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4)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4)      完本感言(04-04)     

隨身英雄殺7 首座

  青色聲望值的增加速度,也讓鄭鳴對于萬象山的實力,有了一個新的估計。
    能夠給自己三千青色的聲望值,這最少也要躍凡三千!在峽谷十三國之中,鄭鳴見到的躍凡境也就那么幾個,一個個高高在上,而現在一個萬象門,就是躍凡三千,甚至更多。
    “宗主,您一定要為我師尊作主啊!”一個面目平凡的年輕人,在這震驚之中,陡然跪倒在地上,大聲的朝著江遠哀嚎道。
    江遠認識這跪倒的人,景夢枕的大弟子,也是他的衣缽弟子。此人以往在景夢枕的帶領下,曾經拜訪過江遠。
    好像當時,自己還夸獎過這位兩句,雖然那夸獎,有一些言不由衷,但是作為宗主,江遠卻不能不承認。
    江遠自然明白這弟子的意思,但是當他看向鄭鳴的時候,腦仁就有點發疼。
    這家伙,剛剛沒有任何的道理,還稀里糊涂的將號稱宗門之中嘴炮第一的景夢枕給干倒。如果自己要是對付他的話,他會不會對自己動手?
    自己的承受力,是不是能夠比得過景夢枕呢?
    但是作為一宗之主,他不說話又不行,畢竟這關系到他宗主的威嚴,所以沉吟了瞬間,他就朝著鄭鳴道:“鄭鳴,你將你景師叔氣倒,可知罪嗎?”
    雖然這個時候,唐僧的英雄牌已經離去,但是十分之一的技能依舊還保存在鄭鳴的身上。所以他輕輕一笑道:“宗主此言差矣,我剛才并沒有氣景師叔。”
    “景師叔是聽了我的道理,大徹大悟,意識到了自己的錯誤,將那些積郁在心頭的淤血,盡數吐出,我觀景師叔,以后的修為,必定能夠突飛猛進。”
    “如果宗主您不信,可以好好看一下,景師叔他要是不好的話,您可以拿我是問。”
    “更何況……”
    聽著鄭鳴開口滔滔不絕的架勢,江遠的心就是一陣抽搐,雖然此時覺得鄭鳴的話語之中,已經沒有了剛才的難受勢頭,但是他還是覺得離他遠點的好。
    若是自己也被說的如同景夢枕一般,那么以后在宗門之中,可就真的沒辦法混了。
    權衡了一番利弊,瞬間就斷了在這件事情上和鄭鳴糾纏下去的念頭,畢竟,這家伙實在是太滑,自己別被他繞到圈子里,然后被他說暈倒。
    “鄭鳴,今日是我萬象山百脈會武之日,有話待會再說。”江遠一揮手道:“接下來,百脈會武,繼續進行!”
    作為一宗的宗主,江遠的地位雖然已經被蕭無回所挑戰,但是他依舊是宗主。
    所以他說的話,在萬象山之中,還是有一定威懾力的。更何況這個時候,已經有很多人,絕對不希望再面對鄭鳴的嘴巴。
    那跪在江遠身邊的景夢枕的弟子,此時也感應到了江遠的不滿,所以猶豫了一下,就識趣的托著景夢枕的身體先行離去。
    一道道目光,這一刻再次落在鄭鳴的身上,如果說剛才這些目光,是因為鄭鳴的口才,那么現在,在場的人想的,就是長天一脈的地位。
    大多數人知道的內部決定,是將長天一脈的地位,讓與裂天一脈。雖然這個決定,有一些人反對,但是支持的人更多。
    一來是裂天一脈實在是太過強大;這二來也是因為,長天一脈的人,已經太久沒有在宗門之中出現。
    所謂人在情義在,人不在的時候,情誼就會變淡,然后變得沒有。
    可是,這本來應該順水推舟,甚至是水到渠成的事情,現在卻遇到了巨大的阻力。長天一脈最后的弟子,不但武力高強,而且嘴上功夫十分了得。
    就連最能說的景夢枕,都已經成了他嘴上的犧牲品,自己等人要和他辯論,提鞋都不配。
    可是要比試的話,又應該讓誰出場呢?一道道的目光,在不知不覺之間,落在了杜人杰的身上。
    杜人杰在這些目光的矚目下,也覺得到了自己出場的時候,雖然他對自己充滿了信心,但是,下意識里,似乎還有那么一絲緊張。
    對于鄭鳴,他是真的有點畏懼。這家伙的嘴,實在是太厲害了,希望他不要在比斗的時候,使用那種穿耳的魔音,要不然自己……
    就在杜人杰準備出手的時候,他的耳中卻傳來了蕭無回的聲音:“且慢!”
    對于蕭無回的命令,杜人杰一直當成圣旨一般的言聽計從,現在蕭無回不讓他出手,他半點都不敢動彈,只不過他卻用疑惑的目光,朝著蕭無回看去。
    蕭無回并沒有給他說話,只是搖了搖頭。這一個動作,讓杜人杰很不舒服,他不甘心就這樣當縮頭烏龜,但是他師尊的命令,他卻不敢不遵守。
    江遠看到杜人杰向前邁步,眼眸中就多出了一絲喜色,可是當他看到再次回去的杜人杰,眼眸中閃過了一絲厲色。
    杜人杰不出手!
    當所有人看到停下來的杜人杰之后,一個個臉色都變的古怪起來,這個時候,可以說已經是最后的機會,如果鄭鳴獲勝的話,那么裂天一脈要想占據長天峰,就需要二百年。
    二百年,雖然他們這些躍凡境的武者,每個人的壽命都已經達到了五百年,但是他們依舊不愿意將自己的生命,放在那無盡的等待之中。
    裂天一脈,這一次準備干什么。
    丁墨耕皺了一下眉頭,卻也沒有說話,而更多的目光,此時已經落在了鄭鳴的身上。
    “三息之后,如果沒有人挑戰的話,那么長天一脈就在這次百脈會武之中,保持了自己的地位。”江遠的聲音,并沒有任何的情緒,讓人聽不出他是歡喜,還是生氣。
    “按照祖師的規矩,也就是說,二百年內,長天一脈將繼續擁有長天峰,成為萬象百峰的第四位。”
    一個字一個字,江遠說的擲地有聲,十分響亮,而他說完每一個字,都朝著裂天一脈的弟子看去。
    杜人杰緊緊的攥著拳頭,他的心中此刻非常的想出去,替自己裂天一脈將長天峰搶下來。
    可是現在,師尊不讓自己動手,他能夠怎么辦?
    葛丹楓、慕容南等三英七劍中人,一個個也都緊緊的咬著牙齒,他們同樣想要出手。
    雖然他們之中,已經有人是鄭鳴的手下敗將,甚至他們出手,獲勝的希望很小,但是他們還希望自己能夠出手。
    如此好的機會,如此重要的機會,他們已經期盼了多年,才得到的機會,怎么可以就這樣沒有了呢?
    但是,蕭無回的意思,對他們來說,就是天,就是法,所以就算他們心里再怎么不情愿,也不敢違抗蕭無回的命令。
    江遠的目光,從其他各脈的臉上掠過,這些支脈,大多數都選擇了低下頭。雖然他們一脈之中,并不是沒有人能夠壓制鄭鳴,但是年輕一代,已經見識了鄭鳴和左云童一戰的人,卻沒有勇氣挑戰鄭鳴。
    更何況,就算長天峰打下來,也不是他們的,他們可沒有膽子從裂天一脈虎口里奪食。
    江遠的牙齒有點酸,但是這個時候,他不能不做出決斷。就聽他哈哈大笑道:“祖師保佑,真是祖師保佑,長天一脈后繼有人,我們萬象山后繼有人!”
    “既然各位都不挑戰長天一脈,那么現在,我宣布,長天一脈將繼續擁有長天峰,作為咱們萬象山的第四主脈。”
    “哈哈哈,真是天佑長天,天佑我萬象山!”
    說到最后,江遠的臉上,居然還淌下了幾滴眼淚,從他的淚光中,給人一種深情流露的感覺。
    如果不是鄭鳴見識過他剛才的嘴臉,說不定還真的要為他這一哭而感動,畢竟這樣的掌門,真的不多了。
    “鄭師侄,你回去休息吧,哈哈哈,我說錯了,應該是鄭首座,你回去休息才是!”
    首座!
    這兩個字雖然很簡單,但是這兩個字在萬象山之中,卻擁有千鈞之力,可以說,不知道多少萬象山弟子,希望自己有朝一日,能夠登上首座之位。
    只不過,首座這個位置,并不好坐。更何況還是萬象百脈之中的首座之位。
    鄭鳴能夠在百脈會武之中,保住自己宗門的地位,已經讓不不少人感到震驚不已。但是更讓人錯愕的,卻是他現在的身份。
    一脈首座,而且還是第四大主脈的首座,這代表著鄭鳴以后在宗門之中的地位,將是最巔峰的那幾個。
    木婉兒的小拳頭,緊緊的攥著,雖然她看不見,但是她的耳朵相當的靈敏。
    長天峰保住了,師兄他成為了首座。一時間,淚水如潮,從她的眼眸中流淌了下來。
    如果父親還在,他該是何等的欣喜,師兄沒有讓他失望,師兄成為了首座。
    至于那一直幫助鄭鳴的壯碩老者等人,此時一個個眼眸之中,也全是激動之色。
    他想要用拳頭擂一下鄭鳴,但是最終,他還是將自己心頭的那絲欣喜給壓了下去。
    至于那藍衣女子,則笑瞇瞇的看著。但是她那飛揚的神情,同樣能夠讓人感到他的欣喜。
    杜人杰重重的攥著拳頭,這些年來,他一直都覺得,自己才應該是這萬象山年輕一代的第一人。
    什么左云童,什么萬象一脈第一人姬元真,什么天羅一脈最出色的天才人物……
    他們都將是自己的陪襯,而這百脈會武,更是自己走上萬象山巔峰的一個舞臺。可是,今天這個舞臺的戲才剛剛開場,所有的一切卻都被一個人所奪走。
    鄭鳴,這個在他的眼中,本來要成為最后的長天峰傳人的悲劇人物,竟然成了被承認的長天峰首座,他的地位不但高過了自己,而且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