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8)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8)      完本感言(04-08)     

隨身英雄殺613 做我弟子

  也不知道是不是話不投機的原因,那健碩老者在和木婉兒聊了一會,當然,主要就是問一下木婉兒的生活情況,然后就和那藍衣女子一起離去。
    只是臨走的時候,他采用傳音的方式朝著鄭鳴道:“小子,我等著你哭的那一天。”
    “前輩放心,我一定會讓前輩,心甘情愿的叫我一句宗主。”鄭鳴玩心大起,這一刻用一種自信滿滿的態度,笑吟吟的朝著老者說道。
    健碩老者拉著藍衣女子離去,在目送兩個人化成兩道虛影,消失在天際之后,鄭鳴長長的吁了一口氣。
    “師兄,我知道,你不讓這個宗主之位,都是為了婉兒和父親。”木婉兒的聲音,這一刻突然響起,她的臉朝向鄭鳴,柔聲道:“師兄,我相信,就算你讓出這個宗主之位,爹爹在天之靈,也不會怪你的。”
    鄭鳴看著木婉兒擔心的神色,他當下一笑道:“婉兒,這件事情,你就相信師兄,一個萬象門的宗主,師兄我還是能夠做得了的。”
    “當然,若是干不了,我就去將這個宗主之位扔了,離開萬象山,過咱們自由自在的生活。”
    自由自在四個字,不知道是不是說動了木婉兒的心理,她一下子不再說話。
    論起開導女孩子,鄭鳴還不是高手,所以他雖然覺得木婉兒的狀態有點不好,但是最終還是和木婉兒說了一些話之后,就輕輕的點了一下木婉兒的睡穴。
    將木婉兒放回房間,鄭鳴輕輕的關上了門,此時月在天際,整個長天峰三皇坪,給人的感覺是光明如晝。
    看著那遙遙的群山,一時間,鄭鳴的心頭升起了一種豪情。這種豪情,甚至引動了一種隱藏在鄭鳴骨子里,卻已經不少時間沒有出現的感覺。
    掌控的感覺。
    施展通天教主英雄牌的時候,鄭鳴感受過這種感覺,這種感覺讓他永生難忘。
    而現在,處在山坪上的鄭鳴,重新升起了這種感覺,不過伴隨著這種感覺,鄭鳴感應到了這四周的異動。
    不,應該說,他感應到了和這片世界不符合的意境。目光閃動之間,鄭鳴就朝著那一絲意境的方向看去,并緩緩的說道:“閣下,如此月色,怎不出來一會!”
    “你能夠在這個時候發現我,真是讓我很意外啊!”淡淡的聲音中,一身白色長袍的蕭無回出現在了鄭鳴的眼前。
    月光下,白色的長袍,本來是虛空之中最耀眼的東西,但是自己卻只有憑借著一剎那的感覺發現蕭無回,鄭鳴的心頭對蕭無回的評價,直接上了一個臺階。
    他不知道蕭無回為什么過來,但是無論是什么原因,他都要對蕭無回提防一二。
    血神子的英雄牌,瞬間出現在了鄭鳴的心頭,只要蕭無回敢于對他有任何的異動,鄭鳴就可以直接催動這血神子丁隱的英雄牌,將蕭無回抹殺。
    “蕭首座深夜來長天峰,不會只是為了夸獎我吧!”按照輩分,鄭鳴應該稱呼蕭無回師叔。但是,他現在名義上是宗主,而且他和蕭無回之間的關系,并沒有確定,所以鄭鳴絕不會在這種時候弱了氣勢。
    肖首座,是對蕭無回最好的稱呼。
    蕭無回的眉頭輕輕的皺了一下,很顯然,他對于鄭鳴的稱呼,有點不太滿意。
    “我此來,是為了你的青蓮劍歌,不,應該說,是為了請教青蓮劍歌之中的劍意!”
    蕭無回的雙眸,這一刻盯在鄭鳴的身上,給人的感覺,一如兩柄利劍。
    在這利劍之下,鄭鳴甚至有一種感覺,他覺得自己就像赤身裸體出現在蕭無回的視線之中。
    雖然參悟了開天印記,雖然體內留著十三種神符,但是鄭鳴在心靈的修為上,還是要比蕭無回差上不少。
    鄭鳴用心神感應了一下蕭無回,在他的心頭,映出的并不是一個蕭無回,而是一柄劍。
    一柄立于天地之間,卻好像要將天地都捅出一個窟窿的劍!
    對于這種鋒利,鄭鳴并沒有什么畏懼,雖然這種鋒利在一般人看來,是難以抵擋,但是剛剛施展出青蓮劍歌,將四神盾擊破的鄭鳴,卻并沒有將這種鋒利放在心上。
    他看著蕭無回,淡淡的道:“我為什么要教你?”
    蕭無回的眼眸輕輕的一挑,雖然不能說他現在很憤怒,但是有一點卻是不爭的事實:鄭鳴的話讓他很意外。
    一直以來,他的要求,在偌大的萬象山之中,還從來沒有人拒絕過。就算一直和他明爭暗斗的江遠,只要他提出要求,都會滿足。
    言出法隨,這四個字跟著蕭無回已經太長時間了。
    “你雖然參悟了青蓮劍歌,但是我還是要說,你的修為還是差了點,和一個真正的強者相比,你對劍意的領悟,還差得遠,而這一切,我可以毫不保留的和你切磋。”
    將那一絲怒火壓下,蕭無回的話語中,帶著一絲誠懇的說道。
    萬象山劍道第一人,這個稱號如果蕭無回不帶上的話,那就沒有人敢將這個帽子扣在自己的頭上。
    不知道有多少武者,希望能夠得到蕭無回的指點。更不知道有多少學劍之人,希望能夠從蕭無回的身上,學到哪怕一點點的東西。
    蕭無回的臉上充滿了自信,他不信鄭鳴在這一刻會拒絕自己,畢竟自己提出的條件,鄭鳴拒絕不了。
    “對不起,對于劍法,我更喜歡自己參悟!”鄭鳴的聲音不高,卻帶著一絲不容置疑的味道。
    這句話,差點沒把蕭無回給噎死,他覺得一個不錯的條件,沒想到鄭鳴根本就不稀罕。
    何止是不稀罕,自己參悟這四個字,簡直讓蕭無回有一種被嫌棄的感覺。雖然蕭無回這個人喜歡將自己最大的精力用在練劍上,但是他的氣量,還沒有達到唾面自干的地步。
    要是普通弟子敢對他這么說話,蕭無回肯定第一時間出劍,讓這個給臉不要臉的家伙,直接死在他的劍下!
    但是對鄭鳴,他不能這么做,不但因為鄭鳴是一宗之主,更是因為他掌握著蕭無回多少年來日思夜想的東西。
    劍乃天下利!
    蕭無回號稱一劍裂天,但是他心中清楚,自己的劍法,還遠遠沒有達到,一劍就將天給裂開的地步。
    所以,他想要讓自己變得更強,讓自己的劍,變得越加的鋒利。這些年來,他試驗了無數的方式,但是實踐證明,他的路越走越偏,而且越走越窄。
    化蓮境,已經是他未來的巔峰!
    他不甘心,他想要突破現在的境界,但是生神境的道路,就好像一道天花板。他能夠感覺得到天花板外面的世界,但是他飛不出這天花板的籠罩。
    所以他非常的不甘心,他一直在努力嘗試著能尋找到讓自己穿過這天花板的道路,只是一直都沒有結果。
    而鄭鳴的出現,特別是鄭鳴青蓮劍歌的施展,讓他似乎看到了希望:他終于找到了自己夢寐以求的東西!
    所以,他不惜屈尊降貴,今晚就來到了長天峰,卻沒有想到,鄭鳴竟然斷然拒絕。
    “萬象門的宗主并不好做,別的不說,就說掌控這萬象山,就無比的艱難。”
    蕭無回努力平復了一下自己的情緒,斟酌著語言,輕聲的向鄭鳴誘導道:“我裂天一脈,雖然不是四主脈,但卻是唯一可以和江遠的萬象一脈相媲美的。只要你傳我真意,我可以保證,我們裂天一脈一定全力支持你,讓你成為一個真正的宗主。”
    “如何?”
    “你的意思是很多人會為難我,只有你能夠幫我?”鄭鳴漫不經心的問道。
    蕭無回點頭道:“我相信,明天你就應該能夠感受到那些支脈的逼迫之舉。”
    “嘻嘻,蕭首座你可能不知道,實際上,我這個人這輩子最喜歡的事情,就是挑戰!”
    “要是平淡無奇的當宗主,這宗主之位對我有什么用處,還不如不當這個宗主來得痛快!”
    鄭鳴的話,讓蕭無回臉上的肌肉抖動了一下。他覺得鄭鳴說這句話,簡直是找虐。甚至此刻他的心中,就有將這個賴皮的家伙,狠狠揍上一頓的沖動。
    喜歡挑戰,尼瑪你一個沒有任何幫手,沒有任何弟子的宗主,想要統帥整個萬象門,簡直是癡心妄想,白日做夢!
    “你確定嗎?”蕭無回恨恨不已的罵著,慢條斯理的問道:“我的支持,可是過了這個村,就沒這個店了,你現在反悔的話,還來得及。”
    “真的?”鄭鳴快速的接口,這讓蕭無回再次感覺到了希望,可是就在他一臉期待之時,卻聽鄭鳴又若無其事的道:“可是,我也沒有準備反悔啊!”
    他奶奶的,你說話能不能不這么一驚一乍!蕭無回萬分惱火的道:“那你告訴我,我該如何才能從你這里學到那鋒利的真意?”
    “想要學到這個,嘿嘿,也容易,我來到萬象山,還沒有收過弟子,既然你想要學我的東西,不如就給我當弟子吧!”鄭鳴歪著頭,一本正經道。
    蕭無回差點以為自己的聽力出了問題!
    這個叫鄭鳴的小子,居然要收自己為徒,他覺得這簡直是讓人笑掉大牙之事。盡管鄭鳴的真意,自己非常的需要,但是讓自己一個化蓮境的強者拜他為師,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