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10)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10)      完本感言(04-10)     

隨身英雄殺6 聲望暴增


    景夢枕在鄭鳴開口的時候,并沒有感到任何的不舒服,他甚至帶著一些期待的看著鄭鳴,他準備抓住鄭鳴話語之中的不足,給這小子來一個直搗黃龍。([[[〈?(?
    這樣就可以讓他見識一下自己的厲害,同樣可以讓他明白,自己不是他這種小人物可以欺辱的。
    但是隨著鄭鳴一開口,就猶如滔滔江水為之不絕,景夢枕頓時就覺得自己的腦袋都開始大了。
    東拉西扯,毫無章法,但是聽到自己的腦子之中,卻讓自己有一種瘋狂的沖動。
    他怎么這么能說,自己本來和他說萬象山的規矩,怎么就成了萬物平等,奶奶的,說的好像有點道理的,但是他好像還是在罵自己啊!
    “景先生,你不能這樣看不起阿花,雖然它只是你山門的一只看門狗,但是狗也應該有他的尊嚴。”
    “你作為他的主人,不能給隨意給他套一個皮套就算是完成了自己的任務,你應該明白,這皮套有小有大,你這樣胡亂使用,是要出問題的。”
    “就算咱不找精兵良將,至少咱們也應該找一個經驗豐富的老手。”
    “而且,我一直覺得,叫人狗娘養的,也是一種尊重,您說是不是景先生,我就很尊重您。”
    魔音穿耳,幾乎所有在場的武者,此時心中閃動的,都是這個念頭,只不過他們此刻雖然難受,卻并不是太過,畢竟他們并沒有直面鄭鳴。
    鄭鳴這個時候,同樣腦子之中一片空明,他就覺得自己的口中,好像有無數的東西,不從自己嘴里說出來,那簡直是太不痛快了。
    將自己的一點心思,用無數的言語說出來,這一刻,鄭鳴對于唐僧這張英雄牌,是真的服了。
    仙俠牌的唐僧。
    天花亂墜,地涌金蓮,這兩種異象雖然沒有展現出來,但是鄭鳴的心中,卻沒有半分的可惜,他覺得自己此時的話語,已經是口吐蓮花了。
    “住嘴,你……你給我住嘴!”
    受不了了,自己真的受不了了。景夢枕這個時候,覺得自己如果再細細的聽下去,一定會崩潰。
    自己怎么遇到了這樣一個人?剛剛他動手的時候,自己還覺得,他應該是一個高冷的人,怎么現在,他竟然嘴碎成了這樣,嗚嗚,腦袋快要爆炸了。
    “景先生,一般來說,住嘴有兩種主要意思,其中最主要的意思,是不要說話;但是另外一種,則是女孩對男孩說的,我認為,這種住嘴,同樣要有兩種理解。”
    “比如大多數的女孩子,說是住嘴,但是實際上是一種欲迎還拒,當然,還有一種是真的拒絕。”
    “這種欲迎還拒,也可以分成七個階段,比如好事還沒有成的階段,這個階段,景先生你一定沒有經歷過,嗚嗚,人生沒有這種妙不可言的經歷,實在是遺憾哪……”
    景夢枕的臉越來越紅,他覺得一口悶氣,竟然從他的心肺之間升起,這些年來,隨著修為的越加精深,一般的病痛,已經難以出現在景夢枕的身上。
    可是現在,景夢枕憤怒,景夢枕想要打人,景夢枕想要將這個不斷的朝著他說話的嘴打碎。
    他不知道自己為什么會如此的憤怒,他也不知道自己的腦袋,竟然會疼得如此的厲害,但是他真的受不了了!
    “嘭!”景夢枕從自己的儲物手鐲之中,拿出一根兵刃,瘋狂的朝著鄭鳴投去。
    “啊呀,這好像是一柄長槍,但是又有點分刺,和長槍有不小的差距,但是從這長槍的模樣上看,這應該是一件不錯的兵器。”鄭鳴輕巧的躲過長槍,嘴中喃喃的道:“景先生,大家都是以慈悲為懷,你何必送此厚禮。”
    “雖然我這個人,一向是不收人家禮物的,但是,你這樣的熱情,我拒絕不好。”
    “但是不拒絕,你就要傷害我的名譽,這讓我很難做啊,所謂自己人何必為難自己人呢?”
    “唔,景先生你雖然威武過人,但是我要說的是,你要送東西,直接送過來就行,要是砸到人,那可就不好了。”
    “唔,好像在這里,只有我一個人,我自然是不懼怕的,但是你要砸住花花草草,也是不應該的吧!”鄭鳴的話說得無比的順溜,在說完這句話之后,他陡然摸了一下頭道:“這里花花草草也沒有,但是這里有祖先的蹤跡。”
    “景先生,不管是誰,都不能否認,我的祖先,曾經在這里戰斗過。”
    “咱們要是砸了祖先的足跡,那就是不孝,我覺得景先生無論如何,也希望自己成為一個不孝之人。”
    “哈哈哈,不但景先生不想讓自己成為不孝之人,其他人同樣不希望您成為不孝之人。”
    “欺師滅祖,這可是大過,雖然祖先好意,能夠原諒景先生,但是您自己拍拍自己的良心,您過得去嗎?”
    “您的祖先,生您養您,你怎么可以這樣對待他們,這讓他們在天之靈如何可以安息?”
    景夢枕的臉色,變得越來越紅,他的手在顫抖,他恨不得一掌將這個在自己眼前碎著嘴說話的小子給打死。但是不行啊,他不能這樣做。
    畢竟,鄭鳴乃是萬象山的弟子,而且還是名聲最好的長天一脈的弟子,不說他現在能不能傷了鄭鳴,就算是傷了的話,那他也沒有好果子吃。
    嗚嗚,自己一向都是以嘴服人,這一次怎么遇到了這樣一個人物,要是一直這樣下去的話,那么自己這輩子,實在是沒有活下去必要了。
    恨恨恨!
    胸中的怨氣,越積越多。景夢枕根本就沒有現,自己體內寶脈的運轉,已經開始有些錯亂。
    “呃,這里還要討論一下您的祖先問題,畢竟您的出生,是兩個半人共同努力的結果。”鄭鳴此刻,也覺得自己管不住自己的嘴,這還沒有張嘴,無數的話語,就好像流水一般的從自己的口中吐出。
    他根本就記不住,這個時候的自己,究竟說的是什么。
    兩分鐘之后,鄭鳴的話說得更加的順溜,他快的道:“如果按照您剛才的話語來說,那么您的父母應該是三個人,而這三個人之中,一定有一個是瞎子。”
    “畢竟,這半人按照您的說法,是瞎子。可是這三個人也很讓人難以分清。畢竟父母三人,實在是讓人頭疼,他可以是一父兩母,同樣可以是一母兩父!”
    “兩個母親的話,那不對啊,最少要生兩個您,可是現在,我們看到的只有您,那么就說明,您應該有兩個父親,這關系,就有點復雜了。”
    “當然,這里面,我們還要論證一下,您的哪一個父親是瞎子的問題。不對,這個問題實際上也有點唐突,我們還應該論證一點,那就是您母親到底是不是瞎子。”
    “唔,這個問題啊,也是值得研究一番,但是我們這里,還是先討論您兩個父親的問題!”
    “阿彌陀佛,我怎么覺得,這個問題,好像有點太污,人家慈悲為懷,這種問題的討論,我還是不要參加為好,但是我覺得景先生您不論是什么結果,都要注重一個。”
    “那就是一定要孝敬您的三個父母!”
    景夢枕覺得自己瘋了,他這個時候的腦子里,什么都沒有想,他要殺了這個滔滔不絕的家伙。
    殺了他,殺了這個妖孽,不能讓這個妖孽活下去,他活下去,就是對自己最大的侮辱。
    瘋狂的騰空而起,景夢枕幾乎本能的催動自己最強的招式,可是還沒有等他飛到半空之中,就覺得自己胸口一痛,隨即一口血噴了出來!
    當景夢枕猶如一塊石頭一般,重重的從地上掉落的瞬間,鄭鳴清醒了過來。
    唐僧的英雄牌已經使用完畢,他得到了十分之一的技能,但是這讓鄭鳴很懊惱。
    并不是說,他對于將景夢枕直接說暈了有任何的愧疚,實在是他覺得,自己簡直是太浪費了。
    浪費的太狠了!
    鄭鳴這一刻,已經無法來表達自己懊惱的心情。這唐僧的英雄牌,實在是太牛逼了,直接將人給說暈過去,而這樣的英雄牌,實在不應該浪費在一個景夢枕身上。
    江遠呆了!宋舒云呆了!一直都表現的比較冷漠,一副高冷模樣的蕭無回也呆了!
    雖然景夢枕這家伙一向不招人喜歡,而且他說話也比較毒舌,但是這廝最多,也就是讓人下不了臺而已。
    可是現在,鄭鳴現在弄出來的情況,實在是讓人難以接受,因為他直接將人給說吐血了。
    掉在地上的景夢枕,雖然人已經沒有了意識,但是他的嘴,還是堅持著身體的本能,一口血一口血的往外吐。
    鮮血淋漓,讓人不寒而立,更有不少人在這一刻,用一種畏懼的目光看著鄭鳴。
    黃色聲望值暴增,青色聲望值過千!
    鄭鳴在擊敗三百人,在逆轉雷神鞭的時候,都沒有如此快的成就,但是一席話,卻讓聲望暴增。
    從蕭無回的眼眸中,鄭鳴甚至看到了一絲懼意。他這些天,對于萬象山已經有些了解,這蕭無回可不是普通人,他可是號稱無所畏懼。
    這樣的人,竟然被自己一席話,說的差點暈倒,這他奶奶的,實在是有點太驚人了吧!
    青色的聲望值在增加,一千二,一千五,兩千……兩千五,兩千六……三千……8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