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3-30)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3-30)      完本感言(03-30)     

隨身英雄殺599 我的大刀已經饑渴難忍


    就好像這個出言不遜的少年,并不是挑戰他們萬象一脈的地位,而是在穩固他們萬象一脈的地位一般。[(
    要不是所有人都知道這個鄭鳴,乃是木飛虹從外面收養的弟子,甚至有人覺得,這個叫做鄭鳴的少年,可能就是江遠隱瞞多年的私生子。
    “當年,琉璃圣皇在少年之時,就曾經說過自己當主持神宮,現在,圣皇他老人家,雖然沒有主持神宮,但是他所統帥的地域,何止是神宮的十倍!”
    鄭鳴的嘴角抽搐了一下,他雖然對江遠并沒有任何的好感,但是這一刻,他真的很想笑。
    因為江遠的話,實在是太有喜感了,太讓人忍俊不禁,琉璃圣皇老人家,這……這個老人家,怎么可以和那娘娘腔聯系起來?
    那個看上去雖然挺聰明,但是不時之間,總是給自己一種娘娘誘惑的家伙,竟然已經混成了老人家。
    嗚嗚,實在是有點太……
    一個個腦洞,在鄭鳴的心頭閃動,他這一刻,有一種迫切想要見到那個人的感覺。
    但是那個人,現在在九重宮闕,而自己,卻因為失去了一百年,所以在和眼前這些他看不在眼中的小人物爭雄。這種感覺,讓鄭鳴非常的不爽。
    所以,他要迫切提升實力,相見之日,不說要越那個人,但是怎么也不能差距太遠不是么。
    就在鄭鳴神游物外的時候,卻聽有人尖銳的道:“江師兄,你的話,我一向贊同,但是剛才那句話,我實在不敢茍同。”
    江遠對于萬象山的控制力雖然不是太強,但是他畢竟是一宗之主,這個時候打斷他的話語,無疑是一件非常不禮貌的事情。
    但是江遠卻好像一個好脾氣,不但沒有生氣,反而朝著那話人道:“景師弟有話請講。”
    被稱為景師弟的,是一個相貌稱不上英俊,但也不算太丑的男子,只不過這張臉,總是一副誰都欠他錢的姿態,卻讓太多人看他不爽。
    “師兄你的比喻不妥,雖然鄭師侄也算是有一點本事,但是拿他和琉璃圣皇相比,實在是不妥。”
    “燕雀安能比鸞鳳,蚯蚓豈能化蛟龍!”
    這位景師弟倒也算是出口成章,而且這話說的朗朗上口,給人一種說服力極強的感覺。
    一些人的嘴角露出了笑容,他們自然知道所謂的燕雀和蚯蚓說的是誰,所以,他們這個時候,絲毫不掩飾的,對鄭鳴露出了譏諷的笑意。
    大言不慚,連長天峰都沒有保住,現在竟然窺視萬象峰,想要統領萬象一脈,你以為你是誰?你以為你是琉璃圣皇么,這種白日做夢的事情也敢做。
    各種笑聲,先是悄悄的,后來就越來越放肆了,這種情形之下,鄭鳴營造的,好像要問鼎萬象山的氣勢,竟然一下子被壓了下去。
    江遠的嘴角含笑,他有點贊賞的朝著那景師弟看了一眼,心說景師弟雖然修為一般,但是在口才方面,還真是夠毒舌的。
    當然,他這毒舌,還在于他對時機恰到好處的把握,在于他對對方話語中破綻的把握。
    鄭鳴并不是一個能言善辯的人,很多時候,他更善于用拳頭解決問題。
    運用血神子丁隱的英雄牌,應該可以很快解決問題。可是一旦化身丁隱,自己就要用另外一種方式解決問題。
    這種解決,鄭鳴很不喜歡。但是光論嘴上功夫,無疑自己不是那景師弟的對手。
    就在鄭鳴猶豫的瞬間,他的耳邊傳來了一個低沉的聲音:“小子,景嵐枕乃是我宗門之中,最能言善辯之人,別看他一張死人臉,但是這家伙說話很毒。”
    “在整個宗門之內,論起能言善辯,沒有人能夠比得過景嵐枕,最有效的辦法,就是不理他。”
    “你萬萬不可與他辯論,那樣就是落入他的圈套之中。”
    鄭鳴從這聲音之中,聽出是那為他抱不平的健碩老者,聽老者這意思,顯然他自己吃過虧。
    退避,那就等于默認了自己剛才的話,純粹就是吹大牛,這他娘的怎么可以!
    而用拳頭解決雖然好,但是這會讓自己暴露的很快,手撫摸著下巴,一個個念頭在鄭鳴的心頭閃過。
    “小子,你雖然命比天高,但是你更應該看清楚你自己的形勢,就憑著你們長天一脈的一個半人,哼,能成為萬象百脈之一,就已經是各位長輩仁厚了!”
    那景嵐枕的聲音,再次響起,而且此次,景嵐枕的聲音中,譏諷的味道更多了幾分。
    一個半人!
    這句話聽到鄭鳴的耳中,讓鄭鳴覺得十分刺耳,而當他的目光落在自己不遠處木婉兒身上的剎那,鄭鳴似乎能察覺到木婉兒的身軀顫抖了一下。
    龍有逆鱗,觸之必殺!
    此刻,這木婉兒就是鄭鳴身上的逆鱗,他可以不在意這景嵐枕對自己的諷刺,但是他絕對不允許景嵐枕在木婉兒那本來就自卑的心上再毫不客氣的劃上一刀。
    他不但要打爛景嵐枕這張臭臉,而且還要用他最擅長的方式,將這張臭臉打破打碎。
    “景嵐枕,你胡說八道什么,人家一個小姑娘哪里招惹你了,你缺不缺德!”一個清麗的聲音,帶著憤怒,朝著景嵐枕怒氣沖沖的喝道。
    說話的,是一直和健碩老者站在一起的藍衣女子,她雙手叉腰,一副要和姜嵐枕拼了的模樣。
    景嵐枕朝著藍衣女子看了一眼,然后目光又落在了木婉兒身上道:“有眼無珠,怎么不是半個人?”
    說到此處,他凝視著木婉兒道:“你說說,莫非你覺得,自己還是長天峰一個人嗎?”
    木婉兒的身體在顫抖,她不知道該說什么,也不知道自己該有什么樣的反應,她只是覺得,自己的世界,這個時候,已經變的一片黑暗。
    她好像回到了當年,自己的眼睛剛剛瞎的時候,那四周的天和地,是何等的可怕。
    恐懼,她的心中,有的只是恐懼,而且這種從心底出的恐懼,讓她不知道該如何的面對。
    “聽閣下這么一說,我倒是覺得,這好像真的有道理,阿彌托……那個景先生比人多了一張嘴,看來您一定是兩個半人生的,真是異人啊!”
    這個熟悉的聲音,都讓在木婉兒的耳邊響起,聽的木婉兒一愣之后,隨即臉上多出了幾分柔和。
    雖然她覺得,整個世界在這個時候,都已經背棄了她,但是這個聲音還在。這個聲音并沒有背棄她,她還能夠和這個人相依為命。
    景嵐枕的臉上,并沒有因為鄭鳴的尖酸刻薄露出半絲的不快,甚至他的眼眸中,還升起了一種叫做戰斗的火焰。
    自從他毒舌之名傳遍整個萬象山之后,已經不知道多久,沒有和人進行過一場罵戰了。
    運用一句通俗的話來說,那就是他的大刀,已經有些饑渴難忍,現在有人主動送上門來,實在是讓他興奮莫名。
    小子,既然是你自己找死,可怪不得老子,這一次不將你罵的你老娘都不認識你,我就不是景嵐枕!
    而景嵐枕這種神情,落入那些熟悉他的人眼中,讓這些人一個個都眼眸光,他們覺得,這一次,自己又能夠免費看到一場大大的好戲了。
    在萬象山之中,喜歡景夢枕的人真的很少!甚至作為萬象山宗主的江遠,都不喜歡景夢枕。
    但是,這并不影響他對景夢枕的重用,因為作為萬象山的統領者,他需要景夢枕這樣的人為他沖鋒陷陣。
    比如這一次,景夢枕就很識趣的給他解了圍。
    一個鄭鳴在江遠的眼中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他怕通過鄭鳴的挑戰,讓比如裂天一脈這種有實力挑戰他們萬象一脈的大勢力蠢蠢欲動。
    所以在這個時候,最重要的,就是將像鄭鳴這樣的挑釁者,打落塵埃,只有這樣,才能夠鎮得住那些蠢蠢欲動的人。
    此刻,景夢枕無疑是一柄最好的利刃!
    這個鄭鳴,實在是有點不智,在這個時候,竟然要和景夢枕斗嘴,他還真是不知道死是怎么寫的。
    “鄭師侄,你天資也不錯,如果我是兩個半人生的,你一定是三個半人,甚至是四個半人,五個半人生的!”景夢枕說到此處,傲然一笑。
    他一昂頭,有點神清氣爽的道:“所以啊……”
    “景先生,萬物都繞不過一個理字,所謂天大地大,道理最大,又所謂很多事情,講究的是一個先來后到,先生您年紀雖大了點,但是也不能阻礙我的話。”
    “上古有云,君子不奪人之美,哈哈哈,景先生你就算是不當君子,但是也不能當畜生。”
    “呃,實際上,就算是畜生,我們也應該尊重,所謂人有人的媽,畜生有畜生的媽,人家既然和景先生一樣,都是父母生養,又豈能如此侮辱。”
    “哎,侮辱他們,實際上也就是侮辱自己,景先生您不覺得,這樣對畜生有失公平。”
    “萬物都有靈,很多人都說,天生萬物以養人,但是我覺得,我們也是萬物之中的一種。我們不能夠因為,我們比他們靈長一些,就能夠隨意侮辱他們。”
    “所謂眾生平等……”8
  /br