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12-10)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12-10)      完本感言(12-10)     

隨身英雄殺634 龍虎紫云丹


    “稟告師兄,我已經見到了老祖,并將這件事情對老祖進行了回稟,老祖當時就通過銘器和開陽門的三宗主進行了聯系。〈 ”
    老者說到此處,臉上露出一絲笑容道:“那三宗主說,他們開陽門就怕這種事情生,所以在開始煉制困龍柱的時候,就多煉制了一根。”
    “真的?”江遠猛的站起來,喜色是怎么都掩蓋不住。而其他人,此時一個個也都無比緊張的盯著老者。
    多煉制了一根困龍柱,就說明他們的困龍柱并不是不可代替,而只要能夠過了開陽門這一關,那么這件事情,就不是不能解決。
    滅門之禍,也就不在存在。
    一雙雙眼眸,緊緊的盯著那老者,老者趕忙道:“江師兄,是真的,不過在和開陽門聯系了之后,開陽門要對我們困龍柱炸裂的事情進行調查。”
    “只要不是我們故意為之,這一關,咱們就算是過了。”
    調查,一個宗門讓另外一個宗門來調查,對于這個宗門而言,就是一個恥辱。可是此時萬象門的諸位座,除了蕭無回重重的皺了一下眉頭之外,其他人的神色都無比的平靜。
    就好似根本就沒有感到這種羞辱一般。
    江遠一笑道:“很好,這一下我們萬象門有救了,諸位師兄,咱們各家都將壓箱底的東西準備一下,等調查使者到來之后,一定要讓使者滿意。”
    說到此處,他的目光落在龍虎一脈的胖子身上,稍微遲疑了剎那,他朝著那胖子道:“龍虎紫云丹要十丸。”
    “江師兄,你也知道,這龍虎紫云丹,我胖子根本就煉制不出來,我師尊在世的時候,也只不過開了一爐,一共才三十六丸,到現在剩下的根本就沒有十丸!”
    胖子臉上的肥肉一哆嗦,一副要他命的樣子,但是江遠這一刻,卻絲毫不給他面子道:“李師弟,這個時候,已經不能討價還價了。”
    那胖子還要開口,卻被金堅重重的拍了一下肩膀,看著一臉嚴肅的金堅,最終拿胖子點頭道:“十丸就十丸,奶奶的,這一次龍虎紫云丹在咱們萬象門算是絕了。”
    “金師兄,你們天羅一脈,這一次要拿出五件天級銘器來,我知道銘器制作艱難,但是無論如何,都要讓使者們滿意。”江遠沒有理會胖子,繼續朝著金堅道。
    金堅聽到五件天級銘器,也覺得身體晃了一下,他沒有像胖子一般的討價還價,而是輕輕的點了點頭。
    至于其他人,也開始接受江遠分配的任務,雖然他們大多數人,都覺得肉疼無比,但是在這種關鍵的時候,一個個都沒有反對。
    在事情分配完畢之后,金堅等人都依次離開,那江遠的臉上,則露出了一絲自得的微笑。
    這種微笑,是一種一切都在掌握之中的微笑。宋舒云看著江遠的微笑,輕聲的道:“師兄,經此一事,師兄在宗門的威望,一定更上一層樓。”
    “這困龍柱的事情,雖然麻煩,但是說起來,也是老天都要幫助師兄啊!”
    江遠朝著宋舒云一笑道:“雖然在這件事情上,咱們是得了好處,但是他對整個宗門,還是有一定的損傷,所以接下來的事情,還是不能出任何的差池。”
    “無論如何,都要讓那位使者滿意。”
    宋舒云點頭道:“師兄放心,這件事情,我一定會處理好,相信這個危機過去,師兄就能夠壓住蕭無回,成為咱們宗門一言九鼎的存在。”
    “那小子雖然不足為慮,但是他手中的萬象印,實在是有點詭異,最好能夠將那萬象印的使用方法,也弄過來,只有這樣,咱們萬象一脈,才能夠真正主宰整個萬象門。”
    江遠說話間,手掌重重的握了一下,就好似他此時握著的不是空氣,而是那至高無無上的權利。
    宋舒云抱拳道:“師兄,實在是小弟的失誤,要不是小弟將萬象印交給那小子,也不會讓那小子如此的囂張。”
    “師弟,說起來你還辦了一件好事,如果不是你將萬象印交出去,它在咱們手中,只是一件死物。”
    “但是現在,他卻是一個能夠出生神境一擊的至寶。現在對咱們來說,是如何將他拿到手中。”江遠拍了一下宋舒云的肩膀道:“我相信,它最終還是要回到我們的手中。”
    ……
    天羅殿,金堅的臉上,露出了一絲輕松的味道,而就在他在大殿中間的位置坐下之后,那黑衣老者有點著急的走了過來。
    “師兄,困龍柱的碎片,被鄭鳴給帶走了。”
    老者的身后,跟著那位帶著鄭鳴在天羅殿參觀的少年,此時這少年的臉上,充滿了沮喪。
    他聽了黑衣老者的話,就直接跪倒在金堅的近前道:“弟子沒有能夠阻攔住他,請師尊降罪。”
    “那鄭鳴將所有的碎片都帶走了嗎?”金堅的眼眸中,帶著一絲疑惑的問道。
    “這倒是沒有,他只是帶走了十分之一,畢竟困龍柱使用了上千種材料,足足有一座山那樣大小,他想要帶走,就憑他一個人也不行。”
    金堅點了點頭道:“困龍柱炸毀,那些材料也都失去了神韻,可以說就是一堆廢鐵,他帶走就帶走吧。”
    說話間,他的目光朝著那弟子看了過去道:“正秀,他是如何將那些材料帶走的?”
    “弟子本來是要阻攔的,可是他直接將那十分之一碎片撞在自己的儲物手鐲之中,然后……然后將那萬象印取出來,說誰如果敢阻攔他,就是……就是欺師滅祖。”
    被稱為正秀的弟子,一臉氣憤的道:“他還說對于欺師滅祖之人,就要用萬象印誅殺。”
    “弟子……弟子一時畏懼,還請師傅責罰。”
    金堅可以想象鄭鳴威脅自己小弟子的情形,不由得笑罵道:“真是一個無賴,也罷,這件事情就這樣吧,不要泄露出去,咱們還是做好自己的事情要緊。”
    ……
    鄭鳴踏上三皇坪的剎那,聽到的并不是一個少女的笑聲,而是一群少女的笑聲。
    這些笑聲,一如歡快的音樂,讓人有一種神清氣爽的感覺。
    他朝著三皇坪的方向看去,就見六七個年輕的女子,在三皇坪的石桌前說說笑笑,很是歡喜,雖然他聽不清楚這些女子在說什么,但是他能夠感到她們很高興。
    當然,這些對他不重要,對他而言最重要的,是處在他們之中的木婉兒很高興。
    青春少女的飛揚,再次回到了她的身上,這讓鄭鳴的心頭,升起了一絲的安慰。
    不過就算是他的注意力主要在木婉兒的身上,但是站在木婉兒身邊的女子,還是讓他忍不住多看了兩眼。
    這是一個身材高挑,但是卻給人無盡淡雅感覺的女子,她的容顏,雖然不能稱得上傾國傾城,卻也有一種讓人一見就傾心的感覺。
    當然,這不能說鄭鳴對她動心什么的,只能說,這個女子,非常能夠吸引人的目光。
    茉莉花開,這是一種純粹的感覺。
    當鄭鳴出現的瞬間,那幾個歡笑的女子,也感應到了鄭鳴的存在,他們在對視了一眼之后,還是那個一如茉莉的女子,朝著鄭鳴恭敬的道:“拜見宗主。”
    唔,雖然不知道這女子究竟有幾分的誠意,但是鄭鳴從女子的動作之中,卻感到這個女子,應該是在表面上,對自己這個宗主最為尊重的人。
    “參見宗主。”其他女子在這個女子的帶領下,也反應了過來,她們朝著鄭鳴快餓行禮。
    “不用多禮!”鄭鳴說話間,就來到了這些女子的近前,他笑著道:“婉兒在三皇坪很孤單,你們能夠來陪她,我非常的高興,以后常來。”
    “婉兒妹妹小時候,和弟子就有交往,她母親更是家師的好友,宗主放心,我們一定會經常來看婉兒妹妹的。”
    女子說話間,朝著天看了一眼,然后驚呼一聲道:“哎呀,時間過的太快了,快要過該修煉的時候了,宗主,婉兒妹妹,我們先行告辭了。”
    一行女子,蕩起一陣的香風,快的消失在了三皇坪上。
    鄭鳴摸了摸鼻子,雖然女子的動作一如行云流水,沒有半點的生硬,但是鄭鳴還是能夠感到,這個女子行動之中的隱含的故意,而這種故意,則是因為他。
    他要是不來,人家說不定還不走。
    “師兄,溪清姐姐是不是很漂亮?”木婉兒笑著來到鄭鳴的近前,輕聲的問道。
    鄭鳴在愣了一下,就明白木婉兒問的,應該就是那個美麗的女子,他笑了笑道:“倒是挺有氣質的。”
    “哼,言不由衷,人家溪清姐姐,可是咱們宗門的第一美女,不過師兄你不用想了,人家和凌師兄青梅竹馬,過了年就要結成雙修道侶,你沒有機會了!”
    木婉兒說話間,雙手合十,臉上帶著向往的道:“也不知道我什么時候,能夠擁有溪清姐姐那種氣質。”
    “嗚嗚,我要是有那種氣質,就真的滿足了。”
    鄭鳴拍了一下木婉兒的頭,笑著道:“你就是你,其實在師兄的眼中,婉兒你這樣,才是最可愛的。”
    “臭師兄,雖然知道你在騙我,但是我依舊覺得很高興。”木婉兒皺了皺自己的鼻子,笑著說道。
    看著越加開朗的木婉兒,鄭鳴笑了笑,他正準備朝著三皇坪自己的靜室走去,突然停下腳步道:“對了,我那個弟子,今天過來了沒有?”
    “你說的是我那個師侄,嗚嗚,師兄你太逗了,人家年齡都能夠給你當叔叔,你竟然強行收了人家當徒弟。”
    木婉兒手捂著肚子,有點笑岔氣的道:“他……他前些時候倒是過來了,說藏經閣已經有了不少的武技。”
    鄭鳴點了點頭道:“等他下一次來了,你讓他等著,我有事情要吩咐他。”
    說話間,鄭鳴就走進了靜室。這靜室乃是當年的長天一脈座留下的,不但寬敞,而且還有一些用銘文刻錄的禁止,倒也算是安全。
    鄭鳴一晃自己的儲物手鐲,無數的碎片頓時在房間之中堆成了一片。這就是鄭鳴從天羅峰上弄到的,屬于困龍柱的碎片。
    “冰晶鐵,火精巖,庚精……”8
  /br
  想看好看的小說,請使用微信關注公眾號“得牛看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