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3-30)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3-30)      完本感言(03-30)     

隨身英雄殺610 得青蓮者主萬象


    四神盾牌就要落地,一切都要歸于塵埃,而姬元真的臉上,露出了一絲說不出的輕松。?〔<(
    鄭鳴,雖然他的心中不愿意承認,但是這個少年,真的是他這么多年,遇到的最難對付的對手,沒有之一。
    不過好在,自己的修為,遠在這個少年之上,這種勝利,雖然并不是太光彩,但是他姬元真,畢竟是獲得了勝利。可是就在他的嘴角綻放出一絲笑容的瞬間,那力壓四方,威勢無雙的四神盾牌,陡然生出上百道裂痕。
    這些裂痕在出現的瞬間,那附在四神盾牌上的朱雀玄武四神獸,幾乎同時出了一聲悲鳴。
    悲鳴之中,青色的蓮花光影,在四神盾牌之中綻放,隨即,四神盾牌就好像無數的硬塊,朝著四面八方擴散出去。
    這硬塊快如閃電,但是這硬塊在飛散的瞬間,卻又猶如那天際之中最絢麗的煙火,消散在天地之間。
    手持六棱重劍,一身青色長袍的鄭鳴,一如天外飛仙,從那瘋狂綻放的蓮花虛影之中飛身而出。
    身如閃電,劍如驚鴻!
    鄭鳴以往得到的閃電驚鴻劍法真意,這一刻被鄭鳴催動到了極致。
    本來就因為修為受損而有些遲鈍的姬元真,根本就沒有來得及作出反應,鄭鳴的長劍,已經指在了他的咽喉之上。
    這種被指,姬元真是最不喜歡的,但是此刻,他卻只能忍住,因為鄭鳴劍芒之中的鋒利,已經讓他感到森森的肅殺之意,他相信,一旦他稍微有所動作,鄭鳴絕對不會手下留情。
    他的四神盾牌,已經有了置鄭鳴于死地的想法,鄭鳴對他手下不留情,同樣沒有人能夠說出任何的怨言。
    姬元真并不是一個膽小的人,但是此刻他看著自己前方少年那猶如冰雪一般的目光,一種恐懼,還是不由自主的在他心頭升起。
    他知道,這個時候,絕對不是自己逞英雄的時候,如果自己說出一句硬挺的話語,那么這少年的劍光,絕對會刺破自己的咽喉,讓自己就此死去。
    “我認輸!”
    雖然心中的驕傲,讓姬元真說出這三個字極其困難,但是他還是將這三個字說了出來。
    在這三個字出口的瞬間,姬元真就覺得那冷若冰雪,隨時都準備給自己致命一擊的長劍,被少年緩緩的收回。
    命是保住了,但是自己的名聲,卻伴隨著這一劍,丟失的干干凈凈,但是從內心之中,姬元真覺得,自己并不怨恨眼前的少年,甚至,他覺得對這少年,還有一絲由衷的欽佩。
    因為,這一戰,少年并沒有耍任何的花招,而是堂堂正正的戰勝了自己。
    “青蓮劍歌!”有人高聲喝道,這喝聲之中,充滿了激動。
    “真的是青蓮劍歌,我以為咱們萬象山這種絕學,以后再也難以出世,卻沒有想到,有生之年,還能見到真正的青蓮劍歌。”
    “當年,我們就是憑借著青蓮劍歌,將那滅門之災硬抗住,哈哈哈,現在青蓮劍歌重現,真是天要興我萬象一脈啊!”
    “祖師保佑,老祖保佑,哈哈哈,我萬象一脈后繼有人啊!”
    各種各樣的歡呼聲,一時間響成了一片,更有人用一種無比熱烈的目光看著鄭鳴。
    不,或者說,他們看的,并不是鄭鳴,而是鄭鳴的青蓮劍歌,是施展出了青蓮劍歌的鄭鳴。
    對于青蓮劍歌,鄭鳴一直只是將它當成一種頂級的武技,卻沒有想到,這青蓮劍歌,在萬象山中,竟然會有如此高的聲譽。
    江遠臉上的肌肉有一些硬,但是瞬間,他的臉上就露出了猶如和風細雨般的笑容。
    “鄭師侄,你沒有讓歷代祖師失望,你沒有讓所有的同門失望,哈哈哈,青蓮劍歌重現,真是我萬象山崛起的大好時機啊!”
    鄭鳴很不喜歡江遠,甚至在他的心中,對于江遠還有一些的討厭,畢竟這家伙一直陰沉沉的,給鄭鳴一種是敵非友的感覺。雖然這世間,有化敵為友一說,但是鄭鳴并不覺得自己和這江遠,已經到了這個地步。
    鄭鳴淡淡一笑道:“這青蓮劍歌,也是偶爾有所領悟,還談不上掌握。”
    “宗主,我挑戰萬象峰第一戰已經結束。您看這第二戰,該什么時候開始?”
    江遠的臉上笑容依舊,但是他的眼眸之中,卻閃過了一絲淡淡的冷意,這個鄭鳴,真他娘的太不知道進退。
    他心中念頭連閃,剛剛準備說話,就聽有人冷冷的道:“已經不用比了,實際上剛才,你根本就不必浪費時間。”
    “因為當年諸峰有過約定,只要長天一脈有人修成青蓮劍歌,那么他就自動成為萬象山的宗主。”
    這個說話的聲音雖然不高,但是斬釘截鐵,擁有讓人不容置疑的味道。
    蕭無回,說這句話的人,是裂天一脈的蕭無回,他站在鄭鳴的身邊,眼眸中寒光襲人。
    本來有點亂的場景,突然平靜了下來,幾乎所有的目光,在這一刻,都朝著蕭無回,朝著江遠看了過來。
    雖然他們都知道這個約定,但是這個約定過去的時間實在是太長,再加上鄭鳴如此的年輕,讓不少人都覺得,鄭鳴根本就沒有執掌萬象山的能力。
    所以很多人,都本能的想要淡化這件事情,更何況在不少人的眼中,江遠的能力還算是不錯,雖然沒有將萬象山引領到一個輝煌的境地,卻也沒有出任何大的差錯。
    這個時候罷免江遠的掌門,這讓一些人一時間有些接受不了。
    江遠的目光,緊緊的盯著蕭無回,而蕭無回對于江遠的凝視,并沒有太放在心上,他傲然挺立,一如一柄長劍,充滿了鋒利和不屈。
    “胡說八道,就算他有能力,又怎么代替我師尊成為萬象山之主,這……這真是荒唐!”一個萬象一脈的弟子,恨恨的說道。
    這聲音,打破了尷尬的寧靜,但是頃刻之間,卻也讓所有的目光,都朝著這說話的方向看去。
    說話的,是一個二十多歲的少年,他面對這些目光,開始的時候,還有些慌張,但是到了最后他就能夠和這些目光對視了。
    江遠看著那昂挺胸的弟子,心中閃過了一絲欣慰。就在他準備開口的時候,卻聽蕭無回冷聲的道:“江座,莫非你本人也是這個意思?”
    雖然是對手,但是基本上,蕭無回對江遠的稱呼,都是宗主。現在他稱呼江遠為座,這其中的意思,已經非常的明確,那就是他不再認為江遠是宗主。
    “我自然遵從祖師的法旨!”江遠心中的念頭快的閃動,在經過了半晌之后,他終于做出了決斷。
    說話間,他朝著鄭鳴重重的看了一眼,然后恭敬的躬身行禮道:“萬象一脈座江遠,拜見宗主!”
    以萬象一脈座的身份拜見宗主,這本身來說,就是對鄭鳴地位的承認。
    萬象山,宗主!
    雖然鄭鳴并沒有將萬象山的實力太放在心上,但是這種突然生的變動,還是讓他心里有點驚訝。畢竟這跳躍,實在是有點太大。
    還沒有等鄭鳴對江遠的動作做出反應,那蕭無回同樣恭敬的朝著鄭鳴行禮道:“裂天一脈座蕭無回,拜見宗主!”
    裂天一脈,萬象一脈,可以說是萬象老祖留下的兩脈最強的力量,這些年來,萬象山的爭斗,也主要就是圍繞著這兩脈在進行。大部分的支脈,更是緊緊的跟隨在這兩者的身邊。
    他們兩脈承認了鄭鳴的地位,可以說鄭鳴這個萬象門宗主的位置,已經是坐的十拿九穩。
    “我等拜見宗主!”幾乎瞬間反應過來的眾人,同時朝著鄭鳴拱手,一個個臉上,全都充滿了恭敬。
    鄭鳴的目光從這些人的身上掠過,他心頭的聲望值,就好像過山車一般黃色瘋狂的增長。
    萬……兩萬……
    和黃色聲望值相比,青色聲望值增長的度,則慢了很多,當黃色聲望值兩萬的時候,這青色的聲望值,也不過就是從三千三增長到了三千六而已。
    增幅三百,真的不算很多。
    “諸位不用多禮!”鄭鳴雙手虛浮,給所有人來了一個請起的動作。而伴隨著這個動作,鄭鳴成為了萬象山的宗主。
    日落星升,又是一個輪回!
    巨大的虛空戰臺,已經無聲的沒入大地,整個萬象山的百脈會武,也算是告一段落。
    只不過在這次的百脈會武之中,最讓人興奮的并不是某一脈成為黑馬,將老牌的支脈挑落現在的位置,而是長天一脈的橫空出世。
    本來已經要從百脈之中被除名的長天一脈,只剩下兩個人的長天一脈,現在不但霸氣回歸,而且還挑戰萬象一脈,并參悟出了整個萬象一脈多年前的絕學青蓮劍歌。
    一朵青蓮破四神,成為萬象門多年來,唯一的不是來自于萬象一脈的宗主。
    這些傳說,讓不少人為之眼熱,更讓不知道多少少年,欽佩不已。
    而鄭鳴這個名字,更好像一輪烈日,橫空出世,高懸在整個萬象山之上。8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