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3-30)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3-30)      完本感言(03-30)     

隨身英雄殺15 塵歸塵土歸土

  “他明知道抵抗沒有用,所以這般的裝瘋賣傻,哈哈,莫非他想用這樣的方式,讓姬師兄手下留情。”
    “他對姬師兄那般的攻擊,姬師兄可謂是恨之入骨,想要讓姬師兄手下留情,真是有點癡心妄想了!”
    “你們都猜錯了,他想的不是姬師兄手下留情,而是想的宗門之中的各位長輩手下留情!”一個眼眸中閃動著智慧光芒的男子,淡淡的道:“他希望宗門的長輩中終止這次比試。”
    這男子的解釋,讓不少人點頭稱是,畢竟這男子的解釋,是最適合鄭鳴現在形勢的。當下就有人道:“他想的倒是好,恐怕最終只能白費心機。”
    “首座雖然慈悲為懷,卻也不會任由人挑釁我們萬象一脈的地位。”
    江遠對于這些弟子的議論,并沒有放在心上,他的目光,緊緊的盯著鄭鳴的動作。
    雖然他的經驗告訴他,鄭鳴的動作,沒有任何的規律,也沒有任何的威力,但是他的心卻告訴他,這一刻鄭鳴施展的手段,絕對非同一般。
    他不相信,鄭鳴在這個時候,會選擇裝瘋賣傻。
    他不相信,蕭無回也不相信。本來已經站起來的他,快速的朝著鄭鳴的方向走了過來。
    裂天一脈本來就以劍法著稱,蕭無回在整個萬象門之中,更是號稱劍法最好的人。他對于劍的了解,已經超過了太多的人。
    一點點青澀的軌跡,在虛空之中不斷的閃動,這些軌跡,并沒有消失,而是在緩緩地靠攏。
    而當鄭鳴將最后第三劍劃出的剎那,那本來猶如一盤散沙的青光,就在虛空之中匯聚成了一個圓盤。
    圓盤盤旋,并沒有太多的威勢,和那巨大的四神盾牌相比,實在是沒有任何的可比性。
    但是操縱這四神盾牌的姬元真,在看到那圓盤的瞬間,臉色卻是一變!
    他已經感覺到,在那圓盤之中,隱藏著一種犀利無比的力量。
    這股力量,鋒利無雙,銳不可擋,好像這世間,沒有任何物體,可以擋住這股隱含在圓盤之中的力量。
    不行,絕對不能讓這股力量爆發出來,要不然,自己這一次,還有可能會失敗!
    心里這么一想,姬元真就快速的掐動手訣,讓那四神盾牌下落的速度加快了一倍。
    鄭鳴此刻的情況,也不容樂觀,在劃出倒數第三劍的瞬間,鄭鳴就覺得自己丹田之中,有一種刀割的感覺。
    這種感覺的來源,并不是鄭鳴的經脈爆裂,而是因為鄭鳴體內的真元,已經快要耗盡。
    最后兩劍,才能夠完成那青色的蓮花,但是真元的數量,在此時,已經難以為繼。
    前功盡棄嗎?這個念頭在鄭鳴的心頭冒出來的剎那,就被鄭鳴否決,他一咬牙,強行再次劃動了一劍。
    這倒數第二劍的劃出,讓鄭鳴臉上的神色,一下子變得無比的蒼白,可是這倒數第二劍涌入圓盤之中,讓那圓盤的下方,多出了一條柄。
    青蓮的蓮莖,有了這蓮莖的青蓮,差不多已經開始成型,青色的光芒,更是開始瘋狂的匯聚四周的能量。
    不能讓他完成,這是姬元真心中的咆哮,他猛的吐出一口血,那本來因為催動四神盾牌有點萎靡的氣息,在這一口血吐出的瞬間,變的重新精神奕奕。
    但是這種法門,消耗的實際上是姬元真的精氣神,就算他勝了這一次,再回去之后,說不定也要元氣大傷。
    四神盾牌的下落速度,再次增加了一倍,耀眼的四色光芒帶著青龍、玄武、朱雀、白虎四神,重重的壓下。
    一丈、五尺,三尺……
    只剩下兩尺的距離了!只要被這四神盾牌壓下,鄭鳴就算有通天的本事,也難以再施展。
    鄭鳴的身軀,已經有些虛脫,他整個人就好像要軟到地面上。但是那青色的蓮花,此刻還差最后一劍。
    堅持,一定要堅持!
    青色的寶脈,這一刻幾乎已經要炸裂,他體內另外一根貫通紅日照大千神符的寶脈,同樣出現了裂紋。
    一橫!
    緊緊的咬著牙關,鄭鳴在虛空之中緩緩的劃出了一橫,這一橫鄭鳴畫的速度真的很慢,但是伴隨著這最后一橫的劃出,那本來只是成型的蓮花,變成了一朵真正的青蓮。
    一朵在虛空之中,綻放著萬朵青光的青色蓮花!
    而就在青蓮成型的瞬間,那四神盾牌,也已經到了鄭鳴的頭頂,在所有的人看來,這一刻的鄭鳴,已經是強弩之末,甚至瞬間就會敗亡。
    他們看不到青色蓮花,更感應不到青色蓮花的光芒。
    “江遠,還不快點救人!”矮胖老者大喝,他的身軀,更要騰空而起沖向鄭鳴。
    至于那一直維護鄭鳴的健碩老者,神色也變的蒼白起來,他朝著鄭鳴的方向直沖而去。
    蕭無回的神色,依舊平靜無比,但是他的手中,卻已經多出了一柄長劍。很顯然,這一刻的蕭無回,同樣準備出劍。
    江遠一揮手,滾滾的金光,化作朵朵金云,將正在比斗的鄭鳴和姬元真圈在了中間。那金云乃是虛空戰臺的禁止所化,就算是化蓮巔峰的修為,也難以在一刻鐘之內,將這金云沖破。
    “諸位不要慌張,我這弟子,還是有……”
    有什么,江遠沒有說出來,因為他感到一股鋒利好像能夠刺破天際的氣息,從那四神盾下傳來。
    這股氣息給人的感覺并不是強大,而是鋒利,一種可以劃破虛空,可以斬斷時空的鋒利。
    好像這,沒有這種鋒利斬不斷的東西!
    此刻的蕭無回,簡直目瞪口呆,此時的他,就好像發現了最好珍寶的探寶人。他那本來穩定如山的手掌,這一刻開始顫抖,甚至他整個人,都在顫抖!
    “斬斷一切的鋒利!這就是斬斷一切的鋒利,我的路,走彎了,但是……”
    四周觀戰的化蓮境長老,同樣感受到了這股氣息,他們一個個,同樣凝眸觀看眼前的一切。
    雖然他們有點不敢相信,但是那氣息,卻讓他們無一不感到恐懼。因為那種鋒利,他們阻攔不了。
    “破!”
    一聲怒喝,從姬元真的口中吐出,這一刻的姬元真,就好像已經輸光了一切的賭徒,他再次張嘴吐了一口血,滾滾的真元,再次朝著那四神盾猛灌而入。
    四神獸咆哮,在盾牌之下,好像感到了威脅的四只神獸,出現在了盾牌的下方,他們一個個若隱若現,無數的道紋,讓它們的威勢壓制四方。
    但是,那青色的蓮花,只有巴掌大小的青色蓮花,在生成的瞬間,就開始輕輕的旋轉。
    它旋轉的速度很慢,但是伴隨著這青色蓮花的旋轉,一道道青色的光芒,朝著鄭鳴的四面八方分散而去。
    在這快速的旋轉之中,正在仰天咆哮的玄武,被一道青色的光芒穿過,然后這由道紋凝結而成,隱含著一絲真正上古玄武之威的玄武,直接被割掉了一條手臂。
    白虎咆哮,上千金色的光芒,化成無盡的小劍,朝著鄭鳴直沖而下,只不過這種沖撞,在那青色蓮花散發的青色光芒之下,全部攪成了碎粉。
    青黃紅白四種顏色的光芒,在四神盾上聚集的越加濃烈,那巨大的四神盾,這一刻已經形成了一座真正的四色巨山。
    雖然青色的蓮花,耀眼出世,但是那巨大的四神盾牌,依舊兇猛無比的,重重的砸了下去。
    這一砸,力有萬鈞!
    這一砸,猶如雷霆擊于山岳,又好像巨浪拍打虛空,那浩瀚的力量,讓人感到一絲渺小。
    要是我,面對這澎湃的一砸,能接得住嗎?這個念頭,幾乎瞬間出現在了無數人的心頭,而對于這個問題,就算是一些化蓮境的武者,都要皺眉。
    鋒利的蓮花,是那樣的小,它雖然鋒利,但是它能夠抵擋得住那猶如泰山般的壓力嗎?
    這就好像用一柄絕世好劍,卻抵擋一座大山的壓迫。所以不少人的眼中,結果已經注定!
    巨大的四神盾牌,就要壓迫在虛空戰臺上,能夠經得起化蓮境武者戰斗的虛空戰臺,在這四神盾牌下落的瞬間,一陣的顫抖。
    塵歸塵,土歸土嗎?
    不少人瞪大眼睛,緊緊地盯著那四神盾牌,他們希望能夠第一時間,看到結果,看到那個催動了青蓮劍歌的少年的生死。
    雖然在不少人的眼中,這個少年實在是太過狂傲,太不讓人喜歡了。但是他畢竟是整個萬象一脈多年來,惟一一個將青蓮劍歌再次修煉成的人。
    他不應該死在這虛空戰臺上,也不應該墜落在虛空戰臺上,他應該像那位長天峰的先輩一般,用青蓮劍歌,在萬象山中,綻放出最為耀眼的光芒!
    可是,同樣沒有人怪姬元真,武者比斗,本來就是對面不留情的事情,更何況是現在這種情況。
    姬元真同樣受傷不淺,他為這次的比斗,同樣付出了不小的代價,而且到了最后,那隱含著四神的盾牌,好像自己已經活了過來,瘋狂的力量,已經脫離了姬元真的控制。
    難道鄭鳴真的就一如長天一脈那位祖師一樣,一出現在世間,就第一時間墜落嗎!
    沒有人看好鄭鳴,但是在不少人的眼中,鄭鳴這一次之所以失敗,并不是敗在功法,他是敗在了修為上。
    姬元真乃是躍凡三境,但是他身居四條靈脈,真元的濃厚程度,不在躍凡七境之下。而鄭鳴呢,只有躍凡一境的修為。
    兩個人差不多差六個境界的真元,鄭鳴之敗,在意料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