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6)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6)      完本感言(04-06)     

隨身英雄殺627 青色聲望值過萬

  各種各樣的聲音,充滿了對萬象一脈的無限同情,這種情況,讓鄭鳴覺得,自己還有點任重道遠。
    他知道,自己剛剛催動萬象印的一擊,已經是立威,但是要想將萬象一脈幾千年的威望一舉打下去,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更何況從根本上而言,他這一仗是打贏了。
    但是打贏,并不代表著他就此滿意。
    “既然大家覺得此事該江首座處理,那么江首座好好調查一下,另外還有,大家覺得這藏經閣如何?”
    幾百個首座,此時對于鄭鳴已經升起了巨大的畏懼,特別是他手中的那枚萬象印,讓他們感到恐懼。
    要是沒有用萬象印誅殺五個首座,鄭鳴說的話,恐怕都沒有人愿意聽,但是此時,卻是一個個都做出聽得姿態,卻沒有一個人吭聲。
    他們不敢招惹鄭鳴,卻也不主動投靠鄭鳴。
    敬而遠之,這是大多數支脈首座對于鄭鳴的態度。
    蕭無回猶如一棵松樹般的站在那里,雖然傲骨英風,但是并不言語,而江遠,同樣平靜的站在鄭鳴的下手,低著頭的他,好像在思考著以往的過失,同樣不言語。
    不吭聲,同樣是一種軟軟的抵抗。
    鄭鳴并沒有發怒,他輕輕一笑道:“藏經閣本應該是萬象門的重地,此時卻只有幾本破爛書籍,這很不好。”
    “既然我擔任萬象門的宗主,那么所有支脈三日之內,將從藏經閣取走的典籍送回,否則,我當親自去拜訪,那時候,別怪我以門規處置!”
    ……
    日暮西落,赤霞漫天!
    鄭鳴盤坐在三顆松皇下,靜靜的看著那漫天的赤霞,他并沒有修煉,而是看著那美麗的景色。
    “師兄,師兄,吃飯了!”木婉兒充滿了歡快的聲音,從遠處傳來,一如百靈鳥兒,讓人沉醉。
    聽著這聲音,鄭鳴一笑,漫步朝著三顆松皇不遠處的青石桌子走了過去。
    “師兄,今天有弟子送來了一頭大大的妖魚,我將它燉了半響,現在正好吃。”木婉兒端著一個碗,笑吟吟的說道。
    鄭鳴接過木婉兒遞過來的碗,輕輕的聞了一下飄蕩在上空的香氣,朝著木婉兒夸獎道:“真是好香,要是天天能夠吃上婉兒做的魚湯,就是最大的幸福啊!”
    “師兄又在笑話人家。”木婉兒臉色緋紅,但是那越加靈動的神彩,卻顯示著少女對于鄭鳴夸獎的享用。
    鄭鳴一口氣將熬得猶如牛乳般的魚湯喝下,就覺得有一股暖暖的熱氣,瞬間從他的丹田之中升起。
    這股熱氣,對于鄭鳴的作用雖然并不是很大,但是鄭鳴感到這股熱氣的作用,卻也能夠抵得上他三日的清修。
    “師兄,今天不少支脈的師叔師伯,都非常客氣的派人送來了他們一脈的特產,除了這妖魚,人家還收到了這么大的一個金芝,要是燉了一定好吃。”
    木婉兒雙手一摟,做出了一個夸張動作的說道。
    鄭鳴笑了笑,這些支脈的首座派人送上禮物的原因,他自然清楚,雖然現在整個長天峰,依舊只有三個人,但是他的存在,已經是整個萬象門無人敢于忽視的存在。
    傀儡之類,擔任不長的說法,更是無影無蹤,毫不掩飾的說,他已經成為了萬象門的巨孽之一。
    只要他能夠掌控那萬象印,他就是巨孽之一。
    但是實際上,萬象印的情況,他自己清楚。如果沒有聚靈陣提供大量的靈氣支撐,他根本就催動不了萬象印。
    自然,也就施展不出那被江遠稱為可以比擬生神境一擊的威勢。好在,這長天峰上,也有一座聚靈陣,要不然他說不得就要帶著木婉兒去藏經閣居住了。
    嘰嘰喳喳的木婉兒,就好像一直歡快的百靈鳥,笑著向鄭鳴說今天的見聞。
    “師兄,還有一位師叔,硬是要往咱們峰上送幾個師妹過來,說是要幫我做事。”木婉兒輕輕的將手中的碗放下,然后有點小心的道:“被我拒絕了。”
    “婉兒是能夠照顧好師兄的。”
    看著輕輕攥著小拳頭,就好像是在給自己增加信心般的木婉兒,鄭鳴的臉上露出了一絲淡淡的笑意。
    他重重的點頭道:“當然,師兄最喜歡婉兒照顧了!”
    “對了師兄,你那個弟子,雖然有點笨笨的,但是我覺得人還是挺老實的,你要是有時間的話,就多教給他點本事,畢竟那是你的大弟子。”
    木婉兒調皮的道:“也是我們長天峰第一個九十六代弟子,總不能太差啊!”
    對于房勻柏,鄭鳴并沒有太怎么調教的心思,之所以將房勻柏收取為弟子,是因為他缺少人。
    而房勻柏這家伙沒有背景,自己收納到門下,那么就會對自己忠心耿耿,所以鄭鳴才直接將他收納。
    “好,等過一段時間,我好好教他幾招。”
    一頓飯,就在這樣的聊天之中緩緩過去,而處在自己快樂之中的木婉兒,在給鄭鳴端來一杯茶之后,就端著盤子,跑到廚房收拾去了。
    “實際上,平淡的快樂才是最好的。”輕輕的感慨中,神性青螺出現在鄭鳴的身前,她的聲音中帶著一絲感慨。
    鄭鳴點了點頭,淡淡的道:“平淡的幸福雖然很好,但是要想保持這種幸福,需要的是力量。”
    “不然,隨意都可以被人打碎的幸福,并不是幸福。”
    神性青螺輕輕一笑道:“你說的也有道理,說起來,你給我的驚奇真的不少。”
    “那三元銘器,本來就是一廢品,卻沒有想到,竟然被你給催動了。”
    “到現在,我都不理解,你是怎么催動的它!看起來,你的身上,還有不少我不知道的秘密!”
    鄭鳴在施展通天教主英雄牌的時候,對青螺施展了禁止,所以三個青螺,根本就不知道他曾經跨越星空,和至尊對戰的情形,要不然她們還不知道會震驚成什么樣子。
    “每一個人都有他的秘密。”鄭鳴說到此處,幽幽的道:“十三寶體,雖然可以讓我同級之中舉世無敵,但是同樣想要進上一步,卻也變的艱難無比。”
    “你所說的眾神御天道功法,是否可以傳授于我。”
    神性青螺遲疑了瞬間,這才輕輕的道:“這眾神御天道的功法,我本來就是要傳授與你的。”
    “只是,我這幾日,才想到了一個問題,那就是你就算是能夠借助十三枚寶符,使你修煉的功法突破第一層,但是接下來的參悟,你一個人不可能分成十三份。”
    “而且很多人,在參悟和自己屬性相同的功法時,速度會很快,但是參悟那些和自己屬性相左的功法時,那簡直就是龜速,也許有功法,歷盡你的無數時間,也難有寸進。”
    鄭鳴沒有吭聲,他知道神性青螺說的都是真的,但是這對他而言,并不是什么問題。
    他的悟性雖然不是決定,但是他有英雄牌,他可以運用英雄牌人物的悟性,從而修煉和那英雄牌相近的功法。
    “這個我心中有數,你盡快將眾神御天道的功法給我,我試試看能不能和體內的功法相合!”
    鄭鳴還要和神性青螺說話,但是隨即他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的詫異之色。
    “好了,你有事情先去忙吧,我要閉關一會。”
    神性青螺很少被鄭鳴這般生硬的拒客,她雖然心中有一絲的不高興,但還是笑著道:“也好,那你先閉關。”
    就在神性青螺的身體要回到戒指中的時候,那青螺陡然道:“臭小子,竟然趕老娘走,下一次求老娘過來,老娘也懶得理你。”
    妖性青螺,這么快就變成了妖性青螺,鄭鳴有點無語。他本來還有不少事情要找神性青螺談一下,只不過他心頭的變化,卻讓他難以自己。
    青色聲望值過萬!
    這對鄭鳴而言,并不是重點,重點是他心頭的系統,在這個時候提醒他,他可以再次選擇三張基礎牌。
    三張基礎牌,這可是三張仙俠級別的基礎牌。
    青色的牌影,在他的心頭不斷的閃動,他的心中,更是充滿了期待。
    這一次,一定要選擇三張好的基礎牌,畢竟基礎牌的作用,實在是太大了。
    在靜了靜心頭的激動之后,鄭鳴開始抽取第一張英雄牌,這個時候的他,心神都有點顫抖。
    終于,在猶豫了好一會之后,鄭鳴點了一張英雄牌。然后,他在沉吟了瞬間之后,就準備將這張英雄牌掀開。
    不行,還是將其他兩張都抽完,在一起掀開吧。鄭鳴在這個念頭出現之后,就將那掀開英雄牌的沖動壓了下去。
    第二張,第三張!
    接連兩張英雄牌的抽取之后,鄭鳴這才懷著有點忐忑的心情,翻開了第一張英雄牌。
    青色的英雄牌,自然是不會空著。而他現在有十三寶體在身,說實話對體質的需求并不是太大,但是基礎牌能夠帶來的好處實在是太大,由不得鄭鳴不重視。
    當英雄牌翻開的瞬間,一個裙裝女子就出現在了鄭鳴的眼前。這裙裝女子的出現,讓鄭鳴實在是有點無語。
    前兩次抽取基礎牌,出現的英雄都是男性的,可是這一次,竟然出現了女子。
    嗚嗚,什么情況,怎么才出手,就出現了一個女子呢?鄭鳴并不是看不起女子,實在是獲取基礎牌的時候,遇到一個女性并不是太好。
    圣姑伽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