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1)      完本感言(04-01)     

隨身英雄殺9 不動禪心

  “起!”金堅說話間,將那小山朝著虛空之中一拋,本來只是巴掌大小的小山,轉瞬之間,變化成了足足有三間房屋大小。
    只不過,這座刀山,并沒有刀,同樣也沒有上去的路。
    對于銘器的分類,鄭鳴還不是太懂,但是這座小山可大可在鄭鳴看來,就是一件高等的銘器。
    “鄭師侄,如果你覺得自己難以支撐,可以捏碎這玉符,我自然將你從這山上接下來。”金堅神色冷漠,從他那枯瘦的手中拿出一枚玉符遞給鄭鳴。
    鄭鳴接過玉符,發現這玉符只有手指大在玉符上,有幾個大小不一的銘文雕刻在上面。
    這幾個銘文,鄭鳴覺得有些眼熟,不過當這幾個銘文雕刻在一起之后,鄭鳴卻覺得這玉符上,有一股奇異的力量。
    他學習銘文不少,但是卻難應用,只能夠將那些銘文,深深的記在心頭。
    點頭對金堅表示了感謝之后,鄭鳴就踏步朝著那只有三丈高的刀山走了過去。而當他走到那刀山三丈距離的時候,本來只有兩丈多高的刀山,此刻看上去卻有萬仞多高。
    山高萬仞,一望無際!
    鄭鳴這一刻,就覺得自己竟然看不清這刀山的盡頭是何處,這一刻,鄭鳴心頭對于那天羅一脈祖師的敬佩油然而生。
    他緩緩的閉上眼眸,但是那巍峨萬里的高山,依舊在他的心頭。他的心告訴他,這一切都是幻境,但是那聳立一如天柱的高山,卻在不斷的壓制著他挑戰的心思。
    這種壓制,是一種對心神的壓制,比之在武力上的壓制,這種壓制更加的傷人。
    不過這種壓制,對于練成了一念魔生的鄭鳴而言,算不了什么,他當下催動一念魔生護住自己的心神,坦蕩自如的朝著那巍峨的高山行去。
    一步、兩步、三步
    山越來越近,鄭鳴眼前的高山上,出現了一個個大小不一,但是卻刀刃向上的刀。
    每一柄刀,都閃爍著寒光,每一柄刀,都好像能夠要了人的性命,每一柄刀,都有一種殺意。
    從刀刃上走過!
    這些刀,都不是寶刀,而鄭鳴,卻將自己的身體修的普通寶刃難傷。他沉吟了剎那,就朝著那寶刃,緩緩的邁出了一步。
    這一步不大,但是當這一步邁出的時候,鄭鳴就看到自己的腳下,流出了一道血痕。
    血很少,但是那一絲絲的痛苦,卻猶如錐心般的鉆入到了鄭鳴的心神之中。
    這一切應該都是幻境,自己只要不理會,勇往直前就是。心中念頭閃動的鄭鳴,正準備踏步而前,一個念頭卻出現在了他的心頭。
    不動禪心!
    自己得自達摩的不動禪心,豈不是對付這種幻境手段的最好辦法么?任憑天地變幻,我心當永恒如一!
    輕輕的閉上眼眸,鄭鳴開始催動不動禪心。那本來已經開始瘋狂地朝著他心頭猛鉆的各種意識,在他不動禪心催動的瞬間,就開始變弱。
    也就是幾個彈指,鄭鳴緩緩的睜開了眼眸,在他的眼眸之中,他看到的不再是刀山,而是一個個不斷涌動的銘文。
    不動禪心,直接破妄!而那些閃動的銘文,和鄭鳴心頭記憶的銘文大多相同,但是他們之間排列的規律,鄭鳴卻是不懂。
    如果能夠把握準這些銘文的規律,那么這一件小山一樣的銘文,就應該落入自己的操控之中。
    鄭鳴看著那些銘文閃動的軌跡,心頭多出了一絲的明了,只不過這種明了,卻是只可意會,不可言傳。
    和鄭鳴看到刀山火海相比,處在虛空戰臺的眾人,此時看到的,卻依舊是那三丈大小的小山,依舊已經來到小山一丈之內的鄭鳴。
    在他們看來,現在的鄭鳴,只要跨步向前,就能夠三兩步之間,就跨越那阻攔他的刀山。
    鄭鳴的停止,在一些人看來,有點不可思議。但是此刻,更多的人看向萬象一脈的目光,本能的多出了一絲懼意。
    鄭鳴的實力在那里擺著,面對這刀山,鄭鳴竟然在一刻鐘的時間,都難以走到小山之下,這也足以說明天羅一脈的可怕。
    半個時辰過去了,鄭鳴依舊沒有前進,他靜靜的站在那里,讓不少人在看著他的時候,就覺得他此時,是不是已經傻到了那里。
    什么情況?
    不少人朝著天羅一脈的首座金堅看了過去,此時金堅的眉頭也是輕輕的皺著。按照鄭鳴剛才的表現,金堅覺得他最少也能夠走到山腰才是。
    更何況,沒有到山腳下的時候,雖然已經產生了幻境,但是那幻境,也不應該對一個躍凡武者,有這樣的傷害。
    莫非,這鄭鳴的心靈修為實在是太差,所以在這刀山上失去了分寸,要是這樣的話,那實在是太可惜了。
    “金堅師兄,現在是什么情況?”江遠看著金堅,輕聲的問道。
    雖然天羅一脈在萬象山的地位超群,但是面對江遠這個宗主,金堅還是要表示出自己應有的尊重。他沉吟了剎那,就恭敬的道:“很顯然,鄭師侄是被困了。”
    “還沒有走到山腳下就被困,這刀山實在是厲害啊!”宋舒云接口道,他的話語之中,充滿了感慨的味道。
    那金堅眉頭皺了一下,就明白了宋舒云的意思,雖然對于宋舒云借助這種小手段,要從自己的嘴中說出鄭鳴的不對,他的心中有點不舒服。
    但是話已經到了這個地步,他該說的話,還是要說出來。
    “人的修為有高低,同樣人的心靈修為也有高低,宋師弟不要少見多怪!”
    宋舒云哈哈一笑道:“師兄說的是。”說到此處,他的目光轉到江遠身上道:“師兄,我建議,以后咱們萬象山的弟子,在心靈修煉上,也應該下一些功夫。”
    “畢竟,一個武者能不能走遠,天資雖然重要,但是更重要的,卻是心智的修煉。”
    江遠點頭,淡淡的道:“這件事,是應該注意一些,省的出現一些拔苗助長的情況。”
    兩人說話之間,就已經將鄭鳴過不了刀山,歸結成心智修煉不夠,可以說就這一下,已經對鄭鳴,形成了一種非常強大的打擊。這種打擊,雖然不能說致命,卻也能夠讓鄭鳴的名聲,直接跌落在谷底。
    健碩老者一直關注著鄭鳴,此時他聽到江遠的話,心中哪里還不明白江遠的想法?只不過現在這種情況,就算他有心幫著鄭鳴爭辯,也辯論不出個一二三。
    更何況他的心中,也未嘗沒有對鄭鳴的舉動有一些埋怨:這小子,太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重新掌控長天一脈,已經不錯了,何苦還要挑戰萬象一脈,那萬象一脈又豈是容易挑戰的?
    吃一些苦頭也好,反正他長天一脈的位置已經算是穩固了。心里這么想著,他朝著金堅一抱拳道:“金師兄,鄭鳴如此時間不動,是不是已經力竭?”
    “我看,不如判他失敗,將他從刀山之中喚過來吧!”
    對于健壯老者的提議,金堅猶豫了一下,輕輕的點了點頭道:“既然老弟如此說,那我就將刀山收。”
    “金兄且慢,這刀山幻境雖然厲害,但是對鄭鳴而言,未嘗不是一個考驗,他師尊早亡,對他的教導,自然就要落在咱們這些人身上。”
    “哈哈,我看不如讓他在這刀山下多鍛煉一些時日,這對他是一個磨練。”
    宋舒云輕輕一笑,滿是關心的道:“心境這東西,越是往后越重要,咱們這些長輩,可不能看著長天一脈最后一個弟子,最后死在心境崩潰之下啊!”
    死這一個字,宋舒云說的特別的響亮,而不少人的神色,也隨著他這句話,為之大變。
    宋舒云將鄭鳴可能死在心境難以壓制修為的話說出來,可以說已經是撕破了臉。但是,鄭鳴此刻的情形,卻讓想要幫助鄭鳴的健碩老者無話可說。
    畢竟,鄭鳴的表現,實在是太差了!
    差的讓人無話可說,在這種情況下,健碩老者只能帶著憤怒的眼神看著宋舒云。當然,這種眼神對于宋舒云的威脅,實在是太小了。
    甚至,他根本就無需將這種威脅的眼神放在心上。畢竟他是宋舒云,是萬象一脈的第二人。
    “再讓鄭鳴堅持一個時辰,一個時辰之后,就麻煩金師兄將刀山收了,另外其他諸脈的論武,也可以開始,不要再耽誤什么時間了。”江遠輕輕的咳嗽了一聲,沉聲的吩咐道。
    作為萬象山的宗主,此時只要沒有人能夠挑戰萬象一脈的地位,那么江遠的話,就是法旨。
    聽到江遠話的眾人,都恭敬的點頭。畢竟這個時候,再關注鄭鳴,實際上已經是浪費時間。
    蕭無依舊吸引著不少的目光,更有很多人開始用一些傳音的手段,開始向他請示什么。
    這種請示,自然瞞不過江遠的眼睛,只不過江遠依舊淡然如故,好像這一切他都沒有看到一般。
    裂天萬象,終有一決!
    只不過這一決的時間,沒有人能夠定下來。所以在大多數人的心中,只能默默等待著。
    蕭無輕輕的嘆了一口氣,隨即從自己的座位上站起來,而就在他準備開口的時候,一直不動的鄭鳴,卻突然動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