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3-29)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3-29)      完本感言(03-29)     

隨身英雄殺623 心有千結

  分配元石,這一個光桿的宗主,他從哪里弄來元石給大家分配。按照金胖子的說法,那整個宗門的寶庫之中,可是連一塊元石都沒有了。
    來這里的各脈首座,三分之一是聽了萬象一脈的招呼來的,自然不必說,另外三分之一,則是跟著裂天一脈過來看熱鬧的,還有三分之一,是生怕不過來,會損害本脈利益的。
    但是不論是看熱鬧的,還是過來起哄的,都不認為鄭鳴能夠拿得出元石來。
    金元東的賬本之中,莫非真的有元石不成?不少人都用懷疑的目光,看向了那些賬本。
    就連金元東自己,心中都有點不相信鄭鳴的話語是真的,畢竟他不相信鄭鳴剛才走馬觀花的情形,能夠看得出一點破綻。
    這家伙,又是在詐唬。這個念頭升起在心頭,金元東就自信無比的朝著鄭鳴道:“宗主找到了元石,實在是太好了,嗚嗚,還請宗主給各脈分配元石吧!”
    “各位,大家記一下各自分配的是多少,可不要搞亂了。”
    “宗主,我們一脈以往是三萬塊,以往都沒有給足過,現在您一定要給足一次,不然我那些弟子絕對過不去啊!”
    “你們沒有給足,我們呢,我們三分之一都不到,這次我們一塊都不能少。”
    “對,誰少了,我和他拼命!”
    亂糟糟的場景,讓人感到難受,但是鄭鳴依舊淡淡的笑著,他并不是在詐唬金元東,就在剛才,他用了一張英雄牌,一張叫做龐統的英雄牌!
    龐統的英雄牌,一共有兩個技能,一個是見微知著,另外一個,則是心有千結!
    這張英雄牌,鄭鳴早就抽到了,只不過因為沒有什么太大的用處,所以一直都被存在心頭,沒有使用。
    現在金元東弄出了這么多賬目,為的就是顯示鄭鳴這個宗主無能,如何的不配稱為萬象宗之主,這讓鄭鳴感到非常的不爽。
    所以,鄭鳴在金元東弄出了如此多賬目之后,就直接使用了龐統的英雄牌。
    二十分鐘,在鄭鳴使用龐統英雄牌的時候,還覺得用的時間有點短,但是再將那些賬目簡單的翻了一下之后,一條條的破綻,就已經聚集在了鄭鳴的心頭。
    雖然這些破綻只是鄭鳴看到破綻的一部分,但是擁有這些破綻,鄭鳴覺得已經夠了。
    他看著下方亂糟糟,一副債主模樣,要他分配元石的各脈首座,冷哼一聲道:“都閉嘴,一刻鐘之后,自有元石發給你等,誰在喧嘩,奪取元石份額。”
    雖然鄭鳴這個宗主沒有太大的威信,但是元石關系重大,倒也一時間平靜了下來。
    “金元東,你說每一個元石的去處,你都記的清清楚楚,那我問你,去年秋天,長嶺山礦脈所進奉的十萬塊元石,都去了何處?”
    金元東的胖臉上,露出了一絲的遲疑,他沒有想到,鄭鳴會真的拿問題來問自己。
    本來,他覺得鄭鳴只不過是在虛張聲勢,但是現在這種情況,讓他感到事情好像比他想的要嚴重。
    在遲疑了一下之后,金元東就自信滿滿的道:“這十萬塊元石,弟子用來分配給天雷一脈、清風一脈,烈炎一脈……作為去年的分例!”
    一口氣說出了十個支脈的金元東,顯得自信滿滿。他看過這些賬目,更有大部分賬目都是真的,所以他不怕這些賬目出毛病,更不怕鄭鳴能夠找到什么問題。
    將這些一口氣說出來之后,金元東笑著看向鄭鳴道:“宗主,不知道您還有什么要問的?”
    “呃,天雷一脈分了多少?”鄭鳴依舊平靜無比,神色并沒有任何的波動。
    “宗主,賬冊上記的清清楚楚,這十脈,每一脈都是一萬塊元石,并沒有任何的偏頗。”
    金元東說話間,目光看向了一個頭發發紫的老者道:“宗主要不信,可以問曲首座。”
    頭發發紫的老者,正是天雷一脈的首座,他輕輕的點頭道:“這一點,我可以作證!”
    “曲首座在最好,我正要問曲首座,你們天雷一脈一年的份例是多少?”鄭鳴并沒有因為頭發發紫的老者出現,而神色有變化,他依舊神情淡然的問道。
    那頭發發紫的老者,修為乃是化蓮境。雖然只是初期,但是看鄭鳴的目光,卻是淡漠的很。
    “宗主,這么多年來,我們天雷一脈的份例,一直都是元石五萬塊,莫非宗主想要給我嗎增長一下份例么?”
    紫發老者的話,一點都不客氣,但是鄭鳴卻好像沒有聽到紫發老者譏諷之意般的道:“只要天雷一脈真的有需要,增長一些份例,也是應該的。”
    對于這種回答,紫發老者并沒有感激不盡的表示感謝,而是用一種不屑的目光看著鄭鳴。
    在他看來,此時的鄭鳴胡亂許愿,基本上就是想要拉攏自己為他賣命,可是誰會對一個即將下臺的宗主感興趣。
    所以,對于這種拉攏,他半點都看不上,更不會因為這種拉攏,而將自己的下屬弄到危險的境地。
    至于其他人,則大部分只是冷笑,更有人起哄的說道:“宗主,我們一脈的份例,也該漲漲了。”
    “不過我們要的,是真實的元石,而不是隨口哈出來的大氣。”
    “嘿嘿,空氣我們也要,雖然不當用,但是能夠耳朵舒服,我覺得也是不錯的。”
    金元東摸了一下頭上的一絲冷汗,淡淡的道:“宗主,咱們的元石本來就不足,您這樣不負責任的胡亂許愿,對宗門沒有任何的好處。”
    他的話,說的正義凜然,一副我都是為了宗門考慮的模樣。
    “不對,你這話說錯了,我們萬象山的元石雖然并不是太多,但是卻足夠供應。”
    “只所以一直出現不足的現象,是因為有人將這些元石給吞了下去,所以才會不足。”
    鄭鳴笑吟吟的看著金元東,冷冷的道:“天雷一脈一年的分列式五萬塊,可是你一年給天雷一脈十萬塊的元石,這是一個什么情況啊?”
    亂糟糟的人群,瞬間冷靜了下來,不少人看向金元東的目光都出現了異樣。
    雖然不少人都知道,金元東在賬目之中一定動了手腳,但是幾乎所有的人都覺得鄭鳴查不出來。
    現在,鄭鳴竟然查出來了,而且自己一脈的日子過的緊巴巴的,卻給了天雷一脈十萬塊。
    一倍啊!這是什么概念,那就是說,自己等人在勒緊褲腰帶過日子,可是人家卻大吃大喝。
    何其可惱!
    金元東愣了瞬間,就反映過來,他的臉上露出了一絲冷笑道:“宗主,咱們萬象門是一個講規矩的地方,您就算是身為宗主,也不能胡亂污蔑我們這些弟子。”
    “不錯,宗主說話請不要信口開河,我們天雷一脈,去年收到的元石數量,別說十萬,就是五萬都不足。”紫發老者哼了一聲道:“是三萬塊!”
    “我可以清楚的告訴所有人,我們天雷一脈收到的元石數量,只有三萬塊!”
    張云天這個時候,越發覺得鄭鳴這小子不靠譜,他施展的這種手段,叫做詐術。在一般的時候會有用,而且面對一些年輕小伙子的時候,也有用。
    但是對金元東這種老油子,而且還有天雷一脈在場的情況下,你施展這種手段,簡直是丟人。
    甚至讓人覺得,你這個人,就是自作聰明!
    果然,在紫發老者說完之后,就有人陰陽怪氣的道:“打草驚蛇,宗主真的好一手打草驚蛇!”
    “不對,這分明就是顛倒黑白,只不過這種手段用的實在是有點太過生硬,還需要和師傅多學兩年。”
    “什么啊,這分明就是信口開河,一個宗主,怎么能夠這樣呢,這幸虧是在咱們宗門之內,要不然丟人實在是爽丟大了。”
    金元東更是做出一副委屈的樣子道:“宗主,我知道您想要用我的腦袋安定一下人心,您這是從宗門的大局出發,弟子可以理解,但是您直接給我說就是,何必繞了這么大一個圈子,讓我蒙受不白之冤!”
    “您這樣做,讓人心寒啊!”
    說到最后,金元東一個頭磕在地上,一副痛苦萬分的表情。
    不少人都用憤怒的目光看著鄭鳴,更有人已經開始嚷嚷著讓鄭鳴給金元東道歉,還金元東一個清白。
    此時最冷眼旁觀的,就是房勻柏,他真的為自己這個師尊可惜,好好的一把牌,自己將自己打死,而且還落一個遺臭萬年的下場,實在是可惜啊。
    但是他并沒有為自己師尊出頭的想法,甚至這種念頭都沒有一個,鄭鳴這是自己給自己找麻煩,他一個記名弟子,管這種事情干什么。
    目光朝著鄭鳴看去,他這個時候,倒是希望看到自己師尊氣色敗壞的模樣。只不過可惜,鄭鳴依舊神色悠然,就好像這些指責,和自己沒有任何的關系。
    “這本賬冊第九頁第五行,記得是去年三月撥給天雷一脈元石三千塊!”
    鄭鳴一揮手,拿起一個賬本,朝著那紫發老者一扔,聲音中帶著冷淡的道:“你看看,還有這冊賬本,第三十二頁第十行,也有天雷一脈的記載,我要是沒有記錯的話,應該是領取元石五千塊。”
    “還有這個……這個……”
    一本本賬本,被鄭鳴從他看過的賬本堆里拿出來,他也不翻看,卻直接將準確無比的頁數,甚至行數說出來!
    紫發老者本來還用一種不屑的神色看著鄭鳴,但是當他將一本本賬本翻開,整個人卻傻了。
    每一個賬本的數字,都和鄭鳴說的沒有任何的區別,甚至可以說,一模一樣。
    剛才,鄭鳴只用了一刻鐘看這些賬本,現在這些賬本的數字,卻一個不漏的從鄭鳴的嘴中吐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