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12-10)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12-10)      完本感言(12-10)     

隨身英雄殺14 青蓮開

  “聽說四神盾需要將萬象四神經的四篇同時修煉到三層以上,才能夠匯聚而成。”
    “莫非姬元真是傳說之中的水土金火四靈脈之身?要不然,他怎么能夠施展這種四色的盾牌。”
    “想不到,姬元真竟然一直在隱藏實力!”
    更有化蓮境的武者,從自己的位置上站起來,他們看著那凝結在虛空之中的盾牌,眉頭輕輕的皺起。
    不但因為這四神盾牌上閃爍的力量讓他們感到意外,更是因為他們都覺得,自己好像沒有把握破開這四神盾。
    浩浩秋水,無盡長天,這一刻席卷而來,但是那四神盾,依舊只有巴掌大小。
    它立于虛空之中,在那浩浩秋水長天的面前,就好像一片秋葉,是那樣的渺小。
    但是隱含著鄭鳴秋水長天劍訣劍意的攻擊,在沖到這盾牌前方的瞬間,卻好像被一股無形的力量所籠罩,瞬間收縮,朝著那四色的盾牌撞了過去。
    秋水嗚咽,長天崩潰!
    在這頃刻的碰撞之下,四色的光芒閃動的四神盾,雖然大小依舊不變,但是碰撞的剎那,四神盾上的四色光芒,卻在四神盾中匯聚成一個無形的圈子。
    有青龍長嘯,有玄武低吟,更有虎吼雀鳴,他們的匯聚,就好像一個巨大的、深厚無比的堤壩,將那浩浩的長天秋水,直接撞碎。
    鄭鳴的眉頭輕輕的一皺,秋水長天被撞碎,并不出乎他的意料,真正出乎他意料的,是從那四神盾之中傳來的,醇厚無比,磅礴濃厚的力量。
    這股力量,在鄭鳴的感覺之中,實在是太過強大。
    按照真意的強大程度而言,雖然鄭鳴不愿意承認,但是秋水長天的真意,比那萬象四神經差的不是一個等級。
    但是憑借著那青色真元的鋒利,鄭鳴覺得自己的劍訣,絕對能夠和四神盾爭一個長短。
    現在,之所以會出現現在這種情況,主要原因,是那四神盾之中,隱含的真元,實在是太過強大。
    就好像一堵足足有百丈多厚的墻,就算你能夠攻入幾丈,但是對那巨墻而言,還是無能為力。
    修為,自己今后,一定要用最快的速度,將自己的修為提升上去,不然的話,以后這種情況,恐怕會經常遇到。
    也就是眨眼的功夫,滾滾的秋水和無盡的長天,就在那四色的盾牌下,撞成了碎粉,而那四色的盾牌,光芒卻變的更加的明亮,也更加的渾厚。
    姬元真看著站在自己對面的鄭鳴,眼眸中升起了一絲得意。雖然剛才兩次,自己吃了虧,但是四神盾的出現,卻能夠將所有的一切補回來。
    不過,從現在起,他姬元真的實力,卻是已經完全的暴露在了所有人面前,就連他師尊讓他一直隱藏的,身居四條靈脈的情況,也將暴露。
    這對于他的成長而言,雖然也是有利有弊,但是從他內心來講,并不愿意暴露這一切。
    但是現在,已經顧不得那么多了,看著一臉神色鄭重的鄭鳴,他的嘴角輕輕的挑了一下。
    “鄭師弟,三招已過,你也該接我一招了!”這句話從姬元真的口中說出之后,姬元真絲毫沒有耽誤,直接掐動法訣,那四色的盾牌,朝著鄭鳴狠狠地砸落而下。
    巴掌大小的盾牌,在抵擋鄭鳴秋水長天的侵襲之時,并沒有任何的變化,但是這一砸,卻直接變到了十丈方圓,那本來猶如符文般的四神,更是彬彬如生。
    他們大力咆哮,各種虛影,更是有一種破空而出的趨勢。
    四神盾,姬元真用四神盾攻擊,這種攻擊方式,特簡單,也特粗暴,他要用這種方式,直接將鄭鳴,碾壓在盾牌之下,也只有這樣,才能夠消他心頭之恨。
    躍凡三境的修為,再加上四道靈脈的加持,可以說此刻,姬元真的真元濃厚程度,已經達到了普通躍凡七境的程度。
    那四神盾,給人的感覺,就好像一座山,一座磅礴無比,可以將大地壓破的巨山。
    杜人杰的臉色,變得無比的蒼白。他雖然沒有出手,那四神盾的攻擊,更不是針對他,但是他卻能夠從四神盾的攻擊之中,感應到自己和姬元真的差距。
    一直以來,他都將姬元真當成自己的對手,但是從內心來講,他并不認為姬元真能夠比得上自己。
    但是現在,那巨大的四神盾,卻讓他心中所有的驕傲,消失的干干凈凈,他的心頭,唯一的念頭就是,這四神盾,在萬象山化蓮境以下,誰人可以擊破?
    他不行,別的人同樣不行,就算是一些老牌的躍凡強者,就算是那些達到躍凡七境多年積累已經五筆渾厚,但是一直沒有突破花蓮的躍凡境強者,他們也不行。
    也許,化蓮境可以!
    “江遠,給你的徒弟說,讓他該收手的時候,一定要給我收手,要是將鄭鳴打傷,我可不愿意你!”矮胖的龍虎一脈首座,咆哮的朝著江遠說道。
    江遠的眉頭輕皺,也不知道是為什么。他看著那矮胖老者,露出笑容道:“師兄放心,我這個弟子,還是很有分寸的,他一定不會弒殺同門!”
    弒殺同門,自然是取鄭鳴的性命,但是不弒殺,并不代表著手下留情,甚至有時候,不弒殺所代表的痛苦,比讓一個人死掉帶來的痛苦更大。
    矮胖老者眉頭一皺,就上前一步。而江遠看到他的動作,輕輕的掐動了一個法訣。
    這個法訣他掐動的并不快,但是隨著這個法訣的掐動,那矮胖老者的身軀,卻好像被一股無形的力量禁錮住了一般。
    “你……你竟然敢動用虛空戰臺的力量?”矮胖老者怒視江遠,情緒有些激動。
    江遠的臉上,依舊帶著淡淡的笑容,他朝著矮胖老者一拱手道:“師兄,祖上傳下來的規矩,在虛空戰臺之中的比武,無論是誰,都不可阻斷!”
    “你……”矮胖老者一揮衣袖,他的眼眸中,帶著憤怒。但是此刻,卻也無奈。
    雖然他的修為不見得弱于江遠,但是在虛空戰臺上,有控制法訣在身的江遠,并不是他短時間內能夠對付得了的。等他和江遠分出勝負,恐怕鄭鳴那邊早就結束了。
    金堅并沒有動手,不過在矮胖老者憤怒之際,他淡淡的道:“長天一脈畢竟是萬象山主脈之一,他們留下的唯一弟子,我們應該小心看護。”
    “金師兄說得對!”江遠笑著回應道。
    不過在說這句話的時候,江遠的目光,卻是朝著遠處的一劍裂天蕭無回看了過去。雖然矮胖老者和金堅兩個人氣勢洶洶,但是他真正在意的,還是蕭無回。
    蕭無回背手而立,沒有半分想要出手的模樣。他這般云淡風輕的模樣,讓江遠感到很不舒服。
    他將目光從蕭無回的身上收回,再次朝著鄭鳴的方向看了過去。雖然他知道此時的鄭鳴,應該翻不出什么風浪,但是他還是忍不住看了過去。
    他要看看鄭鳴,究竟會落得一個什么樣的下場。
    巨大的四神盾牌,挾著無盡的神威,從虛空下落,處在盾牌下方的鄭鳴,整個人就好像那猶如山岳壓力下的浮游。
    真元不行,就這一點,就已經穩壓了鄭鳴,更何況已經將秋水長天施展的鄭鳴,在功法上,也難以和四神匯聚成盾的姬元真相比。
    他的敗局,好像已經難以改變。
    鄭鳴感受著那磅礴的壓力,雖然他的心境,讓他能夠直面這種壓力,但是他的身軀,卻在這壓力下,感到一陣的束縛。
    這種束縛,很難受,甚至讓他感到自己這個人,在這種束縛下,就要崩潰!
    打破它,將這四神盾牌打破,一個聲音,在鄭鳴的心頭咆哮,他體內的炎黃戰血在沸騰,那龍血變身,更在躁動。
    只不過,鄭鳴沒有選擇這些,他知道,憑借著這兩者,難以抵御四神盾牌!
    丁隱的英雄牌,化身血神子,可以解決一切。另外還有就是那青蓮劍歌!
    一朵青蓮,隱含著溝通那青色小劍的鋒利,更生成了一條寶脈,這青蓮的鋒利,鄭鳴是深有感觸。
    青蓮能不能破開那氣勢如天的四神盾牌,鄭鳴沒有把握,但是他還是決定先拼一把。
    青色小劍的神符,本來就鋒利無雙。按照神性青螺所言,它所能夠凝化而出的寶體,應該是混元青劍體,這種寶體有成,則通體為劍。
    一舉一動,刺破天地!
    心里這么想著,鄭鳴就開始按照自己參悟的那一朵蓮花,在虛空之中緩緩的揮劍。
    青色的真元,伴隨著鄭鳴手中長劍的劃動,在虛空之中,形成一道道的線條。
    這些線條在鄭鳴劃出的剎那,根本就沒有任何的規律,甚至給人的感覺,就是一條條錯亂不堪的劍光。
    “鄭鳴這家伙發瘋了,他這般是不是已經向姬師兄認輸了。”一個萬象峰的弟子,有些疑惑的問道。
    在這些萬象峰的弟子眼中,鄭鳴此刻雖然已經是在劫難逃,但是在他們的心中,依舊希望鄭鳴能夠抵抗一二。
    因為只有鄭鳴抵抗一二,然后力竭被那四神盾牌重重的拍在地上,才最合他們的心意。
    現而今,鄭鳴不抵抗,雖然依舊免不了被拍在地上的命運,但是對于這些萬象峰的弟子而言,這樣的結果,讓他們少了幾分爽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