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1)      完本感言(04-01)     

隨身英雄殺617 信口開河必須的

那些亂糟糟說了一通的各宗首座,這一刻都滿意的閉上了嘴巴,鄭鳴雖然沒有仔細的觀察,但是他還是從一些人互相點頭的笑容中看到了什么。
    也就是半刻鐘的功夫,所有人走的干干凈凈。就在鄭鳴準備去看一下元石寶庫的時候,就聽有人輕聲的道:“丁墨耕拜見宗主。”
    鄭鳴扭頭,就見在百丈之外,衣訣飄飄的丁墨耕,正笑吟吟的站在他的近前。
    “宗主,我師兄知道您遇到了麻煩,他讓屬下帶一個口信給您,只要您答應他的條件,我們裂天一脈一定出面,幫您將問題解決。”
    丁墨耕滿是誠懇的道:“您有青蓮劍歌,雖然在百脈會武之中,因為祖訓和幾個親近你們長天一脈的支脈支持,成為了一宗之主,但是您這個一宗之主,和江遠差的實在是太遠了。”
    “江遠本身有修為,而且他還有萬象一脈的支撐,而您則是什么都沒有。這樣您這個宗主做的,就實在是太累了。”
    “我們裂天一脈別的不敢說,卻能夠讓您成為一個真正的宗主,一個真正能夠統帥萬象門的宗主。”
    鄭鳴并沒有吭聲,而丁墨耕也沒有逼鄭鳴表態,他輕輕的朝著鄭鳴拱手道:“宗主什么時候想通了,只要給我們裂天一脈傳個信,我師兄承諾的一切都有效。”
    “另外,還可以告訴宗主您一件事,宗門之內的元石,實在是一個大坑。”
    “您一定要小心啊!”
    丁墨耕走了,飄飄然的輕功下,讓他整個人就好像一個神仙一般,消失的無影無蹤。
    “嘻嘻,小鳴子,這個宗主不好當吧,今天真的好熱鬧,讓人家看的好過癮。”妖性青螺慵懶的出現在鄭鳴的面前,一邊展現著他無限美好的身段,一邊帶著幾絲慶幸的說道。
    鄭鳴朝著妖性青螺狠狠的瞪了一眼,那妖性青螺嘻嘻一笑道:“咱們打個賭,我賭你那一堆賬本之中,不但算不出元石來,恐怕還有很多的欠賬。”
    “嗚嗚,可憐的宗主,以后說不定就要將自己賣了還債,真是好可憐啊!”
    “人家要是你,早就不干這個宗主了,這種事情,真的是吃力不討好啊!”
    鄭鳴瞪了妖性青螺一眼,自信的道:“這元石究竟是一個什么情況,我很快就給他弄清楚。”
    “至于現在我要去藏經閣,看看里面究竟有沒有我能夠用的功法。”
    妖性青螺點頭道:“也好,說不定在藏經閣內,還有不少的收獲呢,最起碼,這個宗主能夠當一天,就要占一天便宜。”
    “有便宜不占,那才是笨蛋呢?”
    鄭鳴沒有吭聲,漫步朝著藏經閣的方向而去。
    萬象峰一座精舍內,三個人正盤膝而坐,其中坐在上首的,是猶如老農一般的宋舒云。
    宋舒云的形象雖然不佳,但是作為萬象峰的第二號人物,他還是帶著一股普通人沒有的威勢。
    “按照宋次座的安排,我已經將這些年的總賬,都扔給了鄭鳴,他看到那些帳本的時候,好像很頭疼。”胖乎乎的金元東,滿是笑意的道。
    此刻的他,哪里有在鄭鳴面前的敦厚老實,手里拿著無瑕美玉雕刻而成的玉杯,一副瀟灑從容之態。
    而宋舒云則淡淡的道:“就讓那小子過兩天宗主的癮,也讓他知道知道,萬象宗的宗主,并不是什么人都能夠當的。”
    “次座說得對,一個毛頭小子,竟然敢當咱們的宗主,實在是有點好笑。”一臉悲苦的玄苦,雖然還是面露苦色,但是他的神色之中,卻充滿了從容。
    “只不過苦了馬師弟,這次倒是受了苦。”
    宋舒云并沒有吭聲,但是他那雙眼睛中,卻閃動了一絲的寒意,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此刻的心頭,已經閃過了殺意。
    “老金,你手中的歷年來元石走賬的帳薄,都處理好了沒有?”突然扭過頭的宋舒云朝著金元東道。
    金元東哈哈一笑道:“師兄你但請放心,別的我老金不敢自夸,在這帳薄上,別說他鄭鳴只是一個毛頭小子,就算是他是一個多年的老狐貍,也只有吃俺老金洗腳水的份。”
    說到此處,金元東一口將杯子中的美酒吞了下去,一副志得意滿的樣子。
    “師兄你何必擔心那些原始的帳本,它們堆積起來,就有半間屋之,鄭鳴那小子哪里有時間看那個,光我給他的總賬,他都看不完。”
    “嗯,等這件事情處理完之后,不但司庫的位置是你的,就是你們精元峰首座的位置,也是你的。”
    宋舒云說到此處,又朝著玄苦看了一眼道:“當然玄苦師弟以后的元石供應加倍!”
    這兩個條件一出,頓時讓金元東和玄苦的臉上,全部綻放出了笑容,兩個人同時站起來,笑吟吟的朝著宋舒云道:“多謝宋次座栽培。”
    “不用謝我,這是師兄給你們的!”宋舒云說到此處,淡淡的道:“讓那小子當一下宗主也好,省的一些人成天叫囂,現在就讓他們明白,沒有我們萬象一脈當家,整個萬象峰,那就是一盤散沙!”
    “我要他們求著師兄來擔任這個宗主。”
    玄苦的神色一動,眼眸中閃過了一絲的苦意,但是那金元東卻笑吟吟的道:“這萬象宗,我覺得最離不開的,就是江宗主,沒有江宗主支撐,萬象宗怎么會有現在的好狀況。”
    “來,我們為江宗主重新登上宗主之位干一杯!”
    就在三人吃喝說笑的時候,一個弟子恭敬的走了進來,他朝著金元東和玄苦兩個人看了一眼,神色之中露出了一絲遲疑。
    “有什么事情盡管說,玄苦首座和金首座又不是什么外人,有什么隱瞞的。”宋舒云的話語,說的很是坦蕩,讓金元東兩個人的神色瞬間好看了不少。
    那弟子恭敬的道:“師叔,剛剛弟子聽到了一個傳說,這個……這個不知道是真是假?”
    “什么傳說,如果是沒有什么用處的傳說,就不要在我這里浪費時間!”宋舒云的眉頭一皺,聲音中帶了一絲的嚴厲。
    在萬象峰之中,普通弟子最怕的并不是江遠,而是宋舒云,宋舒云為人嚴厲,一點沙子都揉不得,所以很多萬象峰的弟子一見到他都腳底發怵。
    “師叔,是關于裂天劍宗的消息,那個……那個有裂天劍宗的弟子說,蕭無回去找過鄭鳴。”
    宋舒云的神色并沒有任何的變化,蕭無回找鄭鳴的事情,早在他的算計之中,在他看來,蕭無回要是不找鄭鳴,這才是有問題呢?
    “蕭無回想要和鄭鳴一起參悟他青蓮劍歌的真意,鄭鳴說……說……”
    “說什么,你老實說話。”宋舒云的眉頭一皺,對于弟子這般的表現,很是不滿意。
    那弟子道:“說蕭無回要想學習其中的真意,只有一個辦法,那就是拜他鄭鳴為師。”
    將這句話說完,那弟子看宋舒云的目光顯得更加的緊張,畢竟他也把握不準,自己在說出這句話之后,這位師叔究竟是一個什么樣的態度。
    “哈哈哈,好大的氣魄,竟然要收蕭無回當弟子,哈哈哈,真是……真是太有趣了!”金云東仰天大笑,好像只有這樣的歡笑,才能夠表達他對這個提議荒謬的嘲諷。
    而那玄苦,雖然沒有如金云東一般的仰天大笑,但是他那禁閉的嘴唇,卻表明這位不喜言笑的首座,同樣憋得很難受。
    對于他們而言,蕭無回要收鄭鳴為弟子,那是最正常不過的事情,而鄭鳴要收蕭無回為弟子,那就是天大的笑話。
    鄭鳴竟然要收蕭無回為弟子,實在是太不知道天高地厚,太……太輕狂,太不知道好歹了吧!
    只不過宋舒云的眉頭卻輕輕的皺了一下,并沒有立即說話,他的沉吟,讓正在哈哈大笑的金元東,一下子就變成了一只被掐著脖子的雞。
    “次坐,是不是有什么……”金元東滿是小心的朝著宋舒云問道。
    宋舒云搖了搖頭道:“要是早知道那蕭無回竟然有這樣的想法,我們就不應該出手這么快,要是能夠給鄭鳴寬松一二,相信蕭無回一定很難受。”
    金元東重重的點了一下頭,不過隨即急切的道:“次坐,現在咱們已經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了!”
    “我知道,所以我只是說要是,你放心,既然咱們已經出招,絕對就要一擊必殺!”
    說到此處,宋舒云的眼眸中帶著一絲戲虐的道:“要是那蕭無回真的成了鄭鳴的弟子,就好玩了!”
    雖然這樣說,但是宋舒云心中無比的清楚,就算是日月換位,蕭無回也不可能拜鄭鳴為師。
    蕭無回是什么人,驕傲無比的蕭無回,怎么可能拜一個晚輩為師,更不會答應著讓他顏面無存的要求。
    “你吩咐門下弟子,將鄭鳴要蕭無回拜師的消息給我狠狠的傳揚一下,嘿嘿,我要所有弟子都知道這件事情。”
    宋舒云手指捏著自己下巴,笑吟吟的道:“我要所有萬象宗的弟子,不,應該說所有的,和萬象門又牽涉的實力,都知道這個消息。”
    金元東看著恭敬領命下去的弟子,眼眸看向宋舒云的時候,就多了幾分的畏懼。
    宋舒云的決定,絕對是要將鄭鳴一舉拍在泥里。恐怕在這個消息傳出之后,所有的人對于鄭鳴的印象就只有一個,那就是不堪重用。
    異想天開,不自量力,黃口孺子,信口開河,不知輕重……
    這些形容一個廢人的詞語,都將用在鄭鳴的身上,而且想要抹掉都抹不掉。
    恐怕用不了多長時間,鄭鳴這個宗主,就要徹徹底底的,成為過去,他前日的戰績,他的青蓮劍歌,他的一切榮譽,也都為之消失。
    這里面,固然有鄭鳴的不知輕重,但是這種推波助瀾,卻能夠將人殺死于無形之間。
    自己以后得罪什么人,也不能夠得罪宋舒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