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3-29)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3-29)      完本感言(03-29)     

隨身英雄殺638 壯哉

  慕容南不知道這個少年叫什么名字,他也不知道這個同門,究竟來自哪一個支脈。
    但是,看著這個倒下的弟子,他的心頭,只有一個感慨,那就是兄弟,同生共死的兄弟。
    慕容南緩緩的跪下,同時他的手掌,也朝著自己的頭頂揮去,十名弟子的鮮血,他慕容南作為一個組織者,又豈能站在別人的后面?
    但是就在他手掌要揮下的剎那,站在他身邊的葛丹楓一把抱住了他的手臂道:“師兄,你乃是我們的頭領,又則能言死,這里,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你!”
    說話間,葛丹楓的手中,卻多出了一柄短劍,那短劍,猶如閃電一般的插入了自己的心肺之間。
    葛丹楓,死!
    作為裂天一脈的七劍之一,葛丹楓的前途可謂是一片光明,但是為了宗門,葛丹楓此刻,卻做出來一個讓他生命從次終結的決定。
    “葛師兄,壯哉!”一個稱贊聲中,又有人站了出來,然后,用自己的刀,結束了自己的性命。
    十一個人,也就是剎那間,十一個人用自己的血,灑滿了情勢鋪成的路上。所有的弟子,都看著這十一具年輕的尸體。
    他們之中,有三個人是同時出手,所以本來只需要十個人的熱血,最終成了十一個人的熱血。
    但是此刻,沒有人顧這些,他們看著那些人已經死亡,但是雪依舊在流的同門,一個個的眼眸,都變成了艷紅的顏色。
    人不倒,血永熱!
    路長老的身體晃動了一下,對于已經是躍凡四境的他來說,這種虛弱的顫抖,無論如何,都不應該出現在他的身上,但是此刻,他卻覺得自己的無比的虛弱。
    不錯,就是無比的虛弱。
    雖然他不愿意承認,但是他覺得自己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了,他的力氣,已經被這滾滾的熱血所消化。
    最終,他默默地閃開了自己擋著的路,而慕容南等人,則好像一支哀兵,漫步走向了花云峰。
    花云峰前,一片喜慶繁忙的景象。雖然大多數的萬象門弟子,都是冷著臉,但是在宗門長老首座的要求下,歡快的樂聲,依舊在不停的回蕩。
    一匹長著雙翼的白色龍駒上,騎坐著一個相貌還算是不錯,但是眼眸卻充滿了刻薄的男子。他的身軀并不是太強壯,但是一身喜慶的服裝和四周前呼后擁的人群,卻在彰顯著他的身份。
    “哈哈哈,褚師兄,我可是聽說那位溪清師妹,可是萬象門的第一美女啊!”
    “褚師兄艷福不淺,嘖嘖,實在是讓我們羨慕啊!”
    “褚師叔,我這里還有一些補充體力的丹藥,師叔您留著,哈哈哈,今天晚上可不要停啊!”
    “嘖嘖,萬象門的那些東西,他們都不知道是什么東西,竟然敢忤逆咱們開陽門,他們應該知道,師兄看上他們的人,是他們的榮幸。”
    各種各樣的恭賀聲,讓褚鷹揚的眼眸高高的挑起,他朝著身邊一個男子道:“等一下,你帶幾個人去將那個被逐走的凌云給我帶過來。”
    “嘿嘿,我要讓他看著我洞房,哈哈哈,你們覺得,這個主意是不是特別的好!”
    開陽門之中,幾個還算是有良知的弟子,一個個神色都有點不好看,畢竟這種做法,實在是太侮辱人,甚至可以說,這種做法實在是禽獸不如。
    但是他們同樣不愿意得罪褚鷹揚,雖然褚鷹揚修為不怎么樣,但是褚鷹揚的父親,卻是本門之中的第二長老。
    已經達到了生神境的第二長老,這輩子雖然有不少兒子,但是都先他而去,最終在一百年前才生下的褚鷹揚,就成了這位第二長老的心頭肉。
    褚鷹揚的資質一般,更不喜歡修煉,但就是這樣,那位第二長老,依舊儀仗自己在宗門之中的地位,硬生生的用天材地寶,將褚鷹揚的修為堆積到了躍凡境。
    這也是為什么,作為這次特使的耀陽君,會不遺余力的幫著褚鷹揚出頭。
    “呵呵呵,褚師兄的主意真是棒極了,相信那小子一定會感到無比的榮幸。”
    “哈哈哈,對對對,相信他一定會對褚師兄無比的敬佩!”
    就在這一聲聲的馬屁中,一支浩浩蕩蕩的隊伍,擋在了褚鷹揚他們身前!
    “褚鷹揚,滾出萬象門!”
    “開陽門的人,這里不歡迎你們,回你們的老家去!”
    “滾滾滾,癩蛤蟆想吃天鵝肉,給我滾出萬象門!”
    各種各樣的,充滿了憤怒的聲音聚集在一起,一時間讓四周變的人聲鼎沸。
    面對著一道道憤怒的目光,褚鷹揚等人的神色不但沒有露出半點的懼意,甚至一個個還都用一種看笑話的目光看著慕容南等萬象門的弟子。
    “哎呀呀,褚師兄,來這么多人,我怎么這么害怕呢?”一個三十多歲的男子,笑吟吟的朝著褚鷹揚說道。
    褚鷹揚的表面上,也做出了一副害怕的模樣道:“可不是,第一次被這么多兔子堵,實在是太可怕了。”
    “打死他,讓他再囂張!”褚鷹揚兩個人的話,徹底的引起了萬象門弟子的憤怒,更有弟子騰空而起,大聲的道:“褚鷹揚,是男人的,可感跟我一戰。”
    “褚鷹揚,老子跟你拼了,這次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褚鷹揚的眼眸中,戲虐之意更多了幾分,他看著那些憤怒的人群,就覺得自己的心無比的暢快。
    “哈哈哈,我倒是想要和你們一戰,但是啊,我的狗不同意,你們說怎么辦?”說話間,他手指著遠處,笑吟吟的道:“看啊,我的狗來了!”
    慕容南等人隨著褚鷹揚的手掌看去,就見宋舒云帶著七八十個身穿黑衣的戒律堂弟子,正快速的趕來。
    宋舒云乃是躍凡境巔峰高手,對于四周的話語,他可是聽得清清楚楚,在聽到褚鷹揚狗這個字的時候,他的臉上,露出了一絲憤怒的殺意。
    但是這種殺意,宋舒云很快就收斂了起來,他的目光越過眾多弟子,落在了慕容南的臉色。
    “慕容南,你們要干什么,還不立即給我退回去!”
    宋舒云的聲音,充滿了嚴厲。但是被他呵斥的慕容南,神色卻充滿了堅定。
    他沒有看宋舒云,而是憤怒無比的盯著褚鷹揚道:“本來,我希望你能夠公平一戰,但是現在,你既然如此無膽,那么我們只有殺了你。”
    “諸位師兄師弟,殺了褚鷹揚!”
    說話間,慕容南拔劍而起,一道絢麗的劍光,帶著一往無回的殺意,朝著褚鷹揚直接斬了過去。
    數千早就因為開陽門欺壓,早就因為同伴以血抗拒宗門法令而熱血沸騰的武者,這一刻,再也忍耐不住。
    他們把劍,他們出手!
    成千上萬的人,在這一刻,幾乎同時出手,他們要用血來洗刷自己心頭的恥辱。
    褚鷹揚的血,還有自己的血。
    宋舒云的臉上,露出了憤怒之色,他沒有想到,這些弟子,竟然敢不給自己面子。
    膽大包天,這些人簡直是膽大包天,他們實在是罪該萬死。
    褚鷹揚等人的神色,一下子變的難看起來,雖然他們看不起萬象門,更看不起萬象門的這些弟子。
    他們更不相信,這些萬象門的弟子敢于對自己動手,可是現在,成千上萬的萬象門弟子同時出手,讓他們感到的,不知是威脅,還有恐懼。
    在修為上,他們自認為自己等人的修為,應該在萬象門的那些弟子之上,但是有一點他們同樣沒有想到,那就是這些萬象門的弟子,竟然一上來就對自己等人動手。
    成千上萬的武者,雖然躍凡境的很少,但是如此多的人,同樣可以讓他們死無葬身之地。
    褚鷹揚一揮手,一條五彩的云帶就出現在他的手中,隨著他用真元將這云帶催動,一道道無色的光芒,將褚鷹揚的身軀,籠罩在云帶之中。
    五云帶,褚鷹揚他老爹賜給褚鷹揚的護身銘器,就算是躍凡境的武者,在半個時辰之內,也難以攻破五云帶的護持。
    只是這五云帶雖然堅韌,但是在上百道劍光,以及各種各樣的,猶如炮彈一般的轟擊,卻也讓那五色的光帶,不斷的震顫。
    至于褚鷹揚那些師兄弟,他們可沒有褚鷹揚那般的底蘊,所以在這種時候,他們只能靠自己。
    “我乃開陽門內門弟子,誰要是傷了我,誅爾九族!”有人厲聲的咆哮道。
    但是回答這種咆哮的,是七八道各種刀芒,甚至還有各種各樣的,猶如排山倒海般的掌力。
    一些修為高深的開陽門弟子,此時還能夠抵擋,但是幾個修為低的開陽門弟子,在抵擋的瞬間,就已經被那鋪天蓋地的攻擊,打落在了地上。
    宋舒云的臉色,變的無比的難看。他必須要阻攔這些弟子,要不然的話,以后他宋舒云在宗門之中的地位,將一落千丈不說,還無法給江遠交代。
    “住手!”
    厲喝聲中,宋舒云雙手掐動,一個拳頭大小的青色圓球,從宋舒云的儲物手鐲之中直飛而出。
    宋舒云朝著青色圓球看了一眼,眼眸之中生出了一絲不舍,但是他卻沒有絲毫的猶豫,一口真元朝著那青澀的圓球噴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