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12-10)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12-10)      完本感言(12-10)     

隨身英雄殺619 厚黑

作為藏經閣呆了五十年的執事,房勻柏對于藏經閣之中的東西,是無比的熟悉。而他對于鄭鳴問那石壇,也并不感到任何的意外。因為這石壇,本來就是了不得的東西。
    “回稟宗主,此乃……”
    還沒有等房勻柏將話說出來,他就覺得自己的嘴一下子憋了氣,本來要說出口的話,再次說不出來。
    “乖徒兒,你要記住,要叫師傅。”鄭鳴一副慈愛的模樣,讓房勻柏簡直都要吐了。
    自己給一個二十多歲的年輕人當弟子,這世界,實在是有點瘋狂啊!但是強權之下,那里有他反抗的余地,他此時連說話的力氣,可以說都沒有了。
    “師尊,此乃聚靈陣,乃是靈脈匯聚之陣,整個萬象山,也只有三十六處而已。”房勻柏說到此處,目光之中帶著一絲復雜的朝著那聚靈陣看了一眼。
    聚靈陣,鄭鳴早就聽說萬象山又聚靈陣,卻沒有想到這空蕩蕩的藏經閣,竟然也有這東西。
    “你自己能夠獨享一個聚靈陣,這修煉的速度,應該比普通人快才是啊!”看著那沒有半點靈氣溢出的聚靈陣,鄭鳴朝著房勻柏打趣道:“怎么到現在,還是三品。”
    房勻柏撇嘴道:“師尊,您說的地方,是聚靈陣所產生的靈眼,在那里地方修煉才成。”
    “這聚靈陣,只是起到一個聚集靈氣,傳送到靈眼去的作用,他不但不能提升四周的靈氣,甚至還會將此地的靈氣給減弱的作用。”
    聚靈陣減弱靈氣,鄭鳴還真是第一次聽說,他來到聚靈陣下,隨意的打量了兩眼,正準備問一下聚靈陣的具體情況,那別他放在手鐲中的萬象印,陡然跳的更加厲害。
    而和萬象印相對,他頭頂的玄牝珠,這一刻也變的無比的活躍,和沒有聚靈陣的時候相比,最少強了一百倍。
    自己可以借助這玄牝珠,用著聚靈陣之中的靈氣,催動這萬象印,這個念頭在鄭鳴心頭閃過的剎那,就讓他吃了一驚。
    銘器,特別是三元銘器,只有他自己的原主人才能夠施展,自己現在,竟然想要借助玄牝珠來施展,這讓鄭鳴的心中沒底,但是他又有些期待。
    不過這個思路雖然形成在他的心頭,具體該如何執行,鄭鳴的心頭并沒有底細。
    “哈哈哈,這不是掌門大弟子嗎?”一個身穿藍衣的少年,拱手抱拳,動作無比夸張的行了一禮道:“拜見未來宗主,還請您照顧小弟啊!”
    這少年的話剛剛說完,他身邊的同伴,都哈哈大笑起來,被如此稱呼的房勻柏,此時卻神色淡然。
    三天了,自從那個霸道的師尊,將自己直接收到門下之后,房勻柏就覺得自己處在噩夢之中。
    幾乎所有的人,都會拿他打趣一番,而他的稱呼,也從藏經閣的無名執事,變成了萬象山的掌門弟子。更有人起哄說他是宗門的繼承人!
    一個白發蒼蒼的繼承人嗎?他理解這些人話語之中的意思,但是知道也只能壓在心上。
    他心中對于這個不負責任的師傅的惱火,雖然已經到了巔峰,但是卻只能夠藏在心中。
    倒不是說他多么能忍,實在是那個師尊在宣布收了自己這個弟子之后,就自己在藏經閣閉關了。
    藏經閣內,靈氣沒有多少,武學秘籍更是少的可憐。就算是有秘籍,也是五品以下的武技。
    那些東西,別說鄭鳴,就算是他,也都不放在心上。在藏經閣,有什么好閉關的。
    這些天來,房勻柏倒是了解了一些自己師尊的情況,他的心中,也突然有點明白,為什么這個霸氣的師尊,會突然收自己為弟子。
    陰謀啊,這就是讓自己替他分擔火力。當他因為胡亂行事而被人議論,被人攻擊的時候,將自己這么一個更好像笑話的人扔出去,就能夠替他分擔火力。
    真是奸詐啊!
    年紀不大,胸無城府,出口胡言,而且還厚黑無形!
    這些都不是怎么好的詞語,都被房勻柏用到自己師尊的身上,他覺得好像這些詞語,也只能夠形容自己那年輕的師尊一二。
    本來是一個冉冉升起的,就算是不能給主宰萬象門,卻也會是將來萬象門巨孽之一的少年,現在卻因為他自己不知道檢點,成為了一個大大的笑話。
    收蕭無回當弟子,還真的敢想。收自己都是強行的摁到地上,他竟然還想要收蕭無回。
    實在是太癡心妄想,也太不知道好歹啊!
    “房掌門大弟子,在下有理了!”一個黑色的少年,畢恭畢敬的朝著房勻柏唱了一個肥喏,然后沉聲的道:“在下蕭靈,奉命請掌門去萬象殿。”
    “哈哈哈,蕭師兄真會玩啊!”
    “可不是,還掌門大弟子,實在是笑死我了,奶奶的,我們萬象宗竟然有這種掌門大弟子,我咋覺得,咱們萬象宗好像滅亡不遠了。”
    “長天一脈,本來我還以為要將本門帶上一個新的高度,卻沒有想到,一個狂人,一個小姑娘,還有一個老頭子,嘖嘖,祖宗顯靈,救一救萬象門吧!”
    ……
    這些議論,讓房勻柏越加的臉紅,他早就不想在這里呆了,但是這些人攔著他,根本就不給他走的機會。
    輕輕的搓了搓手,房勻柏沉聲的道:“那個……那個師傅他在藏經閣閉關,你們去叫他吧!”
    “驚擾宗主這種事情,我們怎么敢做,還請掌門大弟子去稟報,別讓諸位首座等急了。”那黑衣蕭靈,笑吟吟的看著房勻柏,就好像看著老鼠的貓。
    他就是在逗弄房勻柏,在他的眼中,房勻柏就是他的玩具,就是他在人前顯示他威勢的玩具。
    房勻柏感受著擋在自己面前蕭靈散發的氣勢,最終小聲的道:“宗主不讓打攪。”
    “我看是不敢出來了吧,做宗主,不要要享受權利,也要享受義務,宗門今年的元石還沒有發放,他要是不解決的話,整個宗門都要亂。”
    “出來,做縮頭烏龜算什么好漢,敢當宗主,就要給我們一個說法。”
    “對,老子的元石,早就用光了,正說發點元石沖擊一下躍凡境呢,你沒有元石,這不是坑爹嗎?”
    房勻柏的腦袋嗡嗡的,此時的他,看著身后的藏經閣,無比懷念三天之前的日子。
    雖然當時,自己在萬象宗之中,沒有任何的名頭,屬于那種別人就算是見了,也不會多瞥他一眼的存在,但是那時候,自己多自由啊!
    練練武技,看看閑書,喝個小酒,多好的日子啊!
    可是現在,一切都不復返了,那個該死的家伙,強行將自己收納為弟子,嗚嗚,人怎么可以如此的無恥。
    看著一個個圍在他四周,氣勢洶洶,但是實際上是準備拿他開涮的各路精英,房勻柏有一種想要哭的感覺。
    神啊,誰來救救他。
    “你們等著,我去稟報!”房勻柏腦袋晃動之間,心中就打定了注意,想要將他當成擋箭牌扔出去,沒門,他房勻柏絕對不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
    你鄭鳴想要以閉關的名義躲清凈,別想,你坑了老子,這一次,我也要找回來。
    說出這句話,房勻柏就好像一個慷慨赴死的勇士,大踏步就要朝著藏經閣里面走去。
    “別讓他跑了,他要是也學習他師傅躲起來,咱們去找誰啊!”有人大聲的喝到。
    這喝聲,頓時讓有點消停的眾人,一下子炸了鍋,有人應聲道:“對,別讓他跑了。”
    “諸位首座還等著呢,他要跑了,咱們沒法交代。”
    “跟著他一起去找宗主啊!”
    房勻柏的四周,再次擠滿了人,他想要扭一下身子,都有點作難,這哪里是什么找宗主,這根本就是找欠債的。
    “勻柏,這里怎么亂糟糟的?”就在這時,一個聲音在房勻柏的耳邊響起。
    聽到這聲音,房勻柏就覺得自己整個人都輕松了起來,他快速的扭頭,就見鄭鳴手里拿著一個小印,正滿臉笑容的看著他,那模樣,心情真的不錯。
    哈哈,自己終于可以解脫了,嗚嗚,這三天的日子,過的簡直就和做夢一樣啊。
    “師尊,您終于出來了,他們都是各脈的弟子,說是要請您商量事情。”
    快速走到鄭鳴近前的房勻柏,師尊兩個字叫的是特別的響亮,那模樣,簡直方圓十里,都能夠聽到他的呼聲。
    要是不明白原因的人,聽到房勻柏的呼聲,一定會被這老者尊師的心情所感動,但是在場的人卻都知道,這個小老頭在告訴他們,正主來了。
    鄭鳴依舊用一種似笑非笑的眼神看著房勻柏,對房勻柏的小心思,他更是明白,但是呢,他也沒有挑破,而是依舊老神在在的站在那里。
    其實不用房勻柏提醒,大多數的弟子還都是知道鄭鳴的,畢竟在百脈會武的時候,鄭鳴可是一舉成名。
    一舉擊敗姬元真,修成青蓮劍歌的鄭鳴,是不知道多少弟子嫉妒的對象,只不過他們對于鄭鳴一直能夠做的,也只有嫉妒。
    但是現在不一樣了,鄭鳴已經從宗門的后起之秀,變成了一個幾乎奇葩的存在。
    大言不慚的要收蕭無回,這也太不靠譜了。所以本來形成的那么一點畏懼,此時已經消失的干干凈凈。
    “宗主,諸位首座還在等您,您給我走一趟吧!”那蕭靈似笑非笑的來到鄭鳴的近前,伸出了一只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