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1)      完本感言(04-01)     

隨身英雄殺612 忠言逆耳利于行

  鄭鳴笑了笑,搖了搖頭,就準備離去,可是這時,房間之中卻傳來了少女帶著自責的聲音:“木婉兒,你……你的勇氣哪去了,師兄他會失望的……”
    輕輕的自責聲,讓鄭鳴愣了一下,就在他準備聽下去的時候,就聽妖性青螺在他耳邊嘖嘖道:“人家小妹妹已經準備好了,鄭鳴,你還等什么?”
    “莫非你這家伙,還有點變態,喜歡被動不成!”
    聽著妖性青螺的話,鄭鳴那心頭的火焰,變得更加的熾烈。他朝著木婉兒的房間掃了一眼,就見少女好像一只溫順的貓咪一般盤坐在床上,一副糾結的模樣。
    鄭鳴估計,如果自己這一刻沖過去的話,木婉兒絕對不會拒絕,但是這樣真的好嗎?
    就在鄭鳴心中猶豫,不知道該如何是好的時候,卻聽沉聲的道:“鄭鳴可在?”
    這聲音的出現,讓鄭鳴從糾結之中掙脫了出來,不過他心里,對于幫他解脫的人,并沒有太多的感激,相反更多的卻是埋怨。
    這家伙,來的真是有點不湊巧啊!
    鄭鳴當下快速的朝著那說話的方向飛身而起,就見幫他說話的健碩老者以及他身旁三十多歲的藍衣女子,正站在三棵松皇之下,衣袂飄飄,一如神仙中人。
    雖然到現在,鄭鳴也沒有弄清楚這健碩老者和藍衣女子的名字,但是有一點卻可以肯定,那就是這兩個人,是絕對可以信任的人。
    畢竟,在他一出現,就無條件的對他進行幫助,顯然是長天一脈的故人。
    當下鄭鳴朝著兩個人一抱拳道:“鄭鳴拜見兩位前輩。”
    “哼,不敢當啊,你現在是萬象山的掌門,說起來該是我們兩個給你行禮才是。”對鄭鳴這恭敬的態度,健碩老者非但不領情,反而還帶著一絲譏諷的說道。
    健碩老者那緊繃的臉,說明他對于鄭鳴,還是有一點不滿意的。不過越是這般,鄭鳴的心中越肯定,這老者對他,并沒有任何的歹意。
    雖然他也知道,他這個宗主,也只是一個名義。且不說江遠有萬象一脈在手,也只不過將萬象山掌管了一半而已,他鄭鳴現在一個人,又怎么可能將萬象山掌握在手中?
    不要說那青蓮劍歌,那只是一個名義。他離真正的人心歸附,還有很遠。
    但是不管怎么說,他是宗主,就算江遠等人見到他,也要用對待宗主的禮儀對待他,而不應該像現在這般,橫挑鼻子豎挑眼,滿是看不上。
    “好了,你這個死老頭子,少說兩句。”藍衣女子一推健碩老者,笑吟吟的道:“鄭鳴,你張師伯這個人,就是性子有點粗,你別在意。”
    說話間,藍衣女子輕聲的道:“婉兒呢,怎么不見她過來呢?”
    就在她說話之極,木婉兒摸索著走了過來,她用耳朵朝著藍衣女子說話的方向聽了聽,臉上有些遲疑的道:“藍姨,你……你是藍姨!”
    藍衣女子看到走來的木婉兒,本來明媚的臉上,露出了一絲悲容,她整個人一如一道閃電,飛速的沖到了木婉兒的近前,一把將木婉兒抱住。
    “我可憐的婉兒,都這么大了,要不是你那父親太過狠心,藍姨怎么都不能讓你跟他離開萬象山。”
    說話間藍衣女子仔細的在木婉兒的身上東瞅瞅,西看看,眼眸之中的悲意,卻是怎么都掩飾不住。
    “嘻嘻,一轉眼,婉兒都成大姑娘了,簡直和表姐長得一模一樣,都是我萬象山的第一美人!”
    藍衣女子的話,帶著一絲調侃,一般在這種時候,說話的人心情應該不錯,但是藍衣女子的臉上,并沒有任何的笑容。
    她這般的說話,為的是寬慰木婉兒。
    聽到藍衣女子夸獎自己的美貌,木婉兒的臉上露出了一絲靦腆的笑容,她的手指搓著衣角,難為情的說道:“藍姨您才是咱們萬象山的第一美女呢!”
    健碩老者看著木婉兒,也露出了一絲笑容,他朝著鄭鳴看了一眼道:“小子,過來坐吧!”
    說話間,這健碩老者就毫不客氣的坐在了小桌的主位,一副家長模樣看著鄭鳴道:“婉兒有點不方便,你小子一定要好好待她,要是讓她受到半點委屈,我就拆了你的骨頭。”
    “別以為你會青蓮劍歌,你沒有將青蓮劍歌修煉到化蓮境,就不是我的對手。”
    說完這句話的老者,臉上露出了一絲得意的神情,好像能夠壓住青蓮劍歌,很高興。
    “你這老東西,都快二百歲了,和一個年輕人爭什么?再說了,要是給鄭鳴你這樣的年歲,說不定已經將神生境都已經達到了。”藍衣女子這時候也拉著木婉兒過來,狠狠地朝著健碩老者看了一眼道。
    鄭鳴有點無語,這健碩老者的年歲是不到二百歲,說起來他老人家也有一百多歲了。雖然還有一些差距,但是差的也并不是太多好吧。
    “藍姨,張伯伯你們先坐,我去倒茶!”木婉兒將藍衣女子拉到桌前坐下,乖巧的說道。
    那健碩老者本來準備阻攔,藍衣女子卻輕輕的擺了一下手。他看著忙碌之中,并沒有太多障礙的木婉兒,眼眸中的水跡,平增了不少。
    “婉兒的茶就是好喝,說不得以后,我就多來這里喝茶。”藍衣女子讓木婉兒坐下,這才朝著鄭鳴看了一眼道:“你師兄要是敢欺負你,告訴藍姨,我替你出氣。”
    健碩老者想笑,但是最終,這笑容卻變成了一聲嘆息。對于健碩老者而言,木婉兒是一個招人憐惜的晚輩,但是這個晚輩的眼睛,實在是讓人……
    “鄭鳴,你師傅看到今天的情況,一定會非常的高興,你……可以說,你已經將你師傅的心愿,給圓了!”健碩老者看著鄭鳴,聲音無比的鄭重。
    本來正依偎在藍衣女子身邊,一臉幸福摸樣的木婉兒,臉色就是一變。而藍衣女子輕輕的拍了一下木婉兒的手,示意她接著聽下去。
    “可是,如果那小子現在在我身邊,我一定狠狠地揍他一頓,他倒是痛快了,嘿嘿,給你小子和丫頭,卻留下了巨大的麻煩!”說到此處的健碩老者,手掌在桌子上重重的拍去。
    老者乃是化蓮境的武者,一舉一動之間,皆有天地之力的加持,如果他的手掌擊打在桌子上的話,別說石頭做成的桌子,就算是精鋼做成的桌子,也要化成碎粉。
    一個白皙的手掌,在老者的大手將要落下的剎那,輕輕的拖住了那隱含著排山倒海之力的巨掌。
    “這三皇坪上一絲一毫的風光,都隱含著我那姐姐的心血,師兄還是不要隨意發怒的好。”藍衣女子笑吟吟的朝著健碩老者說道。
    “好,我知道了,我只是心中有火!”健碩老者的神色之中,帶著一絲拘泥,從他的動作上,鄭鳴甚至有一種感覺,那就是這健碩老者對于藍衣女子有那么一絲畏懼。
    不錯,就是畏懼!
    不知道是不是被健碩老者看到了鄭鳴臉上升起的笑意,他的聲音更加嚴肅道:“小子,別以為我是危言聳聽,你覺得這個宗主,你真的能夠當下去嗎?”
    “我敢給你打賭,一年之內,如果你不甘心當一個傀儡的話,就會有人將你從這個位置上趕下去。”
    “而且,你的名聲,甚至是長天一脈的名聲,都要隨著你被趕下宗主之位,而損失殆盡。”
    木婉兒本來帶著笑容的臉,剎那間變的緊張了起來,她一邊用手拉著藍衣女子的衣衫,一邊朝著那健碩老者求助道:“胡子伯伯,你要幫幫師兄啊!”
    “要是你們不成為萬象山宗主的話,我還能夠庇護你們長天一脈,可是現在,你登上宗主之位,已經成為了眾矢之的,就算我拼上老命,也是不行。”
    “所以,你最好的辦法,就是將這個有名無實的宗主,給我辭了,好好修煉,多收一些弟子,只有這樣,才能夠讓長天一脈延續下去。”
    讓掉宗主之位,對于一個愛好名利的人而言,自然是不舍得,但是鄭鳴卻并不覺得這老者有什么危言聳聽,他告訴自己的話,鄭鳴知道是真的為自己好。
    要不是他需要大量的聲望值,說什么鄭鳴也不會要這宗主之位,但是為了那大量的聲望值,鄭鳴絕對不能讓自己丟了這個宗主之位。
    畢竟,這萬象山,統治的可是一塊大大超越了峽谷十三國的土地,這里能夠帶給鄭鳴的聲望值,實在是太多了。
    “師伯,這個宗主之位,我是絕對不會讓出去的。”鄭鳴朝著健碩老者看了一眼,十分堅定的表態道。
    鄭鳴的堅決,讓健碩老者猛地從椅子上站起來,那環睜的虎目,給人一種膽戰心驚的感覺。
    “你小子,你剛才說什么?再給我說一遍,你信不信我現在,就替你師傅好好的教訓你一頓!”
    健碩老者并不只是威脅,此時的他,給人的感覺就好像一座隨時都可能爆發的火山。
    感受著健碩老者的威脅,鄭鳴神色依舊不變的道:“師伯,為了長天一脈,我絕對不能讓出這個位置。”
    讓自己做出一副剛愎自用的模樣,鄭鳴覺得這一刻的自己,真的有點好笑。但是他不能不裝,畢竟現在打著木飛虹的旗號,是他最好的選擇。
    藍衣女子看著已經猶如暴怒雄獅一般的老者,嘆了一口氣道:“算了,他既然想要拼一場,就讓他去拼吧!”
    “大不了,失敗了將這個位置再讓出去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