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2)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2)      完本感言(04-02)     

隨身英雄殺630 如意金箍棒

  鄭鳴腦袋晃晃,繼續抽取,當他看到紅色底面上,那寒光閃閃的丈八蛇矛,鄭鳴終于有一種想要罪的感覺。
    好在,這丈八蛇矛的技能不是削鐵如泥,而是破甲,要不然鄭鳴真的要為自己神一般的猜測哭出聲來。
    第四張,擂鼓甕金錘!這個好猛,但是……但是也只是好猛而已!
    第五張,戒刀,去他娘的,技能竟然是沒有,能不能不要這么坑,然后第六張還有,這一次抽取的,是一張弓,名為射雕,功能竟然是七石。
    ……
    一連抽取了七張英雄牌,鄭鳴此時真的是已經醉了。他怎么也沒有想到,這兵器法寶系統,竟然是如此的坑。
    兵器,他奶奶的真的是兵器啊!
    呃,這一柄是什么,雖然覺得這兵器系統真的很坑,但是鄭鳴還是忍不住抽下去。
    絕世好劍!
    竟然是步驚云的絕世好劍,使用時間二十分鐘,而技能方面,則有兩種,第一種是吞靈,第二種為吸功。
    吸功吞靈兩種技能,唔,好像有點用處了,雖然這種用處對鄭鳴現在而言也不大,但是總比那青龍偃月刀強的多。
    也就是在這一刻,鄭鳴發現,這絕世好劍背景的顏色并不是紅色,而是黃色。
    明白了,這兵器法寶,同樣有分別,只不過在抽取的時候,它們混在了一起。但是他們抽取的幾率,應該是一樣的。
    黃色的聲望值,一定能夠抽到武將級別的兵器,而武俠兵器,則只有十分之一,至于修真用的兵器,那幾率還真的不是一般的低啊!
    抽抽抽!
    老子就不信了,抽上一百回,抽不到一件仙俠級別的法寶飛劍來。
    金纂提爐槍,沒啥用!
    雌雄雙鞭,一邊去吧!
    奶奶的,我已經有一張青龍偃月刀了,你就不要來了。
    嗯,一根棍子,他奶奶的,老子又不是要當和尚,你給俺來一根棍子干嘛。
    扔一邊,扔一邊啊!
    就在鄭鳴準備將這棍子扔了的時候,他突然發現,這棍子,好像不一樣啊!
    金色的背景,他奶奶的,竟然是金色的背景!
    金色的背景代表什么,那代表此物,就是此物最少應該是封神擊級別的兵器!
    封神級別的棍子,奶奶的,你不要告訴我,是它吧。這個念頭出現的瞬間,鄭鳴就低頭朝著那棍子看了過去。
    如意金箍棒!
    大爺的,這五個字,在英雄牌上耀眼生輝,給鄭鳴的感覺,是差一點沒有將自己的眼睛給晃瞎。
    如意金箍棒,那位拿著大鬧天宮,讓無數妖神為止震動,讓天地五方為止顫抖的如意金箍棒。
    自己這一次,真的抽到了好東西,竟然抽到了金箍棒,一時間,鄭鳴的心中有一種沖動,那就是他要舞動這金箍棒,殺他一個天翻地覆。
    只是這種沖動,最終還是被鄭鳴給壓了下去。雖然催動金箍棒真的很爽,雖然使用金箍棒,那絕對是一種頂尖的享受,但是這金箍棒的使用時間,只有二十分鐘。
    二十分鐘啊!
    二十分鐘之后,這金箍棒就沒有了,更何況鄭鳴有點懷疑,就憑著自己這小身板,能夠舞的動這金箍棒嗎?
    鄭鳴在這一點上,對自己沒有信心,畢竟,這可是金箍棒,號稱一萬多斤的金箍棒!
    雖然他的力量也不小,但是要想使用者金箍棒一如那只猴子,卻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
    看看這金箍棒,又有什么神通,鄭鳴快速的朝著金箍棒英雄牌的下方看去。
    可大可小,這也算是妙用嗎?自己使用的英雄牌就在自己的耳朵之中,可以說這種技能,對自己半點用處都沒有。
    二十分鐘之后,這金箍棒就沒有了,變大變小,實際上都是一個樣子。心中郁悶之下,鄭鳴朝著下方接著看去,就見上面又出現了兩個技能:無堅不摧,無物不破!
    唔,這兩個技能,看上去倒還是不錯,但是對于這兩個技能,鄭鳴還表示有些懷疑。
    要是遇到太極圖,金剛圈之類的法寶,這如意金箍棒能夠破得了嗎?反正按照鄭鳴對于這根棍子的記憶,它是很難對付這種至寶的。
    不過,對付大多數的物品,應該還是有這兩相作用的。
    唔,還有第四種技能,以一化千!這從字面上解釋,就是這根金箍棒,能夠在短暫的時間內,化成上千根金箍棒。
    將那金箍棒的英雄牌小心的放好,鄭鳴再次心情激動的抽取起英雄牌來。他這一刻在心中更是默念自己可以想到的,那些威力無窮得到至寶的名字。
    “翻天印、陰陽鏡、九龍神火罩、誅仙四劍……”
    可惜,他念叨的雖然很舒服,但是抽到的,卻是一些霸王槍、宣花斧,亮銀槍之類的東西。
    一直到他抽取了一百張兵器法寶牌,除了那金箍棒之外,卻是好東西都沒有出現。
    就連仙俠之中普通的,一如飛劍之類的東西,都沒有出現半個,實在是郁悶。
    您的聲望值不足!再將一柄開山鉞扔到一邊之后,鄭鳴的心頭,出現了這個信息。
    不足了,十萬聲望值用完了,鄭鳴就覺得一陣的不甘心,他才抽到了一根金箍棒,連一件法寶都沒有抽到,他奶奶的聲望值就沒有了。
    黃色的聲望值沒有了,紅色的聲望值呢。嗚嗚,紅色的聲望值還是零,實在是氣人。至于青色的聲望值,此時依舊沒有增長一個。
    現在青色聲望值又有三百多,等一千的時候,用青色的聲望值抽取一下英雄牌,不知道能夠得到什么樣的好處。
    唔,還是將紅色的聲望值增加一下的好,雖然這個聲望值抽取的英雄牌使用一次少一次,但是……但是他這個聲望值,最好弄不是嗎?
    別的不說,光在萬象門統御下的平民,就有幾十億,甚至是上百億,這才是自己最大的財富。
    自己這個宗主,要是無法從這些平民之中弄到聲望值,那才是笑話呢?
    就在鄭鳴思索著如何以最快的辦法,將百億人之中的紅色聲望值,黃色聲望值弄到手中的剎那,一聲巨響,陡然在天空之中傳來。
    這巨響如悶雷,震動四方。
    而伴隨著這巨響而來的,是鄭鳴所座的位置,也開始瘋狂的震顫。
    地震嗎?鄭鳴對此自然不懼,他騰空而起,朝著木婉兒所居的房間沖了過去。可就在他沖到木婉兒房間門口的時候,那晃動就消失的無影無蹤。
    這不是地震,應該是什么東西爆炸,所以才會產生這樣巨大的震動,從震動的方向來看,這震動應該是來自天羅峰。
    天羅峰的金堅,在百脈會武的時候,對鄭鳴還很有好感,一副要將鄭鳴拉入他們一脈的樣子,但是隨著鄭鳴以青蓮劍歌登上宗主之位,這位就沒有出現過。
    而才當上宗主沒有兩天的鄭鳴,對于金堅也沒有時間理會,所以這幾日也就沒有注意天羅峰的消息。
    這天羅一脈搞什么,怎么弄出這么大的動靜來。要是別的一門之主,大多在這個時候都會吩咐弟子去查看,但是他這個宗主,差不多就是一個光桿司令。
    唯一的弟子,在藏經閣,而木婉兒這個師妹,更不要提。
    “師兄,剛才怎么了?”穿著睡衣,慌張走出來的木婉兒,話語中帶著一絲擔憂的問道。
    鄭鳴撇嘴道:“我也不知道怎么了,應該是天羅峰出了點問題,婉兒你先休息,我去看看。”
    說話間,鄭鳴騰空而起,朝著天羅峰的方向沖了過去。現在的鄭鳴,并不能在虛空之中飛行,所以只能施展以往的輕功,一去上百丈。
    這速度雖然不慢,但是御器飛行或者是駕馭坐騎飛行,還是要落后不少,鄭鳴一邊快速的施展輕功,一邊琢磨著自己是不是也鍛煉一個飛行的寶物。
    天羅峰和長天峰的距離,足足有百里多遠,鄭鳴雖然騰身百丈,卻也足足耗費了半個時辰的功夫才趕到了天羅峰。
    此刻,在天羅峰外,已經聚集了不少弟子,他們在看到鄭鳴的瞬間,一個個神色都說不出的詭異。
    有畏懼,更有害怕,甚至還有一些的敵視。但是這之中,鄭鳴還沒有怎么看到尊敬。
    對長輩的尊重,對他一宗之主位置的尊重,這種情況,讓鄭鳴感到有些不舒服。
    之所以如此多的人畏懼他,自然是因為他一舉擊殺了五名首座,雖然萬象門的首座很多,但是一下子被誅殺了五個,還是讓普通弟子恐懼不已。
    “你過來一下,發生了什么事情?”在看到一個青年用憤怒的目光看了自己一眼,隨即將目光收回看別處之后,鄭鳴就朝著那青年指到。
    青年沒有想到,鄭鳴這個時候竟然要問自己事情,他心中又是氣憤,又有幾分的恐懼。畢竟這個鄭鳴,可是一出手就誅殺了五個首座。
    而且這五個首座之中,就有一個是他的師傅。
    他很想給自己的師傅報仇,但是他更清楚,別說鄭鳴不知道怎么能夠催動萬象印,就算是鄭鳴不能給催動萬象印,自己也不是鄭鳴的對手。
    所以,他只能將這種憤怒隱藏在心中,卻沒有想到,鄭鳴來到這里,竟然叫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