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12-06)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12-06)      完本感言(12-06)     

隨身英雄殺641 該出手時就出手

  他們之中,雖然有不少人恨不得宋舒云死掉,但是現在宋舒云就這樣死在他們面前,卻讓他們都難以接受。
    宋舒云是誰?那可是萬象一脈的第二號人物,就算是他們,在面對宋舒云的時候,也要小心防范的人物。可是現在,他竟然就這樣被抹殺了。
    江遠的臉色猙獰,宋舒云是他最好的住手,這些年來,他能夠統領萬象一脈,宋舒云起了不小的作用。
    可是今天,鄭鳴竟然殺了宋舒云!
    “孽障,你找死!”江遠怒喝之中,手中就多出了四柄刻錄著無數銘文的小幡,那四柄小幡須臾之間,就脹大了百倍,化成四柄遮天蔽日的大幡,直接將鄭鳴籠罩在中間。
    四柄大幡翻飛,青龍白虎朱雀玄武的虛影,從四座大幡之中直沖而出。
    萬象四神幡,萬象一脈只有首座才能夠執掌的至寶,催動之中,每一個神幡,都能夠催動一個相當于化身的力量。
    “江遠,你不能對他動手,他是宗主!”張云天看到那萬象四神幡,大聲的朝著江遠喊道。
    他說話間,人也沒有閑著,騰空沖向了江遠,可惜就在他沖向江遠的瞬間,已經有兩個人擋在了他的近前。
    這兩個人的地位雖然比張云天低一點,但是兩個人聯手,卻絕對不是張云天可以比擬。
    “去死吧!”
    江遠手指掐動,萬象四神幡揮動天地之力,脫離了萬象四神幡的四大神獸,更是氣勢磅礴的朝著鄭鳴直沖而去。
    雖然這萬象四神幡衍生而出的四象神獸和江遠那位弟子的四象神獸一樣,但是威力強大何止百倍。
    而四象碰撞,那被碰撞的位置,就要化為虛空。
    鄭鳴此時,就感到自己的身軀,已經處在了四股就要撕裂的力量之中,在這股絕對的力量下,他的劍意,他的一切,好像都沒有任何的用處。
    用英雄牌,這是鄭鳴心頭唯一的念頭。就在他猶豫著用金箍棒還是丁隱英雄牌的時候,一個念頭陡然出現在他心頭。
    而就在這個念頭出現的剎那,那白胖胖的嬰兒,也再次出現在了他的身邊。
    九子母天魔大法!
    那白胖胖的嬰兒,瞬間幫著鄭鳴撕裂虛空,在四股強大的力量匯聚之前,就帶著鄭鳴,消失的無影無蹤。
    “轟轟轟!”
    青龍白虎朱雀玄武,這四種強大至極的神獸,在虛空之中瘋狂的膨脹,他們浩蕩的力量,形成了一股旋風,一股可以撕裂一切的旋風。
    這股力量,讓天地為之震顫,滾滾的風暴,一時間將眾人身邊的一座山峰,直接卷成了碎粉。
    看著那鄭鳴所立的位置,依舊被狂暴的力量肆虐,慕容南等弟子的眼眸中,多出了一絲的淚痕。
    突然崛起的鄭鳴,成為宗主卻不著調的鄭鳴,走了****運掌握了萬象印的鄭鳴,還有今日,突然出現慷慨激昂,說出萬象門絕不低頭的鄭鳴。
    一個個鄭鳴的影子,在眾人的心頭略過。他誅殺了阻攔眾人,甚至接受眾人難以接受條件的宋舒云,這讓在場的弟子,每一個都對他升起了敬佩之心。
    可惜,他在用出萬象印的剎那,卻被江遠襲殺,就好像流星一般,消失在萬象門之中。
    蕭無回手中的長劍,依舊緊緊的握著,他一直在猶豫是不是出手,但是直到最后,他都沒有出手。
    他不愿意承認,但是他真的,在這個時候軟弱了。
    “哈哈哈,江宗主好厲害,誅殺作亂之人,就應該這樣。”有人開口了,只不過開口的并不是萬象門的人,而是褚鷹揚,他淡淡的笑道:“既然江宗主如此有誠意,那么剛才的條件,就算了。”
    “我現在,只想我的洞房花燭夜,至于其他的,江宗主就看著辦吧!”
    萬象四神幡這件寶物的出手,同樣震懾了褚鷹揚,讓他不敢在堅持自己的條件。
    殺了鄭鳴,震懾了囂張無禮的褚鷹揚,讓自己在宗門之中的地位,再次找回來不少。這些結果,和失去了宋舒云相比,好像還賺了一點。
    江遠撫摸了一下胡須,淡淡的道:“鷹揚師侄,你作為我萬象門的女婿,從此之后就是一家人。”
    “既然是一家人,那老朽有些話,就不得不說,還請鷹揚師侄以后說話注意點,開玩笑過了頭,很容易出現問題,那時候引起一些不必要I的誤會,對誰都沒有好處。”
    “師侄一定要慎重。”
    如果是剛才,褚鷹揚不一定會給江遠這個面子,但是現在,他覺得自己必須要給江遠面子,因為江遠的實力,遠超過他,而一個武者,對強者總是有一些敬畏。
    “江師伯說的是,小侄以后一定注意。”
    江遠點頭,他朝著四周看了一眼,然后冷聲的道:“將慕容南等帶頭鬧事的弟子拿下,其他人立即給我離開此地。”
    慕容南等人的眼眸中,帶著深深地不服,他們知道,自己這次聚集,并沒有任何的結果。
    有人用熱血解除了宗門的律令,更有人冒著生命危險站了出來,但是最終,就是犧牲了那個宗主的性命,卻什么東西都沒有改變。
    打殺了宋舒云,可是那個宗主,也死掉了。他這個時候覺得,鄭鳴這個宗主,死的實在是有點冤枉。
    他的目光,朝著四周看去,卻見不少人已經低下了頭,不敢和他的目光對視。這一切,都讓他明白,這些人,已經選擇了退讓,已經選擇了妥協。
    他雖然不愿意,但是江遠那萬象四神幡的出手,也震撼著他的心靈。
    他不甘心,他的心中,有深深地不甘,這不是他要的結果,但是他無力改變。
    為什么,為什么,為什么!
    一個個為什么,在他的心中咆哮,他的目光落在褚鷹揚的身上,他看到的,是一個得意的笑臉,他們萬象門最美麗的女子,依舊要成為人家的盤中餐!
    好像……好像他們什么都沒有得到,什么也沒有改變!
    他狠狠地看著褚鷹揚,他現在唯一能夠做的,就是用這種法子,表達自己的憤怒,表達自己的不屈,雖然這種法子,他自己都感到很愚蠢。
    一道青色的的劍芒,在他的眼中出現,然后那一個讓他無比討厭的臉,就在這青色的劍芒下,和他的身體分成了兩段。
    這不是真的,慕容南覺得自己出現了幻覺,雖然這幻覺很美好,他很喜歡,但是他心中清楚,這不是真的,這只是假的,假的……
    自己啊,真是太不成熟了,在這種時候,竟然出現了幻覺,實在是……
    自嘲的笑容,還沒有出現在慕容南的嘴角,他的耳邊就聽到了有人厲聲的道:“褚鷹揚死了!”
    “是鄭鳴出的手,鄭鳴!”
    “鄭鳴沒有死,鄭鳴沒有死!哈哈哈,鄭鳴沒有死!”
    各種各樣的咆哮聲,在虛空之中回蕩,這些聲音,讓慕容南終于回過了神,他扭頭朝著四周看去,就見那些本來還低頭的弟子,大聲的歡呼,就聽到有人瘋狂的蹦起。
    他朝著江遠的方向看去,就見江遠的臉上,有如死灰一般。
    褚鷹揚的大好頭顱,依舊在地上滾動,一個白胖的嬰兒,此時手中正拿著一柄小小的青色小劍。
    剛才正是這小劍,斬落了褚鷹揚的頭顱,而此時,這白胖的嬰兒,正平靜的立于虛空之中。
    嬰兒持劍,本來就讓人有點詫異,但是現在這種情況,卻是真是無比的出現在他們的面前。
    鄭鳴使用這個嬰兒救了一個自殺的弟子,出手的是鄭鳴,鄭鳴沒有死!
    這些東西聯系起來,慕容南就覺得自己的心無比的激動,他好像整個人都要跳起來。
    “鄭鳴,你知道你做了什么?你殺了褚鷹揚,你讓整個宗門,都因為你的任性,處在一種危險之中。”
    江遠大聲的咆哮,他瘋狂的指著天空道:“你……你是宗門的罪人,你罪在不赦!”
    在江遠的怒吼聲中,一座山峰上出現了鄭鳴的身影,他冷笑一聲道:“我是不是宗門的罪人,不用你來評說,剛才,他你偷襲我,現在,也該是你還回來的時候了。”
    伴隨著鄭鳴這句話,萬象印猶如耀眼的日光,從虛空之中朝著江遠直落而下。
    這萬象印的速度一如閃電,飛落之間,四周的虛空都被萬象印完全封鎖。
    生神境一擊的威勢,讓天地為之變色。江遠的臉色,同樣變得無比的難看。
    他再次催動萬象四神幡,巨大的四象,在虛空之中匯聚如一,形成了一個巨大的光罩,朝著那下落的萬象印迎了上去。
    “轟轟轟!”
    大印下落,四色的光罩顫抖,群山顫抖,御使著那萬象四神幡的江遠,整個人也在顫抖。
    一口血漬,已經出現自了他的嘴角,雖然江遠的修為不錯,但是在這等于生神境一擊的萬象印下,他還是有些招架不住。
    蕭無回等人,一個個目瞪口呆的看著這一切,他們不知道自己該不該出手。
    “咔嚓咔嚓!”
    一道道裂紋,出現在光罩之下,江遠頭上,那束縛著頭發的錦帶,更是無聲的炸開。
    江遠立于天地之間,猶如一個對抗著天威的魔神,但是他所對抗的鄭鳴,卻就是那天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