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12-1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12-11)      完本感言(12-11)     

隨身英雄殺615 三元之器

  “宗主也看出來了,這萬象印確實是一種銘器,只不過此印從老祖傳下來之后,就沒有人能夠操控,所以就成了一種真正的印璽。”
    宋舒云神色平淡,最后那句話說出來的時候,更好像在開玩笑,但是鄭鳴能從他的語氣之中聽出來無奈。
    真正的印璽?那就是沒有了銘器的功能。最大的作用,也就是一宗之主的象征。
    鄭鳴接過宋舒云遞過來的萬象印,就覺得一股冰涼之氣,在自己心頭升起。但是當他用自己僅有的神念去感應這萬象印的時候,卻發現這萬象印根本就沒有任何的反應。
    就好像這真的是一個生冷的鐵塊一般。
    “宗主,萬象峰那邊,還有不少的事情需要安排,舒云雖然很想接著在三皇坪觀景,但是事情太多由不得人,只能告辭了!”宋舒云緩緩站起身,朝著鄭鳴行了一禮道。
    送上印璽就離開,沒有任何的交代。鄭鳴的心頭,升起了一絲冷笑。他知道宋舒云準備干什么,有了這個印璽,他就是宗主,而萬象門所有的的事情,也該涌到他這里。
    “宋師叔走好,如果有事情,還要請宋師叔多多幫忙。”
    將宋舒云送走之后,鄭鳴就開始把玩手中的萬象印璽,希望能夠有所發現。
    “不用再浪費時間了,這東西,你根本就煉化不了。嘿嘿,三元之器,雖然威力巨大,但是卻唯有煉制者才能夠使用。”神性青螺出現在鄭鳴的身前,輕輕嘆了一口氣道:“而煉制者一旦死亡,這三元之器就是一塊廢鐵。”
    三元之器,鄭鳴還是第一次聽到這種名稱,他忍不住問道:“何為三元之器?”
    “人的精氣神,古時稱之為三元。而三元之氣的根基,就是煉制者體內的精氣神。”
    “這種煉制方式,可以讓煉制者和自己的銘器更加的融合,也更加的心神相通。施展起來,能夠將這種三元之器的威力,發揮十成。”
    “但是呢,這種三元之器的主人一旦身死,除非有人和他的精氣神完全相同,要不然,就沒有任何的用處。”
    “要不然,你覺得這樣一件重寶,人家會平白無故的交給你不成。”神性青螺在解釋了一番之后,笑著對鄭鳴道:“我看啊,你要小心了,他們馬上就要出招了。”
    鄭鳴笑了笑,就要開口,卻聽有人大聲的道:“宗主可在,我要見宗主!”
    這聲音帶著急促,根本就不用人提醒,鄭鳴就知道他的麻煩就要來了!
    出現在鄭鳴面前的,是一個看上去四十多歲,敦敦實實的胖子,一對小眼睛,此刻給人的感覺,是異常的忠厚老實!
    不過這中年胖子,卻有著躍凡境的修為,這般修為的存在,一般都要給人一種居高臨下的感覺,不過此刻這胖子卻好像一個受了委屈的小媳婦。
    “宗主,您可一定要為我作主啊!”男子一看到鄭鳴,就急不可耐的朝著鄭鳴奔過來,那雙小眼睛,好像淚汪汪的。
    “你是誰,有什么事情需要我給你做主?”鄭鳴雙手一推,將那胖子伸向他衣衫的手掌給輕輕的推走。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鄭鳴才發現,這個看起來****無害的胖子臉上,好像有點腫了。
    被打的,這應該是被打的,但是作為一個躍凡境的武者,被人打腫了臉,這他娘的也太裝了。
    就算是臉被打腫,但是這種事情在躍凡境的眼中,根本就算不了什么,他們有的是辦法,直接讓自己的臉重新恢復如初。
    一個躍凡境,弄成這么一個狼狽的樣子來見自己,絕對不是小事情。
    “弟子金元東,乃是宗門內的司庫執事。”胖子朝著鄭鳴一拱手,恭敬的說道。
    司庫執事是干什么的,鄭鳴真的不知道,不過看胖子的模樣,鄭鳴感覺他應該在有油水的部門。
    “司庫執事管什么?”鄭鳴此刻也沒心思和這胖子浪費口舌,所以直截了當的問道。
    “回稟宗主,屬下這個司庫執事,主要職能,就是分管這宗門之中的元石分配一事。”胖子說到此處,眼眸中都流露出了淚痕,他滿是委屈的道:“嗚嗚,這……這實在是太欺負人了。”
    說到此處,胖子萬分委屈的抱怨道:“弟子擔任這司庫執事一職以來,雖不能說殫精竭慮,死而后已,卻也是任勞任怨,生恐自己管的事情出了問題。”
    “可是……可是今天,鎮土一脈的馬首座,就因為弟子沒有及時將他們需要的元石給他,就將弟子給打了。”
    “弟子實在是……實在是憋屈,還請宗主為弟子作主啊!”
    鎮土一脈,鄭鳴同樣沒有聽說過,不過他心中卻明白,這個鎮土一脈會在這個時候動手打人,這絕對不是他們所表現的那么簡單。
    “你為什么不將元石給他們呢?”鄭鳴淡淡的問道。
    這句話不問還好,一問那金元東竟由嗚咽改成了嚎啕大哭:“宗主啊,并不是弟子不想將這些元石撥給鎮土一脈,實在是……實在是咱們庫房,元石根本就不夠啊!”
    “這些年來,隨著幾個元石礦的枯竭,嗚嗚,咱們的元石產量是越來越少。”
    “嗚嗚,就拿去年來說,咱們一個宗門百脈,需要的元石數量,是五百萬塊,可是各地的產量加起來,也只有不到三百萬塊,嗚嗚,這些年來,弟子是拆了東墻補西墻,每每有需要元石的地方,弟子的腦袋就大一圈啊!”
    “為宗門,弟子吃苦受累,那都是弟子應該做的,但是弟子……弟子為宗門費盡了心思,最終還被人打,這……這個委屈,弟子實在是受不來啊!”
    說話間,那金元東竟嗚嗚咽咽的哭起來。
    就在此時,一個聲音從山峰下傳來,就聽有人怒吼道:“金元東,你今日就算是躲進老鼠窩里面,老子也要將你拿出來。”
    伴隨著這喝聲,一個四十多歲,留著絡腮胡須,身材高大的黑臉男子,猶如狂風一般的沖了過來。
    這男子雙眸圓睜,一副怒氣沖沖的模樣,滾滾的煞氣,更是在他的身邊彌漫。
    躍凡七境!
    鄭鳴朝著那男子打量了兩眼之后,心中就升起了這種判斷,躍凡七境,雖然沒有達到化蓮境,在萬象山之中,也算是高級的存在。
    “宗主救命啊!”金元東看到那男子,身軀抽搐,一副肝膽欲裂的模樣。不過就在鄭鳴朝著那來人看去的時候,金元東的胖臉上閃過了一絲詭異的笑容。
    男子和金元東的距離,眨眼就到了十多丈,對于鄭鳴,這男子好像根本就沒有看到,直接朝著金元東沖了過來。
    從男子的氣勢上,鄭鳴能感覺到此人不好招惹,但是此刻他更明白,作為一宗之主,這個時候如果他選擇退縮的話,那么等待他的將是顏面盡失。
    “住手!”鄭鳴決不允許自己的威嚴受到侵害,因為那代表著他不斷增長的聲望值,就要減少。聲望值是他的根本,誰動自己的聲望值,鄭鳴絕對要了他的腦袋。
    “小孩子,一邊玩去!”那粗壯的男子說話間,手掌翻動,一個土黃的大手,隱含著磅礴的厚土氣息,朝著金元東重重的砸了下去。
    雖然這一擊看似隨意,但是其中隱含的力量,就算不把金元東給打死,也會被打成重傷。而一旦金元東在鄭鳴的身邊重傷,鄭鳴這個宗主本來就不高的威望,就會變得更低。
    幾乎沒有任何的猶豫,鄭鳴的六棱重劍已經揮出,他這一次絲毫沒有留情,直接施展了秋水長天。
    滾滾秋水和那土黃色的手掌在虛空之中碰撞,那土黃色的手掌瞬間消失在秋水之中。但是從手掌之中傳來的反震之力,同樣讓鄭鳴有一種吐血的感覺。
    之所以造成這種情況,自然是兩者真元的差距。
    “哎呀,小子竟敢偷襲我,今日就讓你知道知道我的厲害。”說話間,那粗狂的大漢,雙手快速的掐動,一道道道紋,在他的手中匯聚成一個土黃色的小山。
    這小山并不是很大,但是比之剛才的土黃色手掌,卻更有一種別樣的厚重。
    鄭鳴的眉頭,皺得更緊,他哪里不明白,這粗狂大漢并不是不知道他是誰。
    之所以會如此做,是因為有人在暗中示意,更有人要借助這種手段,讓他丟臉。
    一個個念頭在鄭鳴的心頭閃動,他就準備施展出青蓮劍歌,這幾乎是他最能夠抵擋現在一擊的手段。
    可就在他準備催動青蓮劍歌的剎那,鄭鳴陡然感到自己心頭的小小玄牝珠,竟然和被自己拿在手中的萬象印生出了一絲感應。
    雖然這種感應并不是太強,但是鄭鳴卻能夠感到,這玄牝珠好像能夠御使萬象印。
    萬象印之中,隱含著一股強大的力量,如果驅動這股力量,一定能夠讓這粗豪大漢吃一個大虧!
    這個念頭在鄭鳴心頭山東的瞬間,他就準備出手。也就在這時,就聽有人冷聲的道:“馬經弘,你想干什么?莫非你敢對宗主無禮!”
    伴隨著這暴喝聲,一面青色的盾牌,出現在了鄭鳴的近前,和土黃色的手掌,在虛空中重重的碰撞在了一起。
    土黃色的手掌和青色盾牌相撞,瞬間變成了碎粉。而本來氣勢洶洶的黑臉男子,神色也是一頓。
    等他看清楚來人之后,神色更多了一絲不自然,不過最終,他還是朝著來人行禮道:“拜見張師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