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1)      完本感言(04-01)     

隨身英雄殺635 五寸飛劍

  將一塊拳頭大小的碎片拿起來,鄭鳴的嘴中喃喃的道:“這些家伙,真的是浪費啊!”
    “這么好的東西,能夠煉多少寶物,竟然被他們糟蹋的煉制破柱子。”
    “那個小子竟然說,這些東西已經變成了垃圾,嘖嘖,既然你們把他當垃圾,那我就不客氣了。”
    鄭鳴得了圣姑伽因的歸真煉寶法,此時正是想要一試伸手的時候,只不過因為手中沒有材料,所以才只有忍著。
    在去看那困龍柱的時候,鄭鳴就發現困龍柱那些雖碎片,雖然已經被融合并崩碎,但是它們之中的靈性還在,按照歸真煉寶法的手段,這些東西還可以用。
    見到好東西不弄點,這不是鄭鳴的性格,所以最終鄭鳴就拉下顏面,將這些東西弄來了。
    將它們爐重煉,最起碼自己還需要一個爐鼎,而且那歸真煉寶法之中還提到,最好是三味真火。
    三味真火鄭鳴沒有,但是紅日照大千功法,卻已經在他的體內形成了太陽精火,用來煉制倒也不是不行。
    這些碎片,各種材料都已經融合,現在對于鄭鳴而言,他最需要做的,就是將這些材料分解出來。
    將一塊碎片輕輕的控制在虛空,鄭鳴開始催動自己的太陽精火,一股股赤紅色的火焰,瞬間將那塊拳頭大小的碎片包裹。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這碎片實在是太堅硬還是什么原因,將這碎片化成一團液體,足足用了半個多時辰。
    而看著有些黯淡渾濁的液體,鄭鳴頓時打起了精神,他很清楚,剛才半個時辰的努力,為的就是現在。
    手指快速的揮動,一道道手印,在鄭鳴手指掐動間,出現在虛空之中,那本來渾濁的液體,被鄭鳴緩緩的引出了一條青色的絲線。
    這絲線很細,在鄭鳴手指牽引下,這絲線就在鄭鳴的左手邊石頭上上,融合成了一團。
    大概半刻鐘的功夫,那青色的絲線完全被牽引了出來。最終這青色的絲線,變成了青色的一團青色的液體。
    鄭鳴長長的松了一口氣,這一團材料融合的地元寒鐵,終于被他牽引了出來。雖然只是一點,但是這還是讓鄭鳴感到很是興奮,他當下也顧不得其他,再次使用歸真煉寶法之中的手段,快速的分解起材料來。
    一次,兩次,三次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鄭鳴大大的出了一口氣,他看著自己眼前的一個長有半尺的劍胚,眼眸中露出了一絲的笑容。
    飛劍,鄭鳴準備煉制的。而煉制飛劍,最重要的,就是煉制出一個合格的劍胚。
    只有將劍胚煉成,然后刻上各位禁止道紋,那么這飛劍就算是成功了大半。
    剩下的,就是溫養!
    為了煉制這劍胚,鄭鳴不記得自己失敗了多少次,雖然他繼承了圣姑伽因的煉寶法,但是心中有,很多時候和動手施展,是兩事,而很多時候,只要出一點錯誤,那就要成型的劍胚,就會爆開。
    接下來,就是刻錄禁止。
    在讓自己休息了半響之后,鄭鳴就開始施展煉寶法之中的禁止法陣,他準備在這飛劍之中刻錄三個法陣,一個是蓄靈,一個是變化,一個是飛翔!
    雖然這三個法陣很一般,但是因為鄭鳴是第一次刻錄,所以他刻錄的極其小心。
    手印慢慢的掐動,一個法陣,就在虛空之中慢慢的成型,而后,鄭鳴將那法陣緩緩的印入劍胚之中。
    蓄靈法陣成功!
    一次就成功,這讓鄭鳴的心中,充斥著驚喜。他在深深地吸了一口氣之后,就開始第二個法陣的刻錄。
    成功,成功!
    半個時辰的功夫,鄭鳴就刻錄了三個法陣,這讓鄭鳴在意外之余,也多了一絲的懷疑。
    按照圣姑伽因的煉寶法中記載,這刻錄法陣,乃是最關鍵的一步,同樣也是最需要小心的一步。
    很多時候,法陣刻錄不好,本來已經成功的東西,就會直接炸裂,然后功虧一簣。
    莫非自己真的是傳說之中的天才,煉器的天才。心中念頭閃動的鄭鳴,不由升起了一絲的得意。
    唔,試一試這柄自己煉制的飛劍如何,有了這柄飛劍,自己就不用向前些時候,去一個天羅峰,都用輕功跑半個時辰。
    “祭!”
    一聲輕喝,鄭鳴掐動法訣,準備讓這柄飛劍變成半丈大這樣自己就可以立身飛劍上,御劍飛行。
    隨著鄭鳴的手訣掐動,那被鄭鳴煉制出來的青色飛劍,倒是脹大了,只不過變大的卻不多。
    鄭鳴煉制的這柄飛劍,不使用法訣,只有三寸大而在鄭鳴施展了法訣之后,就變得只有五寸大小。
    五寸飛劍,如何御劍飛行!
    這是玩我嗎?鄭鳴不死心,繼續催動真元,但是很可惜,那飛劍的長度,依舊是五寸。
    實驗了幾次的鄭鳴,又催動飛劍的飛翔法陣,那飛劍倒也是飛了起來,只不過速度,不是一般的慢。
    稱這飛劍為龜速,確實有點失真,但是這飛劍的速度,卻也只是比一只兔子快一點。
    這種速度,對普通人而言可以,但是對躍凡武者而言,太慢!
    飛劍,這算是成功了嗎?
    吸納天地靈氣,太慢。大小變化,實在是有點拿不出手,至于其他的,就更不用說了,那兔子一般的飛行,實在是辱沒了飛劍這個名頭。
    可是,它就是一柄飛劍,只不過這是一柄讓鄭鳴感到很是無語的飛劍。
    自己浪費如此長的時間,煉制出來的,竟然是廢品,這種感覺,想一想,就讓鄭鳴感到,難以在愉快的玩耍。
    可是,這究竟是什么地方出了問題呢,自己可是一直按照歸真煉寶法的法門進行的修煉,他怎么就出現了這種問題啊。
    不應該啊!
    腦袋之中變的一片漿糊的鄭鳴,心中就好似憋著一口氣,他很想使用自己的英雄牌,來徹底了解一下這東西究竟是一個什么樣的情況。
    說這柄飛劍失敗,好似也不能這樣說,最起碼這飛劍最基本的東西,都還能用。
    比如飛行,比如蓄靈,比如
    它們并不是不存在,只不過他們的威力,比自己想象中的,要差了很多,莫非是自己鍛煉的手法不對,還是因為其他的原因呢?
    重新鍛煉!
    眼睛有點紅的鄭鳴,大腿一拍,就做出了這么一個決定,而隨著這個決定,他再次開始了自己的煉器。
    抽取靈液,煉制劍胚,刻錄禁止
    一切的一切,都沒有任何的錯誤,但是當鄭鳴將禁止刻錄好之后,他發現這柄飛劍和前面的飛劍,沒有任何的區別。
    可以飛行,可以吸納靈氣,可以變化大但是他們這些變化,都非常的小。
    甚至可以說,這種變化,比之正常的變化,差距實在是太大了。
    這是玩我嗎?還是我哪里沒有掌握好,一個個念頭閃動,鄭鳴最終決定,再來一次。
    唔,結果還是一樣!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鄭鳴看著自己眼前的九柄小小的飛劍,實在是有點欲哭無淚。他此時就覺得自己整個人都要崩潰了,所有的步驟,所有的一切都沒有錯,可是自己煉制出來的東西,卻是垃圾。
    這他娘的是一個什么情況?
    最后煉制一個,要是再不成功的話,那就出關向金堅那老頭子請教一下。
    因為所有的步驟都已經熟練,所以鄭鳴很快又鍛煉了一個劍胚,這一次,就在他想要將三個禁止的法陣刻錄上去的時候,他心中突然出現了一個其他的念頭。
    我換一種方式,我刻錄一些銘文不知道怎么樣。
    銘文雖然復雜,但是鄭鳴的腦子之中記憶的銘文,卻并不少,而且他還記著一套完整的聚靈陣銘文。
    就它了,主意打定的鄭鳴,手掌在虛空翻動,就開始以歸真煉寶法之中的方式,在劍胚上刻錄銘文。
    一個,兩個,三個
    銘文很多,劍胚很但是隨著鄭鳴手指的翻動,那成千上萬的銘文,也就是一個半個時辰,就好似一片隱含著古樸韻味的花紋,被鄭鳴刻錄在了劍胚上。
    “起”,鄭鳴低喝一聲,朝著那劍胚一指。那本來平靜無比的劍胚,瞬間凌空飛起。
    一股股的天地靈氣,瘋狂的朝著飛劍聚集而去。也就是一個瞬間,飛劍聚集的天地靈氣,讓那飛劍開始發出耀眼的青光。
    好快,比自己剛才煉制的九柄飛劍所匯聚的聚靈陣,聚集靈氣的速度強了數十倍。
    驅動飛劍,需要大量的真元,雖然這些真元,主要和御使者的修為有關,但是不可否認,一柄飛劍自己能夠吸納天地靈氣的速度同樣很重要。
    自己吸取天地靈氣快的飛劍,可以憑空提升使用者的攻擊力,更能夠讓一些本來使用者難以催動的法訣,輕松的使用出來。
    看著那不用催動,卻自己吸納著靈氣的飛劍,鄭鳴的心思卻落在了剛才自己刻畫在飛劍上的銘文上。
    這些銘文,是鄭鳴在藏經閣中看到的,組成聚靈陣的銘文。在通過聚靈陣催動萬象印之時,這些銘文的組合,被鄭鳴硬生生的記在了心中。
    銘文的數量很多,而組成一個法陣,除了大量的名文之外,還需要銘文的組織規律。簡單的說,銘文就好似一個個的字母,只有將它們按照固定的規律組合,它們才會擁有威力。
    銘文師之所以難以培養,資質是一方面,記住那些有大量銘文組合成的法陣,同樣是一個難題。
    現在,這劍胚還擁有可以刻錄的地域,但是鄭鳴卻難以再將自己法陣刻錄在劍胚上。
    并不是他不想刻錄,而是因為他的手中,已經沒有可以刻錄的法陣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