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1)      完本感言(04-01)     

隨身英雄殺639 長劍問天不吝一戰

  真元噴在圓球上的剎那,那圓球就好像一個青色的太陽,瞬間照耀天地。而本來一副溫文儒雅的宋舒云,在這一刻整個人竟變的無比的威猛。
    他看上去,就好像一個慷慨悲歌的勇士,一個劍斬天地的豪雄。如果說此刻的他和一個人想象的話,那么這個人就是蕭無回,裂天峰的蕭無回。
    凌厲的,施壓天地的氣息,從他的身上傳出,在這種氣息下,無論是圍攻開陽門弟子的慕容南等人,還是開陽門的弟子,一個個都被壓制的難以動彈。
    十里之內,全部在宋舒云的掌控之中。
    慕容南正朝著褚鷹揚的五云帶劈出一劍,但是現在這一劍,卻停滯在半空之中。
    他的真氣,他所參悟的天地真意,在這一刻,都統統的被壓制。就連和他幾乎從來不分離的,那存在于天地之間,好像永遠不會消失的天地之力,也消失的無影無蹤。
    “化蓮境!”
    有人終于認出了這種狀況,并悲痛的說道。化蓮境三個字,就好像三個重錘,重重的擊打在在場所有人的心頭。
    躍凡境,超越凡人,以所參悟的天地真意引起天地共鳴,從而將真氣轉化為真元。
    這是一種巨大的跨越,跨越的不只是真元,更是武者的身體。但是不可否認的是,和化蓮境相比,躍凡境所形成的變化,實在是太小了一點。
    進入化蓮境,那本來只是天地大道一小部分的真意,形成一個完整的循環。
    如果說躍凡境的天地真意是一塊木頭的話,那么化蓮境就是將這些木頭,蓋成一座房子。
    而在這座房子之中,化蓮境的武者,就是自己這棟房子的主宰。當然,將木頭蓋成最普通的木屋,還是那高大森嚴的宮殿,都在一個人的資質。
    化蓮境所形成的,被稱為真域的力量,躍凡境都難以對抗,更不要說還沒有達到躍凡境的一眾武者。
    眾所周知,宋舒云并沒有達到化蓮境,但是現而今,他卻憑借著那青色的圓珠,讓自己的實力達到化蓮境,從而力壓四方,實在是讓不少人驚奇。
    “來人,將慕容南等領頭者給我壓到冰霜地牢,其他人立即各回各宗,等待處理。”
    宋舒云的聲音冰冷,充斥著不可違逆的力量。
    慕容南緊緊的握著自己手中的劍,此時的他,心中充滿了不甘心,他難以接受這樣的結果,他不想接受這樣的結果。
    他想要反抗,他想要流血,哪怕是流盡他自己的最后一滴血,他也不愿意自己的宗門被人踩在腳下。
    可是,同伴的熱血,才剛剛洗清那宗主的諭令,給他們一個反抗的機會,他們卻什么也做不了。
    侮辱宗門的人就在眼前,但是他們卻無能為力。
    恨恨恨!
    “慢著!”就在十數個黑衣弟子要沖到慕容南近前的時候,突然有人沉聲的喝到。
    剛剛聽到這喝聲的瞬間,不少弟子的眼眸中,都露出了狂喜之意,他們覺得,自己期望的救星來了。
    但是等他們扭頭看去的時候,卻發現說話的,竟然是讓他們最痛恨的褚鷹揚。
    宋舒云的眉頭一皺,他不惜動用了自己最大的底牌,將這些弟子壓制住,就不希望出任何的差錯。
    但是說話的是褚鷹揚,他可以不在乎自己宗門的弟子如何,但是他絕對不能夠不在乎褚鷹揚。
    所以,在沉吟了剎那之后,他朝著褚鷹揚一笑道:“鷹揚師侄,現在良辰吉時就要到了,咱們就不要耽誤時間了。”
    “哈哈哈,宋師叔,我這是娶親,卻被這些人如此無禮的阻攔,實在是是可忍孰不可忍!”褚鷹揚絲毫不畏懼的看著宋舒云,冷聲的道:“你們應該給我一個交代。”
    “我不會讓宋師叔為難,他們這些人不是不愿意讓我娶妾嗎?那我就讓他們,親自將我那個嬌媚的侍妾,給我送到床上去,另外,哈哈哈,聽說還有一種規矩,叫做聽洞房。”
    褚鷹揚朝著慕容南等人看了看,嘻嘻一笑道:“我不介意讓他們聽一聽。”
    宋舒云的眼眸中,露出了一絲的血紅,如果說出這種話的是其他人,那么他絕對第一時間滅了他。
    但是現在,說出這種話語的,卻是褚鷹揚,身后有開陽門這個巨大靠山的褚鷹揚,這讓他不得不慎重。
    所以,他猶豫了。而當他朝著四周看去的時候,卻發現幾乎所有的弟子,目光都是一片血紅!
    化蓮威勢,依舊力壓四方,但是所有萬象門弟子的憤怒,卻已經達到了頂峰!
    “蕭無回師伯在哪里,他怎么能夠看著,我們這些弟子遭到如此侮辱!”
    “江遠宗主呢,他是宗主,難道他就有點不顧自己宗門的顏面,茍且偷生嗎?”
    “張云天首座呢,他是我們宗門最正直的人,他難道就這樣看著自己的弟子被侮辱,看著我們這些人自生自滅嗎!”
    一聲聲的怒吼,在虛空之中響起,很多人都提了蕭無回,顯然蕭無回在他們的眼中,有著非同一般的地位。
    而這些吼聲,并沒有得到回應,并不是說這些人沒有聽到,只是他們不敢動。
    百里之外的山峰上,蕭無回的拳頭緊緊的攥著,他身后的長劍,更是不斷的發出一聲聲的龍吟。
    能夠成為蕭無回使用的長劍,此劍乃是一柄鋒利無比的銘器,而通靈的神劍,隨著蕭無回修為的增長,更是沾染上了蕭無回的性格。
    長劍問天,不吝一戰!
    但是現在,長劍已經開始咆哮,可是蕭無回只能緊緊的攥著拳頭,一滴滴的血,從他的手心流出,但是這一刻,蕭無回只能忍著。
    江遠就站在蕭無回的身邊,他看著那些神色發冷的首座,沉聲的道:“這些弟子,看上去,是一幫忠誠于咱們萬象門的弟子,實際上,他們是咱們萬象門的最大腐肉。”
    “他們不考慮大局,不知道宗門的存亡,只是為了自己的一腔熱血,就胡亂出手。”
    “對待這種弟子,我只有兩個意見,第一是這種弟子,絕對不能重點培養,第二就是,將一些帶頭鬧事的弟子,立即逐出師門,以儆效尤!”
    江遠的聲音清冷,更是隱含著一種深深的殺氣。很顯然,他的話并不是說說而已。
    蕭無回緊攥的拳頭輕輕的松開,他目視著江遠,剛剛準備開口,卻被站在他一邊的丁墨耕拉住。
    江遠有點意味深長的朝著丁莫港看了一眼,然后淡淡的道:“作為宗門的中流砥柱,別的不說,我們最重要的,是有一種為宗門的著想的意識。”
    “雖然現在,我們犧牲了幾個弟子,好像還遭受了一些恥辱,但是我們卻能夠得到困龍柱,能夠保存住我們萬象山,這就是我們對宗門的最大貢獻。”
    “熱血過頭的事情,絕對不能發生在我們的身上。”
    “對慕容南這樣的敗類,一定要嚴加懲罰,他們對宗門的損害,實在是罪不容誅!”
    張云天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紅暈,這是一種憤怒的紅暈。一直以來,他對于江遠很尊重,但是此時江遠所說的話,讓他感到手腳冰涼。
    慕容南他們,只是做了一個宗門弟子應該做的事情,怎么就成為了敗類。雖然他覺得,江遠的選擇并不算錯,但是一個沒有了脊梁的宗門,還有存在的意義嗎?
    “江師兄說的對,向慕容南這等的逆徒,不尊宗門法令,更可惡的是,用死來要挾宗門,實在是罪不容誅。”
    “咱們宗門正處在風雨飄搖之中,現在最重要的,是忍辱負重,江師兄為了宗門的傳承,不惜以自己的名譽做賭注,這才是真正的大智大勇。”
    “蕭師兄,你交出的弟子,實在是太不識大局。”
    十幾個首座,幾乎同時站出來,他們指責的對象,是蕭無回,是慕容南。
    有點脫離了憤怒的張云天,覺得自己的胸中憋著一股氣,一股隨時都可能爆炸的氣,但是他心中更清楚,這個時候,自己只要跳出來,就會變成攻擊的對象。
    “給宋師弟傳令,讓他接受。”江遠一咬牙,沉聲的朝著身邊的弟子吩咐道。
    那弟子的臉色變化之間,就拿出了一個玉符,快速的書寫了幾個字,然后發了出去。
    等那弟子完成這一切,他就發現,蕭無回等人的身軀,這一刻都開始晃動。
    “慕容南,陳秋水……”宋舒云的口中,喊出了一個個的名字,隨著他的聲音,這些弟子被帶了出來。
    “封閉他們的穴道,封禁他們的修為,帶著他們,參加象征著開陽門和萬象門友好的婚禮。”
    宋舒云的話并不多,但是這句話的結果,讓那成千上萬的弟子,一下子都懵了。
    “嗚嗚嗚,萬象門,怎可以這樣!”一個剛剛能夠運動身體的萬象門弟子,仰天大哭。在這一聲充滿了悲痛的話語中,他的身軀朝著一塊山石撞了過去。
    在化蓮境修為的壓制下,他的真氣和真意,都被壓制,如果這一頭撞在石頭上,必死無疑。
    他的速度很快,他的動作一往無前,根本就沒有人來得及反應,更沒有人來得及出手。
    處在山腳下的萬象門弟子,有人不忍心看到這幅場景,輕輕的閉上了眼睛,但是更有不少人,他們瞪大了眼睛。
    他們要記住這一幕,他們要將這用血來到的抗爭,靜靜的記在心里,記在自己記憶的深處。
    頭和巖石,就要撞擊在一起。
    這一切,都在瞬間發生。宋舒云施展那青色的圓球,讓自己的修為漲到化蓮境。這一刻的他,掌控四周,他是有機會出手的,但是最終,他沒有動手。
    此時此刻,死上一兩個人,也許不錯。
    所以,宋舒云冷冷的看著這一切的發生,甚至他還期待著用著弟子的血,讓那些鬧事的弟子畏懼。
    石頭和腦袋,接近的越來越快,也就是一瞬間,這個弟子的腦袋,就要在石頭上綻放出血色的花朵來。
    可是,就在這一個剎那,一個白白細嫩的小手,卻突然從虛空出現,然后抓住了那要死的弟子的腰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