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8)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8)      完本感言(04-08)     

隨身英雄殺640 宋舒云

  小手很小,就好像一個嬰兒的手掌,但是他卻真的抓住了那弟子要碰向石頭的腦袋。
    一個穿著紅色上衣,看上去好像和嬰兒差不多的童子,就這樣出現在了所有人的眼前。
    那正要尋死的弟子,也呆住了,他呆呆的看著這小小的童子,不知道該說什么是好。
    宋舒云的神色,更加的難看,他不但氣憤這小孩的到來,更有一種小小的恐懼。
    在他使用那秘寶,將自己的修為提升到了化蓮境之后,竟然無法發現這嬰兒的到來,這讓他覺得很沒有面子。
    “你是誰,是誰讓你闖入我萬象門的?”
    宋舒云的厲喝,對那嬰兒而言,就好像沒有聽到一般。就見他一松手,將那弟子扔到地上,然后平靜的立在半空之中。
    “看你這般行事,不像是我萬象門的人,今日,老夫就將你拿下。”宋舒云說話間,手掌翻動,青色的大手,鋪天蓋地,朝著那嬰兒籠罩了過去。
    可惜,那嬰兒雖然不硬擋,但是卻瞬間劃破虛空,消失的無影無蹤。
    嬰兒的消失,沒有半點虛空動蕩的跡象,這讓宋舒云的神色,變的更加的凝重。
    也就在這時,卻見那消失的嬰兒,已經出現在了宋舒云的身后,本來白嫩的手掌,一下子長出了長有半尺的指甲,鋒利如刀般的朝著宋舒云抓了過去。
    “哼,雕蟲小技!”宋舒云冷哼,一指點出,青色的指光,在虛空之中化成三條青色的長龍,朝著那嬰兒的手掌撞了過去。
    青龍咆哮,嬰兒在青龍面前,就好像一粒塵埃。可是那嬰兒在青龍沖來的瞬間,再次消失的無影無蹤。
    宋舒云此刻,覺得自己的肚子都要氣破,這嬰兒表現出來的修為,也就是躍凡境初期而已,但是他劃破虛空的本事,讓宋舒云感到自己無能為力。
    本來,他就因為這些弟子的原因,氣憤不已,現在在這些弟子面前丟臉,更讓他臉色發緊。
    “孽障,就算是你逃到天涯海角,我也要將你挫骨揚灰!”
    宋舒云說完這句話,就準備繼續處理接下來的事情,畢竟這才是正事。
    可是就在此刻,卻聽有人冷冷的說道:“真是好大的口氣啊,也不怕風大閃了自己的舌頭。”
    宋舒云扭頭朝著說話的方向看去,就見一個年輕人,身形閃動之間,就已經出現在了自己的不遠處。
    看到這個人,宋舒云的眉頭不覺就是一皺,這個人,他并不陌生。只不過,他沒有想到,這個人此時竟然會出現。
    他的出現,對于宋舒云而言,并不是一個好消息,但是面對這個人,宋舒云卻也不能視而不見。
    “宗主,你說話,應該注意一點影響,作為一宗之主,別丟了我們萬象門的……”
    可惜,鄭鳴根本就沒有理他,就見他一步跨到那剛剛尋死的少年弟子近前,伸手就是一個耳光。
    這耳光無比的響亮,讓那些本來就氣憤不已的弟子,變得更加的憤怒,甚至更有人用一種看仇人的目光,注視著飛身而來的鄭鳴。
    “你這孽障,活的好好的,自殺什么,連一點腦袋都沒有,我萬象門怎么會有你這種弟子!”
    說話間的鄭鳴,再次朝著那弟子的臉上來了一個耳光,就聽他繼續厲聲的罵道:“一個阿貓阿狗般的家伙,隨口說幾句話,你就對宗門沒有信心,你純碎是傻瓜。”
    “要不是你傻的還算是有幾分骨氣,老子才沒有時間救你,奶奶的,打你兩個耳光,算是輕的,以后再跟你算賬。”
    說帶此處,鄭鳴朝著四周掃了一眼道:“你們這些不爭氣的家伙,真是笨得要死,被一些虛假的命令都束縛到了手腳,實在是讓我很失望!”
    作為萬象一脈的第二人,宋舒云無疑是一個非常要顏面的人,而他同樣是一個聰明人。
    聰明人,自然能夠快速的從別人的話語中,聽到對自己很是不利的言語。而要面子的人,則無法容忍這些指桑罵槐的言語。
    鄭鳴是在說他,阿貓阿狗,自己成為了鄭鳴口中的阿貓阿狗,這讓宋舒云如何能忍。
    就算是蕭無回,他也要承認老子在宗門之中的地位,他也不能稱呼老子為阿貓阿狗。
    “鄭鳴,休要在此胡言亂語,此事乃是我萬象門的大事,還不立即給我離去!”厲喝從宋舒云的口中吐出,在這厲喝之中,宋舒云頭頂那青色的圓丹,更是綻放出耀眼的光芒。
    屬于化蓮境界的威勢,此刻在虛空之中匯聚成一團,朝著鄭鳴直接壓了下來。
    鄭鳴雖然凌然不動,但是在這股壓力下來的瞬間,他還是感到自己的身軀上,生出了一種撕裂的感覺。
    想要動彈一下,都變的無比的艱難。
    雖然已經有所準備,但是在這種力量的壓迫下,鄭鳴還是感到有些難受。他此刻已經形成了三大寶體,但是境界的差距,讓這三大寶體面對威壓,卻是難以使施展。
    “哼!”一聲低沉的喝聲,從鄭鳴的口中喝出,伴隨著這喝聲,一枚小印,閃爍著滾滾的光芒,從遠處直飛而來。
    萬象印!
    可以比擬生神境一擊的萬象印,就在鄭鳴危機之時,從遠處直沖而來,將鄭鳴整個籠罩在神印之下。
    宋舒云看到那萬象印,臉色就有點發白,他可是很清楚,前些日子,就是這枚萬象印,誅殺了幾個化蓮境的首座。
    他的修為還沒有等達到化蓮境,如果這萬象印要擊殺他的話,他絕對擋不了一擊。
    他剛剛之所以率先出手,其中不乏想要先下手為強,讓鄭鳴無法催動萬象印,卻沒有想到,鄭鳴施展萬象印的手段,已經出乎了他的意料。
    “鄭鳴,此乃老祖的決定,你要不立即停止你的動作,老祖是絕對不會饒了你的!”宋舒云大聲的喝到。
    那青色的圓珠,此時散發光芒的速度更加的快速,只不過它所散發出來的光芒,此時卻不是為了壓制慕容南等弟子,而是在保護宋舒云。
    就在宋舒云喝聲響起的時候,就聽遠處有人道:“鄭鳴,我乃江遠,奉老祖之命,你立即退回,不然的話,門規處置。”
    江遠!
    這兩個字,在無數弟子的眼中,那就是宗門之中不可違逆的存在。所以在江遠這兩個字傳出的剎那,不少本來眼眸中已經生出了希望的弟子,目光再次黯淡了下來。
    江遠宗主也要對開陽門卑躬屈膝,就連他們作為靠山的老祖,都不敢正面面對開陽門的壓力。
    他們這些普通弟子,此刻又能夠怎么樣!
    慕容南緊緊的攥著拳頭,他的目光,看想的卻是鄭鳴,緊緊咬著嘴唇的他,眼眸中帶著一絲的希翼。
    江遠猶如流星一般,從遠處直飛而來。伴隨著江遠的到來,蕭無回,張云天,金堅等十五位萬象門的巨頭,都快速的趕到。
    這十五位巨頭,那是萬象門的巨孽,可以說他們十五個人,基本上就代表著萬象門的最強力量。
    而鄭鳴,依舊平靜無比,他頭頂那依舊只有拳頭大小的萬象印,光芒卻更加的耀眼。
    “江遠,你剛才是給我說話嗎?”鄭鳴的笑容,有點燦爛,但是卻帶著一絲殺氣。
    江遠從鄭鳴的話語中,感到了一絲的異樣,但是作為統領萬象門多年的人物,他卻絲毫不退縮的道:“鄭鳴,你不要自誤,你掌握萬象印,雖然有一定威力,但是這種威力,對于老祖而言,真的算不了什么。”
    “在本門之內,你做錯一點事情,老祖還可以容你,但是你要是在宗門生死存亡之際,胡亂施為,那就是自尋死路。”
    說話間,他的目光看向了蕭無回道:“蕭師弟,你說是不是?”
    蕭無回看著鄭鳴,眼眸中生出了一絲的猶豫,但是最終,他還是道:“鄭鳴,你回去。”
    “所有裂天一脈弟子,立即回轉自己的修煉之地,不然逐出師門。”
    蕭無回的話一出口,慕容南的身體就晃動了一下,他平生,最尊重的就是蕭無回。在她的心中,無論如何,都不愿意承認蕭無回在這件事情上對開陽門卑躬屈膝。
    可是現在,蕭無回的話語,卻將他心頭最后一絲的僥幸,打消的干干凈凈。
    蕭無回,自己最尊敬的師尊,不但不支持自己等人,而且還要卑躬屈膝的討好開陽門。
    他難以接受,他不能接受。
    鄭鳴笑了,他哈哈大笑道:“真是好笑,我才是萬象門的宗主,你們竟然要命令我,實在是天大的笑話。”
    “今日,就算是萬象門滅了,我相信祖師他老人家,也不愿意他的弟子,不要尊嚴的卑躬屈膝。”
    “垃圾,你去死吧!”
    說完這句話,鄭鳴催動萬象印,朝著那宋舒云狠狠的砸了下去。萬象印的威力,等于生神境的一擊,所以在鄭鳴催動的剎那,浩蕩的力量,重重的擊出。
    宋舒云沒有想到,鄭鳴此刻竟然如此的瘋狂,面對十五位主脈首座,他竟悍然對自己動手。
    他這不可能,但是這確確實實又是真的,那浩蕩的力量下壓的瞬間,宋舒云頭頂的青色寶珠,就好像玻璃球一般的崩裂開來,宋舒云的身軀,更是好像空氣一般,直接被碾碎。
    宋舒云被殺,這怎么可能?無論是那些趕過來的諸脈首座,一個個都愣在了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