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1)      完本感言(04-01)     

隨身英雄殺636 耀陽君

  刻錄銘文法陣和刻錄歸真煉寶法之中的禁止,鄭鳴覺得沒有任何的區別,可是為什么那些歸真煉寶訣之中的禁止作用比銘文的作用要小得多呢?
    甚至可以說,兩者不可以同日而語!
    一個個念頭,在鄭鳴的心頭閃動,他雖然有不少的猜想,但是卻不敢肯定。畢竟這種事情,已經超出了鄭鳴現在的認識范圍。
    不想這些了,去藏經閣那邊再找一些法陣,煉制自己第一柄飛劍才是正事。
    心中打定主意的鄭鳴,將自己所有煉制的飛劍一收,然后就邁步走出了凈室。
    凈室外,陽光普照,天地明亮!
    “師兄,你終于出來了,嗚嗚,可把我給急死了!”木婉兒從三皇坪上沖過來,小臉上滿是激動之色。
    就在木婉兒接近鄭鳴的瞬間,因為她實在是太過激動,被一個小坑絆了一下,差點跌倒在地上。
    對于三皇坪的一點一滴,木婉兒都好像記在了心里一般,平時走起路來,簡直就是輕車熟路,很少出現現在的狀況。
    一把將木婉兒將要摔倒的身子抱住,鄭鳴隨意的在木婉兒的鼻子上刮了一下道:“都多大的人了,還這般的毛糙,還給我夸口說自己在三皇坪,永遠不會跌倒。”
    “嗚嗚,臭師兄,你還笑人家,你知不知道,你這一閉關,就是半個多月,人家都急死了!”木婉兒的小拳頭,猶如雨點一般在鄭鳴的身上敲擊,但是力道弱的,實在是連撓癢癢都有點輕。
    半個多月,怎么這么久,自己還覺得也就是一兩天而已呢,唔,自己的聲望值大計,這下也延遲了半個月。
    “好了婉兒,師兄答應你,以后再閉關,一定給我的婉兒提前交代一下。”鄭鳴攬著木婉兒,輕聲的勸慰。
    而正在鄭鳴懷中打鬧的木婉兒,突然停了下來,本來就因為激動而發紅的臉,這一刻變得更加的艷紅。
    “對了,這半個月你是怎么過來的?”鄭鳴關心的問道。
    “我那個師侄,他知道你閉關之后,每天都會過來一趟。”木婉兒雙手揉搓在一起,輕聲的說道。
    木婉兒的師侄,呃,瞬間鄭鳴就明白了過來,木婉兒說的是自己那個強占來的弟子房勻柏。
    “還有溪清姐姐,前幾天她在得知師兄你閉關之后,都過來陪著婉兒。只是這幾天,聽房勻柏說,好像是因為要接待開陽門的來使,她才沒有過來。”
    說到那位溪清姐姐,木婉兒臉上變得有些神采飛揚起來:“不過前日,溪清姐姐還是讓人給我送了不少的好吃的,說忙過這兩天就來看我。”
    開陽門的來使,鄭鳴想到了困龍柱的事情,他對于開陽門這個由姜無缺扶植起來的七大勢力之一,可以說很是有些怨念,更說出了不理會他們的話。
    很顯然,江遠他們這些人,并沒有將自己的話語放在眼中。雖然很不爽,但是鄭鳴也不準備理會這些家伙。
    現在他最重要的,是獲取聲望值,有了聲望值,才能夠快速的執行他的計劃,讓姜無缺,一點點失去他的所有。
    “聽房勻柏那家伙說,這次來咱們萬象門的耀陽君,可不是一個好東西,架子大的很,為了迎接他的到來,長青一脈的師兄,這幾天都忙碌著催熟萬象山的花朵。”
    “木婉兒的臉上帶著一絲可惜的道:“那些花朵雖然在催熟下,近一個月看起來都姹紫嫣紅,但是經過催熟的它們,在花敗之后,就會枯萎寂滅。”
    說道最后一給字,木婉兒的眼眸中,閃爍著淚痕。鄭鳴替木婉兒擦去眼淚,笑著道:“婉兒,花開花落,都是自然現象,他們這一年雖然枯萎,但是說不定下一年,他們又會開出更加美麗的花朵。”
    “你沒有聽說過這么一句話嗎?叫做落紅不是無情物化作春泥更護花么?”
    這一句話鄭鳴一說出來,木婉兒的神彩頓時飛揚起來,她雖然眼睛看不到,但是他的神彩之中,卻對鄭鳴帶著無盡的傾慕之色。
    “落紅不是無情物,化作春泥更護花。這兩個句子真好,師兄你還說自己文采一般呢,就憑著這兩句詩,不知道能夠迷醉多少師姐呢?”
    鄭鳴沒有想到,自己憑空安慰人的話,竟然成為了這小妮子口中的絕妙佳句。
    而且還是能夠糊弄師姐師妹的佳句。
    這一瞬間,鄭鳴的心頭升起一個念頭,他覺得,自己在修煉武力的時候,好像也忽視了一點什么。
    就在他心中念頭翻動的時候,就聽有人喊道:“木師妹,木師妹你在嗎?”
    伴隨著這呼聲,一個穿著淡紅色衣裙的女子,好像穿花蝴蝶般的走了過來。
    紅衣女子相貌也就是一般,但是青春的朝氣,卻讓她看上去,也有幾分動人的風姿。
    在看到這紅衣女子的剎那,鄭鳴就沒有太強注意力放在她的身上,畢竟這紅衣女子也就是四品的修為,和他的差距,實在是太大了點。
    “是秋歌姐姐,這幾天都是她來看我。”木婉兒聽到紅衣女子的喊聲,高興的說道。
    好像覺得自己這樣挨著鄭鳴不好的木婉兒,就好像一只受驚的兔子,從鄭鳴的身前快速的跳開,朝著那紅衣女子沖了過去。
    “秋歌姐姐,你給婉兒拿了什么好吃的?”木婉兒的話語很隨意,看得出她和那位紅衣女子很熟。
    紅衣女子的聲音卻有點哽咽:“呃,這一次是一些糕點,挺不錯的,婉兒你多吃點。”
    她說話間,陡然抬頭,看到了站在不遠處的鄭鳴,在愣了瞬間,這紅衣女子就好像下定了決心一般,瘋狂的朝著鄭鳴跑了過來。
    還沒有跑到鄭鳴的近前,她就一下子跪在地上,聲音中帶著哭腔的道:“宗主,您……您救一下溪清姐姐,救一下凌云師兄吧,嗚嗚!”
    鄭鳴一揮衣袖,一股暗勁將那紅衣女子輕輕的托起來道:“發生了什么事情,你慢慢說。”
    “秋歌姐姐,溪清姐姐怎么了,你不是說溪清姐姐很好嗎?”木婉兒快速的跑了過來,話語之中,充滿了擔憂。
    被稱為秋歌的紅衣女子,這才顫抖的道:“宗主,溪清姐姐她準備以死明志,陪著凌云師兄一起死,嗚嗚,他們……他們好可憐啊!”
    ……
    “嘭!狗娘養的褚鷹揚,老子要殺了他!”一個粗壯的漢子,拳頭重重的砸在了石頭上。
    這粗壯漢子拳下的石頭,雖然是萬象山最平常的青石,但是這種青石的堅硬程度,在整個日升域都是無比的有命。甚至很多地方,都用這種青石當作測驗弟子實力的工具。
    能夠將石頭一拳打碎,這粗壯漢子的實力,已經接近了躍凡境。
    日光照耀在粗壯漢子的臉上,讓這粗壯漢子整個人顯得更加的猙獰,甚至有一些怕人。
    “黎錦棟,你有力氣跟那褚鷹揚去拼殺,在這里對著石頭發什么橫,你他娘的就是一個軟蛋!”淡淡的聲音,在粗壯漢子的不遠處響起。
    粗壯漢子的四周,已經圍攏了幾個武者,他們聽到這挑釁的聲音,一個個怒視著那說話的人。
    不過當他們看到那說話男子的模樣時,一個個都低下了頭,更有人悄悄的扭過身子。
    但是那粗壯的漢子,此刻卻迎著說話者走了過去,他一雙發紅的眼睛之中,全部都是戰意。
    “姓慕容的,我他娘的早就看你不爽,是男人,今天你他娘的就別跑,跟老子打個痛快。”
    “呵呵呵,和你這個野牛打,老子沒有興趣,我告訴你,我大哥慕容南他們,要帶領弟子去堵截褚鷹揚,就算是死,也不能讓他娶了溪清師妹,老子要去參加,沒有空和你在這里蘑菇!”說話的瘦削漢子一揮手,朝著那粗壯漢子直接頂了過去。
    聽到瘦削漢子的話,那被稱為黎錦棟的粗壯漢子,臉上頓時露出了一絲飛揚的神采。
    他激動的道:“真的,你說的是真的?”
    “怎么不是真的,他奶奶的,開陽門欺人太甚,就算是宗門的長輩同意,咱們也要抗爭。”
    那瘦削漢子用力的揮手,狠狠的道:“我大哥說了,這一次,他們裂天三英七劍都會出現!”
    “好好好,我就知道,裂天峰上的,都是好漢,這件事情,算我一個。”
    黎錦棟揮動自己粗壯的手掌,重重的道:“就算是老子將這條命丟了,也絕對不能讓那群王八蛋如愿。”
    “對,和那王八蛋拼了!”
    “奶奶的,我們萬象門,曾經也是日升域十八名門之一,咱們絕對不能夠將祖宗的臉,全部給丟了。”
    “和那孫子拼了,保護溪清師妹,我就不信了,咱們干不過那開陽門的孫子。”
    一聲聲發自內心的喝聲,讓組織的瘦削漢子臉上露出了喜色,他大聲的道:“走,咱們跟他們拼了!”
    十個人,二十個人,五十個人……
    也就是半刻鐘的功夫,瘦削漢子的身邊,已經匯聚了上百人,他們一個個昂首挺胸,大踏步向前,滾滾的熱血,在他們的心頭流動,更帶動著一股一往無前的氣息。
    可以說,這些年輕的萬象山弟子心中,都燃燒著一股洶洶的火焰,一股可以將天燒出一個窟窿的火焰。
    這種火焰,熊熊燃燒,這種火焰,灼熱著他們的血,燃燒著他們的心,更讓他們充斥著憤怒的戰意。
    開陽門尊使降臨,他們都接到了師命,要老老實實的迎接,萬萬不可以得罪了開陽門的尊使。
    對于這些安排,雖然他們接受,但是他們的心中,同樣有一股不舒服。
    為什么同樣是宗門,我們要低開陽門一頭,為什么同樣是宗門,我們要向開陽門卑躬屈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