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3-30)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3-30)      完本感言(03-30)     

隨身英雄殺622 鳳雛龐統

  金元東在鄭鳴的注視之下,只覺得自己的身體一顫。他莫名其妙的,竟然升起了一絲畏懼。
    不過隨即,他就自嘲起來,心說自己真的是江湖越老,膽子越小,竟然被一個小輩給嚇住了。幸虧自己的面皮有點厚,要不然的話,可就丟大人了。
    “宗主,屬下自然可以確定,前些時候,屬下已經將賬本給了您,您看了就明白。”
    “嗚嗚,窮家難當啊!”金元東說到此處,幾乎都要掉淚道:“屬下這些年,拆了東墻補西墻,拆了南墻補北墻,整個人都快成補墻工了。”
    “所以弟子不愿意在擔任這個司庫執事,還請宗主您另請高明啊!”
    鄭鳴看著狡辯的金元東,依舊神色不變道:“金元東,你就給我裝吧,我告訴你,現在我是給你機會,只要你將那些元石的去處給我說出來,我既往不咎。”
    “要不然,等一下我給你將證據拿出來,你就是大罪,別說是我,就算是所有的弟子,都饒不過你。”
    這句話,說的很冷,金元東的身體輕輕的哆嗦了一下,不過他的神色上,卻沒有半分的變化。
    “弟子為了整個萬象門,不說兢兢業業,也是費心勞力,這些年來,修為不進,心力更是耗費了一半。”
    “沒有想到,夸獎沒有得到一句,卻要被污蔑貪墨了元石,這實在是天大的冤枉。”
    “各位首座,雖然我只是一個執事,本應該受宗主的批評,但是此時,弟子實在是有點受不了。”
    “弟子這里,有咱們宗門二十年來的所有賬目,現在都交給宗主,希望宗主查出金元東的罪行,讓所有的弟子引以為戒。”
    說話間,金元東一晃自己的儲物手鐲,足足有上萬本賬冊,就出現在了藏經閣之中。
    如果說前些時候,金元東給鄭鳴的賬本是一摞的話,那么現在,他給鄭鳴的賬本,就是一座小山。
    上萬本的賬冊堆積在一起,實在是讓人無比的震顫,太多了,實在是太多了。
    丁墨耕看著這些賬本,臉上露出了冷笑,雖然他并不覺得這些賬本都是完美無缺,但是想要從這些賬本之中找到破綻,絕對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
    甚至,就算是再算賬方面有天賦的人,也最少要耗費幾年功夫,才有可能找到這里面的破綻之所在。鄭鳴沒有那個時間,更何況他的手中,也不見得就有這種人才。
    所以,將這上完冊的帳本扔出來,不但有利于金元東自證清白,更讓人覺得,鄭鳴使用的,這禍水東引的計策,實在是太不高明。
    心中念頭閃動之間,他朝著金元東看了一眼。
    金元東的臉上,此時正是一副悲痛欲絕的模樣,但是他眼眸之中那一絲得意,卻是任何人都能夠看得出來的。
    這得意,自然是鄭鳴在他的算計之中的得意。
    “諸位首座,我金元東在咱們萬象門,不能說片塵不染,卻也是清清白白,今日無辜被人懷疑,實在是某家最大的恥辱。”
    聲音中帶著一絲悲嗆,金元東用手撫摸著自己的胸口道:“如果今日不能還我一清白,某愿意死在祖師靈牌之下。”
    任何一個宗派,祖師的令牌,那都是神圣無比。自愿死在祖師靈牌之下的人,一般都是有天大的冤枉。
    現在,金元東雖然沒有提到鄭鳴的名字,但是他一個死在祖師靈牌之下,卻已經是說明了問題。
    “金執事,你的情況,我們都知道,嘿嘿,雖然有些人不想如何為宗門解決問題,卻想著歪門邪道的手段來一個禍水東引,但是我們絕對不會答應讓他胡來!”
    站出來的,是一個目光堅定的中年人,他的修為雖然也只是躍凡五境,但是說起話來,卻是正氣凜然。
    就算是鄭鳴明知此人是在針對自己,但是看到他慷慨激昂的模樣,心中也不由得對此人有一絲的贊嘆。
    他很想告訴此人,此人卑鄙的樣子,很是有自己當年的風范。
    而就在這中年人開口之后,正義的聲音越加多了起來:“不錯,金執事你這些年的辛苦,大家都看在眼中,我們無論如何,都不會讓你受委屈。”
    “哼哼,如此卑劣的手段,竟然用在一個老實巴交的人身上,實在是讓人心寒。”
    “金執事為了宗門,這么多年一直兢兢業業,我們萬萬不能讓金執事流汗又流淚!”
    “英雄絕對不能夠因為一些的人需要而被誣陷,我們萬象門,更不允許有這樣的事情發生。”
    一個個跳出來說話的人,聲音是越來越大,更有人已經直接露骨的指到了鄭鳴的身上。
    宋舒云一直都沒有開口,他靜靜的站在那里,等待著好戲從開始到高潮再到結束。對于他而言,那個坐在高位上的宗主,實在是不值得他出手。
    在這個大殿之中,他的對手,只有丁墨耕。而他今日之所以來,除了想要看一下自己親手導演的好戲之外,同樣也是為了防備丁墨耕出手。
    丁墨耕一動不動,甚至整個人好像睡著了一般,這讓他很安心,他已經猜出了丁墨耕的心思。
    “你們確定這些賬目沒有一點問題嗎?要是確定的話,都將自己的名字寫下來。”鄭鳴終于開口了,不過他說話的對象不是金元東而是那些跳出來的首座。
    那些首座一個個都有點差異,作為首座,他們對于萬象山之中的情況很了解。
    在這些賬目之中,如果說金元東沒有半點的問題,打死他們都不相信。他們之所以跳出來幫腔,是因為他們來之前,就已經受到了宋舒云的要求。
    可是簽字畫押,這讓他們有些猶豫。
    而金元東的臉色,則慢慢的有些發僵。畢竟,要是沒有人簽字畫押證明他的清白,那就是說他這個人有手腳不干凈的行為,畢竟沒有人相信他。
    奶奶的,以后看老子怎么收拾你們!
    心中暗自憋氣的金元東,目光朝著宋舒云看去,而宋舒云則淡淡的點了一下頭。
    隨即,他就看到宋舒云的目光落在了那剛剛開口的,正氣凜然的中年人的臉上。
    中年人雖然神色之中有頗多的不愿意,但是最終,還是走出來沉聲的道:“我可以畫押!”
    有第一個,就有第二個,第三個……
    也就是半響的功夫,本來沒有人證明清白的金元東,一下子擁有了二百多個人來證明他的清白,這讓金元東那胖胖的頭,再次抬了起來。
    “宗主,我金元東究竟是一個什么樣的人,天地可鑒,日月可見。您要是對我有什么懷疑,我隨時等待著宗門對我個人的調查。但是宗主,有一點屬下要講明。”
    金元東伸出胖胖的手指,指著那些首座道:“諸位首座來此,為的是元石,畢竟弟子們的修煉,不能沒有元石,您還是盡快解決元石的問題,讓所有弟子都能夠安心修煉為好。”
    丁墨耕的嘴角輕輕的挑了一下,雖然他看不起金元東這個人,但是對金元東這番話,他卻不能不來一個點贊。
    這家伙雖然看似豬頭豬腦,但不是一般的奸猾,嘿嘿,這一番出口,既將火再次引到鄭鳴的身上,更向所有人表達了他金元東是怎樣的一心為宗門。
    就不知道,已經出了昏招的鄭鳴,會如何的應對。
    “元石的發放,我心中有數,至于你的情況,也不用細細調查,咱們現在就能解決。”
    鄭鳴說話間,手朝著那堆帳本最上門的一本一招手,那帳本就落入了鄭鳴的手中。
    嘩嘩嘩!
    鄭鳴的手快速的翻動,也就是眨眼的功夫,一本帳薄就被鄭鳴給翻完了。在鄭鳴翻看帳薄的瞬間,金元東的手還抽搐了一下,不過隨即,他就平靜了下來。
    這帳薄,是他找高手做的,躍凡境雖然強大,但是他們在做賬這等事情方面,實在是沒有什么天賦。
    所以金元東對于這記錄元石分配的帳薄,本來就充滿了信心,更不要說鄭鳴只不過是隨意翻看。
    不,應該說走馬觀花!或者鄭鳴現在的情形,已經不能夠用走馬觀花來形容,應該說比走馬觀花更快了一倍。
    這般快的速度,什么能夠看的出來!
    一本,十本,一百本……
    也就是一刻鐘的功夫,鄭鳴手邊的帳本,已經堆積了一大堆,而偌大的藏經閣,此時更是議論紛紛。
    更有人已經毫不客氣的道:“呵呵,宗主,你不如等一下拿回去慢慢看,看上一年兩年的好。”
    “一年兩年宗主您可以不在乎,但是那些弟子,他們需要元石,還請宗主慈悲啊!”
    “宗主,一天兩天的時間,我們等得起,但是您覺得這樣做,真的有用嗎?”
    “浪費時間,裝模作樣,要是沒有辦法給各峰分撥元石,那就不要死皮賴臉的站著宗主的位置,我們萬象門的宗主,可不能讓一個無賴之人擔當。”
    “對,要是實在是沒有能力,就讓有能力的人擔任!”
    “黃口鼠輩,安敢竊據宗主之位,實在是罪大惡極,祖師的規矩雖然重要,但是也不能讓一個無能之輩,成為咱們宗門的宗主!”
    各種的議論聲,響成了一片,張云天雖然一直支持鄭鳴,但是此時聽著這些話語,卻也不能說這些人說的沒有一點的道理。
    鄭鳴還是太年輕,沒有威望,沒有實力,一個長天峰就三個人,怎么可能壓制住萬象山的龍蛇。
    他當宗主,對他自己,對萬象山,都不是一個好的現象,自己應該幫著他從這個宗主的位置上全身而退。
    沉吟瞬間,張云天就準備說話,可是鄭鳴卻一揮手道:“好了,元石我已經找好了。”
    “接下來,咱們就開始分配吧!”
    這兩句話,聲音并不是太高,但是在場的人在聽到鄭鳴的話語之后,一個個都靜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