人。
    可以說,能夠從天恒神境獲得傳承的人,都是跟隨著他鄭鳴的人,而大多數從天恒神境出來的人,按照自己聽到的消息,應該是跟著姚樂清舒才對啊!
    “天恒神境?”
    “嘿嘿,你小子連天恒神境都不知道,實在是有點孤陋寡聞,我告訴你,那可是咱們日升域最強的一個傳承之地,聽說七大真血,就是從哪里買流傳出來的。”
    “以后啊,你要好好的補充一下自己的知識,不然的話,別人說起話來,你就要丟咱們萬象門的臉。”
    張云天大大咧咧的說了兩句之后,好像想起什么的他,臉色瞬間黯然了起來。
    他感到自己這話,說的實在是沒有水平,接下來,鄭鳴怎么可能還擁有接下來。
    “那鎮天王叫什么名字?”鄭鳴沉吟了剎那,沉聲的朝著張云天問道。
    張云天撓了撓頭,沉吟了好一會才道:“奶奶的,人家都叫他鎮天王,老子還真的忘了他的名字。”
    “不過這些你都不用管,你他娘的只要注意一點,就是對這位鎮天王,一定要小心,他神通強橫,聽說有停滯時間的能力。”
    停滯時間,鄭鳴的心就是一動。
    如果別人的神通真的能夠停滯時間的話,在這種人的攻擊下,自己恐怕連使用英雄牌的機會都沒有。
    鎮天王,這個人應該是誰呢?為什么他會在開陽門,為什么他沒有跟隨姚樂清舒?
    “你小子的事情,我管不了,但是婉兒那小丫頭,卻要和我去后山,鄭鳴,他沒有任何的戰斗力,只有跟著我去后山,才能夠算是安全。”
    “這一點,我想你不會反對吧!”
    張云天終于說出了他此次來找鄭鳴的目的,他已經無法幫助鄭鳴,所以他準備將木婉兒帶走。
    讓張云天將木婉兒帶走,鄭鳴并不反對,相反他從心中,還有點感激張云天。
    他有自信,絕對不會讓木婉兒受到傷害,但是木婉兒和張云天去后山,無疑是最過安全。
    那位隱藏在萬象山之中的生神境老祖,恐怕已經和開陽門談好了條件,自己以及跟隨自己的人,將會成為犧牲品,從而平息開陽門的怒氣。
    而經過開陽門的殺戮,宗門之中,那些被生神境老祖看成刺頭的人,也會死的干干凈凈,一個穩定聽話的宗門,也是江遠他們愿意看到的。
    “既然張師叔如此有心,鄭鳴自然是求之不得。”鄭鳴心中念頭閃動,沉聲的說道。
    張云天點了點頭,他在來此請鄭鳴喝酒的時候,就已經想到鄭鳴不會拒絕。
    看著一臉淡然的鄭鳴,他覺得自己自己有點對不起這個年輕人,雖然這件事情,他實在是無能為力,但是面對老友的自己即將去送死,他卻是半點力量都施展不上,他還是覺得自己對鄭鳴,有一種虧欠。
    “鄭鳴,那鎮天王,好像為人很是寬厚,你見了他之后,只要跪地求饒,然后將事情的原因說一遍,說不定他就能夠饒你一命呢!”
    這句話說出口之后,張云天就覺得自己的臉紅彤彤的,跪地求饒這種事情,實在是好說不好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