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12-16)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12-16)      完本感言(12-16)     

隨身英雄殺620 眾脈聚

  蕭靈的動作很明白,就是要拉著鄭鳴走。他剛剛調笑房勻柏很高興,但是他更希望能夠透過踩壓一下這個年輕的宗主,讓自己的名頭更上一層樓。
    可惜,就在他的手掌要落在鄭鳴手臂上的剎那,鄭鳴的手臂,已經落在了他的肩頭,然后他就覺得一股大力,直接將自己從地上扔了起來。
    “嘭!”
    蕭靈的身軀,重重的跌落在了一塊石頭上,他這一次落地的蹤跡是頭下腳上,所以他的腦袋上,頓時出現了一堆血跡。
    在蕭靈動手的時候,很多人都朝著手看熱鬧。可是鄭鳴這種突然出手,讓不少人一愣。
    “以下犯上,真是沒有規矩,現在先罰你在地上呆一會,等你師尊來了,在懲處你這孽障!”鄭鳴在四周都平靜的時候,一副很是有宗主排頭的道。
    蕭靈想要開口叫罵,卻發現自己體內的真氣都在倒流,他別說開口吵嚷,連半個字此刻都說不出來。
    這個時候,他哪里還不明白,這就是鄭鳴實用的手段,自己也真是傻了,光記得這個家伙的宗主當不長,記得他已經成為了萬象門一個笑話般的存在,卻忘記了他的身份。
    宗主,擊敗姬元真,修成了青蓮劍歌的存在,這兩個名頭,無論是哪一個,都能夠壓死自己。
    而就在此時,那些站在蕭靈身邊的武者,一個個也都反應了過來,鄭鳴不但是宗主,而且還是擊敗了姬元真,破了萬象四神經的變態。
    雖然在宗門內,他名聲已經臭了,但是他絕對不是自己等小蝦米能夠招惹的。
    房勻柏此刻,心中除了痛快,還有一點的遺憾,他遺憾這個家伙并沒有如自己一般的吃虧。
    相反,他還將來的這幫叫嚷的家伙,硬生生的給鎮住,這些家伙也是軟蛋,剛才叫嚷的那么大聲,現在怎么不吭聲了。
    “宗主,弟子奉了各位首座之命,請宗主去萬象殿,商議元石的分配事情。”
    一個穩重的青年從人群之中走出,超鄭鳴一抱拳,恭敬的道:“您和諸位首座約定的時間已經到了,還請宗主起駕,不要讓諸位首座久等!”
    “我是誰?”鄭鳴手指著自己的臉,朝著那穩重青年問出了一個很多人聽起來,都覺得好笑的問題。
    你是誰,你不是鄭鳴嗎?你不是那個長天一脈的首座,難道你現在忘了自己的名字嗎?
    房勻柏有點懵了,他已經很早就得出結論,自己的這個師尊不靠譜,但是現在看來,此人絕對不是一般的不靠譜,他還沒有七老八十,就不知道自己是誰了。
    丟人啊!
    那穩重青年沒有想到鄭鳴竟然問出這樣的問題來,他猶豫了剎那,還是第一時間的回答道:“您是萬象門宗主。”
    標準答案,絕對是最標準的答案。鄭鳴聽了穩重青年的話,呵呵一笑道,臉上露出了一副孺子可教的笑容。
    只不過這種笑容看在四周眾人的眼中,卻讓很多人都覺得,這位萬象宗的首座,有點白癡啊!
    “既然知道我是宗主,那整個萬象門,就應該以我為主,告訴那些首座,讓他們過來來藏經閣!”鄭鳴一揮衣袖,聲音中帶著一絲霸道的說道。
    穩重青年一皺眉頭,雖然他剛才承認鄭鳴是宗主,但是這并不能說,在他的心中,鄭鳴的地位就高于他眼中那讓他崇敬的諸位首座。
    讓諸位首座來這里,這實在是……
    他心中對于鄭鳴這種態度,是一萬個不爽,但是最終,他還是將這口氣壓了下去。只不過他此時的口氣,已經不如剛才那樣的恭敬:“宗主,您這樣讓諸位首座過來,恐怕有點不妥吧?”
    “不妥,那你給我說說,我是宗主,還是你是宗主?在這萬象門,什么時候輪到你說不妥!”鄭鳴的聲音依舊不高,但是這話語之中的意思,卻是鋒利如刀。
    那穩重青年的臉上,泛起了一股的紅暈,他從來都沒有想到,自己竟然會遭受如此的侮辱。
    教訓他的人,要是一位德高望重的首座,或者是修為比他高太多的長老,他也就認了。
    可是,教訓他的,竟然是一個看上去比自己還要小的家伙,他只不過占了宗門長輩留下的規矩成為了宗主,他還真的當自己是盤菜。
    他……他太欺負人了!
    緊緊的攥著拳頭,青年更用一種憤怒的目光看著鄭鳴,可惜鄭鳴根本就沒有理會他。
    “告訴諸位首座,他們要不過來,我就接著閉關了!”鄭鳴懶洋洋的聲音,讓不少人心中更加的難受。
    跟著穩重青年來的一個少年,輕輕的拉了一下穩重青年道:“師兄,咱們還是回稟了首座再說。”
    那穩重青年點頭,朝著鄭鳴看了一眼,而后淡淡的道:“弟子這就去稟報。”
    上百弟子的身影,快速的離去,但是那些聚集在藏經閣四周的萬象山弟子,此刻并沒有顯得完全減少,甚至還有不少人,緊緊的盯著鄭鳴。
    那模樣,生怕鄭鳴跑了。
    “徒兒,這兩天過的如何,有為師罩著你,是不是很風光啊!”鄭鳴看著在自己身邊的房勻柏,笑著打趣道。
    房勻柏一口老血沒有吐出來,自己這兩天的日子,那簡直就是水深火熱。風光,還真的有風有光!
    “師尊啊,在您老人家的關照下,弟子是第一次被如此重視,嗚嗚,感激不已啊!”
    鄭鳴就好像沒有聽到房勻柏話語中那咬牙切齒的話語般,他拍了拍房勻柏的肩膀道:“嗯,這就好,以后的好日子長著呢,你別太飄了。”
    飄,房勻柏在愣了一下之后,明白了這個字的意思,他很想告訴這個自我感覺良好的師尊,他真的飄不動,而且他現在的情況,已經是下了十八層的地獄。
    “走吧,咱們先進去等著,對了一會你站著我的坐下,也狐假虎威一把!”鄭鳴說話間,背著手,昂首離去。
    狐假虎威,自己仗著這位師尊狐假虎威,房勻柏不知道該如何形容自己現在的心情,他覺得自己的心中,這一刻已經被淚占滿了。
    也就是半刻鐘的功夫,無數的光影,從遠處浩蕩而來。這些光影,有飛舟,更有各種飛行的坐騎,甚至還有人直接駕馭著飛行的銘器,快速的飛馳而來。
    浩浩蕩蕩的氣息,壓的房勻柏有點喘不過來氣,他放眼四望,卻見領頭的諸人一個個都認識。
    當然,這種認識是他認識人家,而人家并不是認識他,百峰首座,還有那些沒有在萬象山占據山峰的支脈的首座。
    六七百首座,這些人加起來,幾乎就是整個萬象山的根基,雖然他們的修為有不小的差異,但是這些人每一個,都能夠用一根小手指,將他弄死。
    雖然這些年混的比較慘,但是該有的察言觀色,房勻柏還是有的,他一眼就發現,這些首座們,臉上都露著騰騰的煞氣。
    不錯,就是煞氣!
    雖然這煞氣并不是針對的他,但是他的心中,還是有些發憷,他清楚,自己師尊讓那些高高在上的首座跑過來,已經讓這些首座們發怒了。
    本來就要出事的元石分配,現在再加上這些首座們的怒氣,這一次,自己那位便宜師尊,絕對是兇多吉少。
    別的不說,宗主的位置,應該是保不住了。
    不做死就不會死,這句話房勻柏覺得非常有道理,而自己那位師尊,現在應該是在做死。
    “你就是他那個徒弟?”一個臉上帶著兇相的首座,豁然沖到了房勻柏的近前。他催動的是一對赤紅色的羽翼,滾滾的氣浪,差點沒有將房勻柏給沖倒。
    這個粗壯的男子,房勻柏認識,而當他認出這個人的時候,他就覺得自己的腳肚子在轉筋。
    馬經弘,這位好像野獸一般的家伙,就是眾多首座之中,脾氣最不好的馬經弘。
    聽說當年江遠當宗主的時候,他就因為一言不合,和江遠頂了起來。現在他被鄭鳴直接的,粗魯無比的在碧波潭吊了三天,想來對鄭鳴的恨意已經達到了頂點。
    嗚嗚,我怎么這么倒霉,站在這里不進入藏經閣,哪里有鄭鳴那個混蛋,也不用我在這里承受馬經弘的壓力。
    “弟子……弟子正是房勻柏。”這幾個字說出去之后,房勻柏就覺得自己的身體就要軟在地上。
    “馬經弘,你要干什么?”淡淡的聲音響起,這聲音雖然評級你個,但是卻讓馬經弘的氣勢一收。
    重新站穩的房勻柏,大大的松了一口氣,他扭頭看去,就見一個健碩老者正看著自己。
    張云天,那個和長天峰有交情的落云一脈的首座,也就是他,將馬經弘給吊在碧波潭三日。
    可以說,在整個宗門內,唯一可能支持自己便宜師尊的,就是這個人,要是他能夠收自己為徒,讓自己進入落云一脈,該多好啊!
    “哈哈,不干什么,就是聽說咱們的宗主大人收了一個好弟子,所以見獵心喜,哈哈哈哈!”
    “我還以為咱們的大宗主沒有收到蕭師兄這個弟子,一定會收一個不錯的弟子,沒有想到啊,咱們這位掌門大人,還真的是有點不著調啊!”
    不著調三個字,馬經弘說的無比的響亮,然后更是發出了一陣仰天的大笑。
    張云天的臉色一變,不過他并沒有在說話,而是平靜的落在地上,像是等待著什么。
    “諸位,咱們這次過來,是商議今年元石發放的事情,至于其他的事情,還是以后再議吧!”宋舒云從他自己坐下的一匹飛龍獸上走下,笑著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