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1)      完本感言(04-01)     

隨身英雄殺633 宗門惡霸

  /script  天羅殿中,本來熱熱鬧鬧的情況,瞬間變的冷清無比,就連金堅這個主人,都沒有呆下去。
    他本來對鄭鳴好抱著很大的希望,希望有一日能夠將鄭鳴這個銘器的天才收納進他們天羅一脈。
    但是現在,他一來沒有這個心思,二來實在是有些反感這小子,都什么時候了,還在這里胡說八道。
    不知輕重,簡直是不知道死活,他難道不能用腦子想想,現在的情況對萬象門而言,是多么的危機。
    所以,他也沒有理會鄭鳴,直接化作一道流光,朝著萬象峰的方向飛了過去。
    “你你呀你,能不能別搗亂,就算你是宗主,但是在宗門危機之時,你能不能安份一點,你知不知道,一個人不作死,就不會死!”
    “但是只要做死,那絕對活不了多長時間!”張云天朝著鄭鳴說了一通,然后整個人也騰空而去。
    這老家伙,還真是可惡。
    鄭鳴在心中念叨了一句,卻也沒有準備怎么樣這位張云天,他很清楚,張云天可以說是這些人之中,唯一對他和木婉兒好多人,雖然這老家伙的話實在是不中聽,但是鄭鳴還是不愿意收拾這老家伙。
    更何況,現在這天羅峰雖然也有聚靈陣,但是自己還沒有將這聚靈陣研究透,難以用自己那玄牝珠搭起橋梁施展萬象印。
    至于耗費英雄牌,呵呵,青龍偃月刀鄭鳴倒是愿意,但是光讓張云天這老家伙低頭,就施展丁隱之類的英雄牌,鄭鳴還真的有點舍不得。
    “宗主大人,諸位首座都已經走了,您看您是不是也”一個弟子摸樣的少年,小心的來到鄭鳴的面前,恭敬的朝著鄭鳴說道。
    這少年也就是十七八歲,但是修為卻已經達到了大宗師的巔峰,不過從這少年的眼眸中,鄭鳴看到的,是一絲嫌棄的味道。
    本來鄭鳴還要走的,但是看到這少年的模樣,鄭鳴卻沒有了要走的想法,他朝著那少年淡淡一笑道:“唔,都說天羅峰風景不錯,既然來了,怎么都要看看。”
    “對了,這么多人都為困龍柱而憂心,雖然此事被本宗主給解決了,但是那困龍柱是一個什么情況,我還沒有見到,你帶我去看看。”
    年輕的弟子此時有一種想要哭的感覺,他怎么也沒有想到,這位宗主大人的面皮,竟然是這樣的厚。
    問題解決了,你你把解決問題的人,都給趕走了好不好,至于你說的解決方案,那叫方案嗎?
    不用理會,真的不用理會嗎?開陽門是一個什么樣的地方,你真覺得我們這些人不知道嗎?
    心中雖然明白,但是那弟子也只能捏著鼻子道:“既然宗主您有命,那請您跟弟子來。”
    萬象一脈的萬象宮,從來都是整個萬象門的中心,只不過隨著那個莫名其妙的到來,又因為青蓮劍歌的原因而擔任了宗門宗主的小子,萬象宮的位置,好似動搖了。
    但是今日,萬象宮的執事弟子,在看到自己一脈的首座歸來之后,各大支脈的首座一個個火急火燎的沖過來,他們的心中,開始充滿了驚喜。
    從這些情形,他們感到,萬象宮的中心地位,并沒有任何的改變,整個宗門,依舊在圍繞著萬象宮而旋轉。
    而當那位一直讓萬象一脈敵視,但是在心中,卻又不得不有些佩服的蕭無到來之后,他們這種自豪感,一下子達到了頂峰。
    各種各樣的茶水靈果,沒有江遠的吩咐,就端了上來,而作為萬象一脈第二號人物的宋舒云,更是專門讓人請了過來。
    “太混賬了!”一個須發潔白的首座,聲音之中帶著無比的憤怒,他的手掌,更是重重的擊打在了自己面前的白玉茶幾上。
    那白玉茶幾在被擊打的瞬間,足足有上千個銘文,瞬間綻放出耀眼的光芒。
    而那些銘文,在光芒下好似要飛起來一般。只不過銘文雖然不錯,但是和這老者還差不少。
    所以只聽哐當一聲,那茶幾就成了碎粉。
    湯水跑了一地,這讓幾個執事弟子很是慌張,就在他們不知道是不是要去收拾的時候,就看到自己尊敬的首座,朝著他們淡淡的點了一下頭。
    這一個點頭,讓他們放下心來。
    “張云天,這就是你擁護的人,你說說,啊,我們好好的在商量事情,他說的是什么話。”
    老者虎目怒視張云天,聲音之中隱含著無窮憤怒的道:“要不是你,他怎么可能成為我們的宗主。”
    “不錯,張兄,虧我一直很尊重你,但是現在這種情況,實在是讓人很失望啊!”
    說話的,是一個青袍老者,他的聲音中,帶著一絲撇清關系的味道道:“這個宗主,我看還是有江遠兄來做吧,要不然,咱們整個宗門非要散了不可。”
    “不錯,在這危機時候,我們也不要顧忌祖先的規矩,要是整個宗門都沒有了,那祖先的規矩,也就沒有什么意思了。”
    一時間,可謂是群情涌動。
    張云天一句話也沒有說,只不過他的拳頭,卻緊緊的攥著。而就在這群情洶涌的時候,一直淡淡的坐在一邊的蕭無道:“那各位誰去宣布廢除他的宗主之位?”
    蕭無說的很平靜,但是他這話才一出口,就讓四周一下子變的冷寂起來。
    剛剛慷慨激昂的眾人,這一下子,就好似霜打的茄子一般不再開口。
    他們彼此對視,誰也不站出來,主動承擔這個責任。
    并不是他們不愿意要這個功勞,實在是那個家伙不但有點不講理,而且還掌握著萬象印。
    宋舒云站在一邊,靜靜的看著眼前的一切,那些慷慨激昂的話語,確實讓他很舒服,畢竟,這些話語,都是針對那個讓他丟人的小混蛋。
    但是當他看到這些人從剛剛的仗義執言到現在的沉默不語,卻讓他的心中很是不舒服。
    那個小混蛋,什么時候變的如此的牛,就連這些位高權重,以往連自己師兄都敢咆哮的家伙,都不敢接下任務。
    惡霸啊!
    這三個字出現在宋舒云的心頭,讓宋舒云那本來就不是太舒服的心,變的更加的不舒服。
    雖然他不喜歡鄭鳴的,但是卻也不得不承認,這家伙此時在宗門之中的地位,就是一個惡霸。
    一個不是太講理,但是那萬象印實在是讓人顧忌的惡霸。他們雖然都不愿意讓鄭鳴在擔任宗主,但是他們同樣不愿意自己去宣布這個消息。
    那家伙要是用強的話,最后的結果,說不定就是直接將宣布的人給抹殺了。
    冷場對于他們萬象一脈來說,并不是太好,所以宋舒云還是站出來道:“我看祖師的規矩,咱們該遵守還是遵守,就當咱們多了一個宗主。”
    “至于宗門之中的事情,我們可以商量著解決。”
    多了一個宗主的意思,在場的人自然懂,雖然好似一個宗門之中有兩個宗主并不太好,但是對于這些人來說,只要不讓他們去向鄭鳴宣布免去鄭鳴宗主的職位,他們都不反對。
    那家伙又萬象印,咱們不惹他。
    他是宗主,他們同樣不理他,讓他當一個孤家寡人,沒有人理會的宗主就是。
    “舒云師弟的主意挺好,我看就這樣吧,江師兄,現在這種風雨飄搖的時候,你就不要推辭了。”那剛剛給予撇清關系的中年人,第一個說道。
    “對,江師兄,現在不是為了宗門大權,咱們現在為的,是如何讓宗門能夠生存下去,江師兄你眾望所歸,可不能讓我們失望啊!”
    “對,江師兄,這不是榮譽,而是在困難之際勇挑重擔的責任,我們支持您!”
    江遠看到蕭無并沒有吭聲,就一抱拳道:“既然各位師兄弟如此看重,江遠也不推辭了。”
    “畢竟,現在對咱們來說,最重要的,并不是宗主的位置,而是如何應對過這次危機。”
    他說話間,朝著金堅道:“金師兄,雖然咱們的困龍柱煉制失敗了,但是失敗的原因,一定要找到。”
    “當然,如果能夠找到快速解決的辦法更好。”
    金堅點了一下頭,他雖然知道江遠安排的事情難以辦到,但是他現在只能夠聽從江遠的安排。
    而且找出困龍柱爆炸的原因,同樣是他們天羅一脈最重要的事情。
    “至于其他諸位師兄,則按照困龍柱所需要的材料,盡快收集一份重新煉制困龍柱所需要的材料。”
    “還有就是由宋師弟主持,咱們一定要準備一份厚禮,讓開陽門感到咱們萬象門的誠意。”
    江遠的一系列安排,讓不少人都快速的點頭。雖然他們各自很重視元石的分配等資源,但是在生死存亡的關頭,那些東西,都已經用不上了。
    “拜見江師兄,諸位師兄。”一道金光,從虛空中落下,那讓鄭鳴登上天羅峰的老者,快速的收了自己身后銘器做成的羽翼,出現在了萬象殿中。
    江遠朝著那老者點頭,剛剛準備說話,金堅就急聲的道:“事情怎么樣了?”/dd
    『本書最快更新網站請百度搜索:,或者直接訪問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