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2)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2)      完本感言(04-02)     

隨身英雄殺10 七道毒炎

  就見他揮手,在虛空之中一連劃了七個詭異的字符,這些字符在一般武者眼中,根本就沒有任何的特殊之處。但是一直在關注鄭鳴的金堅,神色卻是一動。
    他那張好像老樹皮一樣的臉上,露出了一種叫做激動的神情,他緊緊的看著鄭鳴,就好像看著世間最珍貴的瑰寶。
    而就在隨著鄭鳴那幾個字符的劃出,本來有三丈多高的小山,陡然開始閃動淡淡的幽光,而伴隨著這幽光的閃動,那小山開始縮小。
    也就是一眨眼的功夫,小山重新變成了金堅將它拿出來時候的大小,隨即輕輕的落在了鄭鳴的手中。
    什么情況?為什么天羅一脈用來考驗鄭鳴的小山,會落入到鄭鳴的手中?
    這是什么情況!
    江遠,蕭無回等人,更是將狐疑不已的目光看向了鄭鳴,看向落入鄭鳴手中的那一個小山。
    金堅的眼睛,同樣死死的看著鄭鳴,他快速的,猶如一道閃電般的沖到鄭鳴的近前,聲音之中,帶著激動的道:“你……你學習過銘文?”
    鄭鳴此時,還沒有從那種體悟的意境之中清醒過來,他淡淡的點頭道:“學習過一點,不過就是記住了幾萬銘文的樣子,至于其他的就沒怎么學過。”
    “好好好!”金堅幾乎是手舞足蹈,他一把拉住鄭鳴道:“那……那你告訴我,你又是如何發現剛才那幾個符文,才是操縱這刀山的關鍵?”
    鄭鳴神色依舊淡然無比:“我觀察所有銘文的變化,發現這幾個銘文,不但出現的機率大,而且好像每到關鍵的時候,都有這幾個銘文在閃動。”
    說到這里,鄭鳴的眼神已經恢復了平靜道:“金師伯,有什么不對嗎?”
    “對,實在是太對了!哈哈哈,小子,別在長天一脈混了,就你一個人的長天一脈,混的有什么意思!”
    “聽我的,現在拜我為師,我傳授你天羅一脈的銘文之術,相信你一定能夠成為一個大銘文師,哈哈哈,到那時候,我將天羅一脈的首座讓給你!”
    金堅的話,說的無比的激動,他的眼眸中,更是帶著殷切的期待,這個時候的鄭鳴,在他眼中,簡直是最好的瑰寶。
    鄭鳴也是一愣,他沒有想到,這金堅竟然在這個時候,要收他為徒。他還真是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很是有點覺得不知該如何是好。
    金堅滿是期待的看著鄭鳴,甚至他整個人,都給人一種忐忑的感覺。在這個時候,金堅忐忑什么,自然是忐忑鄭鳴不拜他為師。
    而四周的諸脈弟子,此時看向鄭鳴的神情,更是充滿了古怪,就在剛才,宋舒云剛剛就鄭鳴的心智好像不夠堅定,對鄭鳴來了一通譏諷。
    好嘛,這話音才剛剛落地,鄭鳴就收了那刀山,更讓激動無比的金堅,無比期待的要收取他當弟子。
    雖然鄭鳴現在的地位,是排名第四的長天峰的首座,但是這種排名,只是一種名頭而已。
    至于他真實的分量,在不少人眼中,或許連一個沒有進入百峰的支脈首座都不如。畢竟人家支脈就算沒有進入萬象山百峰之類,但是人家畢竟有自己的地盤。
    而鄭鳴有什么,除了一個和瞎子差不多的師妹,他一無所有。自然,他也就難以具備和他名頭相應的,巨頭的身份。
    可是天羅一脈不一樣。
    雖然天羅一脈只是排名第三,但是人家基本上是聽調不聽宣。就算作為宗門宗主的江遠,在面對金堅的時候,那也需要客客氣氣。
    至于其他各脈,求天羅一脈的事情更多,比如需要煉制銘器,甚至是需要得到銘寶,都會有求于天羅一脈。
    所以在一些人的心中,他們寧愿得罪萬象一脈,也不愿意得罪天羅一脈!
    鄭鳴要成為天羅一脈的傳人,那么他的身份,真的是突飛猛進,人人側目。
    在所有人的眼中,鄭鳴對于這個提議,應該也是難以拒絕的,畢竟這天羅一脈的誘惑,實在是太大了。
    鄭鳴從金堅的目光中,看到了金堅的真誠。說實話,他的心中,也有些意動。從他本人來說,他真的很想自己能夠系統的學習一下銘文。
    但是,當他的目光落在那孤獨的坐在長天一脈大旗下,好像有些緊張,又好像充滿了惆悵的木婉兒的身影,鄭鳴心中的那一絲猶豫消失了。
    從來,鄭鳴不認為自己是圣人,更不是一個有便宜不占的人,但是他絕對不會傷害一個對自己好的人。
    “多謝金前輩的厚愛,可是在下身為長天一脈的弟子,就要擔負起家師留下的責任,所以,只有辜負金前輩您的好意了。”鄭鳴說的聲音平淡,但是卻充滿了堅決。
    鄭鳴的話一出口,讓不少人的心中一松。他們生怕鄭鳴會答應,他們生怕鄭鳴比他們過得好。
    此刻,鄭鳴拒絕了,這讓他們的心中,再次充滿了欣慰。
    “鄭鳴,你能夠從萬千銘文之中,找到他們的關鍵,那你就是天生的銘者,以你這種資質去修煉武技,簡直就是浪費時間。”
    金堅的神色中,充滿了急切,他張牙舞爪的大聲喊道:“我告訴你,銘文師也很厲害的!”
    “只要我們愿意,我們可以揮灑銘文,戰天斗地,我告訴你,一個同級別的銘文師,甚至可以戰勝比自己高出一個等級的對手。”
    “別將自己的天資浪費了,你這樣浪費自己的天資,無疑是自殺,你明不明白!”
    天羅一脈的一些弟子,一個個都低下了頭,他們雖然明白天生銘文師的價值,但是自己的師尊如此拼命的想要把人家拉過來的做法,還是讓他們感到汗顏。
    鄭鳴也被此老的做法汗住了,就在他準備分辨的時候,卻聽有人柔柔的道:“師兄,既然你有如此好的銘文天資,就不應該浪費它!”
    “我相信,就算我爹還活著,若是看到你有此天資,也絕對不會讓你浪費。”
    說話的是木婉兒,她在猶豫之后,最終卻堅定的站了出來。雖然她的聲音不高,但是她做出這個決定,鄭鳴感覺卻是最難的。
    這是一個好女孩!
    雖然已經不是第一次,心中對于木婉兒有了這樣的評價,但是鄭鳴還是不吝嗇對木婉兒評價一次。
    他快步來到有些顫抖的木婉兒身邊,愛憐的撫摸了一下她充滿了光澤的長發道:“大人的事情,你不要發表意見,老老實實坐著聽就好了。”
    安撫了一下木婉兒,鄭鳴扭頭看向金堅道:“如果有機會,我一定要向金前輩討教銘文一道,但是我還是覺得,我這個人,更善于的是用劍!”
    金堅的胡子撅的老高,他手指著鄭鳴,想要說什么,但是最終,還是恨鐵不成鋼的哼了一聲,就不再說話。
    鄭鳴一笑,就將目光看向了龍虎一脈的方向,而后輕輕拱手道:“鄭鳴請教。”
    龍虎一脈的首座,是一個低矮的胖子,此人看上去有五六十歲,他滿臉笑容,就好像天下根本就沒有讓他不開心的事情一般,聽到鄭鳴的挑釁,他嘿嘿一笑道:“小子,雖然我覺得你丟掉了一個大好的機會,但是能夠堅持自己的本意,卻也不錯。”
    “既然你小子要挑戰,那就休要怪我手下不留情,這火海之中,隱藏了七道毒炎,你要小心。”
    “雖然在你危機的時候,我一定會盡全力救你,但是你知道,天有不測風云,說不定我還來不及出手,你就已經消失在了這火海之內。”
    如果說對刀山,鄭鳴還有一些擔憂,那么對于這所謂的火海,鄭鳴是半點都不畏懼。
    他修煉的紅日照大千,本來就是火系功法,又怎么會畏懼毒炎,畏懼什么火海呢。
    “還請前輩手下留情!”
    鄭鳴的話剛剛說完,那道人的手中,就多出了一大把赤紅色的丹丸,一股熾熱的氣息,更是瞬間籠罩四方。
    三十六顆火丹,在虛空戰臺的上空,匯聚成一片紅色的火海。其中有火龍火鳳飛騰,更有一道道火蛇,在那滾滾的紅霧之中若隱若現。
    躍凡境雖然有真元護體,但是進入到這火海之中,依舊免不了被火海煉化真元。
    所以,對于鄭鳴進入火海,有不少人為他擔心。但是更多的萬象一脈弟子,卻是期盼鄭鳴不要走過去。
    畢竟,只要鄭鳴走過火海,那就意味著鄭鳴已經具備了挑戰他們萬象一脈的資格。而一旦鄭鳴挑戰成功,那么他們萬象一脈,就要丟掉第一主脈的位置。
    甚至,作為萬象山宗主的江遠,就要丟掉宗主的位置。對于萬象一脈而言,這可真是一個巨大的損失。
    刀山他能夠過去,火海不一定能夠過去,畢竟那火海,可不是銘文幻化而成的。
    就在不少人心急火燎的期盼之下,鄭鳴慢慢的落在火海之中,然后一步步的,從火海之中走了出去。
    這個過程,只是用了半刻鐘的時間。本來還笑吟吟的看著這一切的矮胖老者,雙眸同樣緊緊的盯著鄭鳴。
    “小子,你身上是不是有什么辟火的寶物!”
    老者說話間,跳躍到鄭鳴的身前,用自己的鼻子在鄭鳴的身上嗅了嗅,又肯定的道:“沒有辟火的東西,那……那你修煉的真元,莫非是火系的真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