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3-30)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3-30)      完本感言(03-30)     

隨身英雄殺12 萬象四神經

  在姬元真的眼中,自己的師尊江遠處處都好,但是唯獨對待裂天一脈的態度,讓他不舒服。
    江遠的體內,雖然沒有四種屬性的靈脈,但是江遠同樣修煉了萬象四神經,而且修煉的程度,遠不是一般人可以比擬的。
    以江遠的修為,絕對不在蕭無回之下,甚至他覺得,自己這個師尊的修為,應該在蕭無回之上。
    但是江遠在面對蕭無回的時候,竟然表現的縮手縮腳,很沒有萬象山宗主應該有的態度。
    這一點,讓姬元真很不滿。只不過他心中對于江遠很尊重,所以這種話,他只能深藏在心中。
    所以,這一次對于鄭鳴敢于挑戰主脈的資格,他的心中充滿了歡喜,不是為了別的,就是想要用最強橫的方式將鄭鳴擊垮,然后讓所有人知道,主脈為什么是主脈。
    三千游龍撞上那滾滾的黃芒,也就是一個剎那,上千條游龍就崩潰在黃芒之中。
    姬元真的嘴角輕挑,一絲得意的笑容,不自覺的出現在了他的臉上。他并沒有立即出手,而是將雙手背在身后,整個人一如神仙,傲立虛空。
    他要用這種姿態,向在場的人表明,主脈的位置,并不是那么容易挑戰的。
    所有挑戰主脈的行為,都是一種自己找虐的行為。
    鄭鳴手中的六棱重劍并沒有立即收回,他依舊催動著那三千游龍,只不過這三千游龍已經成了強弩之末。
    萬象四神經,看來,有時間的話,自己應該找來讀一下。心里這么想著,鄭鳴再次催動體內的真元,準備給最后的幾百頭游龍灌入些力量。
    而就在他要催動丹田紅日照大千真元的瞬間,那青色的,猶如小劍一般的神符,卻快速的跳動起來。
    這神符,展現的是一種躍躍欲試的姿態。
    鄭鳴沒有猶豫,直接施展從神性青螺那里得來的法門,將那小劍神符取代了自己丹田內的大日神符。
    本來赤紅色的真元,瞬間變成了青色,而且那本來只有只給青色小劍神符貫通的寶脈,同樣轉移到了丹田之中。
    兩道寶脈,吸收天地之力的速度不但增加了一倍,更讓鄭鳴的丹田之力,憑空增長了三分之一。
    如果能夠持續下去,則可以增加一倍。
    “去!”
    鄭鳴一聲低喝,青色的真元,瞬間灌入了最后一條游龍體內,這本來呈現出淡紅色的游龍,瞬間化成了純青色。
    青色的小劍神符,本就是世間最犀利之道。雖然鄭鳴所參悟的,不過是那四十九條開天大道中的滄海一粟,但是卻鋒利程度,卻也不是一般真元可比。
    青色的游龍,瞬間沖入土黃色的光幕之中。游龍的長度也就是一丈,和那籠罩在姬元真身前,將三千游龍,全部撞成碎粉的黃色光芒,簡直不可同日而語。
    姬元真的雙手,依舊背在身后。
    此時的他,已經不準備再出手,在他看來,就憑借著萬象四神經之中的玄武大地篇,就可以穩壓鄭鳴,讓他對萬象一脈的挑戰,變成一個自不量力的大笑話。
    低調固然好,但是有時候,也應該適當展現一下實力,只有這樣,才會給那些野心勃勃、蠢蠢欲動的人一震懾。
    可是,就在他心中得意之時,那青色的游龍,已經猶如箭一般的穿過了黃色光芒的防御。
    穿過,沒有絲毫停留的穿過!
    這種穿過,實在是太快了,以至于很多人,根本就沒有看到那條青色的游龍。
    三千游龍,全部消散,所以也沒有人會認為,鄭鳴最后一條游龍會有用。
    “姬師兄的萬象四神經果然厲害,哈哈,我看姬師兄也不用第二招了。”有萬象峰的弟子,不無譏諷的說道。
    其他萬象峰的弟子,此刻同樣沉浸在姬元真的萬象四神經之中,他們之中很多人接口道:“不錯,就憑這一招,就沒有人能夠破的了。”
    “哼哼,一些人的牛吹的夠大,可越是這樣,他們越是會明白,在姬師兄的面前,他們差的遠。”
    “打敗了幾個一般人,就覺得自己了不起,竟然還挑戰我們萬象峰,真是驢不知道臉長!”
    “快看,姬師兄開始反擊了,那玄武已經撲了過去,看來姬師兄準備一招解決戰斗。”
    “姬師兄雖然和他約了三招,但是從一招就能夠看到他的程度,既然打下去也是浪費時間,姬師兄自然是不愿意浪費下去的。”
    “對,姬師兄此時出手,實在是太對了,他老人家,怎么能夠和……啊,什么情況,玄武前面,怎么出現了一條長龍!”
    巨大的土黃色玄武,威勢沖天,此刻他正用整個身軀,朝著眼前青色的游龍撞了過去。
    作為四神經之中最善于防御的玄武,在大多數的時候,都是在用最簡單粗暴的方式,將攻擊自己的對手,直接用最強的力量,毫不客氣的抹滅掉。
    和玄武相比,青色的游龍則顯得是那么的弱小,但是姬元真此刻,卻顯得無比的凝重。
    他已經將自己背在后面的雙手收了回來,一個個玄奧的手印,在他的手中不斷的劃出。一絲絲的土黃色光芒,更是快速的沒入那玄武體內。
    玄武的個頭一直沒有變化,但是那土黃色的身軀,卻變的越發凝實,就好像一塊土黃色的精鐵。
    青色長龍游動,快速的沖向那巨大的玄武,此時它給人的感覺,就好像撼柱的蜻蜓,更好像一個碰向石頭的雞蛋。
    可以說,沒有人看好這一條三千游龍之中的一條,但是那蕭無回的目光,卻瞬間一亮。
    他猛的從自己的位置上站起來,目光緊緊的盯著那青色的游龍,就好像看到了舉世無雙的至寶!
    碰撞,只是一瞬間,可是這一瞬間的碰撞,卻讓不少人跌破了眼睛,那小小的青龍,在碰撞的瞬間,竟然鉆入了巨大的玄武之中,然后猶如精鐵一樣的玄武,開始生出無數的裂紋。
    雖然這玄武乃是萬象四神經衍生而成的虛影,但是在場的人,絲毫都不懷疑這玄武的堅固程度。
    而現在,如此堅固的玄武,竟然被那詭異的青龍鉆了進去,鄭鳴這一劍,當何等的犀利!
    自己能不能擋得住這一劍?
    就在不少人吃驚不已的瞬間,姬元真終于動了,他一咬牙,手中法訣掐動,嘴里更是說了一聲爆。
    這一聲,聲音并不是太高,但是隨著這個爆字出口,那偌大的玄武,瞬間崩潰開來。
    土黃色的光芒,耀眼如日,巨大的能量,讓四周的虛空,都為之震顫,而就在這土黃色光芒炸裂的瞬間,本來在土黃色光芒之中游動的青龍,也暴露了出來。
    青色的游龍,雖然游動的速度很快,但是它的身軀,本來就在玄武之中,想要逃離,根本就不可能。
    青色的身軀,快速的暗淡,但是那爆裂的黃芒,依舊被它瘋狂的分開。
    一尺、三尺、一丈!
    就算在這土黃色光芒的爆炸之中,青色的游龍,依舊穿過了接近兩丈的距離,雖然這個距離難以威脅到姬元真,但是它依然讓姬元真的神色,變的更加難看。
    讓三招,姬元真本來已經打定主意,要在這三招之內,讓鄭鳴知難而退,可是現在,第一招剛剛施展,他就差點吃了一個大虧。
    雖然他決斷的夠快,直接自己爆了那玄武,制造出來的聲勢,可謂是一時無雙,但是他自己心里很清楚,就在剛才的交手之中,他吃了虧。
    因為萬象四神經不是這樣用的,玄武大地篇之中衍生出來的玄武,不到最后的關頭,更是不能隨意自爆的,這般的自爆,傷的是他自己的經脈。
    所以認真算起來,他吃虧了!
    姬元真此刻,最想的就是直接對鄭鳴出手,將自己丟失的榮譽找回來。但是他不能,他剛剛已經承諾讓鄭鳴三招,他不能這么快就出爾反爾,自己打自己的臉。
    所以此刻,他只能用憤怒的眼神看著鄭鳴,至于其他的,他卻是什么都做不了。
    鄭鳴沒有想到,那青色的小劍神符所衍生的真元,竟然是如此的犀利,如此的霸道。
    三千游龍,如果盡皆都用這種犀利的劍意施展出來的話,該是何等的鋒利。
    “姬師兄,那三招之約,咱們還用繼續下去嗎?”看著憤怒的姬元真,鄭鳴聲音中,帶著一絲笑意的問道。
    這句話,鄭鳴的聲音不大,但是里面調侃的味道,卻是絲毫不掩飾,并不是鄭鳴要占了便宜還賣乖,實在是這姬元真開始讓三招的傲慢,讓他很不爽。
    既然你要裝逼,就不要怪我不給面子!
    姬元真此時,就算再牙疼再難受,他也只能打掉牙和血吞。勉強擠出一絲笑容的他,淡淡的道:“我既然已經答應讓你三招,自然不能言而無信。”
    鄭鳴一副佩服的道:“說話一言九鼎,落地砸坑,不愧是我萬象山最出色的弟子!”
    這句話,鄭鳴說的很輕松,但是姬元真肚子里卻在流血。而一些萬象峰的弟子,此刻卻是怒視鄭鳴。
    他們雖然修為比不上姬元真,但是他們沒有一個是笨蛋。剛剛的碰撞,雖然是平分秋色,但是他們已經明顯感覺到了:自己的師兄吃了虧。
    也正是這個時候,讓他們感到,鄭鳴的實力,并沒有完全拿出來,對付這樣的鄭鳴,更不能再被動挨打。
    可是現在,姬師兄是大話說了出去,想要改都不行。這個他們雖然覺得有點不爽,卻也只能認了。
    讓他們不舒服,甚至讓他們有點想要爆炸的,是鄭鳴剛才的那句話。
    得了便宜還賣乖,這也太欺負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