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12-06)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12-06)      完本感言(12-06)     

隨身英雄殺642 生神老祖一指破天

  鄭鳴此時雙手背立,一如神人,但是此時的真實情況,是鄭鳴并沒有他表現的那么輕松。
    萬象印畢竟沒有被他煉化,催動萬象印雖然使用的是玄牝珠的力量,是聚靈陣的力量,但是他催動這一切,依舊讓他的腦袋有點嗡嗡的響。
    “給我去死!”
    知道自己堅持不了多久的鄭鳴,再次瘋狂的催動萬象印,想要將江遠直接擊殺。
    萬象四神幡在這增強的壓力下,開始吱吱呀呀的,呈現出一幅崩潰之態,與此同時,江遠的腿,也被壓入了厚厚的巖石之下。
    如此下去,江遠必死。
    可是就在那萬象四神幡所形成的最后一絲防御,就要在鄭鳴的轟擊下,在天地間崩碎的剎那,一個手指,劃破無盡的虛空,飛馳而至。
    那手指重重的點在萬象印之上,本來一如泰山壓頂般的萬象印,直接倒飛了出去。
    只不過那手指,好像也耗盡了最后的力量,在虛空之中消散開來。不過看到那手指的萬象門首座,一個個臉上卻露出了驚駭之色。
    “是破天指,老祖的神通破天指。”
    “老祖終于出手了,在咱們宗門之中,也只有老祖的破天指,才能夠破了萬象印。”
    “老祖他老人家會如何選擇,是支持江遠,還是……”
    萬象印飛速的下落,鄭鳴在哪手指點在萬象印上的剎那,就覺得自己的腦袋嗡了一下子。雖然他催動自己一念魔生的手段,讓自己快速的平靜下來,但是剛才那驚天動地的一指,依舊讓他的心跳動的加速。
    神通,生神境的神通!
    剛才出手的是萬象門唯一的生神境強者,他施展的是生神境的神通!
    劃破虛空,隔著百里施展的手段,浩浩蕩蕩,一如天威的手段,這就是神通。傳說之中,神通各種各樣,有強大,有弱小,但是無論什么樣的神通,都比武技強的太多了。
    唯有達到生神境,才能夠生出神通,而擁有神通的武者,更是能夠直接秒殺生神境一下的武者。
    “老祖,鄭鳴肆意妄為,不但擊殺了宋師弟,更殺了開陽門的褚鷹揚,還請老祖作主啊!”江遠從震驚之中清醒過來的剎那,就跪倒在地,大聲的朝著虛空喊道。
    生神境的老祖,是萬象門最后的支柱,可以說他的一句話,就能夠決定萬象門無數人的生死。
    作為萬象門的老祖,在這件事情上,他又會怎么做呢?
    虛空沒有人開口,那剛剛一擊,猶如天神一般的老祖,此時好像并不存在一般。
    這般詭異的情形,讓江遠的神色大變,就在他詫異的時候,虛空之中終于聽到一個蒼老的聲音:“能夠使用萬象印的人,就是萬象門的宗主。”
    “他的決定,就代表著萬象門,江遠,你還不退下。”
    這聲音,讓江遠的身體發顫,他恨恨的朝著鄭鳴看了一眼,最終還是退到了一邊。
    “悟透了青蓮劍歌的小輩,既然你已經成為了萬象門的宗主,既然你已經否決了各位首座的意見,那么恭喜你,你獲得了萬象門最大的權力。”
    “只不過,現在的你,能夠命令的,是那些愿意遵從你命令的人,至于其他人,按照宗門的規矩,都要退避到后山,你好自為之吧!”
    這聲音說完,就消失的無影無蹤,但是隨著這聲音的失去,一些人好像明白了過來。
    江遠明白了,蕭無回明白了,張云天明白了,金堅同樣明白了……
    這位老祖,他雖然承認了鄭鳴的地位,但是他同樣將鄭鳴架了出去,他要鄭鳴自己,為自己誅殺了開陽門褚鷹揚的事情承擔責任。
    也就是說,鄭鳴此刻,已經成為了他們這些萬象門真正掌權者,拋出的一個替罪羊!
    也就是半日之間,偌大的萬象山,就發生了巨大的變化,這第一個變化,就是萬象山的各大首座,差不多一夜之間,消失的干干凈凈。
    像萬象峰,更是一下子只剩下一個掃路的老頭。
    天雷一脈的人全部進入了后山,驚鴻一脈的弟子,也全部進入了后山,還有無數的人,都進入了后山……
    “師兄,我們也走吧!”丁墨耕站在蕭無回的身后,聲音中帶著一絲哀求的道。
    蕭無回依舊看著遠處的風景,好像并沒有聽到丁墨耕的話語一般,但是實際上,他手掌的顫動,正說明他的心中,此時正在經歷強烈的交戰。
    走,還是不走,這兩個決定,正在他的心中翻騰。
    “師兄,開陽門的耀陽君,在臨走的時候已經下了狠話,下一次回來,一定要讓咱們萬象門付出代價。而這個代價是什么,老祖已經決定了。”
    “師兄啊,那后山,可以說是老祖留下的,給咱們宗門重新振興的力量,如果我們不過去的話,那么裂天一脈的基業,就葬送在咱們的手中了。”
    丁墨耕說到此處,動情的直接跪在了蕭無回的身后,大聲的道:“請師兄為了我一脈的延續,去后山吧!”
    隨著丁墨耕的跪下,幾個屬于蕭無回師兄弟模樣的人,也跟著跪了下來。
    他們的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要蕭無回三思而后行!
    蕭無回終于會過了頭,他看著跪在地上的丁墨耕等人,既沒有伸手攙扶,也沒有流露出半點的厭惡。
    “丁師弟,你說,咱們從后山再次出來,萬象山還會是萬象山嗎?”
    這句話,蕭無回的聲音并不高,但是這句話,卻好像有著萬鈞之力,重重的敲擊在丁墨耕的心頭。
    丁墨耕一時間,就覺得自己的身體在搖晃。他是萬象門之內,和宋舒云并列的兩個最有智慧的人物。現在宋舒云已經死了,可以說最有智慧的人物,就變成了他丁墨耕。
    對于那位老祖為什么決定讓一些愿意的人去后山,而讓鄭鳴完全主宰萬象山,他心中清楚得很。
    雖然這位老祖最重要的目的,是讓開陽門找回褚鷹揚被殺的面子,但是其中也含著對于一些不穩定弟子的清洗。
    但是,他心中更清楚,這些在老祖眼中,算是不穩定的弟子,其實才是整個萬象門的脊梁。
    沒有他們,萬象門還是萬象門么!
    可是,不避入后山,不受老祖庇護,和那位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宗主一條道走到黑,那最終的結果,就是死路一條。
    他丁墨耕并不是怕死,但是他覺得,自己絕對不能死在這種愚蠢的事情上。
    “師兄,只要我們活著,就有希望!”
    這句話說出之后,丁墨耕就覺得自己的嘴巴發干,他很清楚,自己之所以會有這種感覺,主要就是,自己剛才所說的理由,連自己都難以說服。
    而其他幾個跪在蕭無回身后的男子,一個個臉色也都有點尷尬,但是他們還是沉聲的道:“丁師兄說的不錯,還請師兄三思而后行。”
    蕭無回看著那遠遠的天日,陡然淡淡的道:“你們知道嗎,我的劍法前些時候退步了。”
    “為什么我的劍法會退步,我想了不少的原因,但是我覺得,最主要的原因,還是我少了一往無回的勇氣。”
    說到此處,蕭無回豁然扭過頭來,鄭重的道:“哪怕前方千山萬險,我當一劍斬之!”
    “這句話,是我們祖師留在祖師堂的話,我一直都覺得,自己能夠做到這句話所要求的意思。”
    “但是現在看來,我還是有一點點的太天真!”
    天真這兩個字,讓丁墨耕等人的神色變幻了一下,他們隱隱約約的,有一種不好的想法。
    “我沒有做到,我的銳氣被挫,所以我再也難以斬出那無堅不摧的裂天之劍。”
    “千難萬險一劍斬不了,那就是劍折之日。”蕭無回說道劍折,目光之中不但沒有暗淡,相反他的目光無比的明亮。
    非同一般的明亮,讓人能夠感覺到,此刻蕭無回心頭那一絲的堅決。這種堅決,雖然并沒有表現的太過強烈,但是卻猶如山一般的難以移動。
    “從今日起,裂天一脈首座的位置,傳諭丁墨耕。”蕭無回在丁墨耕等人剛剛平靜下來的瞬間,說出了自己的決定。
    “蕭無回,自逐于裂天一脈!”
    丁墨耕呆了,其他跪在地上的人同樣呆了,他們怎么都沒有想到,竟然會有這種情況出現。
    蕭無回,他們一直都無比尊重的師兄,竟然自己將自己逐出了裂天一脈,這怎么可能,這怎么能夠接受。
    就連一下子成為了首座的丁墨耕,都難以接受這個結果,雖然他的心中,未嘗沒有動過成為首座的心思,但是他更清楚,自己的能力,根本就成不了首座。
    首座這兩個字,在裂天一脈,只有屬于蕭無回的,沒有蕭無回的裂天一脈,他不知道是一個什么樣子。
    “師兄,萬萬不可啊!”丁墨耕昂頭,大聲的道:“就算是師兄決定留在前山,小弟也一定奉陪,我相信各位同門,也一定會想陪,但是請師兄,不要再提離開裂天一脈。”
    “不錯,還請師兄收回成命!”
    “肖師兄,我們裂天一脈,絕對沒有怕死之輩,您就請收回成命吧!”
    “沒有師兄您的裂天一脈,還是什么裂天一脈,師兄,就算是死,小弟也愿意跟隨您!”
    看著一張張熟悉的面容,蕭無回的眼眸中,多出了一絲動容,但是最終,他還是沉聲的道:“我意已決,你們不必再勸。”
    “而且,我將裂天一脈首座的位置交出來,并不是因為這個原因,而是我希望,自己能夠脫下身份的枷鎖,走自己想要走的道路,從而達到更高的境界。”
    說道這里,蕭無回看向丁墨耕道:“師弟,你應該知道,師兄我這一輩子,最喜歡的就是劍道。”
    “達者為師,我希望能夠有更好的學習!”
    丁墨耕看著飄然離開,猶如一柄長劍一般離開的蕭無回,整個人呆在了那里。
    在宗門之中,他是對蕭無回最理解,也是最佩服的人,這一刻,他已經想到了蕭無回最后那句話的意思,但是對于這種意思,他難以接受。
    從此之后,師兄真的要成為那個人的弟子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